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8-09)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真的答应他们把你从我的身体里剥离出来的话,你会不会恨我?”我问他。

他想也没想说回答道:“恨你做什么?我有什么资格恨你?原本这身体就是你的。”

他的话让我有些内疚,这感觉像卸磨杀驴一般。

我轻咳了两声:“我是这么想的,答应他们把你剥离出来,然后我们会想办法把你给储存起来,一旦你们找到真正属于你的载体的时候再把你的记忆以及你的所有思想给释放出来。我知道这不难做到,至少在我们的这个世界就已经能够实现。”

“这是你的决定吗?”他轻声问道。

我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那好吧,既然你已经决定好了那你就去做吧,我没什么意见。”他居然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好像根本没把这事情当一回事。

“你真的不在乎吗?”

“我在乎有用吗?而且我相信你会照着你说的办。我只是担心你能不能扛得住……”他说到这儿停了下来。

“扛住什么,罗莉的怒火吗?”我问道。

他没有说话,但我知道我说对了。

“这确实是个麻烦,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我试探地问道。

“这样,你让我好好和她谈谈吧,这么多年她应该早就已经想到解决的办法了,其实我感觉你有些误会罗莉了。”

“误会?怎么说?”

“她并不像你看到的那样冰冷,她很善良的。”

就在这个时候梁山打断了我们的沟通,梁山说道:“或许我们有些想当然了。”

梁山自然是不知道我和那个“他”在说话,他这话是对我说的。

我看着梁山:“什么意思?”

梁山说:“我突然觉得你的顾虑是对的,现在可能还不是时候。”

我有些好奇,我不知道梁山在想什么。

“或许是我有些操之过急,现在把他从你的身体里剥离很可能会引起他的那些同伴的不满,而那些人确实给了我们不少的帮助,罗莉、唐果果和杨洁她们本性并不差,我们真要那么做很可能会把她们推到对立面去。你和他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平和一点的解决办法。至于你说的陈晓和‘城隍’他们,他们行事相对要激进一些,而且他们来自于未来,我估计他们也不会真把我们当一回事。”

这些话身体里的“他”也听到了,他叹息道:“没错,这确实是我所顾忌的,要知道罗莉他们的破坏力并不比对手的差,所以,我希望能够有机会和他好好谈谈。”

“咚咚!”敲门声响起。

我走过去打开门,唐果果就站在屋外。

“你怎么来了?”我有些惊讶,之前她受了伤,罗莉把她带回去养伤,没想到这么快又见到她了。

唐果果看了我一眼,然后进了屋,和梁山点了点头表示打招呼。

“事情我都知道了,不过被带走的那个查理博士是假的,那只是他的一个替身,接下来我想他们会对你们进行报复,我就是来提醒你们一下。”

唐果果的话让我和梁山都是一惊。

我们怎么也没想到被舒逸带走的查理博士是假的,可我怎么就没收到镇南方传来看消息呢?就在我疑惑的时候我的手机也响了,来电显示是镇南方打来的。

难道是同一件事情吗?

我接听电话。

“潘医生,有一个很不幸的消息,我们抓住的查理博士只是他的一道影子,刚收到消息,他可能再次对你们出手,所以你那边一定要小心戒备。另外,你让我查的那件事情也有结果了,没错,在你当年溺水的时候柳絮儿就在现场,她还交代当初你的溺水并不是意外,而是有人在人为操控。”

果然和我猜测的一模一样,那么操控我溺水事件的人又是谁呢?

镇南方说道:“具体是谁她也不清楚,她只知道当时有人想要利用你的身体来做某件事情,她只是好奇,驻足观看了一会,她并没有参与到其中。不过我觉得事情已经很明显,需要你身体的人是谁,罗莉他们,他们想要利用你的身体来让他们的领队复活,那个领队就是如今寄居于你身体里的那个人。”

“谢谢!”我准备挂电话。

“等等,还有一件事情,聂岚不见了。”镇南方说。

“不见了?”我还真不知道他说的聂岚不见了是几个意思。

“原本她是被我们安排在一个安全屋里的,可是她就在那儿突然人间蒸发了。我和老舒想了一下,她很可能是从空间逃走了。我们还查到聂岚的背景不简单,她与柳絮儿之间的所谓感情应该也是不存在的。”

“她到底是什么身份?”我问道。

“她所在的聂家也是一个远古家族,而且好像还是远古家族之首,她的家族甚至有能力调动其他远古家族的资源,包括老韦家和老麻家和老刀家,也就是说,她和这些远古家族之间的关系很复杂,可是之前我们却根本对此一无所知,不知道是那些远古家族在刻意隐瞒还是什么。”

聂岚越来越让我看不明白了。

不过我早就已经猜到她的身份不寻常,不然也不可能年纪轻轻就成为了管理者之一。

挂了电话,唐果果看着我:“是不是和我说的一样?”

