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8-08)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炽白色的光剑盘旋着,仿佛化作了一个光之车轮,斩向了那个青铜色的“棺椁”。

没有人怀疑光剑的威力。这几天,技术工人们已经对这个远古遗物进行的测量,虽然依然无法完全确定其材质和制作方法,但基本上可以确定,其硬度应该是和战舰的装甲板差不多的,韧性和极端温度耐性甚至可以和联盟实验室里最先进的流体金属镀膜相比。

如此不起眼的仿佛青铜一样的轻薄材料却有如此性能,这确实是很考验科学家们的三观。不过,如果真的能解开这些材料的秘密,全宇宙的材料学水平都会大大地前进一步吧。光凭这一点,就算是忽略掉这台远古培养仓里面的玩意,此次考古行动所有的投入都是值得的。

可这一切现在都不重要的。

重要的是,大家都知道光剑的威力,这种通过聚能水晶凝结的光柱绝非普通的高温离子体,而是一种附带神秘属性的“玄学之物”。哪怕是普通人,让他用光剑硬捅,花点时间还真能切得开战舰的装甲板和流体金属多。

至于这个远古遗物,谁都能保证它能坚持得更久呢?

当然,这玩意毕竟是个远古遗物,而且一看就是这个遗迹的核心。按照正常展开,应该是存在什么神秘学属性的,搞不好就能在紧急关头觉醒什么超凡的神秘学防御呢?

可是,万一不能呢?

“住,住手啊!你这是在对宇宙犯罪啊!”某个不明生物再次发出了无声的哀嚎声,但却完全无法阻挡扫向古物的光剑。

菲菲恰到好处往后退了一步,就仿佛是被吓出来的下意识动作。她拉开的镜头广角,正好将在场除了自己的全部人都拉进了镜头之中。当然,也拍到了娅妮向那个古代培养仓扔出去了光剑,却被迅风判官拦住的瞬间。

娅弥妲的动作不可谓不快,但廓兰人判官的动作却更快。他就仿佛是瞬移似的,一个闪身就挡在了光剑前进的轨迹上,挂着翎羽的右手展开,仿佛一点都不畏惧那直划过来的光刃。无形无相的力场墙更是已经完全展开,当场便将光剑包在了其中。

无坚不摧的光剑便仿佛是遇到了天敌似的,就这么停在了空中,寸步难进。

不。不仅仅是寸步难进。实际上,在那无形的领域之中,光之剑刃已经完全弥散,只余下许多洒向了空中的光点,就仿佛是碎裂的星屑,便已再不见那雪亮的锋芒。

那并不是什么效果直接的护盾,分明是一种更高明的能量分解立场。

“贝伦凯斯特小姐,您这是干什么?”迅风判官的表情第一次出现了松动,语气中终于出现了明显的愕然。

“我说过啦,这是为了不耽误彼此的时间啦。”娅弥妲大笑着,玉手一翻,便不知道又从哪里摸出来了一门足有两米长的巨型链锯。比起用于砍伐巨木的大号链锯还大了不止一圈。

这玩意光看其外形,估摸着分量都至少是娅弥妲大小姐体重的好几倍了。可是,大小姐却只是单手将它提了起来,很不礼貌地对向了迅风判官。

判官还算淡定。这时候,他除了风平浪静地继续淡定,确实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了。

而这个时候,娅弥妲已经拨动了电锯的开关,顿时就腾起刺耳无比的机械轰鸣声。链锯自然应该是这样的声音,可是,那些正在转动的锋利的锯齿旁边,却开始流淌起微弱的蓝光摇曳闪烁,带着空气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这是崩解力场。

列国士兵们装备的主流链锯武器,能有个合金打造的锋利锯齿就很不错了,但若是精锐,携带的其实是伪装成链锯的崩解兵器。之前余连在战神祭遇到的那个叫艾达娜·亚森蒂的小姑娘,用的三角形盾牌就是这个类型。

迅风判官脸上的翎毛抽动了一下,咋看就像是鸟类再抖水。

崩解武器虽然厉害,但他也是见得多的,有的是应对的办法。可作为六环的灵能者,自然已经感觉到那台科技感十足的“链锯”上,遇见明显的灵能波动。

这根本不是什么崩解链锯剑,分明就是一件宝具。

可一旦涉及到宝具,那就麻烦了。谁都不知道这种东西有什么特殊的性能,尤其是从来没有见过的宝具。

菲菲在身后看得目瞪口呆,总觉得这一幕让自己很是熟悉,忍不住压低了声音吐槽道:“打不过就掀桌子,这也能叫狐狸?”

