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8-14)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2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几个鼠族人迈着步伐,嘴巴上凸出的牙齿亮堂堂,眼睛中闪烁着精光,兴奋地往族中领地跑去。

“哥哥,他们说抓到的人类会不会就是跟我们一起进来的人?”妲婍扯了扯李虚衣角,问道。

“应该是她们,她们应该是被漩涡卷到这里。”李虚道。

小和尚捻着佛珠,望着渐渐远处的鼠族人,说道:“我们跟去瞧瞧,看看是谁被抓,顺便问清楚邪灵宴的事情。”

“我也有这个打算,鼠族人知道邪灵宴的事情,或许此次的邪灵宴说不准就是三生花。”李虚做出猜测。

随后三人跟上去。

不到半个时辰,三人跟着他们来到鼠族的领地,鼠族的居住房屋构造跟人族的风格差异相当大,房屋造得跟燕子窝一样,全部都是黄泥土堆砌而成,不用任何的木材。

最中心的广场,聚集了无数形貌各异的鼠族人,中心还绑着众多女子,绑的手法特别离奇。

七八米长的绳索从中间对折,套在女子的颈部,依序在锁骨、胸部中间、胸骨和耻骨处打上绳结。

然后绕过胯下,在背后的相对位置略上侧打结,穿过颈部后方的绳,将绳左右拉开,从腋下绕回胸前的洞,将绳左右拉开,即会出现菱形,由上而下,一边调整位置一边收紧绳子,最后将绳收在腰际。

幸好李虚见识多,认出这是龟甲缚的绑法。

也正是这种绑法,让众多女子的身材完美勾勒出来,线条优美,曲线曼妙,形成强烈的画面冲击感。

妲婍伸出小手指指她们,道:“哥哥,是女儿国国师,还有苗兜女子。”

李虚点点头:“看出来了。”

鼠族人运气还真的是好,抓住的全部都是女的,一个男的都没有,突然,他想到什么。

“国师不是五品的吗?她的人最弱也是四品,怎么还能被轻易抓住?”李虚提出一个疑问。

纵观全场,在场的鼠族人战力都不是很高,虽然鼠族族长看起来威武雄壮,但是他才五品,不至于被彻底压制吧。

李虚的神识刚想探出来,想查探原因,就看到鼠族族长居高临下托起其中一个苗兜女子的下巴。

这个苗兜女子,浑身带着银饰,衣服是深蓝色,身材修长,露出了雪白的藕臂和白皙的大腿。

滴答滴答,地面滴落一滴滴水珠,这位女子迷迷糊糊醒来,想起自己被卷进漩涡当中,然后就不省人事。

她刚刚睁开眼睛,就看到眼前有长得像老鼠的怪物,用爪子托着自己的下巴一脸坏笑。

她想挣扎两下,发现自己被绑得结结实实。

“放开我。”女子怒喝,脸上的水珠滴答滴答滴落地面,怒气值在飙升。

“你终于醒了。”

鼠族族长依旧托着她的下巴,笑得嘴角流出口水,说道:“各位兄弟们,这妹妹是我的,等会送我房间,让我试试深浅。”

“你配钥匙吗?”女子冷冷望着他。

“我不配。”

鼠族族长觉得她很奇怪,这是情趣暗号吗?

突然,脸色一变,因为他听出了话语中另一重意思,勃然大怒:

“死娘皮,竟然敢骂我,赶紧把她送到我房间,我要让她知道世间的险恶。”

“赶紧松开我,否则在座的都得死。”女子脸色冰冷,身上的银饰发出清脆的响动声音。

她可是五品,是苗兜女子几人当中的最强者。

“带走,记住别把她的绳子解开。”鼠族族长挥挥手,道。

“哼,就这破绳子,还想绑住我,痴人做梦。”她毫无瑕疵的脸上浮现浅浅的笑容。

开始调动灵力。

突然脸色僵住,因为她的灵力竟然无法调动,她脸色突然就苍白起来,竟然中毒了。

她堂堂一个苗兜的强者,擅长的就是蛊术和毒虫,竟然还中毒了。

“小红。”她大喊一声,想让自己培养的蛊虫跳出来,是一只红色的蝎子,结果没反应。

“你说的是这个玩意吗?”鼠族族长笑眯眯取出一个小瓶子,小瓶子中有一只红色的蝎子,道:“不好意思,我看着红蝎不错,把它泡酒了,估计得等一段时间才能喝。”

