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8-14)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于衡风把卢乐遥说的心口郁结不以,这是往死里扎刀啊!

胖姑娘气的脸都绿了,还能不能愉快地当师徒,直男癌永远都是理直气壮的,于衡风半点都get不到自己错在哪里?

“难道本座有说错?自你会走路开始,便要帮着练气铺子打杂,不干活不给饭吃,全栖霞城都知道的事情,你以为本座能不知道?”

卢乐遥……

她是脑子有坑吧?才会纠结于直男癌的话好不好听。

“嗷呜嗷呜嗷呜……”

白彪笑死了,死胖子就是这糟老头子治得了,笑死兽了。

不管如何,自己的事情自己干,无为峰该如何,可稍后再议,必须先收拾一处洞府出来。

刚才漫山遍野的寻找,卢乐遥不单单只是想寻找有无活物,还是想寻找一处比较大的山石,方便建造洞府。

事与愿违。

整座无为峰,主峰次峰就跟那被老牛犁过的地面一样,大的小的石块都有就是零碎的不行,别说建个巨型洞府了。

劈砍个石桌都不行。

神识往山体之内下潜百米,才找到结垢夯实的主体,且还是破裂成蜘蛛网一样的网状山体。

见卢乐遥如无头苍蝇似的转来转去还将神识下潜,于衡风也同样这般的作为,事情到头来,是一样的解决,不是因为你是个直男,就可以有更刚性的解决办法。

于衡风没想到无为峰会破败至此,他算是明白为何众师叔会跑的这般的快了。

“不必再寻了,待到为师发张传音符出去,请了你师祖归来,一切便能迎刃而解。”

元婴阵师,移山填海不在话下,用大神通再搬一座山峰也是无不可的。

元婴师祖?

这个卢乐遥还真的有点期待。

大能哎!还是嫡亲的师祖,若是认个脸熟,打架打输了能翻出来显摆一番的金手指哇!

胖姑娘想的有点多,于衡风八只纸鹤从

潦草网 杨钰莹小说阅读

四方而去,此乃千里疾行符,修士用于及情况下连系。

不到一个时辰,天边边闪出一到亮光,那亮紫色的光芒还真有那么点大能出行的架势。

然!光芒越来越近,所裹挟之物,已经能用神识清楚的探查到,乃是一把品阶不低的飞剑。

很快飞剑就到了近前,灵剑光芒散去,化作一俊朗不凡的男子,清风朗月大袖宽却是袍敞开来,露出了精壮的肌肉,着一双木屐款款而行几步。

哪里像是飞天遁地的修士,倒像是种花国古代,魏晋南北朝时的狂生。

“吾徒衡风,汝能再次结成金丹,吾心甚慰,汝欲为无为峰传承计收徒亦是喜事一庄,为千代万代计吾自当回返共襄盛举共度难关,奈何为师的囊中羞涩,又是分身乏术……”

人影就这么自说自话,洋洋洒洒唠唠叨叨说了若干,直到人影消散,元婴师祖都没有半个字说要回来的意思。

夸了半天却是一个实质性的意识都没有,要灵石没有,要命也不给,一本正经不要脸的程度,比之卢元娘有过之而无不及。

卢乐遥要笑死,这叫啥呢?

让她想起了上辈子听过的一个小故事。

麻子问卖花椒的麻子,“你的花椒我不我?”

很简单,麻子不想说麻这个字,卖花椒的麻子也不想说呀,答:“我的花椒比你我还我。”

这就是所谓的大哥莫说二哥,麻子长的一样多嘛!卢乐遥娘不靠谱,于衡风是师父不靠谱,谁也不比谁优越多少。

正当两人大眼瞪小眼时,又飞了一道霞光,光芒散去来人正是对峰执剑峰首座于衡旭。

不是那立如芝兰玉树笑如朗月入怀的俊美,更不是陌上人如玉君子世无双,那是浑身的刀剑之气,凛冽如罡风,哪怕是远观都能灼烧自身,此刻如高山仰止般的敬仰,让人生不出半点欲要燃指的意思来。

这是卢乐遥一次闲暇时,偶然听到同门女修谈论于衡旭的长相。

胖姑娘只觉得就那样,一般般了。

长得好看又不能当饭吃,比起师叔帅气的长相,她觉得师叔腰上的储物袋,更加秀气可爱些。

“衡风,无为峰严重损毁,静尘师叔又有要事在身,怕是近期内不会回返,不如你为兄回执剑峰小住几日,待到大比结束,众师叔商讨出一个合适的章程来,再回返亦是可以的。”

刚才还一副与严肃样,于衡旭语毕,于衡风整个人就跟炸毛的狮子一样。

“本座与小弟子刚刚进阶,需要寻一处地方安静闭关些时日,执剑峰过于吵闹,实不是上佳之处,再说本座之事,更不需要你于衡旭插手,无为峰事物繁忙脱不开身,远走不送。”

于衡风就差吼你丫快滚,劳资多看你一眼都烦,人家执剑峰首座哎!就算是亲哥,拿下面子来与你修好,怎么下面子也不可能腆着脸杵那里的。

踩着飞剑,便御空而去。

“师叔慢走啊,弟子送送你啊!”

光芒一闪而没,卢乐遥挥断了小胖手,人家也没有等等她的意思。

无为峰是真的不能住了,为何于衡风跟卢元娘不引动天地录气大打出手,真的是因为怕卢乐遥难做而为。

都知道无为峰有损,怕造成二次伤

潦草网 杨钰莹小说阅读

害而以。

太清之内是有洞府出租的,正是小清峰之上,两人相视一眼别无选择了,由于衡风驾驭飞剑带了卢乐遥和白彪同行。

两人一兽准备去小青峰,租借洞府。

一路行来,于衡风还遇到几个熟识的人,都是远远的打了招呼,找各种理由快速离开。

于衡风……

“乐遥,要不谁为师去你明光师叔处走走!”

哎!这算是老夫子一个比较实在的朋友了。

“夫子,我觉得我们还是先去诸界洞府吧!你是知道的,我才把他师侄卢嫣送到思过崖寒冰洞去,此时上门,师叔也不好做的,要是与明华打将起来就不好了。”

还有一个原因,卢乐遥没说,再好的朋友别说借钱,就冲刚才远远的离去的那几个,种花国国人的生活理论用在修真界也是同样实用的。

喜欢乐遥修仙记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5003.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