哼,虚假的狐狸,才只会见缝插针看碟下菜耍弄上不得台面的三流伎俩。

真正的狐狸,借势造势,行堂堂阳谋大道,以正面强力堂皇碾压之!

而我的大势,就是我已经确定,这位迅风判官还不敢撕破脸。贝伦凯斯特家的继承人在这里有丝毫不测,他都负不起这个责任。他背后的人同样也负不起!

……等等,我刚才是不是承认自己是狐狸了?

娅弥妲顿时觉得自己受到了冒犯,二话不说地便扛起了链锯剑,朝着青铜色的“棺椁”便冲了过去。

果然,迅风判官的脸上真的出现了非常明显的苦恼,想要去阻拦却又满是犹豫。他不得不将自己展开力场墙都散了,随即向娅弥妲伸手一指。随着他摆出了这个轻描淡写的手势,空气却似乎凝滞了下来,就仿佛是高温之中被蒸发起来的水汽。

这是“律令停止”,相当于是一种定身咒法,可以在一段时间完全剥夺对手的行动能力,而且还不留后遗症。堪称是一种绿色无公害的高阶制敌方法。

判官自己是六环的“裁决官”,对各类律令言灵之类的灵能战技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而不止有一方的情报可以说明,贝伦凯斯特家的大小姐现在只是“智慧”第三环的“教导者”。这是一种极为强大,但缺乏正面战斗能力的星环途径。

迅风判官认为,自己的“律令停止”若是击中了贝家大小姐,对方绝没有任何幸免的可能性。

虽然这样剥了大小姐的面皮,但只要不真的伤了她,以后也好说话。

然而,却只见贝伦凯斯特大小姐的身上白光一闪,言灵的力量顿时烟消云散。

迅风判官那酷似象鸟的鸟喙不由得咧开,显得愈加憨厚笨拙了。不过,对廓兰人来说,这是他们表现苦恼的下意识表情。

贝伦凯斯特家的大小姐,别的不说,至少钞能力一定是冠绝银河的。她身上怎么又不会带满各种防护宝具呢?

首席判官先生就算是攒上一辈子都买不起一件的辉煌级宝具,说不定人家身上就带了一打呢。

迅风真的很无奈。他有信心,以硬实力,这里所有人加起来都绝不是自己的对手。可现实却是,光是一个贝家大小姐就足够让自己头疼无比了。

当然了,氪金玩家并一定能克服硬实力的差距,三环和六环之间的战力鸿沟,可比蚂蚁与狮子之间的差距还要打。可问题是,自己真的没法下死手啊!

望着向着“棺椁”冲过去的大小姐,首席判官这次没有再用言灵和律令,而是咬着牙用灵能形成了一个“温柔”的推力。

事实再次证明,属性越“纯粹”的灵能技便越不好防御。这一次,娅弥妲小姐被推开了好几米远,踉跄几步,跌到了她的闺蜜,那位地球女孩的

哪个浏览器可以看禁止访问的网站 黄大仙精选三肖三码资料

怀里。

还好,只是推开,没伤到她。

而这个时候,失去了支撑的光剑剑柄顿时啪嚓地一下落在了地上,随即却又被直接弹了起来。无坚不摧的锋利光刃再一次闪了出来,在地面上留下了一道正在燃烧的划痕。

“大小姐。”联盟来的精英保镖助手秘书三人们见大小姐似乎吃了点暗亏,都迅速亮出了兵刃,分别是磁暴拳套、带导弹的特种手枪和带震荡冲击功能的甩棍。

千锤百炼的星界骑士们自然也绝不能让联盟猪专美于前,也都亮出了光矛。一米多长的明亮光柱发出嗡嗡的声音,听着就让人望而生畏,确实是比联盟的“乌合之众”标准多了,也拉风多了。

可是,兵器亮出来之后,双方却顿时茫然无措。他们知道,现在该自己出场的时候了,可问题是……去打谁啊?

