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8-08)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随着我沉声念完,我的眉心一凉,天目也是随之开启,这借用星辰的卜算手法,在我天目开悟之后,效果会变得更好。

以前爷爷教我星辰卜算的时候,提过天目的事儿,只是当初我没有开悟天目,就把这事儿当成了故事来听,可我的天目开悟已有很长时间,我已经明白,爷爷以前说过的,很多我无法使用的卜算方法并不是故事,而是我的条件还不具备。

再说回这星辰卜算的方法,是把星辰气理和万世万物的气理相关联,而这种关联也不是全区域的,不同地方看到的星辰布局不同,那对应的命理也不会相同。

而要感知星辰气理的话,以我现在的修为肯定还是不行的,所以就要借用那蓍草纸做成莲花灯来感应星辰的气理。

莲花灯的花瓣是按照重瓣的莲花制作的,每一盏莲花灯的花瓣在八十一瓣,是九九重阳之数。

星辰为阴之阳,对应太极中阴阳鱼中的阴鱼中的阳数。

莲花灯九九重阳的花瓣,可感知微弱的阳数星辰理气,借星辰理气而发出亮光。

当然这也需要卜算者进行

飘雪影视在线观看影视大全 沈浪苏若雪最新更新章节顶点

引导。

而引导的步骤也是卜算中最难的,若是引不来星辰中的阳数,那就无法点亮莲花灯,莲花灯不亮,也就无法窥探天机进行卜算。

所以在开了天目之后,我并没有立刻开始卜算,而是先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内心,随着心中的杂念越来越少,我才慢慢地走到了莲花灯摆成的太极中央。

我手指缓缓捏动指诀,左右两手的食指、中指并拢,然后在胸前形成十字交叉,接着我朗声诵念:“夜乘天,星辰向,阴中阳,从天降,三目开,四相生,燃灯!”

念罢,我左右双手,四指分开,分别指向莲灯太极中阴阳鱼中的阳点纸灯和阴点纸灯。

随着我指向那两盏灯,我就感觉自己的手指传来一阵温乎乎的气流。

随着气流流向那两盏灯,莲花灯中间的蓍草纸铜钱也是发出了萤火虫一般微弱的亮光。

见状,我继续做法,重复诵念口诀,直到七七四十九盏莲花灯全部亮起的时候,我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此时我体内的气血也是翻腾的越发厉害,不过我还是在极力的压制着,等着再平复了一会儿,我就对站在周围的蒋苏亚说:“小亚,你过来,站到我的旁边,走路的时候小心点,别碰到了莲花灯。”

蒋苏亚点了点头,不过她走路的时候还是十分的小心,生怕碰到了莲花灯。

等她来到我身边的时候,也是长长松了一口气。

我继续说:“小亚,你闭上眼,我拉着你的手在莲花灯中走,我说停的时候,你就停。”

蒋苏亚有些紧张说:“万一我撞到了莲花灯怎么办?”

我说:“放心吧,你撞不到。”

蒋苏亚见我如此肯定,这才把眼闭上。

我则是拉住她的手又问了一句:“准备好了吗?”

蒋苏亚说:“准备好了。”

我拉着蒋苏亚的手迈出第一步,同时对蒋苏亚说:“一边走,你一边试着和七彩大蛇联系。”

蒋苏亚点头。

蒋苏亚每走一步,随着她和七彩大蛇的联系,她所经过的莲花灯都会忽然变得更亮一些,不过这更亮的光只能持续一瞬间,很快又恢复成了平常的模样。

这说明蒋苏亚所经过的莲花灯并未能成功捕获到蒋苏亚和七彩大蛇的命理联系。

若是那莲花灯可以一直持续高亮度,那说明莲花灯捕捉命理就成功了,我便能以那盏灯起卦了。

拉着蒋苏亚在莲灯太极中缓缓走动,看着周围的莲灯忽明忽暗,我心中也是随之起伏不定。

等我们走到差不多三分之二的时候,莲灯太极西北侧方位的一盏莲灯忽然光亮大作,在它的照耀下,周围的莲灯皆显得黯淡无光。

蒋苏亚虽然闭着眼,可好像也是感知到了什么,就问了我一句:“宗禹,我觉得有人在拿手电照我的眼睛。”

我则是慢慢地说道:“你可以睁开眼了。”

蒋苏亚睁开眼的时候,下意识拿手挡在眼前,等她看到那盏亮着强光的莲灯就问我:“那灯……”

我接过她的话说:“那灯之中就藏着你和大蛇相关的命理,我很快就能确定七彩大蛇的具体方位了。”

