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个月前 (07-31)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斜风。”季悠然的声音很低,和方才凄厉的声音完全相反,在这夜色里显得特别的阴沉,仿佛是从九幽地府突然间冒出来的。

斜风吓的整个人差点摔倒在地,“庶妃娘娘……你……你别找奴婢……不是奴婢……奴婢没害您……”

“斜风,你来找我?”季悠然阴沉

爱你是我难言的痛全文免费阅读小说 热热色

沉的问道,握着斜风衣袖的手缓缓上移,一把拉住斜风的手,那种冰寒刺骨的阴寒感,让斜风扑通一声坐在地上,整个人都软倒在地,上下牙齿打架,瑟瑟发抖。

“娘娘……您……您怎么……怎么说……说话了?”

“我为什么不能说话,斜风,你来找我?”季悠然的目光阴阴的盯着斜风,转而动了动,终于有了一点儿活气。

“娘娘……您用的热水奴婢找来了。”一个丫环这时候从门口进来,气喘吁吁的。

看到屋子里多出来的斜风,愣了一下。

“放下,你到外面去守着。”季悠然摇了摇手,道。

“是,奴婢就在外面守着,庶妃娘娘放心。”虽然疑惑这个时候斜风怎么过来了,丫环还是很听话的放下手中的水壶,退到了门外。

夜风瑟瑟,让人发寒,既便现在还是春日,在这夜风中,还是让人觉得一股子寒气涌上来。

斜风终于反应过来了,庶妃娘娘没事,不是死人还魂。

那口气也终于落了下来。

“斜风,你找我……什么事情?”季悠然又问道,月光从窗口洒进来,今夜月明如水,可以看到她零乱的几乎疯傻一般的面容,但很清醒,之前听到的那种疯狂凄厉的声音,仿佛不是她发出来的似的。

只是看着象是疯了,但其实并不疯。

这个认知让斜风有些慌,好在她也是有所准备才过来的,定了定神,反手拉住季悠然的手,激动不已:“娘娘,奴婢是怕娘娘出事,才会偷偷过来看看娘娘的,娘娘,您……您怎么成这个样子了,方才奴婢还以为……还以为娘娘……”

“以为我疯了?”季悠然嘲讽的勾了勾唇。

“奴婢……奴婢是真的以为,外面都说娘娘……假装……故意的想陷害太子妃娘娘……奴婢担心……放心不下,就想来看看娘娘。”斜风回头看了看门外,仿佛这个时候柳景玉会出现似的。

“我要害太子妃?”季悠然脸色一片阴沉。

她也是派了贴身丫环出去打听的,但打听的事情并不多,府里的人都知道她最贴身的就是丫环水凝,现在水凝被她偷偷的送出府,就是去季府了解事情的前因后果。

她左思右想,都觉得这件事情跟季府有关。

是谁伸手去了季府,让她落到现在的下场。

所谓的假孕,她是真不相信,到现在她都不相信,那就是动了手,最有可能的就是柳景玉,两个人的利益直接相关。

“外面……外面都是这么传的……奴婢知道娘娘不是这个意思,必然是被谁陷害了,奴婢虽然是跟着先太子妃进的太子东宫,但奴婢心里的主子一直是您,之前也是怕您,奴婢才避了出去,现在……现在娘娘落到这么一个下场,奴婢必然也不会得好。”

斜风哭诉道。

听她说到最后一句,季悠然的脸色好看了几分。

她不相信斜风是真的为了她,但能相信斜风知道唇亡齿寒的意思,斜风是凌安伯府的陪嫁,势必要跟自己绑在一起,自己不落好处,她也别想

爱你是我难言的痛全文免费阅读小说 热热色

得了好。

“太子妃如果真的要对付我,你……更加不会被放过,因为你是二妹妹的陪嫁丫环,看到你,她就会想起她这个太子妃,她……不过是一个继室罢了。”

季悠然缓缓的道,目光阴阴的在月色下发光,莫名的让人心悸。

“奴婢知道……奴婢……知道才会来找娘娘的,现在……现在要怎么办?娘娘要怎么办,奴婢要怎么办?太子妃娘娘会不会要置我们于死地?是不是不能让我们活下去了?奴婢之前偷偷来看过,发现院子里没剩下几个人了,娘娘……这……这可如何是好?”

斜风一看就是六神无主的样子,拉着季悠然哀声道。

慌的眼泪都要下来了,整个人还在瑟瑟的抖着,一看就知道是被吓破了胆。

“别怕,还有我在。”季悠然低声道,不屑的很,“只要你忠心于我,有我在,就什么都不用怕,终有一天,我会让你跟我一起,站在东宫的上头,柳景玉……算什么!”

