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8-15)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叶天也是突然冒出的想法,这次仙门之主加冕大典,不仅内隐门的人参与,外隐门和世俗界的人也要参与,独乐乐不如同乐乐,一同聆听他讲道。

他现在不仅是仙墟之主,而是整颗星辰的主人,不能偏颇。

当初他成为外隐门主人的时候,就说要准备加冕大典,讲经颂道回馈大家,结果一切都准备好了,他却食言了,没能参与。

这是外隐门的一个遗憾,他要弥补一下。

以后,不仅内外隐门要加强交流,世俗界和内外隐门也要加强交流,尤其在北冥弟子的培养方面。

可是,想让外隐门的人进来,必须要有传送阵才行。

原来的传送通道,连带外隐门一侧的传送阵台,已经被破坏了,就连金丹都不一定能通过,显然指望不上。

叶天准备重新刻画传送阵盘,连接内外隐门。

根据内隐门的这块传送阵盘,叶天完全可以推测出外隐门的那块传送阵台,所要刻画的阵纹。

而刻画阵盘的材料,这好长一段时间来,他身上已经收集了不少,别说刻画一个传送阵盘,就是刻画三四个都够。

他催动火眼金瞳,眼瞳中绽出寸许晶光,细看传送阵盘上的图案,然后根据这个图案,勾勒出外隐门传送阵盘所对应的图案。

若是在以前,即使他能洞悉传送阵纹,也因为修为不够,无法成功刻印,可他现在一身修为直逼大成金丹,且掌握了部分虚空大道,刻画传送阵纹已经不是什么难事了。

弄明白阵纹图案之后,叶天便开始打磨石台基座。

这些石料都是特殊材质,具有极其坚韧的特性,叶天直接以掌指做刀,指尖迸出一道金光,像是在施展激光切割术一般,切割坚韧的石料如削瓜切菜,且精细入微,每一个细节都把控得非常好。

就这样,足足忙碌了一天的时间,叶天将所有的材料准备好,打磨完成。

这才只是基础,接下来还要在阵台上刻画传送阵纹。

这一步骤非常关键,不仅仅阵纹的图案不能出差,就连阵纹线条的粗细,深浅,也都不能有丝毫的误差。

慢工出细活,一向雷厉风行的叶天也不得不打气十二分精神,一点一滴的刻画。每一道阵纹都很玄奥,有日月星象,阴阳五行,十二时辰,等等。

叶天整个人几乎趴到了台面上,以指尖为刻刀,眼瞳中绽出雪亮的光辉,刻画得非常小心翼翼。

而这时,仙门之主加冕大典也在如火如荼的准备中,北冥仙宗一片热火朝天。

小月儿根本没经历过这等大场面,好在有瑶池圣女帮忙,一切都有条不紊。

北冥仙宫中。

足足绘制了三天三夜,叶天才满头大汗的站起身,疲惫一笑,道:“绘制完成,不差分毫。”

就见到,本来光滑平整,空无一物的传送阵台之上,密密麻麻满是各种符文,线条,图案。

即使对传送阵纹一窍不通的人,也能从阵纹之中感受到一股虚空的力量,目视久了,会让人产生一种神魂离体的感觉,像是要被传送阵台吸走。

接着,叶天把小月儿召唤了进来,告诉她,自己要去往外隐门和世俗界一段时间。

刻画好的传送阵台他会放在外隐门的北冥仙宗,将来用来连接内外隐门。

又叮嘱了一番后,叶天便传送离开了,并没有直接来到外隐门,而是进入了破碎的虚空通道中,他必须要通过这条通道,将传送阵盘放置到外隐门,才能构建出一条新的传送通道来。

破碎的虚空通道中,到处都是虚空碎片,甚至还能看到一些残肢断臂,尚未干涸的血液。

叶天在仙墟试炼的一年中,内隐门肯定没少尝试打通这条通道,以此杀到外隐门去报复叶天。

前方,一具支离破碎的尸体迎面而来,叶天不敢怠慢,催动翻天印,冲出一道混沌气将其碾碎。

虚空通道中没有着力之处,以叶天的修为,也无法自如飞行,调整方位,遇到危险,也只能勉强避开一点。

很快,前方又冲来一片无光十色的东西,叶天瞳孔一缩,又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是一些水晶般的碎片,蕴含虚空法则,正是虚空碎片,看着美丽,实则每一块都蕴含强大的破灭之力。

叶天上一次通过此通道时,就是被虚空碎片扎成了刺猬,不过最终因祸得福,将虚空碎片炼化,掌握了部分虚空大道。

叶天先是以翻天印震散部分虚空碎片,剩下的一部分直接以身体硬抗,挺了

炎炎消防队20集生肉 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

过去。

出乎他的预料,身体除了有些擦伤外,并无大碍。那些虚空碎片融入了他的体内,可能是因为身体已经有了抗性,境界并没有被削弱。

这让叶天增加了自信,迎难而上,最终闯过一道恐怖的虚空风暴,成功冲出了虚空通道,来到了外隐门,一片日月剑宫的旧地。所遭受的创伤,比他本来以为的要小得多。

落日凄艳,夕阳如血,染红了天际。

炎炎消防队20集生肉 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

远处,一座座大山巍峨,像是有灵性一般,在落日的余晖中跳动,薄雾如烟,也被染上了炫丽的光彩。

可是看向近处,又是另一番感受,断壁残垣,一地的瓦砾,像是在诉说着一段苍凉的往事。

日月剑宫旧地原本是一片神土,笼罩在一座金丹法阵中,可是后来这里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战,大阵被破开了,神土也被打的崩裂,数年的时间过去了,都没能恢复元气来。

残阳下,这里显得格外苍凉,过去这里应该是连绵成片的宏伟宫殿,可是眼下却是一片凄凉的景象。

“什么人?出来!”叶天突然一声大喝。

他甚至没发散出去神念,只一种玄乎其玄的直觉,就感觉到不远处的一片瓦砾下藏着一个人。

可是,他一声大喝过后,瓦砾之下没有任何动静。

呼呼!

他只袖袍一挥,一道狂风卷动,直将这片瓦砾吹得散开,果然有一道身影躲藏在下面,是一个年轻的男子,身上沾满了血迹,伤势很重,像是一头受惊的小鹿,战战兢兢的看着叶天。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504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