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个月前 (07-26)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河图时空裂缝空间站内,启动了时空裂隙能量,卫铿的维生舱在这个世界虚化了,然后进入了时空裂隙空间站中。

因为身躯上的坏死情况,卫铿需要再度返回潘多拉位面。

以神州位面技术来解决问题,那就只能安装机械器官了。而返回潘多拉这个生物位面后,这些伤口会很快弥合,然后只要再回来就行了。

先是进入了时空裂隙空间站,然后进入穿梭隧道,在飘入另一个维区时,一排排一组组沙漏并列,但是快速的落完了。

卫铿尚未感觉到时间的流逝。但主世界上,现在卫铿现在每抵达一次潘多拉位面的存档点,都要消耗几乎主世界两年的时间!——每一次卫铿离开后,由其他穿越者接手产生了多条时间线,已经让处于原点的卫铿所在潘多拉时空膨胀了。

潘多拉位面,在生化发电站散发的能量场中,

卫铿集群,感觉到胸口的一阵酥麻,身上原本稍微一动,创口带来的一丝生疼,消失了,卫铿集群运动了两下,发现大跑,大跳,也没有疼痛的感觉。

伤体修复后,面前系统弹窗很轻松的开玩笑道:“你瞧瞧,这位面多不错啊。要不将这个位面据为己有怎么样?”——此时与卫铿对话的是时空管理局白恒倩(时空局元老级监管者),现在她是在半开玩笑的,提醒卫铿可以施展雄心。

但是听着系统给自己的玩笑话,卫铿头如拨浪鼓否定道“不知天高地厚,会吃亏的。”

……

这一次卫铿抵达该位面后,数量增加到了6000人的整数,如果还是白灵鹿监管的话,这次铁定会将卫铿个体数量加到一万,但是她现在被赶到潘多拉位面的隔壁时间线去了,所以这次对卫铿的数量进行了保守的增加。

但饶是如此,卫铿也对自己这个不断增加的现象,隐隐有些不安。

卫铿不禁问道:“无限制变多,最终,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在卫铿的意识中,当简单的倍增到达一定程度,一定会出现因个体数过大而产生的问题。而卫铿并不知道,自己这么增生下去,危机到底是什么?因为未知,所以特别担忧。

……

潘多拉纪元140年5月。

回归三个月后,港口内又是一年大雨季的来临,房屋下,水泥制作的凳子桌子上,(本位面土著)人们在下象棋,打发时间。人们的房屋内没有木头制品。毕竟,在基因大放射时代之前这个时季都会长霉,何况是潘多拉纪元中。

现在所有的粮食都存放在化工,冶炼,机械复合工厂中,在这个机械和废气弥漫的区域,雨点落在钢铁上都会迅速变成蒸汽。除了饭食不能放,必须煮熟后立刻食用之外。肆虐的生命辐射,其实已经退却的很好了。

而就在这个雨季阶段,统伐军已经开始准备行动了,在腐朽的封建体系于贸易中将人口和资源逐渐转让给了新兴集团后,新兴集团无需惦记交流中的交情,而是应当坚决进行敌我划分。

包括吉安城在内的北方多个城邦,现在交流价值越来越小,而冲突风险则是逐步走高。

他们还想继续维系自己旧时代的体面,必然是更加凶横的压榨人民。对此,珠经联自然是不能和他们同流合污的。

此次回归后,卫铿发现罗红星也已经不在了,据说是返回绝命位面。

而卫铿现在也接受了绝命位面虫洞的权限。——这些权限包括能传输多个人。

当然卫铿并没有进行人员传输。在卫铿眼中:“潘多拉位面尚是一个未来不明的位面,自己现在处在这里,尚且不愿留下来,就不能畅想有人会愿意留下来。”

