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个月前 (07-31)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时间如飞矢一晃即逝,

宗弦回来木叶一转眼已经过去了三天的时间,北方汤之国的前线在此期间已经传来了最新的情报,宇智波止水、油女志黑、迈特凯等人及时赶到解救了日向日足和油女志微,并且击退了二尾人柱力的战绩摆放在了村子高层们的面前。

情报中着重提及了宇智波止水以一己之力击退完全尾兽化的二尾,以及迈特凯开启八门遁甲第六门的事情,那详细的描述足够让居于木叶的大佬们清晰直观的了解到这两人所展现出来的卓越战力。

这让心忧北方战事的高层们松了口气,这样的力量用来反击打退倾巢而出的云忍当然还是有些困难,不过只是抵挡云忍的攻击把握比以前要大许多,等到宇智波宗弦北上,应该就可以将云忍反推回雷之国。

“不管吗?那个人是在偷窥吧?”

楼顶天台上。

警务部的两名新人巡逻到此处,发现了疑似犯罪者一人。

“警务部的的管辖权是有限制的。”

“那个老头是什么大人物吗?”

“君麻吕,我听族长说你是被大蛇丸救下来的,所以一直想要回到大蛇丸的身边去?”宇智波鼬侧头看着身边矮上自己一截的辉夜君麻吕,他们两人作为警务部的新人,今日都是身着警务部的制式服装。

说是警务部的制式服装,实际上就是从木叶忍者们的制式服装上做了一点小小的修改,加上去了警务部的标志,四角形的手里剑中镶嵌着这火扇子的标志,象征了宇智波一族和警务部之间密不可分的关系。

还好宇智波一族历来不缺乏小小年纪就得以加入警务部的天才,所以备用的服装中能找到宇智波鼬和辉夜君麻吕适合的服装,不用再专门去订做。

“我迟早是要回到大蛇丸大人的身边的。”

君麻吕信誓旦旦的说道。

这样的话就这么光明正大的说了出来,一点都不担心会因此而遇到什么问题,他很聪明,在这段时间的接触中已经明白了自己是有价值的,在自己的价值消失之前,只要他别做特别过火的事情,是不会有人来真个重罚他的。

在发现了这一真相之后,他的行为举止越发的大胆起来。

当然是在不触怒宇智波宗弦的前提下。

“是吗?”

听到这些话的宇智波鼬也不是很在意,他只是被委托了盯着君麻吕的任务,而不是做君麻吕的保姆,只要君麻吕不去犯诸如故意伤人之类的错误,只是口头上表露出来些许对于村子里的叛忍的尊敬不是什么大问题。

这又不是他的弟弟,他才懒得费心思去教育。

“那位前辈和大蛇丸以及另外一人,并称为【三忍】。”宇智波鼬绕了个圈子,介绍着那个正举着单筒望远镜偷窥前方澡堂的白发老男人的身份,

“三忍?”

君麻吕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他的视线投向下方,看着那个蹲坐在蛤蟆背上,眼睛贴着望远镜,脸上露出来不正经的笑容,穿着的花里胡哨的白头发的老男人,难以相信这人居然是和大蛇丸大人一样厉害的大人物。

“这么说我们管不着那个老头了?”哪怕是知道了那个白头发的老男人是和大蛇丸大人一样厉害的大人物,不过君麻吕还是难以对其抱有太大的敬意。

“过去提个醒没问题。”

宇智波鼬轻声说道。

管是没办法管的,就算是族长来了都管不了,再者说了本来偷窥也不是什么重罪。

不过就在这时候,

意料之外的人登场了。

“有色狼!!!”

女孩发出了尖叫。

逃课路过澡堂外的一行人发现了蹲在蛤蟆背上偷窥着澡堂的男人,女孩义愤填膺,当即指挥着自己身边的头号也是唯一一个马仔和自己一起动手,“鸣人,一起上,教训一下这个不要脸的老色狼。”

“诶?要出手吗?”

