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8-14)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也不打听打听,在战场上,要论冲锋陷阵,我蓝玉可还从没怕过谁。”

“军中又有谁比咱还勇猛?”

交换美妇系列 阴阳变合体双修

蓝玉声如洪钟,放声说着,道:“兄弟几个放宽心,稍后咱哥几个去太子殿下那边认个错,给殿下一个台阶下,这事儿就算是完了!”

“以往皇上都没怎么处置咱,这回太子殿下又拿咱怎滴?”

“再说了,这太子殿下也是咱自己人,凭什么处置咱?”

“蓝玉,你闭嘴。”

汤和立在门口,他刚来,话还没听全,但仅是这些,就让汤和如坐针毡。

有些事情,不摆在明面上,那是个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可一上称,千斤都打不住。

尤其是蓝玉说的这些话,是一个臣子该说的么?

汤和心中清楚,老朱对于一些功臣勋贵依仗功劳,横行不法,心中早有不满,只不过按捺不发罢了!

可这事儿,总有一天,会有一个由头宣泄出来。

现在蓝玉的一言一行,恰恰就是犯了老朱心中的忌讳。

别说老朱,就连朱标,对此只怕也是相当看不惯。

虽然说汤和和这位太子爷接触不多,但从仅有的几次朱标发表出来的意见来看,这太子爷不是个善茬儿啊!

表面上乐呵呵的,谁都不招惹。

可正所谓咬人的狗不叫,这做起事来,朱标的风范可是和当今皇上如出一辙,也就稍显稚嫩了一些。

可本质上,都差不多。

别的不提,就朱标去苏州跑了一趟,然后回来之后,整个苏州的豪强士绅被一网打尽,尽管其中有什么缘由和曲折,汤和不太清楚,但此事定然和朱标之间有着莫大的联系。

还有,就前番晚上朱标大谈大明的战略,也可以发现,朱标是一个相当能够忍耐的人。

为了取得最后的胜利,可以为此隐忍十多年乃至于二十年。

其目光之长远固然令人惊叹,可是,细思下去,这份忍耐的心性不是更加可怕吗?

明明己方占据了优势,可却能按捺住心绪,静静的等候良机到来。

这是一个十来岁少年能够做到的?

可偏偏这一切就发生了。

以上这些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朱标还是当今皇上的嫡长子,是皇上一登基就立即册立为太子的人物。

仅从这一点就可以知道皇上对于这位太子殿下有多看重。

一位有着皇上鼎力支持的太子爷,这最终如何,汤和是想都不敢想。

实在是翻遍史书,都找不到这样一个案例。

故而,汤和从来不敢轻视这位太子殿下。

当听说朱标来军校的时候,汤和还着实高兴了一阵,想着自己怎么也能和这位太子爷多打打交道了。

可是,一听说蓝玉扰乱课堂,还被朱标给撞见了,汤和心里就暗暗发苦。

才立马跑过来,谁知道,这刚过来,朱标就已经走了。

可蓝玉那张嘴还在那儿叭叭的说……

某一瞬间,汤和真想把蓝玉那张嘴给缝上,一天到晚净他么惹祸……

上次喝醉了也是,大嘴巴子就没个把门的。

这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长了一张嘴呢?

“你们几个,都跟我过来。”汤和冷着脸道。

蓝玉几人此刻也是耷拉着一个脑袋,跟在汤和身后,显得颇没有精神。

问清楚朱标的去向之后,汤和立即带着这几个人寻了过去。

找到朱标的时候,朱标已然是找了一个房间,在里面似乎写着一些什么。

汤和走了进去,拱手试探喊了一声,“殿下?”

朱标头抬起来看了一看,又瞧见门外几人,淡淡道:“既然都来了,那就进来吧。”

蓝玉几人走了进去,看朱标仍是自顾自的写字,脸上有些疑惑之色,但又不敢发问。

而一旁的汤和也是耐着性子等着。

少顷之后,朱标抬起头来,道:“蓝玉,本宫方才听说你很不乐意在这里上课学习,好,既然如此,本宫满足你。”

“这就是本宫为你们几个人写的奏章,本宫愿意替你们呈上,交给父皇批阅,到时,你们必定能达成心中所愿。”

“这就是本宫为你们写的奏章,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本宫就交上去了。”

蓝玉等人喜

交换美妇系列 阴阳变合体双修

上眉梢,纷纷觉得,太子殿下果然还是和咱们亲啊!

可汤和却是觉察到一丝丝的不对劲,要真是如此的话,朱标何必故意拿捏着架子。

纵然对朱标不是特别熟悉,汤和也听别人说过,除了一些非常正式的场合,朱标是非常平易近人的。

就比如说,私下里,和李善长交谈,基本上都是以学生身份,太子的架子,从未拿捏过。

再比如说,见到徐达,常遇春这些人,也是口称“伯伯”,“叔叔”……

几份奏章落在了蓝玉这些人手里。

要说上面的字,除了他们自己的名字还算认识以外,其他的一些字,他们几个还真是不大识得,字认识他们,他们不认识字。

蓝玉此刻也只能求助的望向了汤和。

汤和亦是无奈叹息一声,拿过奏章看了一眼,旋即念道:“永昌伯蓝玉,贪生怕死,临阵脱逃,不堪大用……”

仅是听着一个开头,蓝玉就已然是憋红了脸,“殿下,这……这……”

“汤帅,别念了!你为我们说句话啊!”蓝玉也是一脸焦急之色,说别的可以,可说他蓝玉贪生怕死,临阵脱逃,就是不行。

“汤帅,你是最了解我们几个的,咱从十八岁就入了军伍,跟了皇上,哪一次战场上临阵脱逃,贪生怕死过?哪一次咱不是冲在最前头拼杀?”

汤和不语,而是看向了朱标。

朱标写的这篇奏章,别的都不太重要,唯独那八个字“贪生怕死,临阵脱逃”的评语,可谓是杀伤力不大,侮辱性极强。

几乎可以说是完全否定了蓝玉他们过往的一切。

就这八个字,换作现役军中一般的士卒,可能都接受不了。

须知此时的明军,乃是横扫天下的存在。这样的军队,内心的骄傲可想而知。

而蓝玉他们,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喜欢史上最稳太子爷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4992.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