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9-19)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2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玉迦怎么想的陈洛不知道,但是陈洛敢肯定,对方绝对没有跟自己说实话。

起码没有说完整的实话。

她一定在套路自己。

但是陈洛不在乎。

因为陈洛的计划,是直接截胡!

喝什么水饮什么马!

咱东苍城没水吗?

等那些踏天蛮驹跑出拓古城的阵法范围后,陈洛直接把这批踏天蛮驹打包,然后就地钻古墓,回去了!

套路是什么?就是下自己的套,断别人的路。

管你是不是开往幼儿园的车,反正我来当司机。

这你还能算计到我,那就是你厉害。

当然,这里面还有很多细节问题要解决,反正有了这么个大体思路,那一样样去处理就好了。

至于押金什么的嘛!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明明是玉迦心怀鬼胎,这钱扣下了!

和玉迦约定了再见面的时间,陈洛迅速离开了拓古城。

走出城门后,陈洛花了一点时间,赶到了玉迦说的拓北河,果然,距离拓古城的阵法笼罩相隔二三十里。

记下一个神魂印记,稍后要把古墓的出口移到这附近才行。

问,偷走五千匹踏天蛮驹总共需几步。

第一步,把古墓出口打开。

第二步,把踏天蛮驹赶进古墓。

第三步,把古墓出口关上。

哈哈哈哈,这不是解决了三分之二,只差中间的三分之一了吗?

简直就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啊!

这第二步嘛,最大的问题是三个。

首先,五千匹蛮驹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虽然蒙合力目前并没有招募兵卒,但是却安排了将近三百名蛮顽管理马群,得想办法解决他们。

其次,当五千匹踏天蛮驹要离开马场的时候,万一蒙合力派人跟着甚至亲自跟随,那怎么办?

最后,怎么让五千匹蛮驹乖乖地进入古墓!

陈洛的脑子一闪,突然闪过玉迦说过的一个人名。

这个,或许可行!

……

返回东苍城,陈洛好好休息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又通过古墓通道重新进入了拓古城。

再次走进了玉迦那座隐蔽的小院。

“玉迦阿提,等会我就去打蛮擂了。”

“这么快?不用准备准备?”玉迦一脸愕然,昨天这个窦尔敦明明是一副从长计议的样子,今天怎么突然转性了?

“夜长梦多!”陈洛淡定回答道。

昨天没想好办法,当然能拖就拖,既然办法想到了,那肯定越快越好啊!

“也好,那我现在就去做安排。这是罗罗尔的资料。”说着,玉迦将一块兽皮扔给陈洛。

蛮族不比人族,制作不出纸张,所以只能用兽皮进行书写,因此蛮文与人族文字完全不同,他们需用一个符号包含更多的意思,因此要用气血之力进行解析。

这段时间,陈洛苦学了一段时间的蛮文,总算可以看懂那兽皮的蛮文信息,其中对罗罗尔进行了比较详细的介绍。

“若是你能战平甚至击败罗罗尔,可以在此院暂住。我不方便再露面,到时自然会有侍从帮你处理。”玉迦接着补充道。

陈洛点点头:“准备好押金。”

说完,陈洛收起兽皮,朝门外走去

……

蛮擂位于拓古城城主府前,昨日玉迦已经详细和陈洛说过规矩。想要和罗罗尔对战,陈洛必须先战胜三名罗罗尔安排的护擂人。而一旦陈洛成功,可以选择何时再战,罗罗尔必须同意。任何原因无法对战,都将判罗罗尔败。

这样听上去对擂主不公平,比如擂主本身就受伤了,或者擂主有事怎么办?难道二十四小时待在擂台上吗?

但仔细想想,这才是公平。

擂台就是擂台,你是擂主,就是要迎接挑战。如果自己有问题,那就退下来,等没问题的时候,再将擂主抢回来好了。

不得不说,蛮族有些规矩,透着蛮横的合理!

