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8-08)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死吧!”

叶轩可不在乎那么多,他只想让方白死,仅此而已。

方式?

一点都不重要,他也不在乎!

“愚蠢!”

方白轻蔑一笑,这才认真起来,眼前兽魂还是有点实力的。

青铜剑刺出去的瞬间,剑芒暴涨,杀意滔天!

“你…”

叶轩神情剧变,不敢相信方白的实力如此可怕,刚才竟然还隐藏了实力?

轰!

剑芒刺入兽魂,一声凄厉的惨叫划破长空,兽魂转身就逃。

剑芒势不可挡的前行,撕开熊熊烈火,直扑叶轩胸口。

那一瞬间,叶轩感受到死亡的气息,急忙运转真气,黄色光芒笼罩周身。

砰!

剑芒斩上黄色光芒,化为点点光华溃散,叶轩凌空退出十丈,稳住身形。

兽魂退到叶轩身边,畏惧的盯着方白。

“废物!”

叶轩咒骂一声,眼神充满浓浓的忌惮,无法相信这是一个归真境一层的实力。

“好像…你也强不到哪里去!”

方白嘴角浮现一丝玩味的笑意。

“找死!”

叶轩冷冷道:“得意的太早,你以为这样就能赢得了我?”

“有什么手段尽管拿出来。”方白淡淡道。

“是你自己找死,怪不得我!”

叶轩冰冷的话语落下,一张红色符篆升空。

一品符篆!

方白眉头轻皱,一品符篆也有强弱之分,可是表面看不出来。从叶轩的表情来看,威力肯定很强。

以他现在的实力,未必能挡得住!

“无耻,太无耻了!”

“世间竟有如此无耻之人,真是大开眼界。”

“哪家宗门的弟子,趁早滚回去,别出来丢人现眼了。”

众人都看不下去了,归真境三层对归真境一层,不仅用兽魂,还使出符篆,太不要脸了。

“你们快停手!”

苏苏急的大喊,冲到高台外面却被光幕拦住。

方白淡漠的目光盯着叶轩,“你越走越远,谁也救不了你。”

没有把握挡住一品符篆,那就不能让叶轩使出来。

“死到临头还在嘴硬。”叶轩冷冷一笑,杀意更浓。

“住手!”

远方一声高呼传来,赫然是太叔宣与陆羽,必定是苏苏通知了他们。

“去死!”

叶轩杀意暴起,符篆光华大盛。

“结束了!”

方白神念如潮水般汹涌而去,直冲叶轩紫府。

啊!

一声惨叫响起,叶轩凌空坠落,紧接着一道剑芒划过他的脖子,头颅高高飞起。

符篆光华渐渐淡去,方白凌空抓在手里,顺便收起叶轩的护甲、储物戒、赤色弯刀…

什么情况?

人群瞠目结舌,怎么就突然死了?死的莫名其妙、稀里糊涂…

“师弟!”

太叔宣愣在那里,神情…极其复杂…

“你…”

陆羽铁青着脸,收到消息就赶来,没想到还是晚了。

“叶少!”

四道身影冲天而起,落上高台,赫然是跟随叶轩的四个归真境。

“回来!”

陆羽冷声呵斥,事情闹到这种地步,不能再让事态扩张。

“陆先生,此事与你无关。他杀了叶少,必须偿命!”其中一人冷冷道。

“放肆!”

陆羽沉下脸,这是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刚才要是叶轩不出手,或许还能来得及。

“杀了他!”

四个归真境也不理陆羽,直接一拥而上。

“为何非要急着送死?”

方白摇头轻叹,两只星兽凭空而出。

“星兽!”

“四级星兽!”

声声惊呼响起,那四个归真境见状不妙,急忙凌空暴退。

可是,从星兽出现的瞬间,他们的命运已经注定。

砰砰!

两人四分五裂,血雨纷纷…

另外两人更惨,直接被星兽吞进肚子里。

战斗瞬间结束,快到众人来不及反应。

“好!”

“干得漂亮!”

声声喝彩响彻四方,看热闹的不嫌事大,本就对叶轩非常不爽,现在全部被杀,大呼过瘾。

太叔宣却是喜忧参半,喜的是方白没事,忧的是叶轩死了。

虽说明月阁迈入顶级宗门的行列,可是太叔宣心里非常清楚,奇珍阁这种庞然大物吹口气就能让明月阁轰然倒塌。

好在奇珍阁是以商会的形式存在,且叶轩是因公平决战被杀,事情还没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但明月阁能不能保住,依旧充满悬念!

刹那间,太叔宣有壮士断腕的念头,再想到方白的可怕潜力,又有些不舍。

犹豫不决,表情也跟着阴晴不定。

“陆长老?”

太叔宣轻叹一声,打破沉默。

“此事关系重大,老夫也做不了主,他可是…叶澜的嫡系血脉。”陆羽喃喃道。

“啊?那…”

太叔宣惊呼失声,脸色愈发难堪。

叶澜,玉塍星闻名千年的强者。许多后辈没听过他的名字,可是在轮回境这个层次,不知道他的寥寥无几。

“他不在玉塍星,但此事恐怕没那么容易过去。老夫爱莫能助,自求多福吧!”

陆羽叹了口气,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方白,拂袖而去。

“这…”

太叔宣愣在原地,久久说不出话来。

“师兄不必多虑,船到桥头自然直。”方白淡淡道。

“你…”

太叔宣无奈苦笑,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晚了,关键是怎么才能保住明月阁。

“叶澜很厉害?”方白问道。

“岂止是厉害。”太叔宣喃喃道:“就他一人灭我明月阁绰绰有余。”

“那还真有些麻烦。”

方白微微皱眉,没想到叶轩的后台这么硬。但他绝不后悔,难道要他站着让叶轩来杀?

“罢了!”太叔宣摇摇头,“你马上离开,走的越远越好。等你足够强大的时候再回来,若到时明月阁不在,记得完成老夫心愿,回去!”

“事情因我而起,怎能离开?”

方白满不在乎的笑了笑,太叔宣那么害怕叶澜,还是决定让他离开,说明真心把他当成明月阁的一份子。

如此,他当然不能走了,万一叶澜暴走,岂不是连累了明月阁?

“走吧!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

太叔宣满脸心痛的摆了摆手,事态发展到这一步,已超出他的能力范围。

“或许…我有办法。”

苏苏轻声说了句,方白这才发现她竟然没有跟着陆羽离开。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476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