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8-10)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她看着谢禇远和来公公,眼中带着茫然与陌生。

也看着周围,手抱着自己,似乎有些担心怕。

“良妃娘娘哟,你在说什么?怎么问我们是谁,你当然是良妃娘娘,杂家是,不是,你这是怎么了?”来公公呆了下,回过神来,笑了笑,声音拉长拉尖,不知道良妃娘娘怎么这样问。

开玩笑?

“我是良妃,你是?他是?”顾清舒茫然陌生的又说又问。

“是,良妃娘娘,不对,良妃娘娘你,你怎么这样子问,还这样,这是怎么了?”

这表情像是真的不认识他和陛下了?这不可能啊,来公公这样一想,想着想着,想到什么,手中的拂尘也啪一声也掉了下来,落到了地上,他慌忙赶紧捡了起来。

只是捡起来后还是呆呆的,望着面前良妃娘娘和身边陛下依旧不相信不明白。

陛下啊。

这是怎么了怎么回事啊?良妃娘娘怎么这样?竟问他们是谁?

良妃娘娘明明看着好好的,怎么可能会不认识他们?这?

失忆了?可怎么会失忆。

陛下也不说话,就一直站着看着不言不语,没发现不对吗?

“陛下。”他叫了一声。

谢禇远不知道这时候还能说什么?

从刚才眼前女人不认识他后,他就看着眼前女人。

想知道她为什么会突然就不认识他了,是真不认识还是假的不认识?

只是到现在也没有看出来到底怎么回事。

只知道她还是又这样,又忘了他,不记得他,失忆了,那个李大夫兰心说的是真的。

“你们。”

顾清舒又问出了一声,想知道,想弄清楚他们是谁,这里是哪,她心里真的怕,四周好陌生,不是之前呆的地方,眼前的人也不认识。

尤其是其中一个,看起来白面无须,还拿着一根拂尘,看起来像是公公,宫里的公公一样,她怎么会在这里?又怎么会这样想?不对还是有些熟悉。

似乎见过,可是想了想,想不起来。

另一位男人也是,长得不错。

她见过,之前见过,还有......

她还在看。

“良妃娘娘,杂家。”来公公忍不住还是又想要说点什么,不相信良妃娘娘不认得他。

“你是公公?宫里的公公,看着像。”顾清舒听了,看向他,问了一下。

“是。”来公公觉得有点激动,很激动,良妃娘娘难不成认得他了?还是说之前是装的?

他这样想。

谢禇远也不由看女人。

“不认识。”顾清舒摇头,认真的。

“哦。”来公公很失望。

“那朕,你也真不认识,不认识朕了?又不认识了?也不知道朕是谁?”

谢禇远同时开了口,慢慢的问了,神色复杂到难以言语:“刚才还认识朕,还和朕说了那么多?一直让朕告诉你,一下子就又不认识。“

“你说刚才?”

顾清舒点完头看向他,有点怕有点好奇:“我和你说了很多,问了你很多,怎么可能,怎么会,我看着你就觉得我不认识你们,一个都不认识。”

身体又往后缩了缩。

一脸怕。

“良妃娘娘啊。”来公公见状啊一下,没料到良妃娘娘居然怕起陛下来。

谢禇远也直接说不出话来了。

接着他想伸出手拉住她,问她逼问。

最后还是放弃,收回了手,还是那一句,他不舍得,舍不得,看着她就不舍,舍不得,但他心里有一把火。

一点一点烧了起来,似乎要把他烧毁。

“陛下,这,良妃娘娘,这是。”来公公到了这一刻再不相信良妃娘娘失忆不记得他们,也不得不信了。

他带着难言的心情问陛下。

握着拂尘的手要多紧有多紧,从来没想过会发生这样一幕。

发生这样良妃娘娘不认识他的情况!

“就像你看到的,有人不认识朕了,也不认识你,谁也不认识。”

谢禇远看向他。

面无表情的说了,心中的火又大了一点。

“可为什么?可这是为何?良妃娘娘为何会如此,是发生了什么还是?”来公公还是不明白,还看着良妃娘娘,良妃娘娘也在听。

悄悄的听。

“因为失忆,不记得。”

谢禇远说这几个字的时候也盯

年轻的小峓子4中字 夏目彩春

着良妃,一边看着她一边说。

顾清舒:“我失忆了,不记得了?我怎么可能失忆不记得,我记得的,记得的。”

谢禇远没说话。

来公公:“良妃娘娘怎么会不记得,她说她记得的,陛下,陛下啊,你还没有说,怎么会就失忆,不记得不认识皇上了?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吧,一定有事。”

“还能有什么,病了一场,就成了这样了,变得混乱而糊涂,有时认识有时候不认识,有人告诉我的,当时有人和朕说时,朕还不相信,还——是跟着她的人。”

谢禇远重复了李大夫他们说过的。

回答来公公。

也告诉女人。

“啊。”来公公再一声啊。

原来是这样,因此良妃娘娘才这样,有时认识有时不认识?

