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8-17)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乔苒看着脸上满是伤痕的方大夫人错愕不已。

表姐方宁秀在一旁抹眼泪,表哥方怀安则忍不住叹了口气,说了起来:“父亲这些时日心情很差,喝了酒便开始骂人,”说到这里,他飞快的抬眸看了她一眼,道,“说一切都是表妹的错!”

论亲近,他们定然与父亲更亲近,只是这件事不管如何也怪不到乔家表妹的身上。

被方大夫人自幼带在身边教导的两人至少事情的是非是看的分明的。

只是想到父亲骤然出来便遇到这等事,大家也知晓他的心情不好,这些天他醉酒喝骂表妹的话他们也不曾同表妹说过。

他们以为父亲发泄完了心中的怒火便会变回以往那个儒雅的父亲,却没想到他居然变本加厉,昨日醉酒又将表妹“丧门星”“丧门星”的骂了一通之后,母亲叹了口气,走过去准备将摔碎的碗筷收拾起来,却没想到父亲就在那时候突然奋起甩了母亲一巴掌。

当时方怀安和方宁秀都惊呆了。

他们自幼生活在父母恩爱之下,父亲对母亲动手这种事他们以往只看到过二叔和三叔这般对待过二婶和三婶,却从未想过有朝一日父亲也会做出这等事来。

在他们的印象中,父亲与二叔和三叔是不同的,可为什么……这一刻父亲的举动居然同二叔和三叔别无二致。

方怀安和方宁秀想起昨日那一幕的情形便忍不住有些瑟缩。

他们看到素日里儒雅的父亲一拳一拳击向了母亲,他们回过神来想要上前阻止,方怀安脸上也挨了两拳,方宁秀一个不慎被踢了一脚。

那等感觉很痛,不过比起身体上的痛,父亲的转变更让他们茫然。

不止打还有骂,那样毫不讲理的喝骂,用最恶毒的语言来咒骂母亲咒骂他们咒骂表妹的当真是父亲么?

两人不安又害怕。

方大夫人叹了口气,上前环抱住了不安的一对儿女,拍了拍他们的肩头安抚了了片刻之后,转向乔苒,道:“苒苒,让他进来吧!”

她脸上的伤此时看起来十分狼狈,眉目间满是倦色。

今日一大早,方大老爷就已经跪在外头等着了。

不过因着乔苒等人对方大老爷的不喜以及害怕刺激到方大夫人,并没有将方大老爷放进来。

“让他进来吧!”方大夫人叹了口气,苦笑了起来,“我正巧也有些话要同他说。”

乔苒看着目光坚定的方大夫人顿了顿,道了声“好”便让唐中元去将方大老爷带了进来。

方大夫人不是茫然不知所措的方二夫人,她聪慧机敏,便是方老夫人这样的恶人都不曾为难过她,她知晓自己要的是什么,也不需要她的任何劝说之语。

被带进来的方大老爷当即便“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当着众人的面狠狠的打了自己一个巴掌,道:“素心,我错了!”

方大夫人对他的举动却没有半点惊讶,只是看着他缓缓摇了摇头,道:“你我成亲时,你那两个弟弟对自己夫人动手时我都说过一句话,君怀,你是不是忘了?”

方大老爷闻言脸色顿时一白,忙哀求道:“素心,我昨晚喝多了酒,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方大夫人垂下眼睑,顿了顿,她摇头苦笑了起来:“我说过,打夫人这种事有一次便有无数次,醉酒什么的都不是借口。君怀,我说过的,”方大夫人说着抬手捂上了自己的脸,脸上的伤痕此时有些发烫,“我说过你若是对我动手,我就同你和离。”

听到“和离”两个字时,方大老爷脸色大变,忙上前想要抱住方大夫人的腿脚,却在扑上前的瞬间,被一旁举着糖球的裴卿卿一脚踢到了一旁。

“我爹说过,自己没用却回去对自家夫人动手的男人是个孬种!”裴卿卿朝他竖了根中指,说道。

“不要学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乔苒压了压她竖起的中指。

裴卿卿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却听话的将中指收了起来。

这举动在方大老爷眼里看来无异于天大的挑衅和讽刺。

“你是什么东西,这里有你说话的份?”方大老爷怒道。

“她是大天师的独女。”乔苒将裴卿卿拉到了身后,也没有理会她说出这话之后身后众人惊异的的神情,她只是看向方大老爷,道,“方大老爷,你的不满既是冲着我来的,何必伤及无辜?”

