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8-17)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季胜和恶来是被陈玄丘派人接到长留仙岛后,发现小师妹龟灵居然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姑娘,修为也比他们高深许多,所以死缠烂打,问清了有葫中世界这样一处神奇存在,主动向陈玄丘提出愿往葫中修行,这才来到这里的。

这里的空间流速与外边不同,他们在此间修行,自然要比在长留仙岛还快。

陈玄丘现在阔了,见了自己徒弟,也不至于抠抠搜搜的没个好礼物给他们。

于是,恶来便得到了混元锤和土灵莲花台,以及飞天白玉环、万鸦壶这几件法宝。

恶来天生神力,又习了真武之功,近战极是悍猛。

所以陈玄丘把坚不可摧、沉重无比的混元锤给了他。

至于土灵莲花台,是一件防御法宝,厚重坚实,也正配他。

飞天白玉环是一件远攻武器,万鸦壶也是远攻法宝,而且是一件火系法宝。

有了这两件法宝,便能弥补恶来远攻之不足。

季胜则得了陈玄丘赐予的亮银三件套:亮银甲、亮银枪和亮银锏。

这三件武器配合使用,于战力还有加成作用。

另赐了他捆龙索和五龙轮,一个用来捆人,还可以当长鞭使,另一件则是一件进攻型火系法宝。

龟灵天生防御强大,其实倒不一定需要防御类法宝,不过陈玄丘还是把燃灯的一百零八颗护体金刚天珠赐给了她。

因为这件法宝,本就是以攻寓守的。

当然,要由吉祥出手,对这金刚天珠祭炼一番,改变外形,不能叫人看出原形,知道燃灯的法宝落在了他的手上。

此外,陈玄丘还把万里起云烟和鸾飞剑给了龟灵。

哪怕是这鸾飞剑本是龙吉公主的法宝,而龙吉公主已经算是他在天庭阵营中的内间。

既然其他星君的不还了,单独还龙吉肯定不合适。

反正龙吉公主也说过不再取回,陈玄丘就厚颜留下,赏赐给自己徒儿了。

其他的法宝,陈玄丘打算分赐给身边近人。

说实话,如今落到他手中的法宝,虽然花样繁多,真正厉害的一流法宝却并不多。

除了燃灯和长耳兔子的法宝要么是先天,要么是后天极品灵宝,其他法宝也就合成一体的“天道好轮回”中用一些。

大部分法宝,陈玄丘还真看不上。

陈玄丘如今身披诅咒魔铠,肋生碧落风雷负山翅,头顶空间小树,脑后虚空光照轮,脚下天狐魅影步、阴影里有暗香、疏影。

肩上站着金翅大鹏雕,胯下骑着辅道小鹿,腰里拴着紫金葫芦,嘴上吹着混元锁呐,双手提着诛仙、戮仙……这都已经是武装到牙齿了,他要还是打不过的人,再给他一堆法宝也是无用,倒真不必往自己身上划拉更多。

当然,金翅大鹏雕还小,所以陈玄丘已经把这个“便宜儿子”带进了葫中世界,在这儿催生,长得快。

陈玄丘告诉大鹏雕,吉祥是他的大娘娘。

这傻雕信以为真,见了吉祥便是奶声奶气地一声大娘娘。

唤得吉祥心花怒放,简直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心肝小宝贝儿。

有这小千世界的天道意志庇护着,金翅大鹏小傻雕眼看着就要成了这小千世界的天命之子,前途不可限量。

龟灵和恶来、季胜各自得了师父赐下的宝贝,喜不自胜,就在旁边摆弄,各自打下禁制烙印,将它变成自己的专属之宝。

陈玄丘将其他法宝收起来,发现桌上还有一只不起眼的黑陶大碗,便对吉祥道:“还有此物,不曾解开禁制。

你看看,它是管什么用的,我瞧着貌不惊人,只有其中三道云气流转,似乎有些不凡。”

吉祥将碗接在手中,天道意志探入,不禁笑道:“咦?

