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个月前 (07-27)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庆固城原西夏国知州府一间密室中,赵谌冷冷地看看跪倒在他面前的十二名西军将官,这些人都是统兵大将,多者麾下人马上万,少则两五六百人,也都是身经百战的沙场老将。

但是在城门前事出突然,赵谌又是有备而来,所以不等这些人回去与自己的人马汇合,便在种彦崇的全力配合下,将他们身边亲兵全部杀死,全部活捉。

“哼!”赵谌一声冷哼,大喝道:“你们真是好大的胆子。”

十二个人大多低着头,一脸绝望,其中一人抬头惨然一笑,道:“王爷,我等前些年做了杀良冒功之事,也多有贪腐军饷,知道王爷眼睛里面容不得沙子,这些天拼死作战,其实也只是想以功抵过,让王爷放我等一条生路。但不想王爷一点都不念我等战功,在我等刚下战场便要取我等性命。”

赵谌目光如电,深深的看了说话之人一眼,却是没有说话。

说话之人是西军一名高级将官,麾下有一万人马,按照情报司打探到的消息,此人有三次杀良冒功之事,加起来杀死普通百姓不少于万人,甚至其亲自奸杀多名少女。

而以此人的身份和身份地位所匹配的心智,却也是最可能提前探知赵谌心中想法或者下步打算的人。

最主要的是,从逻辑上来看,对方既然已经知道赵谌最终可能容不下他们,大家又都是麾下有军队人马、且心狠手辣之辈,串联一些人对他赵谌先下手为强,实在是一点都不意外。

只是,为何对他进行袭杀的是种师道派给种彦崇的精骑,那就不是赵谌眼下所能知道的了。

心中念头转动,赵谌却是懒得理会眼前说话之人,而是看了一眼白小婧,后者顿时会意,上前随便在那说话的西军大将身上几个位置或捏或拍打了一下,这西军大将便只觉体内如刀刮锉骨一般,登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其他西军将官即使是久战沙场之人,看着这西军大将如此变化,也是吓了一大跳。

赵谌其实也是被白小婧的手段给吓了一大跳,不过他自然是不动声色,只是他再次看向说话的西军大将时,发现后者望着白小婧时却面带恐惧之色,心中吃惊的同时,赵谌不由微微一笑,道:“本王记得你叫杨志涛,现在将事情全部说出来,本王说不定饶你一命。”

白小婧很配合的缓缓走到那西军大将身边,冷冷地盯着他,这西军大将刚刚吃了她的苦头,身子不由一颤,但毕竟不是普通人,依然咬牙不吭声。

白小婧说道:“王爷,种彦崇和岳飞此时已经带人平定了一些乱子,将这些人的死忠全部除去,二人此时正在等候王爷赴宴,王爷不妨先随他们去赴宴,将这些人交给我,我定能够将他们脑子里面的东西全部挖出来。”

赵谌知道白小婧手段众多,便点了点头,说道:“也好,让种彦崇和岳飞等着也不合适。”

……

……

不得不说,如今的西夏国论官员和权贵的生活奢侈度和排面,一点都不比大宋那边差。

这座原西夏知州府由七八小院落组成,院落各成体系,又是紧密相连,以主院为中心。每个院落均分正院偏院,间隔结构,无不选材精良,造功考究。

赵谌离开密室的时候,种彦崇和岳飞已经在外面等候,并且种彦崇盛情邀请他去赴宴。

此时,一行人穿过两旁花木扶疏的长廊,是一道跨越池塘的长石桥,四周树木浓深,颇有寻幽探胜的气氛,池塘另一边就是门上正中处悬有刻上“庆固楼”三字木雕烫金牌匾的两层木构建筑物。

木门隔窗均是以镂空雕花装饰,斗拱飞檐,石刻砖雕,精彩纷呈。

赵谌被请入庆固楼,只见几个妙龄俏丽侍女正为他们摆开一桌丰盛的早膳,一众西军将官已经等候在此,无不神态恭敬,甚至眸中含有惧意。

种彦崇一行自然是要将赵谌请到主位上坐下,种彦崇和岳飞分坐两边。

桌上热气腾升,精巧讲究的各式菜肴,那些胆敢参与刺杀金城王的将

滋润同事小少妇 骑蛇难下(双)免费阅读

官被赵谌、种彦崇、岳飞带人拿下,眼看着必死无疑,其他人心中虽然有不少想法,但却无不长松了一口气。

而种彦崇自然也是知道金城王不会误会他参与了刺杀,甚至他心底深处还有些窃喜,因为被赵谌拿下的那些人本来就是西军中的刺头,他祖父种师道固然能够将这些人死死压制,但是他其实还做不到,很多时候指挥这些人并不顺当,心中也积压了不少不爽郁闷之气。

