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9-18)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上元节的酒会没有在城楼上举行,而是在邵树德自己的府邸内。

除远戍河渭的丰安军、天德军、经略军,镇守会州的新泉军、镇守灵州的定远军外,衙将们基本都到齐了。

节度副使陈诚、都教练使朱叔宗、供军使李延龄、武威军使卢怀忠、铁骑军使折嗣裕、义从军使没藏结明、天德军使蔡松阳、振武军使张彦球、天柱军使李唐宾九人,与邵树德一桌。

各军副使、都虞候、游奕使之类的衙将,分坐两桌。供军使衙门、粮料使系统的人,外加各军十将又是一桌。

最后还有各位衙将带来的子侄或亲厚之人,基本限定二十岁以下、尚未娶妻两大标准。

对此,各将都心知肚明,大帅要选女婿了。

于是一阵鸡飞狗跳。管他成器不成器,都把子侄辈带过来再说。当了大帅女婿,家族富贵就上了一道保险,就算本事一般,大不了以后供起来就行了,能与大帅拉上亲戚关系才是最重要的。

看着济济一堂的大将及后辈子侄们,邵树德也很高兴,不由得多喝了几杯,与诸将回忆起了讨李国昌父子、讨黄巢、讨拓跋思恭等旧事——嗯,最近收到消息,拓跋思恭在草原上过得很不顺心,被人当枪使,在部落仇杀中消耗了很多本钱,其弟思忠亦战死,今只余思恭、思谏、仁福三人。

“下月——”酒过数巡,见大伙都喝得有点尽兴了,邵树德端起酒樽,道。

朱叔宗、卢怀忠、折嗣裕等人纷纷停下,看着邵树德,等他说话。其余诸将见得这边动静,也陆续停下喧哗。

“下个月,某要率军征山南西道叛贼,想必诸位已经知晓。”邵树德走到场中,下意识地觉得手中缺一根槊。

“数万大军,直下凤翔,而后南趋。朱玫已经回信于我,欲起兵万余人,一同南攻武定军。此战,须得让那些贼子胆寒,让其惧怕,让其今后听到定难军的名字,就吓得魂不附体。”说到这里,邵树德举起酒樽,又说出了自己的口头禅:“杀他个人头滚滚。”

“杀他个人头滚滚!”诸将大笑,纷纷举杯同饮,气氛又热烈了起来。

邵树德回到坐席,自觉没喝多,又饮了几杯。

“九年多了,终于有了这份基业。九年多了,也只有这份基业……”邵树德又饮了一杯,轻声叹道:“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陈诚咳嗽了一下,对站在一旁的侍女道:“郡王醉矣,先扶他到后面歇息一下。”

两位侍女一起上前,将邵树德搀扶到后厅歇息。

赵玉轻手轻脚走了过来,扶住了邵树德,在他耳边轻声道:“果儿在那看了半晌,指了一人。”

“何人?”邵树德吐了一口酒气,道:“无妨!便是已经娶妻,也让他休了。”

赵玉没好气地说道:“如果真是那贪慕富贵,休妻再娶之辈,果儿须不能嫁给他。”

“到底是何人?”邵树德将赵玉一把抱在怀里,手轻抚在她美丽的脸上,道:“一会还有诗篇须得找爱妾品鉴品鉴。”

赵玉一啐,上次品鉴诗篇,上了个大当,品鉴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妾找李仁辅将军打听过了,便是振武军张军使带来的梁汉颙,过了年十八岁了,尚未娶妻。”赵玉说道。

“原来是他……”邵树德摇了摇脑袋,仔细回忆了一下,方道:“太原人,家里世为河东牙校,与朱叔宗的出身差不多。西征兰州之时,张彦球提起过他,杀吐蕃百户一员,骑卒数人,倒也有些勇力。”

“乱世之中,

飘雪在线手机高清观看视频 室友粗大(h)

嫁给武夫并不是坏事……”说到这里,邵树德的眼神清明了起来,叹道:“某也不知道今后会怎样。征战数十年,到老一场空,并不是不可能。万一我不幸兵败,梁汉颙还可带着果儿投义兄去。”

“大王又乱说什么。”赵玉拿手封住了邵树德的嘴,道:“还想让咱们娘俩被人掠走?”