此宝确是不凡,它是以单行、相须、相使、相畏、相恶、相杀、相反共七种灵植药物相配伍,炼制入这息壤黑陶大碗。

屈指一叩,便可叩出七情清音,只要目标修为低于持此碗者,且正处于喜、怒、忧、思、悲、恐、惊,其中情绪中的任何一种,便会受其扰动,收入碗中。”

陈玄丘一听,有些失望,道:“只能对付修为不如我的?

那倒是鸡胁的很。”

吉祥抿嘴一笑,道:“哥哥不可以貌取人,我看这许多法宝中,倒是此宝,最有用些。”

陈玄丘神色一动,道:“此话怎讲?”

吉祥道:“首先,只要是修为低于持碗人者,那就意味着,这件法宝,是有成长性的啊。

哥哥今日是大罗,便可制太乙。

明日若晋升混元大罗金仙,天下大罗,岂不也是可以尽收碗中?

还有啊,这是一件群攻法宝!”

“咦?”

陈玄丘明白了,大喜道:“这件法宝不错,你可用办法给它改个外型?

长耳定光仙整日在那密乐宫中厮混,极少出手,不过他的法宝,也未必没有人见过,不可不防。”

吉祥见陈玄丘开心,也觉得欢喜不已。

吉祥抿嘴儿笑道:“稍稍变些模样儿倒是可以,待我先解去它原主人的禁制再说。”

法宝禁制,就如同修士给法宝上加的一层层防御阵法。

而但凡大阵,不管是什么模式,无不是调动天地元力为己用。

吉祥是天道化身,虽说她这天道是小千世界的天道,不及大千世界的天道规则完整,要破解这些沟通天道规则调动天地元力的手段,却是非常容易。

天道意志探入黑陶大碗,那准圣设下的,旁人没个几千年不可能解到最后一层的七十二层禁制,就像武师掌下的蜘蛛网儿,纵然叠了一百层,又怎能挡得了他一拳。

神念落处,禁制自开,被封印于黑陶大碗中的三道彩色云气也陡然飞了出来,一落地便化作三个女子。

云、琼、碧,三霄。

陈玄丘愕然。

之前他从混元金斗里抖搂出邓婵玉来,那只是从金斗中取宝时,他忘了里边还有一个人。

可邓婵玉一出现,他也就知道那是谁了。

但这三个女子,他可实未想到。

长耳兔子的法宝里竟然早就关了三个人?

“你们是什么人?”

陈玄丘好奇地问道。

三霄都有点慌儿,她们正躲在金灵师姐的帅帐后边倾听消息,忽然一阵眩晕,就被打回原形,摄入了法宝。

自始至终,她们都不知道是何人下的手。

此时忽然被放出来,她们自然而然地以为,陈玄丘就是下黑手的那个人了。

碧霄胆怯地靠近了琼霄,琼霄下意识地搂紧了妹妹,虽然她也很害怕,身子都在发抖了。

三姐妹中,倒底是云霄胆子大一些,上前一步,拦在两个妹妹前面,鼓起勇气道:“我们……是感应随世三仙姑正神,是斗姆元君娘娘的师妹。

你是谁,还请足下立刻放了我们,我……我们可以不追究你把我们抓起来的事情,也不……也不告诉金灵师姐。”

云霄三姐妹?

陈玄丘非常意外,不禁深深地望了她一眼。

但他的眼神儿略一深沉,云霄就像触了电似的,身上肌肉一跳,下意识地就想退后一步。

陈玄丘目光微微一凝,这就是云霄三姐妹?

和我所知的那三位女仙,怎么不太一样呢?

