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8-10)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最快更新永恒之门 !

恶王身死。

他召唤的恶灵,也随之葬灭。

浩瀚的南域,终是显露了昔日的清明。

可惜,这一域的生灵,却怎么也回不来了。

赢了。

忘古城方向,传来了欢呼。

战的这般惨烈,终是迎来了希望和光明。

嘶喝声中,大军开拔,奔向了东海那边,殷昼死了恶王葬身,作乱的三人组,只剩血尊一个,将他灭了,这场浩劫才算真正落幕。

血尊此刻的心情,才是真的惆怅。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那谁一样的队友。

“无尔等,本尊一样能灭了大夏。”

血尊咬牙切齿,面目又狰狞到了极致。

从上帝视角来看,他的确有说这话的资本。

去俯瞰整个东海,那是鲜血淋漓的的海水,每一分,每一秒,都有血傀从里面爬出来,如地狱的恶鬼,一只只一片片的扑向陆地,聚成血色海潮,淹了大好山河,没有中场休息,没有半途罢战,愣是从东海一路打到了帝都百里外,大夏军队全线溃败。

“撑住。”

赵云和鸿渊如两道惊芒,也在奔赴战场。

两人的状态,都不怎么好,强行击杀了恶王,没受伤是假的,特别是赵云,体内暗伤颇多,鸿渊也好不到哪去,根基又有破损了。

“鸿雀呢?”鸿渊蓦的一语。

“邪念已死,仙身还在。”赵云往口中塞了一颗丹药。

哎!

鸿渊一声叹。

新的时代,掩不去旧时代的悲凉和伤痛,他与鸿雀都年轻过,都曾立志守护大夏,真正到了那个级别,才知肩负的是何等的重任,鸿雀葬了很多年,他也老了,几百年的岁月,已累的疲惫不堪。

还好。

江山后继有人。

他不止一次看赵云,慈和中满含欣慰。

赵云在。

大夏在。

这个惊艳的后辈,承载了龙朝的气运。

赵云沉默不语,一边飞一边疗伤,顺便还以本源包括无量光,极尽的淬炼,又是那缥缈而神秘的力量,已开始在丹海中飞舞徜徉。

冥婚之力轻颤,竟飘了过来。

也不知是何寓意,它绕着无量光转来转去。

赵云不解,也一阵阵心痛,逢见冥婚之力,便不觉忆起妙语,冥婚的姻缘来的突兀,走的突然,这力量是妙语留给他的唯一念想。

又一次,他看向了月神。

有关妙语,他希望神明给个合理的答案。

“冥婚,不止是活人与死人的婚礼,还是一种很玄乎的契约,那夜你本该死在老坟中,偏偏活了下来,使得冥婚真正跨越了阴阳,致使契约异变,引发妙语蜕变,而你的活人气,便是一把钥匙,开启了冥婚之力,加之先前阴间一行,又彻底解放了这等力量。”月神悠悠道,“不可或缺的是青珏,也算是冥婚的一种信物。”

“原来如此。”赵云喃喃一语。

可他依旧疑惑,“妙语分明已有灵智复苏。”

“那...是活死人的回光返照。”

“冥婚的契约,妙语自一开始便是死局?”

“所谓死局,是阴差阳错。”

月神话中饱含深意,没再过多解释。

还有天煞孤星的命格,她也没有提及,该不该与徒儿说此事,需得斟酌一番,但此事还有解,若世间还有天煞孤星,此局便可解。

赵云心中嘀咕。

月神话中有话,怕有事儿瞒着他。

他未多想,速度猛增,待打完再好好聊聊。

话分两头。

数之不尽的血傀大军,又攻破一城。

大夏军队殊死抗争,且还有几尊天武坐镇,还是挡不住攻势,直至援军杀到,全国兵力都聚集在此,大夏龙朝才勉强压镇住场子。

“都来吧!省的一个个去找。”

血尊笑的狰狞,更多血傀凝聚出来。

整个东海都是血傀,他有绝对强横的资本。

战!

喊杀声震天。

战争惨到了极点,尸骨堆积成山,鲜血淌流成河,所谓人命,俨然比草芥更加卑微了,成片人倒在血泊中,连伤痛的时间都没有。

看客还在。

各国的探子们,着实来了不少。

那场面太多浩大了,看都看的脸色苍白,血傀大军铺天盖地,且源源不绝,杀都杀不完,强如大夏都扛不住,若换做其他的王朝,多半已被灭国,大战至此刻,才是真正的决战,胜负还不可知。

嗖!