女子脸色苍白,脸上带着泪花,咬牙道:“我弄死你。”

“哈哈哈,抬走。”鼠族族长挥挥手,几个鼠族人上前,打算把这个女的架走。

“滚开。”女子挣扎。

“唔唔唔……”

突然她带过来的几个女子也都迷迷糊糊醒过来,眼看她就要被一群长得特别猥琐的鼠族人架走,她们怒喝:“给我住手。”

鼠族族长一一打量这几个银饰小姑娘,道:“几位小美人,醒了。”

“你们知道她是谁吗?”她们怒道,“我告诉你们,她可是苗兜的公主,最好别碰她,要是碰了她,你们都得陪葬。”

“苗兜公主,啥玩意,没听说过,带到我房间。”鼠族族长挥挥手,懒得跟着几个颜值不高的银饰女性说话,脚步随即走到另一边。

另一边的女子更多,足足有几十个,每一个也都非常漂亮。

但是他一眼就看中了一个女孩,她穿着紧身的衣纱,长着一张鹅脸蛋,眉眼如画,身姿婀娜,曲线非常的饱满。

特别是这种特殊的绑法,让她的身材看起来特别好,感觉比刚才那个苗兜公主更胜一筹。

他的眼光狠毒辣啊,一眼就选中女儿国国师,此时女儿国国师还没有醒。

女儿国的所有人都没有醒,她们不像苗兜会蛊虫毒术,抗毒能力强,可以很快就能醒来。

鼠族族长挥挥手道:“把她也带到我房间。”

属下问道:“放在同一个房间吗?”

“自然是同一个房间。”

“这么刺激吗?”

“确实挺刺激。”

鼠族族长嘿嘿一笑,道:“两个不同风格的女子,我完全可以驾驭,这两个我都要了,其她的女子十三个组长每人领一个,留几个丑的进贡给邪灵,其她的让族人看着办吧,开荤吧。”

他挥挥手,指挥族人将两个女子马上抬到自己房间。

他已经迫不及待了。

“哥哥,我们要不要动手?”妲婍有些紧张,要是再不动手,这些如花似玉的姑娘就要被糟蹋了。

“阿弥陀佛。”牧一世双手合十,打算出手,虽说与她们不熟,但是这种事情看不惯。

“别急,有人来了,我们先看看。”李虚看到了鼠族领地的外边集结了一大批野牛族的人。

“杀。”几百个野牛族的人杀过来,冲鼠族领地当中。

“是你,你竟然敢来。”鼠族族长眼睛渐渐地变红,獠牙也长出来,道:“野牛族必死。”

“给我杀光鼠族。”野牛族的族长举着大刀示意。

两个种族之间瞬间展开大爆发,他们之间的恩怨不是一两日,他们为了争夺地盘领地,多次展开战斗。

只不过这一次李虚恰好看到他们的战斗。

种族之间的战斗,李虚不打算插手,这种东西太复杂,涉及到的恩怨太多,谁都没有对错之分,都是为了生存。

“我们不要参与他们战争,偷偷溜过去,把她们救了就跑。”李虚说道。

妲婍和牧一世纷纷跑过去。

他们三人动作迅速,将广场中心的几十个女子纷纷解开,可能是打架的动静太大,全部人纷纷醒过来。

女儿国国师也醒了过来,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到自己的面前站着一个白衣胜雪的男子。

“李……虚。”国师惊讶道。

“虚什么虚,赶紧走啊。”李虚冷喝。

就算他们动作再迅速,也还是被鼠族人发现,纷纷大喊,鼠族族长不再跟野牛族纠缠,杀了回来。

这么多美人,可不能让他们离开这里。

他朝那群女子冲出,野牛族的领袖人野牛族族长也跟过来,本来是想打死鼠族族长,但是没想到看到了一群女子在前面缓缓地飘过。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好看的女子,跟仙女一样。

曾经在古书上看到过,天上有九天仙女,衣袂飘飘,他觉得这些人跟自己想象中的仙女一模一样。

看得他眼睛都绽放出光泽。

好美啊。

他一时间忘记了自己来这里的初衷,是要突袭,弄死鼠族族长,没想到竟然有意外收获。

野牛族和鼠族鼠族不再战斗,战争一下子因为这一群女人而停止。

李虚都没有想到女人的力量竟然这么大,可以让种族暂时放下仇恨,转而盯着这群仙女。

“鼠族族长,这些仙女分我一半,停战三十年,休养生息如何?”

