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9-19)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上楼后,时好好朝着走廊北面走去。

盛竹筠的房间在最里面,此时房门开着,门口挂着厚重的珠帘。

时好好到了门口,直接开口,“夫人,请问您在吗?”

摇光:“……”

里面没人说话。

就在他松了口气时……

一阵脚步声传来,有佣人端着东西走了出来。

摇光忙上前,还没说话……

佣人:“好好小姐,夫人让您进去。”

“谢谢。”时好好从摇光手里拿过盒子,“你在外面等我。”

摇光:“……好。”

等时好好进入房间,佣人离开,摇光立刻拿出手机通风报信:

【七爷,好好小姐来老宅了!】

【她去见五夫人了,还不让我跟你说!】

【你赶紧回来吧,晚了我怕她们撕起来啊!】

……

客厅里很安静。

墨绿色的绒面沙发上,盛竹筠端坐在那,手指慢慢碾磨着一串褐色佛珠。

她面色清冷。

虽然已经年过五十,但保养得宜,加上皮肤白,底子好,一眼看去,说是三十出头也不为过。

空气中飘着淡淡的纸墨香气,混杂着柑橘味的香氛气味,室内清凉,舒爽宜人。

时好好想到今年已经八十多岁的顾老爷子,再看着面前风华绰约的五夫人……

她微微一笑,“夫人好,没打扰到您午休吧?”

小姑娘的声音娇娇软软的,还带着明显的乖巧客套。

穿着打扮也很甜美干净,一件简单却剪裁极好的泡泡袖小圆领刺绣连衣裙,乌黑长发蓬松的披散在肩头,脸蛋白皙精致,眉如远黛,双眸剪水,明眸皓齿,只点了朱色的口红,微笑看人的时候脸颊还有着两个浅浅的小梨涡。

盛竹筠也是头一次这样认认真真的打量她。

很灵气,倒没有时下那些女明星如出一辙的塑胶感。

她问道,“找我有事?”

“夫人,这是我从京都给您带来的礼物。”时好好乖巧的递上盒子。

盛竹筠看着她,眼波都不曾动过一下,“你没有必要讨好我。”

时好好微微弯着唇角,“我给顾家人都带了礼物,只是晚辈的一点心意,谈不上讨好。”

盛竹筠冷笑着收回视线,“放着吧。”

时好好倒也不介意,将礼物放在桌上。

房间里再次陷入安静。

直到盛竹筠再度抬头看她,“你还有事?”

时好好点头,“我和哥哥打算明天去领证了。”

饶是盛竹筠再有心里准备,也没想到她说的会是这件事。

“领证?”她蹙眉,“小戚答应了?”

时好好点头。

“你才18岁,还这么年轻,就要把自己的婚姻定下来。”盛竹筠语气轻哂,“你就这么自信,不怕会有自己后悔的那一天吗?”

时好好笑眯眯的摇头,“不会啊,我第一眼看到哥哥就喜欢上他了,好不容易才在一起,我怎么可能会后悔?”

盛竹筠扯着嘴角,“那如果我说,在你眼中温润如玉,完美无缺的顾淮安,其实并不是真正的顾家七公子顾淮安,你还愿意跟他继续在一起吗?”

她期待看见小姑娘眼中的惊讶或者害怕。

可是没有。

甚至,时好好还在继续微笑,“我知道。”

“你知道什么?你不知道,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盛竹筠猛地起身,走进卧室。

时好好坐在那里,安静的等着。

没多久,盛竹筠从屋里出来,手里握着一个手机。

到了跟前,她将手机放在桌面上,轻点了一下屏幕。

手机上出现了一个视频画面。

应该是偷拍的。

因为画面里的孩子背对着镜头忙碌,看不清楚到底在做什么。

等他回过头,时好好瞳孔一颤。

不等她反应过来,画面播放完毕,自动跳到下一个视频。

还是之前那一间封闭又简陋的屋子,拉着窗帘,开着灯,虽然光线很暗。

这样静止的画面大概持续了几秒钟,然后突然角落有个暗影动了一下。

时好好这才发现,原来在窗帘下坐着一个男孩。

比前一个视频里的模样大了许多,但眉眼间能看出是同一个人。

他动作极其的缓慢,先是缓缓的动了动手指,然后抬起手,人也慢慢站了起来,迈着脚步朝着屋里唯一的那张桌子前走来。

桌子上放着一个盘子,盘子里有水果,旁边放着水果刀。

只见他拿起水果刀,然后眼也不眨的就朝着自己的手上割去……

鲜血随着他的动作从手上滴落。

桌面上很快滴滴拉拉的全都是血,可他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刀子在不停的动着,他像是没有任何的痛感,直到突然一侧的房门打开,光亮透了进来,有穿着佣人服的女人冲进屋里……

“还要继续看吗?”盛竹筠的声音响起。

下一个视频已经自动开始播放。

画面里的男孩……

时好好抬起头,“录像里的人是哥哥。”

盛竹筠眼神微动,“没错。”

时好好点头,“怪不得……”

盛竹筠看了她一会,“怪不得什么?”

时好好不答反问,“所以你为什么给我看这些?”

盛竹筠:“你不害怕?”

当发现盛戚这些异于常人的表现,盛家所有人都觉得他是个变态,将他关在一个封闭的房间里不准出去,避他如蛇蝎……

因为是自己的骨肉,盛竹筠自然不信,直到后来发现……

自己的儿子似乎真的不太正常!

