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8-11)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中毒症状和衰老症状还是很明显的,麻烦主官将这两者区分开,我们要找的是极速衰老死去的。”祝明朗对主官说道。

“可以,这不难。”主官也没有觉得繁琐,爽快的答应了。

“那我们先去别的城再看看,回头再来与几位商议。”祝明朗说道。

……

离开了平波城,祝明朗和温令妃又前往了南边的月下城,月下城算是仙城的主城之一了,祝明朗这一次没有去衙门,而是直接到了受害者的家中。

顺着地址,找到了受害人的屋院,屋院正在办丧事,唢呐吹得整条街都可以听见。

哀嚎与痛哭在院墙中传出,听得人一阵揪心。

祝明朗与温令妃刚走进去,就看到一个老者在那里捶胸顿足,他边哭边骂,边哭边怨。

“贼老天啊,我好好的一个孩儿,你说收走就收走,我老汉一辈子吃斋念佛,鸡鸭鱼肉片皮不沾,路遇落难乞人无不施舍银两……虽然只是积小善,但从未做过任何违背良心的事,我这为的,为的就是子孙后代可以平平安安,期望着他们可以得到老天爷的一丝丝恩宠……你倒好,你倒好,看不见我这苦心,还收走我孩儿的性命,有能耐,你连我也一起收走,甭管是上天庭还是下阴曹,我都要当面问问你,为什么,为什么啊!!!!”老者骂声没有停止过。

举头三尺有神明,这句话在仙城民间可不是空话。

咒骂上苍者,一旦有神明在附近,必定会遭到天罚!

果然,办丧事的屋院上空,一朵浓云笼罩,在寻常人看来就是阴天,但在祝明朗和温令妃看来,云上有一位神明。

这位神明没有降下天雷,直接劈死这咒骂者。

他倒是摇身一变,化作了街上一名年轻的小和尚,隐去了身上的神辉,假扮成和尚路过此处开解超度的,三言两语就混入到了这场丧失中。

祝明朗与温令妃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也没有作声,相看一看这位神明是如何处理这件事的。

“老人家,你这样指天咒骂,可是损祖德的,孩子已经过世了,好歹也让孩子安息,让他体体面面的离开。”和尚走过去,出言安慰。

“我将毕生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我孩儿这,小心翼翼的将他养大,不惜踏足千里为他寻良师,我尤其注重他的品德,修行反倒是其次,我可以对天发誓,我教导的孩儿淳朴心善,更不会做伤天害理之事,外头的人说我和我孩儿这是表里不如一,背地里干了恶事,绝不可能,绝不可能,即便是死,我也不能让我孩儿蒙受这样的冤屈,我可以与老天爷对峙,可以发誓,若外面传得是真的,老天爷现在就可以把我命也收了!!”老者说道。

“心善者,也会遭遇横祸的。”和尚说道。

“不不不,若是生老病死、飞来横祸,我不会有这怨言,但您瞧一瞧我孩儿,死得是何等凄惨,死得是怎样个狰狞,跟受了老天爷的诅咒一般。我们一家注重祖德,几代人中不曾有一个劣迹者,有仙者曾亲自为我们的品性赐福语,子孙万万不可遭受这样的咒亡!”老者坚持道。

这位老者,显然也是了解天道法则的。

祝明朗抬头看了一眼这一家的祖祠,发现他们的祖祠之上飘着淡淡的紫气,这表明老人家没有说谎,他们一家人注重品德,并且经常行善。

这算是行善的一家人啊,而且死去的这个年轻人貌似走得还是善修之路。

“善修??”祝明朗忽然陷入到了沉思中。

自己也算是半个善修之人。

而这个死去的孩子,算是凡间的善修修行者,道行很浅罢了。

“温令妃,死去的那些人中,是否有其他善修者?”祝明朗问道。

“你这样一说,还真有。我记得有一名半神便是善修,而且马上就要修成正果了。”温令妃说道。

祝明朗拿出了资料本,又翻看了一番。

发现里面记录的一些修行者受害者中,他们的一些生平记载里不少都是足以被歌功颂德的事迹。

要么斩过恶龙,要么治理过大水,要么为民祈愿……

那恶仙,不是随便找寻目标下手的!

他的目标多数是走善修之道的人!!

难怪会找上自己。

也难怪会触发巡天处决。

夺取的是善修之人的阳寿!!

善修者,修行最不易,上苍在他们成神之前能赐予的东西并不多,最多庇佑家人平安,免受病痛灾咒,还只是大概率上能庇佑,不是绝对平安。

而恶仙……

专门挑善修的人下手!

善修的人,老天爷多补一些阳寿都来不及,结果还惨遭这种恶仙生命掠夺。

难怪上苍下了死命令,要让自己将他处决了!

“走,我们回平波城看看,衙门那应该有记录他们生平一些事迹,如果多数为行善积德者,那就表明这个恶仙不是随意挑选目标了!”祝明朗捕捉了这个重要线索。

“嗯,兴许我们可以在

我看逼 有地址的发一个懂得

他下一次行凶前将他逮捕!”温令妃点了点头。

两人离开了这举办丧事的一家。

只不过,那位老者还在咒骂,越骂越大声!

“老人家,你为何不听劝呢,人有旦夕祸福,还是节哀吧,将丧事好好办了,莫要在这样破口大骂。”那位神明所化的和尚有些急了。

老人就是不听,一而再再而三的辱骂上苍。

这位神明大概也是刚上任没有多久,这感觉就好像是一名新官上任第一天,就有人在衙门前拉黑底白字横条,一开始还好言相劝,但劝不走,难免还是会动用职权的。

那位和尚显然失去了耐心。

一个凡人,即便做了一些功德之事,并不代表他可以当着自己的面这样咒骂。

他咒骂老天爷,街坊邻里都看着,假如以后这些人遇到一些不顺心的事,都指着老天爷咒骂,对着神明的神像唾弃,那还谈什么信仰,谈什么神威。

和尚见老人还不停止,于是施了一个法术,随后开始冷眼旁观。

“不好了,祠堂着火了,祠堂着火了!”

喜欢牧龙师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4867.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