“当然了!我们宇智波一族可是肩负着维护村子的治安的重任的,像这种违法乱纪的色狼必须绳、绳······怎么说来着?”

“绳之以法?”

“没错,就是绳之以法,一定要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让他以后不敢再干这种事。”

两个小家伙你一句我一句,似乎是完全不把偷窥犯放在心上,实际上两人却已经一左一右的包抄了过去,蹲在蛤蟆背上的仙人苦恼的看着准备夹击自己的两个小鬼,耳朵轻轻一抖,听着澡堂中传来的快速接近的脚步声,心中顿时一紧,

风紧!扯呼!

他伸手一拍脚下的蛤蟆,

这块头一看就不是普通品种的蛤蟆纵身一跃,载着背上的仙人高高跃起,瞬息间就越过了两个小家伙,消失在了不远处的公园树林中,某人也是老惯犯了,每一次采风之前都会提前观察好周围的环境,规划出来逃跑的路线。

“鸣人,我们追。”

看着从上空中逃走的蛤蟆,女孩却不打算就此放弃。

“还要追吗?感觉那个老爷爷很厉害啊!”光是那么大一只蛤蟆看上去就特别能打的样子,骑在蛤蟆背上的那个白头发的老爷爷绝对也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任务。

“说什么丧气话呢?这里可是木叶,既然被我抓到了他违法犯罪的现行,今天一定要给他一个教训不可!”

闹事不嫌麻烦大的女孩兴致勃勃,义愤填膺的心情是真的,但是想要找点有趣的事情做也并非虚假,她直接一个扭身,单脚一蹬,便朝着蛤蟆落下的方向追了上去,黄头发的男孩见状面露苦色,一边唉声叹气,一边也急忙追了上去。

等到澡堂中一群提着木盆和板凳的少女和妇女们姗姗来迟的冲出来的时候,已经找不到偷窥者的下落了,只好悻悻的瞪了路过的男性路人们几眼,重新回到澡堂中去。

天台上,

君麻吕挠了挠头,“藤花和鸣人······怎么办?要管吗?”他现在晚上在宗弦家中借宿,哪怕是玄示老爷子不愿意自家宝贝孙女和他这个危险分子有什么接触,但是实际上他们在来木叶的路上就认识了。

当然,

仅仅是认识。

他们的年纪是相差不大,但是彼此之间却俨然是玩不到一起去,关系并不亲近。

“他们不会有什么危险。”宇智波鼬望着两个小家伙远去的背影,但旋即又道:“不过,我们还是跟上去看看吧!”都已经撞见了,这时候也不好装作无事发生,不管是族长的妹妹,还是九尾人柱力······都值得重视。

说着,

视线在不远处的阴影中瞥了眼,这些个保护九尾人柱力的暗部本事不太行啊!连自身的行踪都藏不好。

————

公园森林中,

自来也没有移动太远的距离,只要不被澡堂里的苦主们抓住就行了,再者他也发现了紧追着自己不放的两个跟屁虫,他的心情这会儿相当复杂和忐忑,犹豫了半天,还是选择了在此等候。

这几日他想过很多去见鸣人的方式,但是始终没有决定该怎么样去和鸣人接触,

实在是烦恼的紧了,今日才会过来这边采风顺带着散心,却没有想到意外的和鸣人碰上了,这样的相遇方式当然不在他的计划中,但是······或许这样也不坏,与起来刻意去接触,这样意外的偶遇要更好一点。

“抓到你了,大色狼!”

元气十足的女孩一马当先的追了上来。

“不对不对!”

站在蛤蟆背上的自来也摆了摆手,否认了这个称呼,如同是舞台上表演能剧的艺人似的摆出来十分夸张的架势,摇头晃脑,拉长腔调,“吾乃是妙木山蛤蟆灵仙素道人,人称蛤蟆仙人是也~~~!”

“仙人?”

追上来的鸣人听到自来也的自我介绍,脸上露出来十分茫然的表情,几乎是本能的脱口而出,“好色仙人?”

“鸣人,说的好!”