眼见陈玄丘迟迟不发一语,云霄三姐妹更加害怕,如果不是旁边还站着两个女子,让她们的恐惧感减轻了许多,只怕三姐妹此刻就要瑟瑟发抖了。

陈玄丘的衣角忽然被牵动了几步,扭头一看,却是龟灵。

龟灵央求地道:“师父,我看她们好怕你的样子,你不要吓到她们啦。”

说着,龟灵同情地看了眼云霄三姐妹。

不知道为什么,只看第一眼,龟灵就觉得和她们有

草根影院 俄罗斯victory day青年

些亲切感。

也许,这就叫眼缘儿吧。

所以,龟灵忍不住替她们说起情来,虽然她现在还不清楚她们为什么在师父的法宝里,是不是师父的对头。

陈玄丘的脸色缓和了一些,手掌一翻,一只金斗便赫然在手:“你们看,这是什么?”

三霄姐妹向他手中一看,同时失声道:“混元金斗!”

混元金斗曾先后被多人拥有,但不管是谁曾经下的禁制,都已被吉祥抹去。

神器有灵,此刻虽然掌握在陈玄丘手中,但是遇到它第一任主人,似乎还是感应出了旧主人的气息,混元金斗上有道韵清光流转。

云霄三姐妹痴痴地凝视着那混元金斗,泪水禁不住地模糊了双眼。

可她们只是攥紧了双拳,努力地克制着自己,都不敢哪怕向前跨出一步,去摸一摸那伴随她们闯下一世英名的法宝。

陈玄丘也不禁叹了口气。

封神榜,改变了许多人。

天庭的公主,现在成了最希望天庭毁灭的人!曾经人间总兵官的女儿,会因为她丈夫的死,向自己道一声谢。

曾经意气飞扬的云霄三姐妹,如今竟然如此怯懦胆小。

封神榜,封神榜,封上去的,真的是神吗?

多少人,不管曾经是仙、是妖,还是人,因为这一张封神榜扭曲了自己。

也只有强大如金灵圣母这样的人,才没有被封神榜扭曲了本性。

又是云霄,率先清醒过来,拭了拭眼泪,看向陈玄丘:“你是……九天玄女娘娘麾下的招讨大元帅,陈……玄丘?”

她知道这个人,她们藏身于金灵师姐帐后,为的就是等师姐与此人谈判,帮她们讨回混元金斗啊。

陈玄丘点点头:“不错!是我!”

琼霄终于忍不住了,问道:“这儿……这儿是哪?”

陈玄丘挑了挑眉:“当然是我的地方。”

碧霄脸儿一白,期期地道:“谈……谈判破裂了么?”

陈玄丘歪着头想想,点头道:“算是吧!”

云霄三姐妹脸上登时露出忐忑的表情。

陈玄丘和金灵师姐谈判破裂了,可她们三个却被陈玄丘抓了来,那岂非……她们已经成了陈玄丘的俘虏?

碧霄忍不住结结巴巴地道:“陈……陈大帅,我们三个……都是……都是很小很小的神祗,并没有参与和你的争斗。

你……你会放了我们吗?”

陈玄丘沉默了一下,对龟灵道:“龟灵,先带她们出去。”

龟灵答应一声,连忙领着三霄离开,走到外面还听见她说:“你们不要害怕,我师父是个大好人,他一定不会伤害你们的。”

陈玄丘轻轻叹了口气,握住吉祥的手,柔声道:“我得带她们三个去一趟圣山了。”

吉祥知道,陈玄丘是想为她们三个在圣教的总坛,立神位,固金身,脱离“天经地纬”。

她温柔地点了点头,忍不住又道:“玄丘哥哥,要解开她们对‘天经地纬’的依靠,以及‘天经地纬’对她们的束缚容易,只不过……”“不过怎样?”

吉祥苦笑了一下,道:“我方才看了看她们,三魂虽在,七魄有伤。

金身虽可固,可是,只怕她们很难再变回曾经的她们了。”

陈玄丘讶然道:“什么意思,什么七魄有伤?”