沐着月光,赵云与鸿渊齐入东海。

亦如先前的南域,如今的东海,也不是他们记忆中的模样了,天空是黑暗的,海水是血淋的,暴虐之气肆虐,除了血傀还是血傀。

这里没有生灵。

这是一片血色的地狱。

鸿渊收眸,侧首看向了赵云,满目的希冀,这个青年很不凡,能寻到殷昼老巢,能找到恶王藏身处,来了东海,定也能揪出血尊。

赵云则看向了月神。

那娘们儿倒是狠文静,坐在月亮上,单手托脸颊,也不说话,也不言语,就搁那盯着外界看,在默默推演,以血傀为媒介找血尊。

赵云不闲着,一路划天而过。

鸿渊如影随形,跟着赵云必能寻到血尊。

吼!

两人的一路,走的不平静。

无论他们到哪,都有血傀扑来,不乏强大的,如天武级血傀,其中还有赵云认识的,如小日国二天师,也如被他屠灭的紫绝老道,曾经都是一尊天武境,死后被摄取鲜血,被血尊炼制成了血傀。

如这等例子,比比皆是。

血尊是盖世狠人,将整个东海的生灵,都淹没在了血海之中,每一个生灵都是一尊血傀,只要东海不枯竭,他们便可无限的复活,这才是让大夏最恶心的,真若消耗战的话,大夏会被杀到灭国。

噗!噗!

赵云和鸿渊走一路杀一路。

血色的东海,因他们骇浪滔天,越来越多的血傀,扑杀而来,无论走到哪片海域,都会被困上一阵,前前后后整的两人狼狈不堪。

“秀儿?”

赵云不止一次看月神。

月神没有答话,她若想寻,瞬间便可寻到,但东海不同南域,有个老家伙正盯着此地,也就是制裁者了,大半夜不睡觉看了又看。

如此。

就不能太冒进了。

她的推演,是会留下痕迹的,任何一瞬被捕捉,都会被逮住,神的手段她是知道的,制裁者非一般的神,他若盯着就得老实点儿。

赵云有些尿急。

鸿渊的神色也颇显急态。

前线还在打仗,每一秒都会有人死。

轰!砰!

正找时,突闻远方轰鸣声。

是大战声响,穷尽目力去看,能见一岛屿崩塌,有火光冲宵,有滔天血煞翻滚,两人影纵横其中,打的骇浪翻滚,战的热火朝天。

赵云和鸿渊倍儿来精神,直奔了那方。

很显然,是魔君寻到了血尊,且已经开战了。

月神收了眸,伸着懒腰躺在了月亮上,既然对方已经寻到了,她这也乐得清闲,也不用担心制裁者寻到她,接下来交给赵云便好。

男士网站 和表姐同居

噗!

天际有血光乍现。

是魔君喋血,挨了血尊一剑,被劈的横翻百丈,貌似自开战,他就落尽了下风,他非一般的天武境,但血尊也不是一般的准仙级,又是在东海的地盘,是血尊的主场,能战的过血尊才怪。

“汝真个好胆。”

血尊幽笑,提着魔剑而来。

这是他的主场,魔君竟敢自个跑进来。

“多说无益,不死不休。”

魔君一声铿锵,抡动了不灭战戟。

血尊笑的狰狞可怖,又席卷了滔天血煞,无视血傀潜藏其中,明面是单挑,实则是一场群殴,当年他战败了,今日必屠不灭魔君。

大战惊世。

轰声响满天。

天武境对准仙级,战的惊涛翻滚,附近的岛屿,一座座崩塌,成片成片的血傀遭殃,哀嚎声比厉鬼更凄厉,宛若地狱里来的葬歌。

噗!

还是一道血光。

还是不灭魔君喋血,险些被血尊一剑生劈,恐怖的剑威剑意,将他的魔躯斩灭了半边,波及了根基,连不灭魔身诀都难愈合伤痕。

“死吧!”

血尊狰狞着面目,又一剑劈来。

然,不等他杀剑落下,便见一道剑气从天边斩来,金光璀璨,威力摧枯拉朽,强行将其斩退,破了护体真元,在胸膛劈出了血壑,未等他站稳,又是一道可怕的剑芒,给他体魄戳出了一个血洞。

自是赵云和鸿渊,终是杀到了。

魔君还好,血尊的脸色就不咋好看了,今天是一个好日子吗?这么多人偷入东海,而且,瞄的都还挺准,还都是极其难缠的角色。

是他想的太美好。

本以为能轻松灭了魔君。

完了,再找个地儿藏起来以各个击杀。

未曾想,不等灭魔君,赵云和鸿渊就来了,比他想象中更快,这三尊天武境,单拎出来他自不惧,若凑一块,那打的就会很费劲。

“前辈,别来无恙。”

赵云手提龙渊,脚踏虚空而来。

鸿渊倒是无言语,剑吟声代表一切。

魔君也站稳了,运转心法强行愈合体魄,手中战戟嗡嗡直颤,消沉的气血又成滚滚魔煞,战力又提至最巅峰,威压碾的天穹动荡。

三人分列在三方,将血尊堵在了中间。

此战,或许没有观战者,但必定会载入史册。

三个时代的天下第一,今日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联手。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4842.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