宇智波藤花这次十分赞赏的拍了拍鸣人的肩膀,“虽然平时笨笨的,不过偶尔脑袋也很灵光嘛!好色仙人,这名字很形象嘛!”

“喂喂,小鬼们,给我听好了,是蛤蟆仙人。”

自来也试图纠正那错误的称呼。

可惜他的努力毫无效果,宇智波藤花一点都不买账,“你在女澡堂外偷窥的犯罪行为我们看的一清二楚,现在老老实实的束手就擒吧!好色仙人!这里可是木叶,你逃不掉的!”她十分大声的喊着鸣人创造的词语。

“说谁偷窥呢?我是作家,我那是在采风,收集写作素材懂吗?”

自来也为自己的行为高声辩驳。

“作家?”

藤花和鸣人不约而同的用怀疑的眼神看着自来也,虽说男孩和女孩年纪很小,甚至还不大懂偷窥这一行为为什么不对,但是对他们来说只要知道这个行为是不被允许的就足够了,“就算是你是作家,那也绝对是个不正经的作家,哥哥说过的,偷窥就是犯罪,鸣人,你说是吧?”

“嗯,没错!”

鸣人点头附和。

“伤脑筋啊!和小鬼打交道就是这么的麻烦!”

“哼!少找借口了,我看你就是想要逃跑吧?鸣人,我们上,这次绝不让他逃掉。”藤花气势十足的说道,握紧了粉嫩的小拳头,朝着自来也飞奔而去,鸣人见状也只好动手,虽然他不认为他们两人会是这个白头发的老爷爷的对手。

不过,

在自来也的身上他感觉不到任何的恶意不说,相反他察觉到了像是初春时候的太阳般温暖的善意,不会有任何的危

漂亮女局长最新篇 征服人妇系列全文阅读

险,他本能的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他配合着藤花一起闹腾,反正藤花之前说的没错,这里是木叶!

“哦!这么快就动手了吗?”

自来也兴趣盎然的看着冲过来的男孩和女孩,主动从蛤蟆的背上跳了下来,亲自检阅着两个小家伙的身手,当然他主要关注的对象是鸣人,“不行呢!小子,脚步不够稳······拳头发力也有问题······小丫头你也是,出拳别用十分力······”

突然间来了兴致,

针对于两个小家伙的那一拳一脚,自来也在闪躲拆招之余,出言提点着鸣人和藤花的不足之处。

“好色仙人,你好烦啊!”

藤花听的脑壳痛。

平日里在家里已经有足够多的人指点她该怎么做了,结果好不容易抓一次犯罪分子还要被人说教,被惹急了的藤花挥舞拳头一阵狂攻,同时喊道:“鸣人,我缠住他,准备用你的那一招。”

「那一招?」

自来也有些好奇。

他十分配合的被藤花一顿‘乱拳’缠住,想要看看鸣人还藏着什么样的绝招。

“我知道了。”

鸣人没有犹豫,当即从和自来也的战斗中脱身,然后从忍具袋中取出来空白的画卷和吸满了墨汁的毛笔,提笔便在卷轴上画画,这一切自然是都在自来也的注视之下,他越发的好奇,这几日他有偷偷观察鸣人的生活,的确是多次看到鸣人画画,但是原以为那是鸣人的小爱好,现在看来貌似这里面还有些玄虚?

【忍法·超兽伪画】

苦练了这么几个月的时间,鸣人的画技距离登堂入室当然还差得远,但是说是初窥门径却没什么问题,鸣人貌似在艺术创作这一领域的确是有着不俗的天赋,画卷上的一条条活灵活现的小蛇跃出纸面,在鸣人的操纵下朝着自来也飞扑了过去。

“这是?秘术?”

