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8-15)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那么……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了。”

市长作出了“请”的姿势,然后林奇拿着十分钱一支的笔,在一张大概不到一块钱的地图上,画了一个圈。

很随意的画了一个圈,不是那种很圆很圆的圈,随手的涂鸦,可就这么一个圈,将来能为社会解决很多工作岗位的问题,也能促进经济的发展。

它们可能不值钱,但使用它们的人不一般,就赋予了它们特殊的属性。

市长瞥了一眼,“没问题,我会尽快让人把相关的文件送到你指定的地方去,或者你来拿?”

“到时候给我办公室留电话,我会让人来取。”,林奇把一张名片放在了桌子上,推了过去。

名片采用的是亚麻纸,经过了一些加工,边缘处有一圈纯金的压边,确保名片纸张的横切面在反复摩擦的过程中不会被掀起来。

这也使得这张名片分量不轻。

上面只有一个电话,没有其他任何东西了,连林奇的名字都没有。

可如果仔细的去看黄金的压边,就能在大约有两毫米左右宽的压边上,看见有一小排林奇的名字,一种新工艺,一体成型。

市长对待这张名片的态度很特别,他很“尊重”这张名片,因为它不仅代表了一件物品,更有着很难描述清楚的意义。

至少林奇不反对和他建立更多的联系,否则的话,林奇会让他把东西送到指定的地点。

这样就回避了双方进一步的接触,也回绝了下一次由市长发起的主动性联系。

被资本肯定的巨大快感瞬间让市长每一个毛孔都张开了,那些已经有些枯黄的汗毛舒服的轻轻摇曳。

“放心,很快就能办好!”,市长把名片收进了自己随身携带的名片夹里,不是放进抽屉里,他对这张名片很重视。

这就是联邦最有趣的现象,每个政客一方面想要表现出他们的独立和自尊,可他们又离不开资本家的帮助,偏偏民众们希望他们能够成为对抗资本的先锋……

很矛盾,又很无奈的一些人。

林奇点了一下头,“费用方面怎么计算?”

市长又看了一眼地图,“这里远离布佩恩的城市环线,根据……”,他突然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大概有那么十几秒的时间。

随后逐渐的,他似乎想到了自己想要寻找的东西,眉头也舒展开,“根据布佩恩地方法律规定,荒地的使用并不需要支付任何费用,你只要能在规定的时间里把那些地铲平,铺上水泥,它们就属于你了。”

“对了,那将会是一个劳动岗位密集的地方,对吗?”

林奇点了一下头,“是的,我们初步认为至少有五百名市民将会在那边得到工作的机会。”

市长的笑

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 po18脸红心跳登录入口+v1.0

容很热情,“正好,这又符合了我们布佩恩另外一条地方法规。”

“在用地人口密度中劳动者如果占据超过百分七十五或者更多,用工单位就可以得到一些补贴。”

“而且里面应该会有一些培训机构,是吗?”

林奇又点了点头,市长一拍手,笑呵呵的说道,“这也符合了本州的法律中的一条,如果你们提供了就业培训,那么你们就能够得到上岗前教育专项补贴,这个是地方和联邦政府一同颁发的……”

市长和林奇说了不少有关于政策方面的事情,到最后林奇告别市长坐在车上的时候还露出了一脸思考的神色。

奥斯汀很少见到林奇会表现出这种深思的表情,她有些好奇。

不久之前和那些战友的“告别”会上,林奇改变了在她心目中的形象。

他也许是一个花花公子,也许他是一个混蛋,一个杂碎,但他是一个男人!

一个真正的男人,不像有些人,看上去是个男人,可内心里连一丁点男人应该承担责任的勇气都没有!

毫无疑问,林奇是个男人。

感官的改变会直接影响林奇在奥斯汀眼中表现出来的样子,以前的林奇可能是那种……人间败类。

多看一眼都会觉得自己的眼睛受到了侮辱,多想一想他的面容就会让人感觉到绝望!