我点点头,梁山说道:“我就说嘛,堂堂五十一区的大主管怎么可能那么不堪,他岂是那么好抓住的。”

我白了梁山一眼,现在根本就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我们走吧!”我做出了决定,我得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藏起来,一来我不想被对方给找到,二来这儿的居民太多,真要和对方交起手来的话很可能会伤及给其他无辜的人。

唐果果问道:“你打算去哪?”

“我家老宅,那儿周边几乎没有什么人,好施展。”

我并没有想要逃避,有的事情逃是逃不掉的,所以我们只能够去面对。

我之所以选择我家老宅是因为那儿不会伤及无辜,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在我家老宅那儿我就感觉到很安全的样子。

唐果果说道:“我和你们一道去,那个什么博士手底下有好几个高手,就凭你暂时还应付不了。”

她这话确实打击人,可是人家没说错,我现在的实力还是太弱了。

我们上了车,开着车就往高速去。

我一面开车,一面问身体里的“他”:“你是不是早就已经看出来那个查理博士只是个替身?”

“没看出来,我是人,不是神。不对,现在我连人都不算,允其量就只是一种意志和意识。而且我和他也不熟,他是不是替身我还真不知道。”

唐果果的眼睛看向车窗外,嘴里淡淡地说:“我和罗莉说了,不再回去,以后我就跟在你的身边,放心,只要我不死你就不会有事。”她的脸上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笑容,不过仍旧像个小萝莉一般。

“欢迎啊,果果同学,我家志强还是很不错的,你可以考虑一下。”

我从后视镜里不满地看了一眼梁山,他不管什么时候都是那么急不可耐地想把我给推销出去。

唐果果也扭头看梁山一眼:“我不用考虑,你能作主?”

我一下子就石化了,她还真是直接,这种事情女孩子不是应该矜持一点的吗?

我尴尬地咳了起来,唐果果又望向我:“咳什么?难道你不愿意吗?”

这下我真是无言以对了,我能说什么?

梁山笑了:“他当然愿意了,你这么优秀,能够看上他是他的福气,那就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等我们的事情办完你跟着我一起去见他父母,放心,有我在,这件事情就包在我的身上了,而且你这么逗人喜欢,他们也一定会愉快地接受你的。咱们好好商议一下,这婚事怎么办,我的意思是越快越好,他爸妈比我还要急呢,就想抱大胖孙子。”

梁山扯得更远了。

身体里的“他”说道:“你二叔说得没错,我看不出来你哪个地方能够吸引她,要知道比你优秀的,厉害很多倍的人在她的面前都不可能让她正眼看一眼的,偏偏她就对你有意思,那确实是你的福气。”

我沉默不语,他们看来是打算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不清。

梁山说道:“不过我家志强也不差,你也看到了,要长相有长相,要文化有文化,最主要的是重情义,女人找男人不就是想找一个重感情的吗?志强就很不错。”

我不得不佩服梁山,张口就来。

车子在高速公路上疾驰,很快我们就在老家县城下了高速,不过车子过高速出口的时候梁山突然冒出一句:“看到路边的那辆黑色别克商务车了吗?”

我下意识地点了点头,我当然看见了,我又不瞎。

梁山说道:“那辆车我记得是唐大先生的车,怎么在这儿?”

就在车子要经过那辆商务车的时候,商务车居然打了声喇叭,然后我看到唐大先生从车上走了下来,他的脸上带着笑。

我靠边停下了车,也走下去:“唐大先生,没想到我们竟然会在这儿撞见,你该不会在这儿等着我吧?”

我身边的唐果果淡淡地说了一句:“他不是唐大,是唐二。”

我愣了愣,我仔细看了看才发现他真是唐二,他的身上缺少了唐大那种上位者的气势。

唐二看了一眼唐果果然后目光又落在了我的身上:“我专程在这儿等你的,跟我走,有人想要见你。”

我皱起了眉头,梁山说道:“谁啊,搞得那么神秘?”

唐二没有搭理梁山,而是看着我。

我摇摇头:“我还有事情,不能跟你走,如果他真有事情要见我的话,请他到我家老宅去,这两天我会呆在那儿。”

唐二没想到我会拒绝,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你可得想好了,不去你一定会后悔的。”

梁山听了很是生气:“唐二,你什么意思,就是你大哥都不敢这么和我们说话。”

唐二仍旧是看着我,他的目标是我。

唐果果冷冷地说:“他的话你听不明白吗?他不会跟你们走,你要是再敢威胁他一下我对你不客气

男主是给女主喂药控制的古言 亲爱的老师4中字

。”

我身体里的那个“他”却说道:“我知道想要见你的人是谁了!”

我问他:“是谁?”

“我的老对手,他的目标不是你,而是我。”

我说道:“那你说我是去呢还是不去呢?”

他的语气很无所谓:“随便你,如果好奇想去看看也行,不过能不能安全地离开我不能保证,他们的手段可就不像我们这般了。”

我没有再说什么,转身上了车,梁山跟着上了车,唐果果最后才上车的,她在提防着对方突然出手。

不过唐二先生还真就不敢乱来,或许是忌惮唐果果的缘故吧。

喜欢诡语者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479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