方大老爷听的一怔,顿了顿之后,立时冷笑了起来,他抬眼看向面前的女孩子,眼里满是怨恨:“平心而论,我方家待你不薄,乔家将你弃之如敝履之时是我方家收留的你。你却恩将仇报是何居心?”

乔苒闻言挑了下眉,正要开口,却不成想一旁满面颓然之色的方大夫人在此时开口了。

“方君怀,你怎么说的出这样的话?”

“素心……”方大夫人突然的开口令方大老爷突然一怔,“你……”

“苒苒住的宅子是我的嫁妆,宅子的契书上是我的名字,里头的仆妇吃食月俸也是由我嫁妆所出,她自小到大没吃过你方家一粒米,倒是你母亲对她百般算计,心心念念要置一个无冤无仇的女孩子于死地,方君怀,你怎么说得出这样的话?”方大夫人看向方大老爷,眼里满是失望之色。

方大老爷被方大夫人失望的眼神看的顿时慌了,顿了顿,忙道,“素心,你……我们是夫妻啊,我们……”

“对,我们是夫妻,夫妻本该同进退。”方大夫人点了点头,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所以这些年,我为了你补贴方家公中,为了你忍受你母亲、你二弟、你三弟于钱财上不断的索取。拿了我的钱财,却又指桑骂槐的说我养了个扫把星。我为了不让你们碍眼,将我小妹留下的唯一骨血送去了庄子上,也只逢年过节过去看她一回。方君怀,你扪心自问,我乔素心有哪里对不起你的?”

方大老爷脸色惨白,看着方大夫人,喃喃:“素心,我……你在我心里也是最重要的,我……”

“你是不是想说你这些年待我很好?”方大夫人说到这里,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怀安和宁秀小时候你可曾抱过他们一下?年长了吃穿住行之上可曾关怀过一次?”

“我关怀……”方大老爷张着嘴巴辩解了起来。

“你说的关怀就是幼时过来看看他们,伸手逗弄逗弄他们,说一两句好话而后便离开去书房读书吗?吃穿住行上的关怀就是对着满桌子早已备好的菜用公筷夹上一筷子?为怀安读书安置书苑便是一句“怀安你要好好读书”的鼓励?为宁秀安置嫁妆便是过来看一看嫁妆单子,而后再对我说一声‘夫人,你辛苦了’?”方大夫人一一说了出来,看向一旁垂眸红了眼睛的方宁秀和方怀安,道,“这就是你的关怀?”

“你对我的关怀确实不少,‘夫人,你辛苦了’,‘夫人,早些睡吧’……这些话你一张嘴我便知道你想说什么。”方大夫人说到这里,早已红了眼睛,“你用嘴在关怀我,什么时候有用过手了?倒是如今对苒苒的不满终于用手了。”

方大夫人摸了摸脸上的伤,眼里闪过一丝哀伤之色:“方君怀,我这么多年忍下来是因为喜欢你,怀念当年的一见钟情,可如今才发现这么多年来一味退让的只有我,你的关怀从来只是用嘴,不管对我还是对宁秀和怀安都是如此。”

“可笑我当时看二弟妹和三弟妹还笑她们看不开,如今看来,看不开的不是她们,是我而已。”说到这里,方大夫人松了口气,看着面前面色苍白的方大老爷,道,“倒是要感谢你昨日的动手,终于将我打醒了。”

她有巨额的嫁妆,有相貌有能力却因为方大老爷嘴上的关怀一直不曾跳出来。

新婚张燕被两个局长 我是家里的皇帝全文目录

“素心,素心,我错了!”到底是多年的夫妻,从方大夫人面上的决然之色上来看,方大老爷惊慌的发现今日若是当真放手了,那他便再也挽不回素心了。

“素心,我真的错了!”一连多日对家中妻子儿女喝骂的方大老爷此时哭的跟个泪人一般,他看向一旁红了眼睛的方宁秀和方怀安,“宁秀、怀安,你们快劝劝母亲啊,你们母亲不要爹爹了……”

方宁秀和方怀安对视了一眼,目光落到对方脸上的伤痕时忍不住瑟缩了一下,昨日那个歇斯底里可怕的方大老爷仿佛再次浮现在了脑海中。

母亲性子柔和却果断,一旦决定的事几乎没有旋转的余地了。

比起母亲就在身旁的爱护,父亲的爱委实太过浅显,不堪一击。

“我从来没有对不住你方家,方老太爷的死是因为邱家事发,方老夫人所犯之罪罪证确凿,你若当真觉得官府判错了去伸冤就是了。”方大夫人叹了口气,说道,“苒苒做了什么?是苒苒让他们杀的人不成?”