吉祥道:“人有三魂七魄。

三魄是胎光,爽灵,幽精。

丢了一魂,便如行尸走肉了。

不过,她们的三魂倒是健全的。

只是人还有七魄,一魄冲天,二魄灵慧,三魄为气,四魄为力,五魄中枢,六魄为精,七魄为英。

她们的英魄、气魄、冲天魄,都有不同程度的消磨损伤,使得她们现在时时处于惶恐之中,自卑无比、胆气全无,逆来顺受,性情十分的软弱。”

陈玄丘眉头一皱,道:“这要如何修复,便连你,都没办法么?”

吉祥摇了摇头:“魂是先天生,亦是轮回种子。

若有了损伤,我倒是治得。

可魄为后天生,人之未生魂先到,人生百日方有魄。

魄为后天精血养成的人之性情,我也改变不了。”

陈玄丘道:“怎么会这样?

据我所知,云霄三姐妹,是敢向圣人递剑,敢削圣

草根影院 俄罗斯victory day青年

人门徒修为的女仙,胆气之强,无人可比呀。

天庭封神,固然对她们有所羞辱,似乎也不该把她们变成这般模样啊。”

吉祥讶然道:“当初的她们,竟然如此豪勇么?”

吉祥思索了一下,缓缓道:“若哥哥所言属实,她们确实不该如此性情大变,除非……”陈玄丘道:“除非怎样?”

吉祥道:“除非有人恨极了她们,且精通七魄之理。

使人以无穷岁月,专门针对她们,打击折磨,挫其胆气、信心、勇气、尊严,才能对她们造成如此伤害。”

陈玄丘脑海中轰然一声,一个人的名字一下子跳了出来:元始天尊!三霄姐妹摆九曲黄河阵,拿了十二金仙,削了他们顶上三花,闭了天门,将他们的修为打成了未飞升之前的凡体状态。

这件事,不仅大大地削了元始天尊的面子,还为他的弟子们后来叛逃西方埋下了伏笔。

正常情况下,这十二金仙只能闭门重修,才能去五气,开天门,重新成为三花聚顶、五气朝元之真仙。

当然,他们已经修行过一次,再修一次,会更顺利一些,速度也会更快。

但是西方教的旁修之法中,却有醍醐灌顶秘术。

准提道人就曾以此秘术,在文殊广法天尊头顶泥丸宫上一拍,让他泥丸复开,三光迸出,瑞气盘旋,恢复了修为。

正是看到西方有秘法,可以让自己快速恢复修为,而不用将走过的漫长修行路再重新来过一遍,后来燃灯、普贤、慈航、惧留孙等人才趁着老子化胡为佛,多宝出走西方的机会,纷纷加入西方教,背叛了他们的师尊元始。

元始此人,是从不会检讨自己过失的。

他必然将这一切,都归咎于九曲黄河阵的一番变故同,将始作俑者,怪罪为三霄。

要说到对三魂七魄之了解,还有谁比得上他这尊大圣人?

三清之中,对天庭掌控力度最大的也是他。

要做点手脚,从心灵上往死里折磨三霄,对他而言,也只是一句话的事儿。

所以,三霄有今天,竟是这位大圣人的手笔?

陈玄丘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他判断中的那个人,但他此刻,愤怒却是充满了胸臆。

吉祥看出了陈玄丘满腔的愤怒,低声道:“哥哥,魄为后天生,能否恢复曾经的胆魄气魄,只能靠她们自己。

这不是什么神通法术又或者什么天材地宝能够改变的。

可这个过程,可能比她们遭受摧残的过程……更久!”

“我知道了!”

陈玄丘点了点头,轻轻吐出一口浊气,看到吉祥关心地眼神儿,陈玄丘微微一笑,说道:“别担心,我不会做无谓的愤怒。

我会想办法,让她们恢复成为曾经的三霄。

神通法术、天材地宝固然没用,却也并非没有其他办法。

我不需要一会、不需要一元,更不需要用一个量劫的时间。

等我推翻这镇压她们的天庭时,她们一定已经是,敢削圣人门徒修为,敢向圣人递剑的,曾经的她们!昊天殿,我要她们亲手推翻!”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5115.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