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8-02)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偏僻的巷子里,周木躺地上,浑身泥尘,他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口鼻之处还有血迹,样子无比凄惨。

他看着天空,目光惊恐彷徨,麻木无助,眼角有泪,可却忘了悲痛,嘴巴微张,嘴唇颤抖,想哭,想喊,可喉咙似乎被堵住,发不出一个音节。

此时的他看上去无比让人心酸。

不远万里的来到这里找女儿,女儿没找到,还落得如此下场,没有几个人能体会到他这种作物底层人民的心酸和悲哀。

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形容他的遭遇再贴切不过了。

偶有乞丐路过这里,看到周木比自己还凄惨,眼中透露着不忍和同情,咬了咬牙,从怀里拿出一个珍藏的馒头放在他身上,然后叹息一声摇摇头离去。

乞丐帮不了太多,也没有能力去帮更多……

周木依旧躺在地上,对周围仿若未觉,初冬的阳光还是很暖和的,可

7723在线视频免费观看 寂寞的女老板完整版3

他却感觉无比冰冷,冷彻骨髓,冷得心都快死了,碎了。

云景快速来到这里。

来的途中就用念力仔细观察了他的伤势,周木浑身上下伤痕累累,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全都是被钝器和拳脚打的,不但如此,他的肋骨断了几根,内脏受损,四肢都有粉碎性骨折!

本来以他这样的伤哪怕得到及时救治,以当下的医疗条件,很大可能也会死去,即使侥幸不死也会落下终生残疾。

好在云景准备离去之前关注了他一下,否则周木将无声无息的死在那无人的巷子里。

在云景调动灵气不遗余力的滋养下,周木浑身的上快速得到稳定,且肉眼可见的好起来。

“周叔,你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

来到他身边,云景蹲下,没有第一时间动他,心头满不是滋味的问。

周木眼珠子动了一下,看了看云景,嘴角颤抖似乎想说什么,但却万般苦涩的扯了扯嘴角,旋即继续看着天空发呆。

这是受了多大的打击和委屈才会变成这样?

云景简直不敢想象。

他说:“周叔,你忍着点,我先帮你正骨,否则以后会落下残疾的”

“云公子,不用了,我虽然没什么见识,但大概明白自己的状况,没用的,别白费劲了,让我好好躺一下吧,北方的天,好蓝,但是好冷……”

周木总算开口道,还轻轻摇了摇头。

他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有力气说话了,灵气无声无息的滋养着他的身躯,深受打击的他压根就没在意自己的状况。

似乎躺在这里只是为了等死。

开口就好,就怕一直憋着,云景稍微松了口气,然后说:“周叔,我开始给你正骨了,你别动,咬牙坚持一下,很快就好”

周木没管。

于是云景念力深入他的皮肉,仔细观察他受伤骨骼的状况,细致入微的帮他正骨,轻微的咔嚓声中,周木浑身轻微颤抖,受损的骨骼部位得到复原,再在灵气的滋养下,要不了半天他就能恢复如初。

如今云景控制的灵气总量可不是几年前能比的,而且周木只是普通人,体质弱小,恢复起来比体质强大的练武之人更快,体质越弱的在灵气滋养下恢复得更快。

给他正骨后,云景这才想了想又问:“周叔,清晨还好好的,怎么现在会弄成这样?”

虽然问这个问题有些揭周木伤疤,但云景还是想知道原因,力所能及,能帮他,能给他讨回一个公道,云景并不介意帮一把。

“多谢云公子了,你是好人,遇到你是我的福分,可我的事情,你别问了,也别管,就当没见过我吧,小老儿我何德何能能得你关心啊,你走吧,就当没见过我……”,周木看向云景轻轻摆摆手语气有些空洞道。

说道最后,他微微愣住,这才意识到自己居然能抬起手了,简直让他以为自己在做梦。

在他发愣中,云景也没显摆自己暗中给他疗伤的,想了想看着他认真道:“周叔,你也知道,我是读书人,路见不平不管不问可不是君子所为,而且家师也时常教导晚辈与人为善,如果能帮得上忙,我尽量帮你,但若我也无能为力,那就请你见谅了,毕竟人的能力有限”

云景想帮他,但也有量力而行的自知之明。

“云公子,我求求你,别管了好吗,我知道你心善,可我真的不想给你添麻烦,而且很可能给你带来灾祸的,有心人咱惹不起,也不敢惹”周木带着点哀求的语气道。

迟疑片刻,云景转移话题说:“周叔,这样吧,我先帮你治伤,晚辈虽是读书人,却也跟着师父练过武的,练武之人有特殊的治伤手段,我给你治好后,能行动了,咱去找个地方整理一下再说,躺这儿也不是个事儿”

说着,也不待周木拒绝,运转血气于手上,给他舒筋活血。

血气不能作用于体外,自然是无法给周木疗伤的,但运转血气能让他感觉到热乎乎的,然后云景暗中用灵气帮他疗伤,给他一种治伤的心理安慰,灵气是他根本就不了解的手段,太过玄乎了。

见云景不再提帮忙的事情,周木这才松了口气,然后发现在云景的施为下自己的伤飞快恢复,要知道他一开始可是要死了的状态啊,原本等死的心倒是活过来了。

他还有家人,如果能活着,怎么舍得死去?