但此时此刻,在奥斯汀的眼里,林奇怎么看怎么顺眼。

“你有心事?”,她主动问了一句。

林奇下意识的抬头看了她一眼,露出了一种“你他妈在说什么”的表情,不过下一秒他就反应了过来。

“不,我只是在思考一个问题。”

“我今天去了市长办公室,想要买块地。”

“结果我一分钱没花,还拿到了几十万的补贴……”

奥斯汀:……

他说谎了,其实他想的不是这个事情,虽然这个事情是事实。

其实不只是联邦,任何地方都会有鼓励发展经济民生类的举措,比如说帮助普通人就业,每年都会有补贴。

比如说搞一些展览会之类的什么东西,当地政府也会给予一定数额的补贴。

像是一些很有名气的展览会,每一次他们举办不仅不会花费什么金钱,反而能得到很多。

所以林奇搞这个产业孵化园市长给他这么多好处并不意外,让林奇觉得意外的是市长的态度。

“我记得市长换届好像就在总统大选之后?”,林奇似乎想到了什么。

奥斯汀给了他肯定的答复,“明年就要换届了。”

林奇点了点头,市长四年一选,看起来和总统一样,但比总统大选迟两年,这是为了避免和总统大选碰上,引发一些丑陋的政治交易。

其实就算没有在一起举办,一样避不开这些。

州长是两年一选,换句话来说,明年也是州长的大选,想到了约克州的州长还在谋求连任,林奇似乎明白为什么布佩恩的市长那么热情了。

无论是换个地方,还是谋求连任,他都需要有拿得出手的成绩来。

在政坛中一个人有没有能力,就看有没有资本家支持他们!

你以为我会说“一个人的能力和他做了多少事情有关”?

当然不,在联邦,只要有资本家的支持任何事情都能做,并且做的漂亮。

反过来也是一样,如果没有资本家支持,资本家以“放假”的名义给员工一两天假期,在工人工会的协调下搞一次示威游行就能让市长血压升高。

但凡某个城市的发展很迅速,那一定是因为市长很会处理他的人际关系,至少他知道如何成为资本家们的朋友。

而那些没有能把城市发展搞好的,也不是说这些市长没有能力,只是他们不太明白,如何和资本家打交道。

布佩恩的市长就是一个聪明人,你瞧,买了这么大一块地,又是给折扣价完善基础设施,又是免费拿地,最后还送了几十万的补贴。

林奇缺少这几十万的零钱吗?

当然不,他根本就没有把这些钱看在眼里,让他对这些钱比较在意的,是市长的态度。

他现在就觉得市长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可以做朋友。

窗外的风景宛如一张超现实主义的画作,光怪陆离(色彩斑斓,形象怪诞滑稽)的画面背后,透着一把滴血的刀。

人们戴着虚伪的面具,却以为谁都不知道自己戴了什么。

林奇的事情很多,忙到晚上才回到家里,国防部,各种外交官,他们都想从林奇这里得到一些他们想要的东西。

这种应付很累,不过林奇乐在其中。

晚上回到家里的时候,他意外的发现家中已经有客人了。

“安娜小姐说一定要等到你回来……”,小女佣有些胆怯。

之前塞拉让社区经理把她从林奇身边调走,她觉得这个女佣会把自己的儿子教坏,后来社区经理觉得这件事还是和林奇透个气最好,结果就是什么都没有发生改变。

但是社区经理还是私底下和小女佣说了一下,他们其实也希望能有自己的人成为这些富翁能够信任的人。

这些富翁本身就是资源,服务公司的总裁也很看重这些。

女佣知道自己差点就滚蛋了,也变得更加的卑微了,她真的不能丢掉这份工作,她还想要在这里实现自己人生的规划。

买房子,定居,结婚,生子,她不能离开这。

这也让她在这个房间里边表现的更加卑微。

林奇越过她,走进了客厅中,安娜已经站了起来。

林奇随手把手中的东西放在了女佣端来的,铺了红绒布的托盘上,像是手表,袖口什么的。

“我不知道你要来……”,林奇把东西都放过去,扬起了脖子。

小女佣原本打算帮林奇把领扣解下来,没想到安娜居然提前了一步,直接站在林奇的面前,帮他把蓝宝石领扣取了下来。

蓝宝石预示着智慧,很多男性都喜欢蓝宝石的小饰品。

“谢谢!”

“不用客气!”,安娜随手把领扣也放在了托盘里,小女佣立刻离开了。

她能感觉得出,安娜不喜欢她。

两人坐下后,林奇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困惑,“可以不考验我的猜谜能力吗?”

“很多人觉得我很聪明,可其实我很笨,经常猜不到答案!”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505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