方大老爷动了动唇,想要开口辩解什么却惊讶的发现什么都辩解不了。

方大老爷本不是什么才华惊人之辈,他才能平庸,只是素日里有方大夫人的委曲求全,有方家的外强中干,所以他才在家里看起来“说一不二”。“说一不二”之下,他儒雅随和,用嘴关心着每一个人,瞧着与方二老爷和方三老爷截然不同。可这样“说一不二”的底气,却是用纸搭起来的空屋子,稍一推便会倒。

没了方家做后盾,这空屋子已然倒了,即便方大夫人性子柔和,觉得自己不再有那样底气的方大老爷开始不适,想要回到曾经那样,所以他去刑部想见方老夫人,可刑部当然不是他想进就能进的地方,方老太爷又已经死了。知晓自己回不去的方大老爷急需要为自己寻找一个发泄处,一个借口,于是乔苒这个受了他关照大恩却不懂知恩图报还毁了方家的白眼狼就成了绝佳的发泄口。

撇去那层“儒雅随和”的外皮,方大老爷并不比方二老爷和方三老爷好多少。

这一点,乔苒看的分明。方大夫人跳将出来之后也看明白了,从她的语气中也看得出来,方大夫人和离心意已决。

“素心,我不想和离,素心,你若气我怎么打骂我都成……”

方大夫人摇了摇头,看向方大老爷道:“我意已决,”她说着伸手摸向自己伤痕累累的脸颊,又道,“我有伤在身,你若不同意可以请官府强判的。”

这举动看的方二夫人,哦不,是曾经的方二夫人一阵羡慕。

她这个曾经的妯娌不管何时何地都是要胜过她的,她当年若是有乔素心的果断,早和离了,此时说不准都能同闫先生在一起了。

和离不和离不是由方大老爷说了算的,强判之下也只有一种结果。

没了对方大老爷喜欢的枷锁,方大夫人从来不是方大老爷能拿捏的住的女子。

方大老爷涩着声音看向方大夫人:“素心,我会等你……”

“不必,你自保重便好。”方大夫人说着看向不约而同选择跟随她的方怀安和方宁秀,幽幽叹了口气。

方大老爷心头涩然,直到此时将和离书拿捏在手里他才蓦然发现素心离了他全然能够找到远胜于他的男子,而他离了素心,这辈子却再也不可能找到比素心更好的女子了。

从来是他离不开素心,不是素心离不开他。

同方大老爷和离之后,方大夫人去拜访了就在京城的乔大老爷诉说了此事。

乔大老爷对方家人从来没什么喜欢的,对这个聪慧的大妹和离之事并没有什么反应,只道她随意便好,倒是在方大夫人离开时交给了她一只系着红绸缎的匣子。

这系着红绸缎的匣子一看便知是用作什么的。

苒苒和那位年轻有为的天师赐婚的事这些时日传的沸沸扬扬,乔大老爷自然不会不知道。

这难道是兄长为苒苒准备的贺礼?

乔大老爷有没有瞒着她的意思,打开了匣子。

看到匣子里那柄系了红绸缎的西洋枪炮和两旁密密麻麻的枪子时,方大夫人蹙起了眉头:“大哥,哪有人成亲送这个的?”

“听说她西洋枪炮使得好,这玩意儿落到她手里才不算浪费。”对此乔大老爷倒是不以为然,道,“你放心,你不了解你这个外甥女,我却是比你了解的。那姓张的小子喜欢她喜欢的紧,这玩意儿落到她手中能

新婚张燕被两个局长 我是家里的皇帝全文目录

护她周全是再好不过的。”

方大夫人闻言便没有再说:这一年多来,没了郊外庄子的桎梏,苒苒身上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看着眼前的红绸贺礼,她莫名其妙的想到苒苒出生时逝去的二老的期盼,期盼她为乔家带来新生。

此时看来,她突地觉得逝去的二老的期盼并没有落空。那个孩子不是所谓的虚无缥缈的神医,却脚踏实地的走出了另一条道。

天子看重,赐予金秤,这个孩子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为乔家带来新生。

喜欢天作不合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5114.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