3个月前 (07-26)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2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状元的小公主(1v1)全文阅读 色吧网

怪不得我说这尧村不对劲,竟有人穿得似京师里一般。”谢攸宁叹道,“原来竟是来了大人物。”

孙焕觉得不可思议:“云妹好大的面子,怎么请了这位尊神来当正宾?”

孙焕称谯国公主为尊神,一点不算抬举。谯国公主信佛、好游历,虽常年不在京中,却没人敢忘了她。每至年节,圣上必问,“姑母可回京了?”

若黄门答“谯国公主尚未回京”,圣上便道:“务必将节礼送到姑母手中。”

若黄门答“谯国公主已回京”,圣上便高兴地说:“去问姑母,朕要请姑母用饭,问她在府上用,还是进宫来用?”

这番话,时常是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说的。所以京中人人皆知,圣上非常敬重谯国公主。

院落虽小,却仍然有谯国公主的排场。

谯国公主着了一身礼衣,倚在榻上闭目养神,银发束得一丝不苟,金丝凤首头面衬得富贵荣华。

姜吾道领着几人跪拜请安。

谯国公主睁眼,笑盈盈地让他们起身,又令人赐座。

她将众人细细打量:“都一表人才。我来猜猜看,这位,便是我家九郎?”

裴渊随即上前行礼:“多年不见,姑祖母还记得侄孙。”

谯国公主笑道:“自不会忘。你这眉目,也就比小时候长开了些,一看便知。”

说罢,她又看向孙焕:“这位,又是哪家儿郎?”

姜吾道说:“嗣忠国公,云麾将军孙凤亭将军。”

“忠国公啊。”谯国公主微微蹙眉,“看我这记性,向来不记封号的,你父亲是……”

孙焕恭敬地说:“先父孙申,字放龄。”

“原来是他。”谯国公主笑道,“放龄的孩儿都这么大了。你这身形与你父亲神似,甚为高大。”

孙焕也笑,连声称是。谢攸宁看他一眼,心中暗笑,孙焕人称小阎王,就没见过他有这么乖巧的时候。

“原来放龄封了忠国公。”谯国公主又叹道,“他从前与今上甚为相善,可惜去得早。少了这个伴,今上怕是无趣了许多。”

“父亲生前常提起与圣上的旧事,”孙焕道,“想必他不能长伴圣上左右,心中亦十分遗憾。”

谯国公主点点头,看向谢攸宁:“想来,你便是永宁侯世子了。”

姜吾道说:“正是,永宁侯世子谢攸宁,当下任河西道左将军。”

谯国公主笑道:“是谢晖家的,谢清雅还好么?”

谢攸宁恭顺答道:“在下年前还去江州探望过姑祖母,她身体康直,就是牙不大好,教她很是闹心。”

谯国公主摇摇头:“年纪到了,自是难免。你姑祖母贪吃,幼时可胖了,后来她嫁给你姑祖父,事事管的,这个不让吃那个不让吃,她每每遇到我,便来诉苦。我说又不是不让你吃,少吃罢了,又要不了你的命。她说少吃就是要命!”

众人都笑起来。

谢攸宁也笑:“父亲也说过,姑祖母就是个小孩子心性。”

“正是,人人都知晓。”谯国公主笑着,眸光一转,落在了裴渊身上,只见他正襟危坐,神色平静,有几分沉稳之气。

谯国公主转头对姜吾道说:“我记得,圣上有十二个儿子?”

“正是。”

谯国公主“咦”了一声:“我记得前几年就十二个了,怎么不见多?生不动了?”

姜吾道闻言,哭笑不得。敢当着皇子的面公然议论皇帝,天上地下也就只有这一位了。

他如实禀道:“近两年得的都是公主。”

“哦。”谯国公主点头,“十二个里面,我大约只认得出太子和二郎。”说罢又看向裴渊,“我与九郎虽为祖孙,却是第一次说话。”

裴渊微笑:“正是。”

谯国公主却看向姜吾道:“堂上已摆好了吃食,你先带孙家和谢家的儿郎去歇息歇息。”

姜吾道应下。

孙焕和谢攸宁知道她这是要跟裴渊说话,也纷纷起身告辞。

“你过来。”众人离开之后,谯国公主对裴渊招招手。

裴渊上前两步,坐到榻前。

“我记得,你母亲叫岳舒然,是么?”她问。

裴渊目光动了动:“正是。”

“看这眼眸,便觉神似。”谯国公主道,“遥想当年,你母亲可是江州有名的美人。你父亲为了得她欢心,做了好些荒唐事。当年下令让江州城家家户户都种金边瑞香,听得我又好气又好笑。”

裴渊没有说话,目光微微沉下。此事,他一向不喜欢任何人提起,包括谯国公主这样的长辈。

“我没有要说你母亲不是的意思。”谯国公主叹道,“就是为你母亲可惜。她心气太高,不该嫁入天家。”

她注视着裴渊,语重心长,“姑祖母跟你说句心里话。心气高的女子,到天家来注定不平,你母亲就是前车之鉴。”

她郑重地说出这番话,似乎意有所指。

裴渊抬头看了她一眼,道:“天家是父亲的,日后自有太子继承,子靖不过偏安一隅,不敢多想。”

“好个偏安一隅。”谯国公主笑道,“既如此,你我明人不说暗话。晚云看着也喜欢,你在营中寂寞,得个伴也好。都到这个地步,赶早不如赶巧,双喜临门,你今日就纳了她,我做主。”

裴渊一惊,赶紧拱手道:”万万不可。“

“有何不可?”谯国公主挑眉,“纳个妾罢了,我还是做得了主的。你父皇若是不许,让他来找我。”她说罢,目光一转,“莫不是你想跟晚云私奔?此事万万不可,既让我知道了,便不可去做,否则败了我的名声。”说罢,她低声劝道,“人家都追你道这儿来了,你总要给人名分。纳了又不碍事,塞在府里谁知道?就当给姑祖母一个面子,如何?”

这话听上去竟有几分孩子气,裴渊一时哭笑不得,又不由地思量着她话中的真假。

他跟这位姑祖

状元的小公主(1v1)全文阅读 色吧网

母,从前并未打过交道,不想今日见了面,竟是要插手自己的婚姻之事。

“我会给她名分,只并非当下。”裴渊道。

喜欢一念桃花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447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