所以,种彦崇此时也颇有些神采飞扬,兴致勃勃地为赵谌斟酒,并恭敬说道:“王爷,这是西夏这边庆固本地特产的枸杞酒,虽然不能与咱汉人的美酒相媲美,但酒味醇厚,柔和可口,兼且有安神、滋补、活血的作用,多饮亦无害。”

赵谌看着杯中色作琥珀的美酒,透明清亮,一阵淡淡的幽香,中人欲醉,不用喝进口内已有飘然云端的曼妙感觉。

再看桌上所用器皿,无论杯、盘、碗、碟,瓶、樽、陕、盏,均是造工精细,情趣高雅。

最特别是皿具所用釉彩,状似雨点,于黑色釉面上均布满银白色的放射状小圆点,大者如豆,小者若粟,银光褶褶。亦只有这种名贵的器皿。

赵谌禁不住心中感慨,早就知道西夏国内其实已经腐朽,权贵官员腐败甚至比大宋还要过之,而这还只是从这一州知府的府中搜用的东西,但这规格却是很讲究啊!

想到这里,赵谌眸中精光闪动,却是有了笑意。

他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更加有信心了。

种彦崇见赵谌留神观看桌上用以盛载名酒美食的器具,笑道:“王爷,这种雨点釉,又称天目釉,尺瓶寸盂均被视为不世之珍,甚至碎片亦可与金玉同价,即使在大宋那边也非常罕见,王爷若是喜欢,回头卑职安排人给王爷身边之人随身带上。”

赵谌知道自己虽然已经解释了刺杀之事与种彦崇无关,但毕竟参与刺杀的那两千精骑是种师道和种彦崇祖父二人的心腹,所以刚才说话的时候种彦崇相比数月前就显得极为小心翼翼,反而让赵谌有些不自在。

毕竟,麾下大将如果与自己有隔阂,或者对自己有担心,这本身就是祸乱之源。

而人与人之间解除隔阂、增进信任,收礼也是一种方法,所以赵谌便毫不客气的点了点头,说道:“彦崇有心了。”

……

……

但一众人饭菜没吃几口,黑木便匆匆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张纸递给赵谌,道:“王爷,那些胆敢刺杀赵谌的贼将全部招了。”

赵谌有些意外,道:“这么快?”

他知道以白小婧的手段,肯定能够撬开那些西军将官的嘴巴,但没有想到这么快,从他过来坐下,前后不到一刻钟好不好。

种彦崇和其他西军将官早就停下了筷子,岳飞也是一脸好奇。

但没有人敢伸脖子去看赵谌手上那张纸上写的内容,不过耳朵却都已经竖了起来。

赵谌看过纸上的内容之后,眼睛一眯,心想,自己果然没有猜错,是情报司那边暗中调查这些人过往杀良冒功、贪污军饷等不法之事的消息泄露了。

此事这些西军将官得知,而赵谌以往的为人并非是无迹可寻,这些人大多也是人精,猜到赵谌可能容不下他们。

所以,便决定先下手为强。

而种师道派给种彦崇的那两千精骑刚好被他们给利用了。

具体过程其实很简单,有人盗取了种彦崇的令牌,假传了种彦崇的命令。

甚至因为其中不乏有种彦崇和种师道的心腹,对种家之人非常了解,所以才会有前些天刺杀赵谌之事。

但赵谌看到这里之后,却立刻想到,自己身边之前也的确有种师道派来卧底之人。

若是在一年多之前种师道这样做还能够理解,可是西军一分为二,一部分归为自己,关中也彻底让于自己之后,种师道却继续默认此事……

这只能说种师道对自己并非绝对信任或者还有其他顾虑。

“唉……种师道……”

脑海中念头百转,赵谌心中叹了口气,却是不想再多想此事,说道:“彦崇,有件事情却是需要你带人去做。”

滋润同事小少妇 骑蛇难下(双)免费阅读

种彦崇精神一振,站了起来,抱拳恭敬说道:“王爷请吩咐,卑职定不会让王爷失望。”

赵谌笑着摆手道:“你先坐下,本王只是想让你带领麾下人马和本王一起演一场戏而已。”

种彦崇闻言,与一众麾下西军将官互视一眼,都是一怔,然后才说道:“请王爷明示。”

赵谌眸中精光一闪,笑道:“那些胆敢密谋刺杀本王的西军将官或许还有一些心腹没有被清除,今晚上这些人的心腹人马偷偷的往北面逃走了,人数在三千左右。”

种彦崇脸色数变,心中虽然还有些疑惑,但他知道金城王是想将计就计,有什么大的计划。

但金城王没有具体说,他便不能直接发问,所以最后说道:“卑职明白怎么做了。”

………

………

喜欢回到北宋当暴君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4504.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