蒋苏亚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我则是小心翼翼地把莲灯捧在了手中。

而后,我缓缓闭上眼,现在的莲灯太极和我的气理是连接在一起的,解读其中的命理并不难。

很快我的眼前就闪过几个画面。

满月当头,蛇影掠空,七彩虹光……

在第三个画面闪过的时候,忽然发生了变故,我看到一支黑色的箭矢忽然掠过,将七彩虹光射出了一道口子。

到此,所有的画面消失,我手中的莲花灯忽然“轰”的一下烧了起来,接着周围所有的莲灯纷纷燃了起来,随着一股股的火苗窜起来,不一会儿,莲灯就全烧成纸灰,被夜风吹散了。

看着我手中的莲花灯化为纸灰飞走,蒋苏亚就问我:“宗禹,这是什么情况,成功了,还是失败了,有大蛇的消息了吗?”

我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体内翻腾的气脉稍微平复一下后才说道:“有了,阴历,这个月的十五,也就是满月的那天,七彩大蛇就会飞升、产子。”

“只不过在它飞升的过程中会遭到一些变故,暂时看不出来它能否成功飞升化龙。”

“将要发生的变故,我也看不出是什么。”

“不过我猜测,可能和你爷爷有关。”

蒋苏亚表情很不自然地点头,然后问我:“那大蛇的位置确定了吗?”

我说:“就在你们家族的西北方位,那盏莲灯大亮的时候,就已经告知我们了,我也可以向蒋浩求证。”

“不过他不一定知道具体位置。”

蒋苏亚点了点头。

我也是给蒋浩发了个消息,问他大蛇在蒋家具体什么位置。

蒋浩回答很直白:将其运回蒋家后,就不知道被送到什么地方了,不过我确定,它就在蒋家,家主每天都会消失一到两个小时,我觉得他肯定是去大蛇关押的地方了。

我没有再回蒋浩消息,而是对蒋苏亚说:“我们初到蒋家时的那栋别墅,就在蒋家的西北方位,你爷爷最近一直住那边,他每天消失两个小时,外人不知打他的行踪,若是想百分之百不被人看到,那就要走暗道,也就是说,那栋别墅里面应该有暗道,可以直通七彩大蛇被关押的地方。”

说完,我看了看蒋苏亚。

她就摇头说:“那栋别墅,我其实很少去,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暗道,也没有听家族里的人说起过。”

我说:“不着急,今晚我们获得的消息已经足够多了,现在距离阴历十五,还有八天的时间,我们也不用太着急。”

蒋苏亚点了点头,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双手上的七彩大蛇纹身。

随着莲灯的纸灰散尽了,我就让高齊等人也返回到了院子这边,我把卜算的情况简单说了一下后,袁木孚就道:“我要不要找借口住到那边,然后试着打探一下。”

我摇头说:“不必了,先让蒋浩试试,若是他不成,我们再想办法。”

袁木孚说:“蒋浩恐怕不会冒险吧,他给我们的消息已经很多了,他肯定不愿意……”

我说:“如果我给你足够大好处,那他肯定会以身犯险,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蒋浩的弱点是权力!”

袁木孚愣了一下说:“你该不会想把蒋家的权柄给他吧。”

我笑道:“他还不配,这件事儿先不急,要慢慢来,我们明天去霍家那边休息一天再说。”

“见我们不急,蒋浩就会着急,等他主动来找我们的时候,主动权就在我们这边了。”

“当然,我们也要做好两手准备,若是两天内蒋浩不主动联系我们,我就要动用蒋家的暗使了。”

袁木孚点了点头。

接下来,邵怡走到我身边,给我把了下脉,很快邵怡就说:“宗禹哥哥,这两天,你一定不能再用厉害的相术了,符箓术也不要用了,你气脉中的伤势复发趋势越来越厉害了,再这样反复下去,你气脉中的伤永远也好不了。”

听了邵怡的话,蒋苏亚也是担心了起来:“宗禹,你要听十三的话。”

我说:“放心吧,我的身体,我有数,接下来的几日,我都会好好的休息。”

邵怡没有让我立刻睡觉,又一次给我行针,而且还给我开了更猛的药。

不过话又说回来,邵怡也是真的厉害,被她扎了针,吃了她开的药后,我的身体明显舒坦了很多,睡觉也是十分的安稳。

这一觉我就睡到了次日的十点多。

因为中午还要去赴霍家的宴,所以我就赶忙起了床。

我起来的时候

飘雪影视在线观看影视大全 沈浪苏若雪最新更新章节顶点

,干净的衣服整齐的摆放在床头,可蒋苏亚却不见了踪影,我心头立刻泛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喜欢天字第一當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477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