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8-01)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新一天的府衙内气氛依旧凝重,只大半日时间,昨日那场变故带给官吏们的冲击自然没那么容易消散,不少人还在担心自己会不会也受到牵连。毕竟身在衙门里,谁的屁股都不干净啊。

所以当辰时后,知府大人再度传话,让众人齐聚大堂时,所有人心里都是咯噔一下,猜想着他又要对谁下手了。而因为有昨日的声势在前,这回魏梁都不用再敲响铜锣的,便可让全衙上下乖乖领命,准时出现在了大堂之上。

当他随后大步入堂,目光随意扫过分列左右的一干下属时,不少人还有些敬畏地低下头去,不敢与他的目光有接触。只有通判李宥贞,在此时抬头回看,眼中甚至还带了几许挑衅的意味。

他已经猜到自己接下来要拿他开刀了。魏梁迅速做出判断,脚步却不见停顿,迅速来到长案后,端然入坐,缓缓开口:“诸位同僚,昨日之事想必各位在回去后都有自己的想法,本官也是一样,感触良多啊。

“实在是想不到啊,被本官视为良助,被朝廷委以重任的杨万全他竟是个如此贪婪无度,无法无天之人,这委实是我松江府衙门的耻辱。但同时,本官也从此事中明白了一个深刻的道理,那就是一人之优劣不在于他表面看起来如何,而在于背地里到底做了些什么。李通判,你以为本官所言可对吗?”

“知府大人说的是,下官也是这么想的。有些人看似道貌岸然,口口声声以正人君子,以朝廷栋梁自居,可实际上暗地里是怎么想怎么做的就不好说了。”面对魏知府的点名提问,李宥贞根本不带怕的,还语带深意地回了一句,至于他说的那人是谁,就由你自己去想了。

魏梁双眼微微一眯,淡淡一笑:“是啊,所以说看一人得听其言,观其行,但更重要的,还是要明白他背地里都做了些什么,家中到底藏了多少见不得人的财物。却不知李通判你府中又有多少家产呢?”

这话已经很清楚了,显然今日是要故技重施,拿李通判开刀了。明白过来的堂上众人心头顿时一震,个个面露慌乱,知府大人这是想要再把李通判也拿下了

公憩止痒 被两个男人绑着玩

,然后呢,其他人能保得住吗?

本该最感恐慌的李宥贞这时反倒一脸平静,笑着点头:“大人说的是,这确是最便捷的排挤异己的手段了,不过,有些事可一不可再,用多了,只会给自己招来灾祸啊。不,应该说是这等事情本就是做不得的,那只会叫人心中不安,然后做出一些不得已的事情来。”

“你这是何意?”魏梁心头一紧,盯着对方喝问道。

“下官只是在陈述一个道理罢了。大人还年轻,在官场也就几年而已,想必对如今大越各地官吏的情况还是很陌生的,下官身为下属自当提醒于你,以防你犯下大错而不自知了。”

顿了一下后,李宥贞的目光快速扫过堂内众多官吏,看得他们又是一阵心惊后,才笑道:“当一个衙门里只有一人贪,他自然该死;可要是反过来,只有他一个是清廉无所取,而其他人皆都犯过错呢?这个人是否也该死呢?诸位,你们说说,是不是这个理?”

堂里堂外的诸多官吏差役此时个个面露尴尬之色,虽然没有真附和于他,可只看他们的神情,答案已很清晰了。

魏梁的脸色唰的一沉:“你想协众与本官抗衡?”

“不,下官可没有这么大的胆子,我说了,只是陈述一个事实罢了,说到底我终究只是一个府衙佐贰官,又岂敢与知府大人作对呢?但你真以为松江府就没人能治得了你了吗?”

“嗯?”魏梁微微向前倾,“你是指什么人?”

话刚出口,一阵齐整的脚步声已自外响起,伴随着一声号令:“把这儿给我包围起来!”更是惊动大堂内外所有人,众人都扭头朝外看去,正瞧见一支甲胄齐全,弓刀在手的军队已火速散开,按照阵势将大堂这一大块区域彻底包围。与此同时,那边墙头上都有人不断冒出,皆是弓手,张弓搭箭,一下就把所有可能的漏洞和死角都给弥补了。

这一下,堂里堂外的诸多官吏都成了瓮中鳖,网中鱼,看着那些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的兵器,所有人都露出了恐慌之色,还有个别官吏更是叫嚷了起来:“你们……你们是什么人,竟敢擅闯府衙,这是要造反吗?”