“谁他娘敢!”邵树德一拍胡床,怒道。

赵玉噗嗤一笑,从邵树德怀中起身

飘雪在线手机高清观看视频 室友粗大(h)

,道:“妾去看看果儿。”

说罢,又走了出去。

第二天是耗磨日,习俗是——饮酒,邵大帅坐在他的虎皮交椅上饮茶,对面坐着狗头军师陈诚。

“孙儒下扬州,行密不敢战,据城而守,辎重为蔡兵所掠。”

“孙儒又攻高邮,张神剑大败,带二百人逃走。孙儒屠城,高邮败兵七百人逃归扬州,行密疑其欲反,尽皆坑杀。”

“蔡兵悍勇,行密惧,令海陵镇遏使高霸徙海陵数万户至府城,不从者族之。”

“高霸至府城,行密疑其欲反,杀之。又遣骑卒千人突袭高霸部属,杀数千人。”

“行密与孙儒数战皆败,度不能守广陵,于是尽掠财货,送往庐、和二州。”

陈诚读完了有关淮南的军报,道:“大帅,蔡兵悍勇,淮南之地怕是无人能挡了。这杨行密,疑心病这么重,非嫡系将兵动辄屠戮,恐大失人望。淮南,难道要为朱全忠所得?”

邵树德不语。孙儒不过万把蔡兵,就能把杨行密打得如丧家之犬一般。虽说历史上杨行密最终战胜了孙儒,但过程也很艰难,靠的是正确的战略,外加一点点运气,孙儒本人也不思进取,没有清晰的目标,过一天算一天,以至于最终败亡。

邵树德站起身,在屋内踱步。

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全局观就越来越重要了。朱全忠还在郑州与秦宗权厮斗,就把目光投向他处,甚至就朝中之事也插一手,三天两头派人往长安跑。最近几日,更是遣人送来了一封信,引诱定难军攻河东,他将派兵配合。

我信你个鬼!

“朱全忠有没有下淮南的可能?”邵树德停下脚步,问道。

“最近与武宁军时溥交恶,暂时没可能了,但其南下之心应仍在,早晚会想办法。”陈诚答道。

话说朝廷让朱全忠一人兼领宣武、淮南两镇,朱全忠还是挺兴奋的。他派宣武幕府行军司马李璠前往淮南,担任节度留后。但武宁军节度使时溥却妒火中烧,认为黄巢、尚让的首级都是自己献给朝廷的,资历也比你老,凭什么你能一人兼领两镇。于是派兵袭击李璠,让朱全忠目瞪口呆——老子现在要攻朱家兄弟,没空料理你,你居然主动跳出来?

“河南一笔糊涂账,咱们鞭长莫及,给朱全忠捣捣乱就行了,别花费太多精力。”邵树德说道:“如此看来,攻武定军之事要抓紧了。朱全忠若能得淮南这块肥肉,咱们必须也找补一块地方,否则以后日子会很难过。”

“大帅可是指山南西道?”

“正是山南西道。”邵树德说道:“诸葛大帅于我有恩,山南西道某是不可能领有的,须得保他诸葛家在位。然则——”

“大帅可是指财货?”

“嗯。”邵树德点了点头,又解释道:“其实是人。没有人,就没有财货。定难军领有的地小吗?不小!为何财货匮乏?没人!武定军三州,还有山南西道那几个叛州,这次可以想办法多捞点人。这些州县,与灵夏之间隔着关中,与河渭之间隔着凤翔,没有可能一口吞下。为今之计,还是先捞人和财货要紧。”

陈诚表示同意。其实他想得更远,一旦定难军帮诸葛氏平定叛乱,那么今后在外征战的时候,便可以令其提供钱粮补给,相当于自己治下的一个方镇,好处多多。

更有甚者,如今蜀中乱战,龙剑镇的赵俭刚刚讨平镇内叛乱分子,陈敬瑄被邛南、遂州镇猛攻,时不时也与高仁厚发生点冲突,乱得一塌糊涂。将来若有机会入蜀,山南西道便是极好的跳板,必须牢牢抓在手中。

山南西道与蜀中的财货,加起来可比战乱中的淮南多多了!

“从明日起,便遣人知会横山党项野利氏、没藏氏,令其集兵至栲栳城一线。”

“遣使至延州,令李孝昌整备兵马,不得低于三千,同时准备好粮草,随大军出发。”

“遣使至鄜州,令东方逵整备兵马和粮草,亦不得低于三千。”

“邠宁那边,让折大帅稍安勿躁。”

“泾原程宗楚,有回应了吗?”

程宗楚兵不满万,力量薄弱,但也不能忽视这个大忠臣。

“程帅说,杀杨复恭他没意见,但不得进长安。”陈诚回道。

“程大帅说话的口吻倒像我那义兄。”邵树德笑道:“他的想法,我已经摸清了,不用理会。某本来也没打算入长安,不过还是得到长安周边绕一下,吓吓杨复恭,看他会不会惊慌失措。”

喜欢晚唐浮生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5253.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