他从三四岁起,就开始不哭不笑,没有痛觉,也没有任何的共情能力。

因为好奇自己跟别人的不一样,起初,他会从虐杀小动物下手。

被盛家人发现后,小动物被杜绝了,他就从自身下手……

叶辰萧初然最新更新 骑蛇难下

为了防止事情朝着更恶劣的状况发展,盛家人将他关了起来,最后还将他送去精神病院……

盛竹筠也从起初的无法接受,慢慢变得麻木,甚至到最后也觉得他是个祸害,干脆不闻不问,差点忘了自己还有一个小儿子在……

“为什么要害怕?”时好好说,“其实他这样的一面,我早就已经见过了。”

盛竹筠问:“什么时候?”

时好好:“三年前,有一天深夜,我在竹林里遇到哥哥,当时他身上全都是血,还拿着一把匕首,身上的血腥味很重。后来我发现他手腕上有伤,推测到他应该有自残倾向。”

“你不担心他以后会伤害你吗?”盛竹筠说。

时好好抿了下唇,“还用担心吗,你们不是已经将他的记忆全都覆盖了?”

这话一出,盛竹筠难得的露出意外的神情,“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时好好没说话。

盛竹筠问,“是小戚告诉你的?”

时好好没有否认。

但实际上,这件事情,是在她得到典心的实验室资料后,比对和推测出来的。

因为没有证实,顾淮安也一直没有说过,只能是一个猜想,直到今天……

盛竹筠闭了闭眼。

她原先拿出视频,只是想让时好好知难而退。

毕竟面对这样一个精神变态的怪物,就算是父母家人都很难接受,更何况是一个才18岁的小姑娘。

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盛戚居然很早就将事情告诉了时好好……

她有些无法接受。

“那三年,哥哥去M国都是为了治病。”顾好好轻声说道,“现在他已经痊愈了,不会再犯病了,所以我一点都不担心他会伤害到我。就算哪天他重新发作,我也会陪在他的身边,帮他把病症一起扛过去。”

盛竹筠不信,“痊愈并不是百分百,被覆盖的记忆,总有一天可能会破土而出,到时你真的不怕?”

时好好摇摇头,“我不怕。”

盛竹筠扯着嘴角,“说的倒是好听。”

“夫人。”时好好问,“您是不是不喜欢哥哥?”

盛竹筠反问:“谁会喜欢上一个变态?”

时好好有好一会儿没说话。

“可……”她轻声说道,“他是您的儿子……”

“他不是!”盛竹筠声音骤然变高,“小安才是我的儿子!小安才是!要不是18岁那年小安在边疆被人杀死,你以为这个变态能进入顾家?还拥有小安所有的记忆和智商?得到今天所有的一切吗?你根本不知道你喜欢的这个男人是谁?你知道自己到底喜欢的是谁吗?啊!”

时好好看着她,没有再出言刺激。

“你不知道,其实你自己也不知道。”盛竹筠抬起手,按压在胀痛的太阳穴上,闭上眼睛,像是在喃喃自语,“他不是小安,他是盛戚,他是小安的弟弟……他们兄弟两个长得真的很像,就像是一对双胞胎……如果不是那一年他父亲让小安去边疆,后面的一切也不会发生……不会发生……”

**

走廊上,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猝然响起。

摇光忙转身,“七爷,你终于来了。”

顾淮安是在公司接到消息直接赶回来的。

连西服外套都没拿,白衣黑裤,领带系的一丝不苟,英俊的五官略显阴郁。

到了跟前,他直接拨开珠帘就走了进去。

客厅里没有人。

顾淮安迅速转身,一旁的卧室房门同时打开,时好好从里面走了出来,举起食指,“嘘——”

他上前,伸手握住她的手腕,“没事吧?”

时好好摇摇头,指了指屋里,然后迅速带着他离开。

……

直到外面的走廊上。

时好好看了看若无其事的某保镖,倒也没说什么,只是问道,“你不是说公司下午要开会吗,怎么还跑回来了?”

顾淮安不答反问,“你跟她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呀?”时好好笑眯眯的,“就是想着过来把礼物送给她,还陪她说了会话,然后她说困了,就回屋睡午觉了。”

顾淮安眯眼:“就这样?”

“对啊,不然还能怎样?”时好好歪着小脑袋,“五夫人可是大家闺秀,你以为我们会吵起来吗?”

顾淮安:“……”

男人眉眼散开,温声叮嘱道,“下次想过来见她就跟我说,我陪你一起过来。”

“可以呀。”时好好乖乖点头,“对了哥哥,现在几点钟了?”

顾淮安抬手,“下午三点半。

“那还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时好好眨巴眨巴眼,“正好你回来了,要不我们……”

顾淮安心领神会,“等我五分钟。”

他转身回了自己的卧室。

时好好站在走廊上,小脸娇笑开来。

一旁的摇光纳闷啊。

这两人说什么悄悄话呢?

三点半怎么了?

一个半小时又怎么了?

我怎么听不懂?

很快,顾淮安拿着一个文件夹匆匆出来,拉着小女朋友的手就往外走。

摇光忙跟上,“七爷,好好小姐,你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顾淮安:“民政局。”

时好好:“领证。”

摇光:“……”

摇光:“!!!”

喜欢满级绿茶成了团宠小可爱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5293.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