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8-01)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温床软榻,睡着也格外的舒适。

罗娇娇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被薄郎君搂在怀里。她想推开薄郎君起身,却被他搂得更紧了。

罗娇娇刚想叫嚷,突然想起昨夜薄郎君对他的暗示。

隔墙真的有耳吗?罗娇娇眼睛向头顶方向瞅了瞅。她当然看不透墙壁,但她也不敢出声。

薄郎君依旧熟睡着。夜半罗娇娇滚到他的怀里时,弄醒了他。他半晌才回过神来,顺势将她搂在了怀里。

温香软玉,佳人在怀。薄郎君已经很满足了。他美美地搂着罗娇娇睡着,梦境都是甜美的。

罗娇娇的头靠在薄郎君的胸口,脸儿不免发烫起来。她又觉得有种透不过气儿来的感觉。

睡梦中的薄郎君被罗娇娇的脚蹬醒了。罗娇娇见薄郎君睁开了双眼,赶忙挣扎着要起身。

薄郎君一翻身,将罗娇娇压在了身下。罗娇娇心下慌乱,不免抬手要推开薄郎君。但她的气力没有薄郎君大。两人一番较量之后,罗娇娇的手臂没了力气。

薄郎君的脸靠近了罗娇娇。罗娇娇闭着眼睛想说不可以,却感到额头微凉。薄郎君的唇印在了她的额头之上。

薄郎君翻身下了地,整理了一下内衣裤,然后等着罗娇娇侍候他穿衣。

罗娇娇的脸蛋儿红的像朝霞。没了气力的她躺在床上不想起来。

“怎么?连给本郎君穿衣的力气都没有了么?”薄郎君故意提高了嗓音。

罗娇娇这才慢慢地坐了起来。她看着薄郎君回望的眼神里那戏谑的神情,恨不能钻到床底下去。

太尉府,机要室

麻豆网 歪歪漫画登录页面免费漫画入口首页漫画

内。

周太尉端坐在桌案后,目光炯炯地望着他的耳目。

“禀太尉!昨夜他们二人并无大动静。不过今晨,他们的床笫之声不绝于耳。”那耳目虽跪在地上低着头,但他的脖颈都红了起来。

“难为你了!行了!下去吧!”周太尉的老脸也不自觉地红了一下。毕竟他派人去做此事不太光彩。

“不治他的罪么?”周太尉的贴身侍卫询问道。

“昨夜他还是有节制的!他这个年龄实属正常!”周太尉也经历过年轻孟浪之时,所以他并未以此处置薄郎君,不过他依旧关着他们。

晨光透过门窗亮了屋子。罗娇娇将梳洗过的水端到了门前。

“开门!倒水!”罗娇娇一想到侍卫们不让她出去就气不打一出来。

房门刚一打开,罗娇娇盆里的水就泼了出去,溅得开门的侍卫一身湿。

“哈哈!”

罗娇娇关上门跑到内室里哈哈大笑起来。她的心里那个解气:“再让你们关着我!哼!”

“他们也是奉命行事,何苦为难他们呢?”薄郎君拿过罗娇娇手里的盆,放到了外间的盆架上。

“姜钰也不来寻我们!”罗娇娇突然想起了薄郎君的贴身侍卫姜钰。

“临来时我已经吩咐过他,无论发生何事都不要管,只在府门外候着便是!”薄郎君坐在了几案后看着罗娇娇。

“郎君早知道我们会被软禁?不对!是你故意的?”罗娇娇跪坐在薄郎君的身侧压低了声音。

薄郎君拿起笔画了一个池塘,然后指着鸳鸯对罗娇娇道:“你看!这对鸳鸯虽然被困在小小的池塘里,也不影响他们的恩爱!”

“我和你又不是鸳鸯!”罗娇娇怼了薄郎君一句。她可不喜欢被人关起来,过着失去自由的生活。

“鸳鸯对配偶很忠诚。它们当中如果其中一只死了,另一只绝不独活!”薄郎君继续着他的画。

“那就两个人一起好好地活着!”罗娇娇起身去给薄郎君煮茶。

薄郎君抬头看向此时正在用心烹茶的罗娇娇。他发现罗娇娇安静的时候是那么的温婉可人,让人不禁心生怜爱。

一杯香茶送到了薄郎君的几案上。薄郎君端起来刚想品茗,突然看到周太尉的身影出现在门前。他的手一松,那杯茶便洒落在了他刚画好的鸳鸯图上。

“郎君怎么那么不小心,我的鸳鸯都被洇湿了!”罗娇娇忙拿起那幅鸳鸯图沮丧地道。

“你煮的茶太难喝了,还好意思怪我?”薄郎君推开几案想站起身来。

“谁说的?我都尝了!你就是故意的!”罗娇娇生气地将手中的鸳鸯图扔到了薄郎君的身上。

“我的衣服!你越来越不像话了!还不为我更衣!”薄郎君故意恼怒地叫道。

“自己有手有脚的,干嘛让人帮你换?”罗娇娇心疼她的那对鸳鸯图被毁,因而说话也没了分寸。

“别以为本郎君宠着你,你就可以这么说话!你一年多也没给杨家添个一男半女,若换了旁人早就把你打发了!本郎君顾念旧情待你如初,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

薄郎君的话使得罗娇娇一时间愣住了。不过她的反应还是蛮快的,突然大哭起来:“你若闲我不能生养,娶了旁人便是!何必拿这些话来堵我!”

“我当然要娶的!只盼你日后好生和未来的夫人相处,想必她也不会为难于你!”薄郎君的语气缓和了下来。

“你娶她,我就走!我们俩从此陌路,就当全然没我这个人!”

罗娇娇仿若真的入戏了一般,声音里透着万般凄楚,让在门外偷听的周太尉也不免动了恻隐之心。他转身叹着气离开了。

屋里的薄郎君看着罗娇娇无力地坐在茶桌旁哭泣,心里犹如针扎一般的难受。他刚才仿佛看到了将来某一天的场景,令他站立不稳,脸色因心痛而苍白。

屋子里的两个人一直未动一下。薄郎君呆呆地立在几案的一头望着罗娇娇,他的眼神里充满了阴郁,使得他那深邃的眼眸里看起来有了青色的雾气。

罗娇娇已经停止了啜泣。她刚才入戏太深,到现在也没能完全走出来,她那白白的小手又开始撕扯她的裙带。

“我渴了!”

薄郎君费力地坐在了几案后,身子无力地堆着,仿若大病了一场似的呻吟了一句。

罗娇娇这才缓过神来,抬起手去给薄郎君斟茶。她端着茶杯走到薄郎君的面前时,发现他拾起那幅已经模糊不清的鸳鸯图的手在颤抖。

明知在做戏,还毁了鸳鸯图!罗娇娇心里的火气“噌噌”地上窜。她重重地放下茶杯,就要转身走开,手却被薄郎君握住了。

罗娇娇本能的缩了缩,却被抓得更紧了。她看到了薄郎君那张苍白面孔上的眼睛里透着一抹忧伤。

罗娇娇的心抖了一下。如果将来她离开了,他是不是会像现在这般模样?

“只是做戏,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罗娇娇勉强地笑了一下。

“不要离开我好吗?”薄郎君依旧紧抓着罗娇娇的手不放。

“好!”

这般情形下,罗娇娇怎么可能不答应呢?但她的确不知道自己以后是否能做到。

喜欢薄情郎君惹了罗小娘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4644.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