在和绝命位面之间合作时,卫铿展开了粮食项目,大米、玉米这类作物。在潘多拉位面完成的良种进行测试传给了绝命位面。而绝命位面则是为潘多拉位面提供粮食保存技术。

绝命位面的工程师提供的消毒储存工艺链条以卫铿所在的时代看来并不算太高科技。

就是在经过紫外线照射杀菌处理后,用十分之一的生石灰做成干燥袋,亦或是铁粉干燥剂,最后封装在马口铁罐头中,这是膨化食品中常用的食品保存方法。

在二十一世纪的人眼里看起来没有技术含量,但是在当今这个潘多拉世界,基础工业薄弱的珠江区域中,这一系列的工业步骤的标准对潘多拉人来说属于宝贵的技术转移。

经过了整个实验阶段的测试,马口铁罐头封装的干燥食物在四个月后取出依然可以蒸煮食用,这一项后勤准备完成了。

蘑菇配咸肉的军粮历史结束了,接下来也可以是面条、大饼。哦,对了,这也意味着可以进行更远距离的作战。在神州位面吃了瘪的卫铿老爷,有些想“横扫反动派”了。

然而还是那样,计划有时候会随着变化变的,北边的人类城邦中又出现了新的变化。

……

吉安城,城邦中,曾龙牧看着自己的长子从北边返回后,是无比的激动。当然,激动的原因中,更主要的是他身后的大批机械战兽。

这个蛮荒化的世界,人类的城邦体系仍然没有彻底衰落。

根据平行时间线的调查,至少在一百年内,长江黄河两片流域的城邦群仍然具备一定的势力,纵然后面这两个城市群中出了几个败家子,但仍然能在下游压制住上游渝城的入侵。而曾龙牧的长子曾林就是北上去取经,从现在人类文明核心城建邺返回的训练师。

曾林返回城市后,看到街道上干净整洁了许多,在自己离开之前,记得城市中角落里还有穿着破烂,蹲在角落的枯瘦人。而十年不见后,城邦内人身上的麻布衣服都换上新的了,脸上也都有了血色。

曾林想赞叹自己父亲的治理能力,但是看到父亲那憔悴的面庞,闭上了嘴。

而在走入市长大厅前,曾龙牧突然停住了脚步,缓缓道:“如果你回来的再晚一点,吉安城的曾家就不在了......”

曾龙牧扭头给曾林一个惨淡而歉意的笑容。

……

南方,卫铿集群正在各个岗位进行最后,最后的调试。

这种“最后”,在过去总是遭到白灵鹿轻轻的冷哼,但是这次回来后,卫铿发现上面转性了,嗯,变得耐心了。还是对自己彻底无奈了。

卫铿:“呵呵,关我屁事?反正我不找你们当老婆。”

“砰”的一声,重军组三号卫铿用榔头敲了敲座下的圆脑袋坦克炮塔。金属的叮当作响,让卫铿感觉到自问自答的应和。

如果可以的话,卫铿还真的想要量产这个‘战神坦克’后再推过去。

当然目前十年内不可能了,12缸V型69度夹角4冲程强制水冷直喷式12150L柴油机,单一的缸体自己都加工不过来,更别提复杂的齿轮了。该坦克的在绝命位面的厂房是‘内蒙古包头第一机械厂’。

自己现在只能制造黑铁风格十足,多块钢板拼装的机枪炮塔。也就是北美南北战争的技术水平,当然了,也不是完全一样,卫铿受神州位面工匠风格影响,钢板拼接没有采用铆钉固定,而是采用边缘凸凹齿交错后拼接的技术。铆钉看起来少一点,但是,箱子那样的强化棱有点多。

关于北进的铁路,已经探查好了,卫铿对北边的行动态度是:“机械化,必须机械化,而且还要空地协同。”

这不,在几公里外,靠着两百马力星型发动机起飞的铝合金飞机,正在天空中试飞,尝试着进行火箭弹和对地机枪的打靶。

……

这边,在吉安城,曾林搞懂了自己父亲的忧虑。也就是南边崛起了一个同面人的势力,在近些年,驱逐了所有的基因群落,然后汇聚了所有的人口,开始残暴的统治。所有不听从他们的势力,都被其物理威胁。

曾龙牧的话有些夸张,但是作为前朝遗老,如果语气还能心平气和的叙述自己退位,那也就不可能在吉安城顶端一直牢牢的把握权力多年不松手。

曾龙牧的愁苦并没有让曾林跟着自己父亲的情绪去理解此事。当然也不会上来就愣头青的去找南边算账。

在回来后的半天内,

他已经拿到了南边珠江口提出的敦促革变方案书。

首先,珠新区尊重吉安城的个人财产、房屋、工厂所属权。但是所有的人必须翻身自主,不得有高低贵贱之分,杀人者,伤人,偷盗,强奸的非法之举,无论他是何身份,何地位,必须得到公平公正审判,法律之下人人平等。