自来也吃惊的看着那贴地快速滑行而来的墨色小蛇,也不做抵抗,看着小蛇缠上了他的双脚,试图将他的双脚捆绑在一起,其余的小蛇还往他的身上去,试图缠住他的双手。

感受着那小蛇所蕴藏的一点都不小的拉力,自来也稍稍调集了一点查克拉,然后猛然间爆发开来。

和纲手做了那么长时间的同学和战友,他多少也学会了点【怪力】的皮毛,虽然远远做不到纲手那徒手劈裂大地的程度,但是只是挣脱鸣人所驱使的这几条小蛇却不在话下。

墨色的小蛇在暴力的冲击下变得粉碎,漆黑的墨水泼洒在地上。

“······可恶!怎么这么厉害!”

看到这一幕,让准备欢呼的藤花顿时瘪了瘪嘴,握紧的小拳头也松开了,明明只是区区一个好色仙人,没想到居然这么厉害!

“藤花,不行呢!”

鸣人提着画卷走了过来,看着地上的墨水,挠了挠头,果然自己还差的远呢!

“哈哈!想要战胜仙人,你们两个小家伙再刻苦修行个十年再说吧!”自来也两手叉腰,发出了得意洋洋的豪迈笑声,“不过,你们这个年纪已经做的很不错了!这可是来自仙人的认可哦!”

“嘁!明明就是一个好色仙人,装什么装!”

藤花做了个鬼脸。

“······”

自来也憋了口气,合着这个名字改不掉了是吧?

“小鬼,你刚才用的那一招是从哪儿学来的?”自来也看向了鸣人问道。

“······好色仙人,你问这个是要做什么?”鸣人警惕的看着自来也,虽然没有从自来也的身上感受到恶意,但自来也对他来说终究是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距离无话不说的地步还远着呢!

“哦!警惕性挺高啊!”

自来也笑眯眯的摸了摸下巴,旋即抬头将视线投向不远处的树木,“出来吧!看了半天的热闹也该看够了吧?”话音落下两秒钟的时间,宇智波鼬和君麻吕现身。

“自来也大人。”

宇智波鼬走上前,低头问候。

“是宇智波家的少年啊?不过······宇智波家什么时候有白头发的孩子了?”自来也看着身着警务部制式服装的宇智波鼬和君麻吕,特别是白发绿眸的君麻吕,一时间也陷入了迷惑,如果说头发颜色是继承自父亲或者母亲,但是那绿眼睛是什么情况?宇智波一族的血统这么容易就被覆盖了吗?

“辉夜君麻吕,目前暂时留在木叶。”

君麻吕简单的介绍了自己。

“辉夜?”

自来也感觉这个姓氏有点耳熟,不过也没有多想,宇智波的事情和他无关,宇智波也好,辉夜也罢,都不重要,他的目光仍旧投向远方,“喂,还要我说第二遍啊!已经没热闹看了,赶紧出来吧!难不成还要我去找你不成?”

宇智波鼬和君麻吕闻言一愣,旋即面露惊色,竟然有人和他们一样跟在后面吗?

“我还以为我藏得很好呢!”

宗弦从大树后缓步走出。

“宇智波宗弦?”严格来说这是自来也和宗弦第一次见面,不过之前回村的时候自来也已经看到了和取风老爷子并肩而行的宗弦,自然是认识了这位宇智波一族的年轻族长,自来也看着宗弦,脸上惊讶之色一闪而过,笑着道:“失礼了,应该是宇智波族长才对!”

“叫我的名字就行,自来也前辈,在你这样的大前辈的面前,我可端不起来族长的架子。”

宗弦笑吟吟的说道。

“哥哥?”

藤花这时候也张圆了嘴巴,那惊讶的表情证明了她对于宗弦的出现显然是完全没有想到。

“藤花,没记错的话,现在这个时候忍者学校还没有放学吧?”看着一脸惊讶的妹妹和旁边傻笑的鸣人,宗弦无奈的叹了口气,“请了一段时间的长假已经很过分了,你们再这样逃课,小心被忍者学校开除哦!”

“哼!吓唬谁呢!”