“可……可是现在……”斜风还在抖。

“现在怕什么?当初的事情都过来了,现在又算什么,我要害她柳景玉?也不看看自己够不够份量。”季悠然嘲讽的道,心里又气又恼,这件事情如果不跟柳景玉有关,她是绝对不相信的。

不管是事前,还是事后,看着柳景玉都象是无辜的,可若是真的无辜,眼下最得好处的为什么是她,凭什么是她?

自己还是看走了眼,以为柳景玉翻不出什么大的浪花来,没想到她本事这么大,居然给自己这么一下子狠的。

“可……可现在太子殿下认为您骗了他……现在……现在怎么办?”斜风哭道。

一个吓破了胆的丫环,以往自己居然还会觉得她是自己的对手,季悠然心里越发的不屑,但脸上却是不显,伸手温和的替她抹了抹眼泪,“别怕,一切有我在,太子妃不能拿你怎么样的。”

“娘娘,您自身也难保……现在……现在……”斜风很慌,话冲口而出。

“无碍,这件事情会有后续的,我已经让水凝去查了,让我查到是谁干的,绝对饶不了她。”季悠然伸手摸了摸脸,下意识的摸到了脸上的那一处疤痕,心头重重一跳,她要去掉脸上的疤痕,

这一处,她之前没动手,是因为她还怀着孩子,不敢动手,怕药性影响到肚子里的孩子。

现在既然没了孩子,那就不需要顾忌什么了,等她的脸好了,再稍稍打扮一下,总有几分象季寒月的。

宫里的那个算什么!

况且她还是有其他法子可以试一试的,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她不会放弃。

当初她可以隐忍,现在她也可以。

她已经隐忍死了一位太子妃,而且还是季寒月,难不成不能把另一位太子妃送上死路,不过是一位继妃罢了。

太子大婚那天都没有进她的洞房,可见柳景玉在太子的心中,实在不算什么。

“那件事情……去……去哪里查?”斜风哆哆嗦嗦的道。

可见这丫环胆子是真不大,之前敢跟自己对着干,也是知道自己不会对她下死手,现在是真的觉得怕了。

季悠然暗中点头,这很好,原本还担心人手不够,她现在的人手都在明面上,柳景玉想盯着她的人手,她真的不方便动作,有斜风很好。

谁都知道之前斜风和她两个不对付。

“你帮我去查一下凌安伯府,问问我祖母为什么突然之间病了,或者说为什么突然之间一定说病的严重,让我过去,真的是那位刘小姐的事情,跟太子妃没有关系?”季悠然道。

她不相信真的是刘蓝欣设下的圈套,更愿意相信是柳景玉。

可现在都说是因为刘蓝欣,她跟刘蓝欣没有直接的关系,刘蓝欣花那么大的心思,只为了对自己自己?这让季悠然觉得不可能。

季悠然也知道这话说出来太子殿下不会相信的,她得找证据,找到柳景玉暗中插手的证据,只要证据到手,她就可以让太子厌弃柳景玉。

太子妃之位终究是她的。

伸手摸了摸肚子,眼中闪过一丝恨毒,柳景玉害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她会报负的,她一定会报负的……

“娘娘放心,奴婢会找人偷偷的去问太夫人的,可是都说是刘府的小姐惹的太夫人动怒,起因还是因为二小姐的嫁妆单子,这嫁妆单子里有什么?”斜风点头后,问道,这嫁妆单子她以前看过不只数次,真没发现里面有什么值得这位刘小姐在意的。

“不过是一个借口罢了,应当是故意去欺我们季府,显一显她景王妃的面子,这一位也不是什么好的,看着就不长久,想坐稳景王妃的位置,也不看看她自己有没有这个本事。”季悠然冷笑道。

她不管这位刘小姐在不在里面搅和,她同样也不会放过她的。

就算这件事情是柳景玉设计的,刘蓝欣也难逃其责,她会为自己的儿子报仇的。

“季府的事情,让祖母查,你再使法子和曲府的那位侧妃联系上,就说……我会帮她的。”季悠然咬牙道。

曲秋燕,景王府的侧妃,以往她是看不上的,但现在也顾不得了,为了自己的儿子,她会向所有跟这件事情有关的人报仇的。

“您……您要和曲侧妃一起?”斜风听懂了,“奴……奴婢恐怕遇不到这位曲侧妃,听着象是很得宠的样子。”

“现在遇不到也不急,有机会遇到,就把我的意思传达过去,没有一个当妾的不想登上正室的位置,我是如此,曲秋燕也是如此。”

季悠然一字一顿的道,她现在最要对付的是柳景玉,柳景玉只要插了手,总是有一些蛛丝马迹的,她要把柳景玉拉下来,从正妃的位置上拉下来,临渊阁那里已经跳了一位太子妃,再跳一位也算不得什么……

喜欢嫡女贵嫁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4589.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