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8-01)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看着隐含怒气的嬴政。

“陛下息怒。”李斯十分难得地向始皇帝说了一句公道话。

“观慎公子近来所为,行事颇有章程,此番行事必有其因,陛下既以召回公子,待公子会到咸阳询问一番在做处置不迟。”

嬴政闻言眉头一皱,扭头看向李斯。

作为大秦内的孤臣,直臣。

李斯可不像是会替嬴慎说话的人。

但很快,嬴政就想通李斯为什么会提嬴慎说话了。

凌云殿的建造虽说是由嬴政拍板,但毕竟是由嬴慎提议的。

李斯作为受益者,自然要承嬴慎一份情。

而且嬴政不相信,嬴慎做这些只是为了他跟任嚣说的那些理由。

自己这个儿子,要是真的是一个只会讲“仁义”昏了头脑的人。

那嬴政会让他清醒一些。

……

秦时的消息传递到底有多快,嬴慎总算知道了。

自己才跟随大军出发一天,就收到了远在咸阳的嬴政的命令。

要自己脱离大军提前赶回。

嬴慎能怎么办呢?

当然是听命行事咯!

虽说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会令政爸爸不喜。

但嬴慎确实没想到,政爸爸连一点点时间都不给自己。

嬴慎无奈只得将甘良他们,拜托给任嚣照顾之后,自己快马加鞭往咸阳城赶回。

路过一处驿站时,嬴慎见天色已晚,再赶路只会享受一番露宿街头的滋味的时候。

果断选择入住,虽说有嬴政的命令在。

但命令又没有不允许自己休息,嬴慎可没准备来个星夜兼程。

只不过,当嬴慎在驿站看到四个女人时,觉得自己这个选择是个错误。

“真巧,没想到还能遇到月神大人几位。”

嬴慎尬笑一声,朝阴阳家一行人问好道。

本以为自己等候大军一起出发,比月神他们离去晚了两天,没想到自己才赶路一天,就追上他们了。

“确实很巧!”月神在驿站时已经收到消息,也知道嬴慎为什么会脱离大军独自一人出现在这。

但是双方能够遇上,还是让月神感到十分意外。

朝着月神身旁的高月看了一眼,嬴慎极为自来熟的坐在月神对面,朝着月神询问道:“这个小丫头到底有什么特殊的,竟能令月神大人如此费心照料?”

“与公子无关,慎公子还是不要多问的好。”月神自然不会将自己的目的告诉嬴慎,生硬的回怼道。

点点头,嬴慎不以为意道:“既然如此,嬴慎就不过问了。”

“苍龙七宿”嬴慎没兴趣,问高月的情况,就是寻个话头罢了。

比起高月,对于阴阳家跟回援的高手交手的情况嬴慎更感兴趣。

扭头看向大司命,嬴慎询问道:

“大司命可否跟嬴慎说说,此番与阴阳家交手的高手,都是什么来路?”

嬴慎虽然心里门清,但还是抱有一丝希望的。

大司命朝着月神看了一眼,见月神没有阻拦。

沉吟一下,方才说道:“回援的众人中,值得注意的只有两人。”

“一个是道家人宗掌门逍遥子,一个是身穿黑袍,从头到尾都没有表露出真容的男子。”

说着,大司命略显迟疑地说道:

“与我交手的就是那位黑袍男子,其武功路数,似乎带有儒家的影子。”

“儒家吗?”

嬴慎呢喃一句,陷入沉思。

“公子可有怀疑之人?”

大司命见嬴慎陷入沉思,好奇地问了一句。

“没有。”嬴慎如实答道。

嬴慎没有撒谎,自己确实没有怀疑的人选。

因为嬴慎知道,那人绝对是张良。

本以为以儒家如今跟大秦的合作关系,加上上次蓝田之行也没有看到张良的身影。

嬴慎还曾经抱有希望,没准不用对上张良。

但听到大司命这么一说,嬴慎就知道。

自己未来恐怕还是会对上那个被后世称为“谋圣”的男人。

“那人武功如何?”嬴慎好奇地问道。

张良的武功如何,嬴慎还真的不是很清楚。

毕竟,动漫里他出手杀得基本上都是龙套。

“不弱。”大司命也回忆了一下两人交手的情况,方才说道。

大司命不认为,自己可以在短时间内解决掉他。

很好,智力高武功强,隐藏地这么深。

嬴慎觉得,自己现在及其需要人抚慰自己受伤的心灵。

“不知少司命呢?”决定继续自己的挖墙脚大计的嬴慎询问道。

……

来到驿站外,看着站在树冠上发愣的少司命。

嬴慎想了想来到少司命所站的树冠下方,朝着少司命问道:

“少司命怎会有如此雅兴,在树上看风景?”