就是魏梁,此时的身子也是一阵发僵,目光死死盯着外头这番动静,半晌后才慢慢挪回到唯一镇定自若的李通判身上,声音陡然一寒:“李宥贞,这些军马是你招来的?你这是要造反吗?”

眼见大局已定,李宥贞一脸轻松,咧嘴而笑,笑得颇为张扬:“大人这么说话可太难听了,什么叫造反啊?他们本就是松江府官军,入城平定祸乱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至于他们因何而来,那就要问问府台大人你自己了。”

就在魏梁被他这一句话问得面色一白,无言以对的当口,一名身材魁梧挺拔,气宇轩昂的将领已大步走来。他身着全副盔甲,腰间悬着长剑,每走一步,甲叶间都会有所摩擦,发出铿锵之声,让他整个人呈现出了更为惊人的气势,就如一只下山觅食的猛虎,而如今堂上众多官吏就是他面前的一堆美食。

“廖清辉,廖都统……”魏梁再度开口,叫破了来人身份。他到任已有两三月时间,多少与这位松江武官之首有过几次照面交谈,自然是认得他的。

“好说,魏知府可好啊?”廖清辉一步步走入大堂,很快就站在了李宥贞的身旁,与两丈外的知府大人来了个正面相对。他双目如刀,半点不带避让的就与魏梁做着目光上的交锋,口中则继续道:“本官是听说知府大人有冤枉无辜之举,特来劝说大人及早收手的。大人,杨同知这些年在松江一向兢兢业业,做了诸多好事,大家都看在眼里,又怎会有犯王法,非要被关入大牢呢?”

魏梁的身子轻轻颤抖了一下,却不是因为恐惧,而是愤怒。他是真没想

公憩止痒 被两个男人绑着玩

到这些家伙能无法无天到这等地步,自己昨日才拿了人,今日就敢跟自己玩兵谏这一套了。

本以为西南那样的边陲之地民风剽悍,又不受王化,才会有逆贼仗着兵马行凶,想不到江南这等富庶之地,居然也是一样。

不过他也明白愤怒指责什么的在此时完全没用,只有冷静应对才是关键,所以便又强行按住了心头怒火,与之对峙:“这么说来,你此番是想用外头的兵马逼迫本官把人释放,并认其无罪了?”

“大人要是真能这么做自然是再好不过了,你们读书人不是素来都说什么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吗?”

“本官何错之有?杨万全和杨天佑二人多年来贪污公帑,盘剥百姓俱是事实,我已从他们家中搜出大量钱财地契,难道还不能入他们之罪吗?还有你,廖清辉,此时突然跑来府城行强逼之举,这足以说明你与他们也是一丘之貉,也必然从中获取了诸多好处,现在居然还敢在本官面前谈什么知错能改,真是滑天下之大稽,颠倒黑白,真当本官会惧你不成?”

本来都想着如何稳住对方徐图对策的魏梁因为对方的一句话而突然爆发,直接就怼了过去。这一回的魏知府当真是气势惊人,抬目举手间,强大的气场已反压过去,反倒让廖清辉心头一震,脚步都微微朝后缩了一下。

随即,他才又反应过来,哼声道:“你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有何用?一个才到松江,对此地一无所知的官员,真以为自己所做是对的?却不知若真按你说的来,不出几月,松江必然大乱,到那时,你才是真正的罪人。

“本官也没心思与你在此磨蹭,只问你最后一句,人,你放不放?权你交不交?要是不愿答应,那就由我来帮你一把!”

看着廖都统这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魏梁险些都要气疯了。都说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今日他可算是领教到了其中滋味。这家伙完全有着自己的一套歪理,并以之来反驳自己的正理,实在是岂有此理!

当然,更关键的是,对方手握兵权,确实有能力让一切都按照他的意愿来啊。

这一刻的魏梁终于明白为何自己之前的那些松江知府一个个都会被架空了,不是他们手腕不够,实在是面对的敌人太强,哪怕自己都做到这一步了,人家只要把这张底牌一亮,还是得乖乖低头。

这时,李宥贞也开口了:“既然知府大人不肯做这个决定,不如就让下官来代你下令吧。来人,去把杨同知和杨经历请回来,还有,去后边把那几个从华亭县跑来放肆的小官吏给我带上来!”

喜欢寒门巨子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4625.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