娅弥妲没有去理会双方,从菲菲的怀里站直了身体,压平了手里的大号链锯。崩解力场顿时停止了运转,但锯面的两侧却弹开了两个枪口。

“你先动手了唷。”娅妮说。

“这个……”迅风判官无话可说。

“放心,不打死你哦,绝对不会打死你的。”贝大小姐露出了嫣然的微笑。枪口随即呼啸喷吐除了密密麻麻的蓝色的能量弹丸。

堂堂的贝家大小姐当然是不会胡说八道的。她枪口中轰出来的这一连串能量子弹,分明是震晕弹,打在人身上虽然不能说绝对绿色无公害无后遗症,但至少是不会致命的。

判官的表情更加无奈了,只能稍微躬下了身,通过手腕上的护盾发生器展开了一面力场盾,就自己的显得更佝偻的身躯藏在了半透明的光之屏障之下。

“住手啊!”隐藏于暗处的某个存在终于忍不住叫出了声。

好运的是,她的声音似乎并没有被大家发现。因为在此之前,现场的遗迹像是突然陷入了地震之中,面前的“棺椁”和整个遗迹所在的空间,都开陷入了剧烈的颤抖中。

而与此同时,对面青铜色的“棺椁”之中,好像有什么之前没有被探查到的发光单元被不知名的力量启动了,开始不断地闪烁了起来。神秘而素雅的光晕由内至外,这个远古时代就留存下来,宛若青铜般充满了沧桑气息的设施,开始变得晶莹剔透了起来。

娅弥妲略有些惊讶地看着这一幕,嘴角却再次浮起微笑:“居然启动了啊!为什么呢?是因为突如其来的能量纠缠,还是灵能对抗触发了什么机关?亦或者,本就有人在幕后操纵着这一切?”

菲菲飞快地扫了一眼周围,袖口中已经扣上了一枚蝴蝶镖,然后又看了一眼娅弥妲修长白皙的天鹅颈和后脑的连接部分,冷笑了一声。

而这个时候,迅风判官则已经向身后正在发亮的培养仓冲了过去。这时候,这个巨大的远古遗物,已经由沧桑的青铜壁变成了发光的水晶棺。

他的动作看不到丝毫犹豫,对这一切,似乎都早已经有了预料。

可就这个时候,从远古遗物之中逸散出来的光骤然之间明亮了数千倍。强光之中似乎还伴随着雷鸣,便只听见“轰”的一声,堂堂的六环的“裁决官”迅风便被当成弹得倒飞了回去。他踉跄了好几步才总算是站稳了,却比方才的娅妮显得狼狈多了。

而这个时候,强光再次黯淡了下去,培养仓的表面却已经出现了裂缝,随即开始崩裂。在那撕裂的缝隙之中,一个黑影慢慢显出了身影。

大家都被那存在于“远古遗物”之中的生命,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但菲菲却感受到了更多。在培养仓被撕裂的瞬间,她清晰地感受到,一股阴沉压抑的力量,在那个瞬间从内里飞了出来,向着远处流过,接着便没有了声息。

那股力量并不是消失了,而是以某种超过大家理解的方式,溜出了自己的感知。

而消失的方向,却正对着西南,正是水晶城的方向。

菲菲很希望这只是巧合,但她却不敢有这个指望,脸色顿时便沉了下去。她刚想要说什么,耳中却突然捕捉到了“噗通噗通”的声音。

那应该是心跳。比人类的节奏慢得多,却又沉重得多。

“哎呀,我就说嘛。果然是活的。”娅妮惊叹道:“可是,这种生物,居然是有心跳的吗?”

“娅弥妲·森歌·贝伦凯斯特,这也在你的设计之中吗?”

“不至于,只是我认为将有可能发生的情况之一。悲哀的是,它并不是最好的情况。可值得庆幸的是,这至少不是最坏的情况嘛。”

“你M卖麻皮!娅妮,看我的嘴型,你M卖麻皮!”菲菲说。

娅弥妲笑得一脸无辜,表示自己既然听不懂,当然就可以完全听不见了。

菲菲虽然想要继续骂,却也没什么机会了。之前那棺椁的裂缝内,忽然便睁开了一个布满了血丝的眼睛,瞳仁幽暗得仿佛深渊,随时都有可能把人给吸进去彻底吞噬。

紧接着,一种充满了无序、混乱、疯狂和歇斯底里的血腥味,伴随着那眼神,化作如有实质的压迫感,宛若山崩般向室内的大家压了过来。

这是相当克的一幕。就算是已经见多了这一幕的娅妮,也都难免引起生理性的厌恶。至于其余人,此时已经陷入了持续性的掉san状态了。

当然了,迅风判官依然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他全神贯注地直视着那个恐怖的眼睛,正准备掐出一个法决,却突然传来一阵刺痛。

判官惊愕地望着自己手背上插着蝴蝶镖,第一次失去了冷静,随即便被一记无形的力场砸中,第二次飞了出去。

机会!缩在墙缝之中的某个“不良少女”如此地想。

喜欢他和她们的群星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4773.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