少司命没有说话,只是面色平静地扭头看向嬴慎。

等候着嬴慎的下文,但嬴慎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树冠上的自己。

少司命不解其意。

片刻后,少司命眉头一皱。

从树冠上落了下来。

少司命只是没有多余的感情,但不是傻。

并没有让嬴慎白白占便宜的想法。

嬴慎原本还遗憾。自己不能像少司命一样,凌空站在树冠上,看看高处的风景。

但直到刚才,嬴慎觉得不能飞挺好的,自己站的这个位置上吧。

上面的……树叶真好看。

可惜,被发现了。

深感遗憾的嬴慎,从树上一跃而下,来到少司命身边,见她气息均匀不像是受伤的样子,但为了自己的小心思。

还是朝着少司命关心道:

“与逍遥子交手,可有受伤?”。

既然大司命回援后跟张良过手。

那对上逍遥子的只有少司命了。

至于月神,那个女人自己可请不动。

而且她也不可能带着高月去跟高手打架。

少司命闻言默然地摇了摇头。

嬴慎点点头,定定地看着少司命。

然后两人陷入了沉默。

少司命是本就不喜说话。

嬴慎则是在想另外一件事。

嬴慎为什么一直想要挖少司命?

可不单单是因为她漂亮。

而是这位确实有被挖的可能。

之前跟少司命生活了一阵,虽然交集不多。

但嬴慎也发现了,少司命的状态确实有些问题。

这次见到被月神控制的高月。

嬴慎就肯定了自己之前的猜测没错。

少司命平日里所展现的人格,恐怕是被阴阳家的秘术控制的人格。

因为无论是少司命还是高月的眼神,大多数时间都一样。

一样的空洞无神,一样的呆滞。

也就是少司命在自己身边久了,偶尔还会露出一些眼神波动。

但嬴慎估计,这可能是跟自己,偶尔用“冰心诀”试探她造成的。

毕竟要验证猜测,嬴慎手上,没有什么比“冰心诀”更好的办法了。

之前少司命只会等候吩咐行事,其他时间不是在修炼,就是在发呆。

嬴慎一段一段的泄露出“冰心诀”给他,就是想试试看有没有用。

结果感人,虽然没有行功路线,以及完整的“冰心诀”。

但少司命依旧受到一些影响。

至少,偶尔会露出她这个年纪该有的表情。

也更像是个活人了。

真以为嬴慎看到美女就走不动道,明知有可能是敌人的情况下,还一直想挖少司命?

要真这样,说起来,大司命才比较符合嬴慎的胃口来着。

但大司命挖过来,自己还得防备着她。

少司命就不同了,现在刷满好感。

等“冰心诀”慢慢帮助她解开控制,自己就相当于多了一个高手,何乐而不为?

突然,嬴慎想到了一件事,眼神一亮,问道:

“为什么没有去追盗跖?”

阴阳家要合作,他们的表面计划嬴慎自然得问清楚。

也知道月神召回少司命,是为了派她拦截墨家的人提前回去去通风报信。

使燕丹有所防备。

凭盗跖的轻功,能拦截他的只有能飞的少司命了。

但盗跖能够带着燕丹提前赶到,那只能说明他虽

青柠直播下载 下载 白洁张敏

然受到不少阻碍。

可实际没有被耽搁多久。

只可能是少司命没有完全照着月神的命令行事,而是听从了自己离去前的吩咐。

“拦截报信人,但跑了也不必深追。”

少司命看着嬴慎,手指挥动间,树叶汇聚在身前。

凝聚了两个字:“命令”。

那你就该听月神的!

这话嬴慎没说。

但嬴慎至少知道了一件事,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

虽说嬴慎现在很想抱着少司命盘旋一圈,表示高兴。

但还是忍住了,现在还不是时候。

“冰心诀”是自己对抗阴阳家鬼魅伎俩的唯一手段。

自己暂时不可能完全泄露出去。

慢慢来吧!

……

咸阳城外。

嬴慎毕竟是嬴政下令召回的。

自然不可能跟着月神他们坐着马车慢慢走。

一路上不再停留,只花了数天时间,嬴慎就赶回咸阳城。

看着这座秦国数代君主花费无数精力、钱财搭建而成的巨城。

嬴慎坚信,自己总有一天能成为它新的主人。

“十弟。”扶苏在嬴慎尚在五十里外的时候,就收到消息了。

特地提前在咸阳城等候嬴慎。

“兄长怎有闲情逸致,来此接慎?”

嬴慎对于扶苏会出现在这,还是很好奇的。

阅文阁据说发展的不错,照理来说,扶苏应该更忙才是。

”十弟万事小心。“

扶苏看着嬴慎,最终只是提醒了这么一句。

看来连扶苏都知道自己这关不好过。

嬴慎没有多说什么,扶苏能够来提醒自己一番。

嬴慎已经很惊讶了。

但自己在决定那么做之前,就已经想好如何应对嬴政了。

至少,得让嬴政明白,自己不但只有仁义。

喜欢秦时影帝成长日志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4622.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