那说明良妃娘娘——也不是完全失忆的。

有时候还是认识人的。

顾清舒也猛的抬头:“你说我,你说我病了一声失忆?一下记得一下不记得的?是这样?有跟着我的人说的,那我,那我,那人呢,说我这样的人在哪。”她望着谢禇远就望着。

来公公也想知道。

“人在外面。”

谢禇远片刻后开了口。

那,来公公就要说。

“我要见他们,不管是谁。”顾清舒说了,她要见跟着她的人,说她失忆的人。

她要弄清楚。

来公公点头:“是要见,良妃娘娘太可怜了。”

“可怜?她可怜?”谢禇远想说他才可怜。

说失忆不认识他就不认识了。

想着手握成拳。

顾清舒一听人说她可怜,也看了过去,看到来公公,看着他,她不喜欢有人说她可怜,她不可怜。

“我不可怜!”

“是,良妃娘娘。”来公公还是道。

谢禇远——

顾清舒又看谢禇远。

“还是说一下你都记得什么?”这是谢禇远才想到的,一直没有问,先前她失忆没多久就又认识他了,如今先弄清楚这个:“记得自己是谁吗?脑中一点记忆也没有?”

“对。”来公公同意陛下的话。

也认为良妃娘娘最好先看看记得什么再说。

“我脑中啊,是要想一下,我是谁,你是谁,他是谁,好像什么也没有。”顾清舒摇了头:“再想,似乎好像嫁了人,至于别的。”没有了。

真的没有了。

她有点想哭。

“就这些?”谢禇远还想听她说点什么,没想到她就只记得这一点。

来公公也是。

“嗯,还有就是自己好像是哪个府的女儿,然后嫁了人,现在。“顾清舒再想了下,也只有这点印象。

“那就。”来公公想说那就表明什么也不记得了,良妃娘娘脑中是空空如也了,想着良妃娘娘脑子里空空如也就怕。

这要怎么办?

要从何说呢?

陛下你看?陛下一定比他还无语。

谢禇远确实一个字都不想说,说不出。

“对了,朕,你一直说朕,朕是皇上才说的。”

年轻的小峓子4中字 夏目彩春

顾清舒再想着什么:“你是皇上。”盯紧谢禇远。

来公公这一听简直无话可说,良妃娘娘不会是这会才意识到皇上是皇上?这怎么可能!

怎么这么迟顿?

良妃娘娘不是这样迟顿的人啊,难不成失忆了就变成这样了?

“朕是皇帝!”谢禇远回了她。

倒没有嫌弃。

“那你为什么和我一起。”顾清舒又问着,动了一下。

谢禇远看来公公,觉得他来说更合适。

“陛下当然和良妃娘娘一起。”

来公公一接到皇上目光,马上说了,他向良妃娘娘说了声,又介绍了一下大家是谁。

说完。

“哦,皇上,来公公,皇上是我的夫君,我是良妃,是皇上的妃子,我们,我不是嫁人了?嫁给皇上吗?”顾清舒好奇的点点自己点点皇上。

歪着头。

“是。”来公公一声是,看着皇上,怕良妃娘娘想起太子殿下陛下不高兴。

谢禇远:“对。”他也应了。

“哦。”顾清舒又一声哦。

再一动,想要站起来,觉得自己好重,方才就觉得重了,动都动不了,低头一看,看到了自己的肚子,她的肚子好大,怎么这么大?

想着想着发现自己好像忘了一件事。

自己是有身子的。

肚子里的孩子是皇上的?她有些惊慌。

“孩子?”

“你有身子。”谢禇远开口。

来公公也:“是的,良妃娘娘你有身子,有了小皇子,你要小心注意一点。”

“嗯,怪不得重重的,之前头痛前也是这样。”顾清舒冷静下来,说起来:“是皇上的吗?”她凝着皇上。

“当然了,不然呢。”来公公一声当然。

谢禇远——

“我知道了。”

顾清舒还想想一想,头又隐隐痛了起来。

“头好痛,好晕。”

她抱住了头。

“良妃娘娘。”来公公一听一看吓到,良妃娘娘?这又是怎么了?头晕头痛了?

“你。”

谢禇远一声你后,上前一步,抱住了女人,把她抱到怀里安慰了起来。

喜欢重生后太子妃黑化了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4831.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