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8-09)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两女被江司明的这个邀请整得猝不及防犹豫不定。

她们当然不可能反感江司明提出这么过分的事情。

两人本就对江司明都有好感,又加上和江司明夫人们早已相识。

并不觉得江司明是什么道貌岸然或者别有企图的人。

事实上,江司明的夫人们邀请她们俩去家里住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只是从江司明嘴里说出来却是第一次,事情太突然,让两女毫无准备。

江司明看她们一脸惊愕的看着自己,心里毛毛的。

完了,这两人肯定误会自己是LSP了,要不要解释一下?

正当江司明准备拯救一下自己形象的时候。

一辆熟悉的巴博斯开到他们旁边,江司明正说这车很熟呢,抬头一看,只见火舞正在驾驶座笑嘻嘻的看着他。

还真是自己家的车。

火舞从车上下来,朝江司明笑道:“知道黛芙妮和苏姬好像要搬家有行李,赵姐特地让我开这辆车过来,好装东西,走吧走吧,回家回家。”

江司明被火舞这波操作给整不会了,拜托,你们也太主动了吧?

其实他心里还有一句话,那就是:太主动了,别给人家吓跑了...

火舞似乎明白老公的想法,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便主动来到黛芙妮跟苏姬旁边。

“嘿!小芙,姬姬,好久不见,可想死我了,来,让我抱一个。”

说着,不由分说就给两女一人来了一个热情的拥抱。

接着火舞拉着两女开始说悄悄话。

江司明好奇的竖起耳朵听。

原来火舞正在怂恿她们去家里住呢,还摆出各种她们不好拒绝的理由。

“住我家,我家又大又宽敞,而且绝对安全私密。”

“家里姐妹们都可想你们了,早请你们经常来家里玩,你们又不来,这次就是最好的机会了。”

“你们要是还是觉得难为情,可以住在旁边的客楼,这样既能随时找我们玩,又不会唐突。”

“我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们还是不同意的话,我只好回去跟我姐妹们说,小芙和姬姬根本就没把我们当好朋友好姐妹,呜呜...”

...

这一番‘威逼’加‘利诱’的言词,终于让黛芙妮跟苏姬不好意思拒绝,点头答应了下来。

她们还是太年轻呐~

火舞见她们羞答答的同意了,得意之色溢于言表,还回头朝江司明挑了下眉毛。

仿佛在吹嘘自己出马可比江司明厉害多了。

江司明摇头失笑,不过有火舞出马总比让他光嘴解释要强。

嗯,这种老婆帮忙主动带妹子回家的感觉...还真不错~

以后拐妹子回家这种活,就让媳妇来吧。

成功说通,四人坐上车。

火舞拉着两个新‘预备’姐妹,就去后座聊天去了,江司明也就顺理成章成了司机,负责拉客...

等等,这话怎么怪怪的?

看着四人离去,扔在小区看着这一切的沙鲁克怨恨不已。

一想到自己视为囊中物的绝色美人,就这么被别的男人带走,他就压抑不住自己心头的怒火。

可碍于这是华夏,又忌惮刚才江司明那恐怖的眼神,沙鲁克暂时不敢乱来。

不过这一腔邪火他可不打算憋着。

“去找几个姑娘过来,我要泻火!”

沙鲁克朝手下道。

“少爷,是绑几个人么?”手下询问。

沙鲁克扇了他一巴掌:“还用我教嘛?你新来的啊?”

“是是是,少爷我们这就去!”手下赶忙去抓人。

“等等!”沙鲁克叫住了他,他怕江司明会派人盯着自己。

“别绑人了,去夜总会叫几个小姐来就行,多花点钱,老子有的是钱。”沙鲁克改口道。

手下立马去办,有钱能使鬼推磨,没多久就请来几个漂亮小姐。

沙鲁克见状总算露出了一点笑容。

几个夜总会的女人见有大客户,也很卖力,开始搔首弄姿,给沙鲁克伺候上了。

沙鲁克有个癖好,就是喜欢做那事的时候叫小弟们在旁边围观,欣赏他的雄姿。

这次自然也不例外,手下们都在旁边观摩学习,不时咽咽口水,等着看一场盘肠大戏。

然而,就在沙鲁克想提枪上马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不行了?

明明刚才还跟钢筋一样,怎么要上马的时候,成面筋了...

感受到手下们诧异的目光,以及那几个夜店小妞似笑非笑的眼神。

沙鲁克感觉面子尽失,他连忙动手,想强行变回钢筋。

可不管手上怎么卖力,都入软泥一样无动于衷。

‘好心’的夜店小姐们也开始帮忙,但无论她们用什么手段,对方仍然没有半点反应。

“先生,我们尽力了,你这儿...好像不管用啊。”

夜店小姐强忍着笑意说道。

干着活这么多年,她们还没碰过这么没用的,哪怕是六七十岁的老头,在她们‘高明’的技术下也有反应。

旁边的手下们也都表情不太对劲,想笑又不敢。

沙鲁克脸变茄子色,脖子青筋都现出来了。

“滚!都给我滚!”

恼羞成怒的沙鲁克将所有人骂了出去,在屋子里打砸发泄。

他觉得自己应该只是今天被江司明吓了一下,状态不行。

也许明天就能恢复了。

抱着这样的心态,沙鲁克决定要证明自己,他让手下们把那几个小姐留下,等明天再让她们好好见识见识自己有多猛!

沙鲁克觉得尤其是在华夏,决不能丢他们阿三男人的脸,明天必须整得她们哭爹喊娘!

小姐们有钱拿自然乐意留下来。

次日晚上,沙鲁克再次将她们叫了过来,叫来之前,他还特地吃了点药。

谁知道,结果仍然是如此。

小姐们的手跟嘴都麻木了,仍然无法让沙鲁克支棱起来。

“先生,我们真的尽力了,要不退你一半钱,让我们走吧,你这样,我们当小姐的都很有挫败感。”

夜店女苦笑道,活这么大半辈子,就没见过这么没用的男人。

沙鲁克听完,心情可想而知。

除了暴怒,他更多的还是恐慌。

极为好色的他,要是失去了男人的雄风,那可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

一更~

昨天吃了点感冒药没精神,睡过去了,忘了码字,抱歉。

清酒现在一直在筹备新书,月底会跟大家见面,欠大家的章节会在新书里补上。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481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