还有一份告吉安城上层特别书,上面重点标注了允许工厂产权,房屋产权名单名录,看似是通融,实则是警告,如果不合作,这些都没了。

曾林内心很好奇。

他在建邺城的时候也并没有享受什么特权。刚刚回来,对维持特权也并没有那么在意。

作为有一定实力的强者,在所属群体的特权被侵犯时,并不会如那些无能力特权者一样,嗖的一下跳起来。而是好奇,如此行事的集团的力量能不能做到如此。

大破灭时代前,人类文明时代的法律是平等、开明、高贵的。曾林在建邺阅

结婚以后1v1沈倾温明远 高级贵妇交换俱乐部

读时也曾向往过。所以对老家现在的情况,只是觉得有些奇妙。

作为一位冒险者,他准备南下看一看。

……

潘多拉纪元141年4月2日。

“嘟嘟嘟……”一辆火车从吉安城北部三公里的车站起航了。这个火车很原始,拉力不足,每小时行驶的速度只有十五公里,但是仍然让曾林睁大了眼睛。

曾林从长江下游建业城求学,见识到前代文明留下的宏伟遗迹,当年的地铁现在还在使用,地铁站内都是煤油灯,没有了当年的那光明的大厅,而且玻璃隔板也被敲掉了,列车都是柴油机,但这不妨让曾林这类在小城邦中成长的贵族们惊叹前代文明创造的物质文明灿烂辉煌。

但是现在,虽然眼前的这个火车很土鳖,但还是通行了?

结婚以后1v1沈倾温明远 高级贵妇交换俱乐部

是的,在139年的时候,卫铿就清理了旧时代轨道上的火车陆基,拖曳部分钢轨,替换了被植物弄断裂的老旧钢轨。经过检测,确定修复过的钢轨可能跑重载运输还有点问题,但是降低标准后的用来物资传送很不错了。

当然更重要的是,作为本地最强群落,卫铿对周围的植物有感知能力,以及震慑力。

【卫铿:“老爷我现在在地上撒一泡尿,周围的鸟三天都不敢落下来。】

所以植被对铁路的破坏也弱了下来。

……

曾林被惊诧,铁路的司机也震惊了。他看到了这些大型机械战兽登上班车?脑子嗡嗡的,第一时间是要查询曾林的身份证,看看是何方神圣。

现在和曾林一起返回的是,先进的机械天狼。这是长二点五米的犬型机械战兽,身上的生物和机械共生组织,胸腔内搭载重机枪或无后坐力炮。这六只五吨重的机械怪兽,身手非常敏捷,一点都没有笨重的感觉,直接踏上了火车班车。这与先前吉安城的机械战兽不同,在敏捷和动力上要高一个档次。

当然这个铁路司机呢,也是会一两句心灵语言的,隔着五公里对下一个站台上的负责人传输了情况,然后再传到下下个站台,一路传到南边,半个小时后,消息传回来了,开运,按照吨位收费。

曾林很自信实力,卫铿又何尝不是呢?

当曾林的机械战兽被拖南下的时候,卫铿老爷也将战车火炮给拉出来。

在清远据点内,卫铿一边操作这炮塔上的记录,一边阅读着来自系统提供的信息。

按照机械战兽从周围生命活动中汲取能量的能力,城邦将机械战兽的控制者分为新人训练师,精英,大师,天王,冠军,五个等级。先前吉安城内的曾荷和方宏都是属于精英级。至于其余的四十多个机械战兽的控制者都属于新人级别。而曾林,有其他时间线的穿越者测评后,确定是属于大师级。

卫铿老爷看到这停了一下,顿了顿,努力绷住说道:“能查到,为啥这样评级?我是说,新人,精英,大师?哈。”

系统资料给出了未知。

卫铿脸上怪异表情扭曲了数秒后,将一口气硬生生咽了下去后:“好了,你继续介绍。”

有二十一世纪记忆的卫铿,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确定,当年潘多拉场能覆盖全球前,研究机械战兽的团队,在命名时候,受到了“Pokémon”文化的影响。然后延续了两三百年,当代这些人都不知道起因了,真的是祖母效应啊。

喜欢出笼记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4479.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