之前那是没办法,只能等死。

此地偏僻,除了一开始来了又走的乞丐外,一个多时辰居然没有人经过。

一个多时辰后,周木那么严重的伤已经恢复到能自由行走的程度了。

“云公子,你这手段当真神奇,我还以为我活不成了……,我欠你一条命”,周木缓缓起身惊奇道,然后当即就要冲着云景跪下表示感谢,一穷二白的他只能用这样的方式表示感谢了。

云景赶紧搀扶着他说:“周叔使不得,晚辈会折寿的,走吧,我扶着你,我们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再说”

周木拗不过云景,磕头感谢只能作罢。

不久后,云景扶着他再次回到了昨天住的客栈,随着时间的过去,周木的身体越来越好。

云景在客栈开了一个房间,让小二帮忙打来热水给周木清洗。

完了房间内陷入长时间的沉默,云景没走,默默的陪着这个孤独无助的老人。

“云公子,你走吧,我本来以为自己活不成了的,我……我明天就想办法回去了,你不用管我”,沉默很久的周木缓缓开口道。

他的

7723在线视频免费观看 寂寞的女老板完整版3

内心很朴实,知道云景好心,但并不想给云景添麻烦。

作为底层挣扎数十年的他,不是那种我是弱者你不帮我就是你不对的想法,反而尽量想给别人减少麻烦,要不然心头不安。

“周叔,回去也好,不管发生什么事,出来一趟,总还有个家,有个去处,其他的不用多想”,云景顺着他的意思说道。

然后周木默默的开始流泪。

女儿没找到,就这么离去,他就算白跑一趟了,省吃俭用攒了多年的钱花了,可没看到女儿,回去如何给家人说?

可他不敢再找了啊,上门一趟差点被打死,如果不是遇到云景的话,他就真的死了,再去会没命的。

一面是牵挂想念的女儿,一面是没法回去给家人交代,他只能默默流泪。

云景见此满不是滋味,又道:“周叔,你不让我帮忙,怕给我带来麻烦,我理解,依你就是,但你总得让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吧?如果不弄清楚,恐怕很长时间都会记挂着这个事情,以后读书都没法静下心来了”

听他这么一说,周木迟疑道:“会给云公子带来这么严重的影响吗,那倒是我的不是了,既然云公子只是单纯的想知道,那我就给你说说吧,哎……”

说道这里他顿了一下,抹了抹眼泪,语气茫然道:“今早我根据当年女儿女婿走时留下的地址一路打听过去,地方是找到了,可人家高门大院连门都不让我进,我说是去找女儿的,让看门的通融一下,看一眼女儿就成,远远一眼我就走,不打扰女儿的生活,毕竟我这个当爹的没本事,女儿去了大户人家,我出现会给女儿丢脸”

“可那家下人却说他家根本就没什么我女儿,然后就把我赶走了,起初我也以为自己找错地方了,挺不好意思的,但我在就近打听了一下,没错的,那里就是当年我女儿女婿留下的地址”

“不得已,我再次上门,祈求看门的让我看一眼女儿,哪知对方恼怒之下反倒是让家丁打手将我打了一顿,依旧说哪里根本就没我女儿,如果再闹事就打死我,然后,那些打了我一顿家丁就吧我远远丢之前的巷子里去了,后面我就遇到了云公子你……”

整个过程听完,云景有些微微愕然。

过程挺简单的,周木两次登门,然后被打了,可问题是,如果那户人家只是不待见周木的话,用得着下死手吗?

明显是要至人于死地啊,要说那些家丁出手没个轻重也不至于把人打成那样。

心念闪烁,云景大概猜到,那户人家的目的估计是要周木死,之所以不是当场打死,恐怕仅仅只是为了减少些许麻烦。

就周木这样一个外乡人,无权无势,只要不是当场打死,事后谁会在意?

一条人命啊,周木又不是闯江湖的,也不是恶人,那些家伙怎么那么狠的心。

“这样啊,那周叔,那户人家姓什么?在哪里,还有你女儿女婿叫什么名字?”云景依旧只是一副想要单纯了解一下的语气问。

周木不疑有他,说:“那户人家我早上才去过,记得呢,在梧桐街,那条街进去的第五家,姓汪,我不识字,只听其他人说他家叫汪府,我女儿叫周小娟,女婿的名字我也记得,叫汪浮,他是读书人,还有字,叫夜雪,当初女婿还给我说过夜雪这个字的意思呢,我都记得,当初他说,作为读书人,品格要想雪一样洁白,哪怕黑夜笼罩世间,黑暗之下也无法改变雪的洁白”

很显然,周木一直都牵挂着女儿,这么多年过去,当初说的话都还记得一清二楚。

如果不是时时刻刻牵挂着女儿,十多年时间啊,恐怕没几个人还记得当初都说过听过什么话吧?

“汪府,汪府,周小娟……”,云景重复了一下,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然后云景问周木,道:“周叔,你打算明天就回去了对吧,家里还有其他什么人?”

“家里还有个老伴,本来也想来看女儿的,可她腿脚不便,而且往返路费也不够两个人,所以就没来,在家里等着我带消息回去呢,如果有机会的话,她还想我把女儿也带回去团聚,十多年没见了,想念得紧,然后家里还有个儿子和两个孙子,都没什么出息,一辈子种地的命”,聊开了,周木倒是没多想,将家里的情况告诉了云景。

还有家,还有家人,纵使女儿没找到,身体恢复了,周木想来不会有轻生的念头了。

云景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话说回来,周木不远万里的跑来寻女儿,地址肯定是不会记错的,而当下这个时代,可不是云景前世流动性大经常搬家,一栋祖宅住几代人十几代人都不在少数,所以汪府汪浮是周木的女婿应该没错。

可为什么周木找上门去,对方会矢口否认甚至杀人灭口呢?

这其中恐怕另有隐情!

可若云景没记错的话,想要拜访的那位左先生,他的某个弟子就叫汪浮……

喜欢人世见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4671.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