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8-08)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明人面前不说暗话,今儿叫你来是为什么?你心里应该有数,如何?还要垂死挣扎几下吗?”

阮绵绵紧盯着红袖,只见她垂下头,咬牙道:“奴婢不知王妃娘娘什么意思。”

“我就知道。”阮绵绵翻个白眼:“很多聪明人总以为自己能瞒天过海,逃脱惩罚,但事实证明,这些都是徒劳无功。尤其你摊上我这样英明的主子。也不想想,不是掌握了证据,我会轻易将你传来,打草惊蛇吗?”

芳草迎春:……

连红袖的嘴角都抽搐了两下,正要回话,就见阮绵绵忽然从袖子里掏出个东西扔过来:“如何?可别告诉我说你不认识,这不就是你放在我床头下的东西吗?”

红袖一眼就看清面前扎着针的小人,不由面色惨白,一屁股坐在地上,嘴里下意识就辩解道:“不……不是我,我没有,我……嗯?”

她眼睛蓦然瞪大,从地上捡起那个小人,死死盯着仔细看了几眼,忽然大叫道:“不对,这不是我放的,娘娘明鉴,这个可不是我放的。”

“还要狡辩?”

阮绵绵猛地一拍桌子,吓了红袖一跳,只听她怒道:“我已经叫人辨认过,这个草人的针线做工,分明就是你的手笔,还有里面的材料,你还敢狡辩?来人,给我狠狠掌她的嘴。”

“不,不是我,王妃明鉴,奴婢冤枉啊!”

红袖急得大叫,只听阮绵绵紧紧追问道:“你说你冤枉,可有证据?”

“我做得小人里装得不是稻草,是……”

红袖想也不想,一把撕开小人,但是下一刻,她便如遭雷击,抬起头不敢置信地看着阮绵绵:“娘娘,我……我……”

“你什么啊?”

阮绵绵再不是先前狂风暴雨般的模样,笑吟吟看着红袖,从另一边袖子里又拿出一个小人:“你是不是想说?这个才是你做得小人,它里面装得是碎布。”

“我……我没有,不是……我……”

红袖心神大乱,做梦也没想到,她这样精明的人,竟会被一个乡下出身的村姑给诈出了实话。

王妃又怎样?不就是个村姑?红袖向来是这样想的。

被两个婆子带来时,她心中虽惊恐,却也劝慰自己:当日那事做得天衣无缝,并没有一个人发现,这会子时过境迁,就算王妃知道是自己做下,她没有证据,自己只要死咬着不认就行了。不信王爷不在家,她敢随意处置自己。

可红袖怎么也没想到,阮绵绵根本没有半点铺垫,上来就用另一个假人诈出了她的实话。

只能说,做贼到底心虚,哪怕红袖自诩精明,在这种时候遇上不按套路出牌的王妃娘娘,也只有兵败如山倒。

天大的惊恐过后,红袖反而冷静下来,她慢慢跪直身子,沉声道:“王妃说得什么?奴婢一句也听不懂,这事不是我做下,您就打死我,我没做过就是没做过,便是到了阎王爷面前,奴婢也是这句话。”

“你们看看。”

阮绵绵忽然指着红袖,对迎春和芳草道:“知道不见棺材不落泪是什么样子吗?就是这个样子。”

芳草迎春:……娘娘您有什么手段就拿出来吧,还有闲心开玩笑呢。

阮绵绵来到红袖面前,细细端详着她,心中也不由得暗暗赞叹。

真是个清冷如梅的美人儿啊,哪怕是跪在这里,也不损曼妙袅娜的身段,负隅顽抗的情况下,更多几分楚楚之态,颇有几分“淡极始知花更艳”的韵味。

一念及此,她都有些替红袖抱不平了:如此绝色,竟没被主子收入房中,林卓你还是个男人吗?

不过这也证明了,那是个多么可怕的男人,大概他是真能做到泰山崩于前不变色吧。

“你伺候了王爷几年?”

阮绵绵的问话叫红袖摸不着头脑,只是她再也不敢有半丝轻视之心,思忖了片刻后回道:“奴婢从王爷还是个皇子,住在宫里时,就在他身边服侍,算来也有六年了。”

六年的情义,王妃就算要处置我,你也得好好掂量掂量。

红袖心中底气更足,却见阮绵绵有些失神,喃喃道:“六年啊,算是甘苦与共的丫头,即便心中存了些非分之想,到底也没敢爬床不是?王

超级兵王之官路风流 狂乱家族日记

爷你就要将她打杀,半点犹豫都没有,果然不愧是出身皇室的,再怎么爱民如子,身边奴才胆敢有一丝害主之心,便绝不容情。”

没头没脑似是自语的一番话,但屋里三个都是聪明人,几乎是立刻就明白了阮绵绵在说什么。

迎春和芳草面不改色,她们可没有阮绵绵的现代思想,敢蓄意害主的奴婢,乱棍打死是天经地义。

可红袖毕竟是个“志向远大”的女孩,心心念念爱慕的人,竟对她如此无情,哪怕理智知道这是她该得的下场,情感又如何能接受?

本就是强装镇定的她都快疯了,带着哭腔高声嚷道:“你胡说,王爷不会的,王爷不会的……”

阮绵绵怜悯地看着她:“你服侍他六年了,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你真的不清楚吗?不要将他当做爱人,你只想想他的主子身份,仔细想想,你觉得他会不会?”

“他……他……”

红袖一个字也说不出来。阮绵绵的话中没有严厉,只有同情,她从未想过,原来这种怜悯才是最锋利的刀,一下子就戳破了她所有幻想。

“王妃娘娘……奴婢错了,是奴婢做得,奴婢认了。”

红袖瘫倒在地,泪如雨下地哭求道:“奴婢知道,我罪无可赦,只求王妃娘娘开恩,饶过奴婢父母和兄弟,他们对此毫不知情,一切都是奴婢自己痴心妄想……”

红袖固然可恨之极,然而此刻看她哭得肝肠寸断,阮绵绵又觉得她十分可怜,忍不住拿出帕子替她擦去眼泪,语重心长道:“爱一个人本没有错,你错在不该因为爱王爷,就生了害人之心。你想想,若春分也喜欢王爷,想要独自一人在书房伺候,就用手段害了你,你又当如何?”

喜欢素衣千金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475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