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8-03)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第66章出家人的诳语

李云暮看向沈肆。

沈肆顶着他的眸光梗着脖子冲净心嚷道,“是它又怎么样?它只是一只鸡,你和一只鸡计较什么?不就是一些药吗?算算多少钱,我赔!双倍赔!怎么样?”

“阿弥陀佛!”济华法师宣了一声佛号看向沈肆,“施主此言差矣,这不是钱的事情,也不是药的事情,这是人命的事情。”

“我都赔……”

“赔什么?”洛一禾瞪了眼沈肆,李云暮白给他使眼色了。

她一把将乌鸡从沈肆怀中揪出来丢到地上,“既然是它闯的祸,你们就把它拿去吧,是杀是剐是炖随意。”

“咯咯咯!”

乌鸡跳着脚指着洛一禾破口大骂。

济华法师脸上的表情有瞬间的凝固,“阿弥陀佛,出家人岂能杀生?”

“胡闹!”

李云暮睨了洛一禾一眼,看向济华法师。

“小丫头胡言乱语,大师莫要介怀。只是佛曰众生平等,此事既然涉及到了两位小师父,还有我们的鸡,那听完两位小师父的话,是不是也应该听一听鸡的话?”

济华法师怔住,两位小沙弥眼睛再一次瞪圆了,看看李云暮,又看看地上跳脚的乌鸡,片刻,竟然点头,“施主说的对。”

“对什么对?”净心想要给这两人一人一脚,“鸡说话你能听懂吗?你知道它现在在说什么吗?”他看向李云暮,“到时候还不是施主说什么就是什么?”

李云暮没有接口,只是看向洛一禾。

洛一禾看向炸毛的乌鸡,挤出笑脸,“好了,小黑,我刚才是和你开玩笑的。我问你,这究竟是不是你干的?”

乌鸡脑袋来回甩了甩,翅膀子一伸指向净心,又在地上拍了两下,啪嗒自己躺在地上,起来,又啪嗒自己躺下,之后“咯咯咯”的一阵狂叫。

几个和尚,包括济华法师惊得都瞪圆了眼睛,这鸡莫不是成精了?这一连串的表演他们虽然没太看明白是什么意思,但都能猜到乌鸡是在说事情发展的经过。

“看吧,它自己都交代了,就是它。”净心回过神来道。

“出家人戒急戒躁。”李云暮意味深长道。

净心面色一僵,洛一禾也出声道,“这位师父是怎么看出来我家小黑说是它弄翻的?它明明指的是你。”

“胡说!一派胡言!”净心急了。

“净心!”

济华法师叱了一声,见净心低下头,才看向洛一禾,“敢问施主,这只鸡在说什么?”

“我不是鸡,我不知道。”

洛一禾自己也没看太明白,只望向乌鸡又道,“小黑,简单一点,要是你弄翻的药架,你就站在我左边。”

洛一禾摇了摇左手,“要不是你,你就站在我右边。”

她又摇了摇右手。

乌鸡二话不说,冲到了洛一禾右手边,盯着净心“咯咯咯”的破口大骂。

“那是谁弄翻的药架?”

洛一禾话音刚落,乌鸡翅膀子一扇,滑翔一般冲到了净心跟前,照着他的小腿肚子就是一口。

净心惨叫,抬腿就踹乌鸡,乌鸡翅膀子一扇,已经又溜了回来。

“出家人不打诳语,可我觉得一只鸡更应该不会撒谎。”

李云暮意味深长的看向济华法师。

济华法师神色凝重的望向捂着小腿呻吟的净心,“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净心再也不能静心。

早知道这只鸡还有这种本事,他就不说是鸡弄翻的药架,说是清风、清月了。

他清算的账本,就算错了一个数,就被师兄一顿臭骂,又罚他来收拾丁字号药库。

他心中不服,磨磨唧唧的,就看到清风、清月在追赶着一只白色的乌鸡,追着,追着,乌鸡就逃进了丁字号药库,清风、清月也追了进去。

片刻后,清风、清月垂头丧气的出来去了乙字号药库,又一会,清风抱着一包药,清月抱着一个小药钵蹬蹬蹬的跑走了。

他这才进了丁字号药库。

一进去,就看到这只该死的乌鸡在药库里大模大样的走来走去,好似是在巡视自己的领地。

不知怎么的,当时他就心头火起,顺手抄起墙上挂着的拂尘就朝乌鸡抽去。乌鸡向前猛的一冲躲开,之后他便追着乌鸡揍,结果在药房里来来回回追了几圈,脸乌鸡的一根毛都没打着。

更可气的是,乌鸡竟然踩着他光溜溜的脑袋走了。

走了!

净心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乌鸡,回来摔摔打打的整理药材。

不知道怎么一下就把一个药柜给推倒了,然后这个药柜就砸到了隔壁的药柜,隔壁的药柜又砸到了下一个药柜。

等净心反应过来时,就已经是现在的模样了。

这下,他才真的慌了。

一下毁了这么多的药材,他是会被逐出师门的。

思来想去,他便决定把这口锅甩给那只乌鸡。

反正鸡也不会开口说话,还不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谁料到这只该死的鸡竟然有自己的想法。

“净心!”

济华法师见净心久久不语,不由又催促了一声。

净心心一横,恶狠狠的盯着乌鸡,“就是这只鸡弄翻的。它就是一只鸡精。

我睡过的老妇人 我成了公司公共汽车

济华法师的脸黑

我睡过的老妇人 我成了公司公共汽车

了。

事情都这般明显了,净心竟然还不认错?

“清风,清月,你们捉这只鸡的时候,可曾碰到过药柜?”济华法师忽然看向两个小沙弥询问。

眼珠子一直跟着乌鸡在转的小沙弥回神,胖乎乎的清月道,“没有。这只鸡很聪明,也很灵活。”

豁牙的清风重重点头,“对。”

“他们两个追着它的时候,它都没有撞倒药柜,他们两个不追了,鸡反而将药柜撞倒了?净心,你觉得这说得通吗?”济华法师语重心长的看向净心。

“不是鸡,就是清风,清月。”净心已经完全乱了套。

“不是我们。”胖乎乎的清月反驳。

“对,不是,我们。”清风点头。

净心还要再说什么,之前通知洛一禾来这里的明心小沙弥一脸焦急的冲了进来,“法师!您快去瞧瞧吧,那位女施主快要不行了!”

喜欢重生娇娘野又飒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4714.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