“凭什么分你一半,这些都是我们鼠族的。”鼠族族长当然不同意,这些全都是鼠族的猎物。

“那就战吧。”

野牛族族长也不害怕,道:“自古以来强者为王,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两人即将展开大战,李虚觉得他们太无聊了,上前两步,道:“停,你们等一会儿再打。”

“你配钥匙吗?”

鼠族族长突然冒出一句话,这句话还是从苗兜公主学来的。

苗兜公主翻翻白眼,这丑八怪竟然学自己说话,要不是现在体内的毒素还没有清除,弄死他。

李虚不说话,只是迅速出手,瞬间,来到

罗马影院 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他们面前,他一巴掌将鼠族族长拍翻在地面。

鼠族族长砸落地面,身上绽放出血液,牙齿脱了一颗,掉落地面。

李虚出拳不断捶着他的脑袋,让他再脱落一颗牙齿。

“在别人面前装装就可以了,在我面前装,我会弄死你。”

“啊啊啊……”鼠族族长大喊大叫,不断在地面挣扎,想挣脱李虚的束缚,但是他竟然无法动弹。

“别叫,再叫打死你。”李虚轻声道,“我问,你答,三生路,三生花,邪灵宴是什么?”

“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知道吗?”李虚抬头,正好看到野牛族族长举起沙包大的拳头,正对着自己的脑袋,想要一拳打下来。

“我不知……”

野牛族族长话都没有说完,被李虚一巴掌拍翻在地,拳头不断地砸落,打得他的牙齿也飞出来几颗。

“你刚才是不是想偷袭我?”李虚问道。

“没有。”野牛族震惊了,为何李虚打他和鼠族族长,怎么跟打小孩似的,竟然强到这个地步。

妲婍和牧一世倒是脸色平静,意料之中。

只有苗兜公主和女儿国国师脸色不再平静,她们都中毒了,无法探测出鼠族族长和野牛族族长的境界。

但是绝对不弱啊。

可是怎么在李虚的面前,跟个小孩似的,根本就没有还收的力量。

是两个族长太弱了吗?

“我告诉你们,别装,我最后问一遍,要是再不好好说话,我不客气了。”李虚一手摁住一个族长。

“打死我也不说。”鼠族鼠族受不了这个气。

李虚刚想下手,野牛族族长眼神闪烁:“你打死他,我说。”

他一开口,鼠族族长愣了一下,没想到野牛族族长

罗马影院 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落井下石,不断挣扎,可是依旧无法挣脱李虚的力量。

见李虚的拳头距离他越来越近,鼠族族长慌道:“我说,我什么都说,要是你能弄死野牛族,我什么多说。”

“不想死,就别搞什么小动作,我对你们的种族战斗没有兴趣,我只想知道我想问的,还是刚才那个问题。”李虚道。

“邪灵在三生路上举办邪灵宴,让各族交供品开宴会,其它的我不知道。”鼠族族长道。

李虚问道:“三生花你们知道吗?”

鼠族族长摇摇头:“不知道。”

李虚望着野牛族族长:“你呢?”

野牛族族长道:“我听说过三生路上有三生花,但是不知道三生花在哪里?”

李虚再问:“你们知道三生路在哪吗?”

“知道。”野牛族族长和鼠族族长同时开口,他们当然知道三生路在哪,他们不止一次进过三生路。

“带我进三生路。”李虚道。

“现在不行。”他们摇摇头道。

“为何?”

“三生路的通道是生界与死界的连接点,只有每月的十五号凌晨,这条路才会开启,开启的半个时辰后这条路将会再次关闭,想要进去,得等到第二个月的十五号凌晨。”

喜欢徒弟太勤奋显得师父有点懒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498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