面对哥哥的恫吓,藤花一点都不慌,“如果真的能被开除那不正好,我也想和八云一样在家里学习,忍者学校的课程好无聊,一点意思都没有,实训课上的手里剑都不开锋,没意思透了。”

听到妹妹的抱怨,

宗弦无言以对。

貌似是他教藤花用开了刃的手里剑练习投掷术,现在妹妹嫌弃忍者学校的课程无聊······算是一种报应?嘛,不过无所谓了,忍者学校提前毕业也不是不行!

“藤花,鸣人,你们是要去找八云是吗?要去就去吧!我这里和自来也前辈有些话要说。”

藤花嘀咕着抱怨了哥哥几句,

然后带着鸣人风一样的离开。

自来也眼皮动了动,看着鸣人远去的背影,犹豫再三,选择了沉默,有些事情不必太着急,反正根据他这两天的观察,现在的鸣人生活挺好,没必要太着急去改变什么,与其刻意强求,不如顺其自然。

“自来也前辈,你想要和鸣人说点什么吗?”

“你看出来了吗?”

“嗯,前辈你对鸣人的关怀之情只要是眼睛没瞎,智力正常的成年人都看的出来。”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宗弦君你还没有到可以喝酒的年纪吧?”

“哈哈!那么请恕我厚着脸皮自夸一句我不是一般人。”宗弦的脸上挂着愉快轻松的笑容,明明是第一次交流,但是和自来也说话却是如此的轻松自由,这个风趣的老男人的确是有着不同寻常的魅力!

“宗弦君你的确不是一般人!”

自来也十分自然的改换了对宗弦的称呼,他上下打量着宗弦,问道:“宇智波一族有你这个族长,猿飞老师输的一点都不冤······好了不说闲话了,宗弦君你找我有什么事?劳动警务部部长亲自来找我,该不会是因为采风的缘故要送我去木叶监狱吧?”

绕了几个圈子,自来也主动进入正题,开玩笑似的询问宗弦的来意。

这时候,

站在旁边的宇智波鼬十分的为难。

以他的聪慧自然看得出来族长和自来也大人之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说,按照规矩这个时候他们肯定是该有多远走多远,但问题是他找不到机会插话告退,又不好不告而别,就这么尴尬的留在原地。

头疼呐!

早知道族长也在,就不跟过来了。

“既然自来也前辈你这么问了,我也不好意思在绕圈子,我来找你的理由很简单,五代目火影······感兴趣吗?可以的话我希望现在能得到一个明确的答复,拖延了这么长时间,我觉得木叶差不多需要一个正儿八经的火影,而不是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退位让贤的代理。”

也没管旁边的宇智波鼬和君麻吕,宗弦直接道出了来意。

反正也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五代目吗?”

自来也挑了挑眉毛,并未感到惊讶。

这个问题算是预料中的事情,当初面对奈良鹿久和日向日足的询问他选择了拖字诀,当时急着去调查鸣人的事情,结果一拖两拖就拖到了现在,他也想着差不多该有人来问这件事了,日向日足现在去北方前线了。

还以为来的会是奈良鹿久,没想到居然是宇智波一族的族长亲自出马过来问话,也就是说现在的宇智波一族和火影之间的关系是真的不错咯?

不过,

这不重要,来的是谁都自来也根本不在乎,重要的是带来的情报。

“抱歉啦!宗弦君,我的志向并不在村子里。”自来也缓缓摇头,选择了拒绝,“耽误了这么长的时间实在是抱歉,不过我的确是没办法留下来继任五代目,比起不成器的我,村子里应该还有不少合适的人选。”

“这样嘛!真是遗憾呢!”

宗弦口中叹惜,实际上自来也看的分明,在这位年纪轻轻的宇智波族长的脸上看到不到任何遗憾之色,反而是早有预料的样子,似乎在开口之前就已经想到了会有这样的结果。

“不过这样一来村子里能够继任五代目的人就更少了,纲手前辈本来是最合适的对象,不过纲手前辈貌似并不打算回村子,派去找她的

漂亮女局长最新篇 征服人妇系列全文阅读

暗部根本连她的人影都捉摸不到······看样子,只能劳累火影大人继续忙碌一段时间了。”

喜欢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458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