三名护擂人,都是罗罗尔同部落的后辈,三名都是蛮将后期的修为。

陈洛浑身轻松,之前六师姐就测试过他,在升血境后,受到各种加成,他的肉身力量堪比蛮帅,对付三名蛮将自然没有问题。

唯一值得注意的,就是蛮族从六品蛮将开始,就可以掌握气血蛮术,譬如之前乌凉布查第一次和自己动手时,那古怪的气血震动法门,就是一门蛮术。

现在的陈洛,能够依靠的就是自身的肉身力量,以及升血境时获得的基础版本的“滴血重生”的血脉神通。

以及,武学的招式。

红尘气是不能动用的,不然就要退出蛮族形态了。

不过陈洛此时也是想趁机试试自己目前到底有几斤几两,可惜之前乌凉布查出于隐蔽的原因直接偷袭速杀了。

当然,罗罗尔作为蛮擂的擂主,并不是说他就是拓古城最强的天才,毕竟他只是阿索莱蛮侯的下属。

蛮擂这种玩意,向来是底层蛮族上升的途径之一,对于高层的蛮族来说,他们并不需要这样扬名,毕竟很容易就被人族当做暗杀目标了。

但是在资源可以推就的蛮神体系中,真正的天才还是得算那些大人物子嗣。

总的来说,罗罗尔这个对手不是底层,也不算顶尖,算是同级别里的精英怪,拿来练手正好!

……

陈洛走到蛮擂前,坐在擂台上的护擂人之一“哈亚古”睁开了眼睛。

哈亚古感受到陈洛身上奔涌的血气,站起身,看着陈洛:“阿摩是要战擂吗?”

陈洛点点头。

哈亚古四手行了个礼:“按规矩,阿摩要战胜我三人合击才有资格挑战。请阿摩稍等!”

说着,哈亚古手中掏出一块兽骨,猛地捏碎。

片刻后,剩下的两名蛮将也感到了蛮擂处。

这是一对双胞胎,一个叫“求都”,一个叫“马歹”,此时和哈亚古站在一起,浑身气血溢体而出。

“嗯?有人打擂了?”

“快来看快来看,有人打擂了!”

“已经快一年没有人打擂了吧?那位挑战的大人是谁啊?”

“不认识,是刚刚进城的吧!”

“哈亚古和求都马歹兄弟都很厉害啊,不知道那位大人能不能闯过去!”

“快看,蛮侯府有蛮帅大人来了!”

……

站上擂台,陈洛看着眼前三个蛮将,深吸一口气,随手抽出了一根蛮族风格的骨棍。

既然不能动用红尘气,要破群攻,自然首选“打狗棍法”了。

……

此时擂台上陈洛与哈亚古和求都马歹已经站在了一起,此时赶到的几位蛮帅也是彼此议论。

“这人是什么来历?怎么完全在靠肉身?”

“估计是哪个小部落的天才,没有蛮术的传承!”

“诸位,你看他那个棍法,倒是有些巧妙啊!”

“走的是技击一道吗?哈亚古和求都马歹兄弟俩有一套互相配合的蛮术,施展起来防御骤升,不依靠蛮术怕是很难击破啊!”

“斯洛,你话说早了……你看,那小子赢了!”

“哼,不过是仗着肉身力量而已,这种攻击,对罗罗尔没有威胁的。”

……

几句话的功夫,陈洛将三名蛮将一一打下了擂台。

三名蛮将脸色惨白地看着陈洛,那哈亚古问道:“阿摩,你可以挑战罗罗尔,请问你需要什么时候进行?”

“现在!”陈洛掷地有声。

三名蛮将互相看了一眼,正要传信给罗罗尔,突然听到一声沉闷的声音:“不用,我已经来了。”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名比平常蛮人身体更为健壮的蛮帅缓缓走向擂台,平民纷纷行礼,就连另外几位蛮帅也都点头致意。

“罗罗尔,好好教训这小子!”

“是啊,别让外来人把我们拓古城看扁了!”

“罗罗尔,赢了我请你去销骨楼!”

罗罗尔没有理会其他蛮帅的声音,直接走上了擂台。

陈洛微微皱眉,就在刚刚,他感觉到有一股查探的力量落在了擂台之上。

“是有蛮侯注意过来了。”陈洛心中一动,也不知道是谁。

罗罗尔望着陈洛,突然露出笑容:“你肉身很强!”

“但是你好像只有七品蛮顽的修为。”

罗罗尔此言一出,满场哗然。

几位蛮帅惊讶地再次仔细望向陈洛,才发现陈洛真的是七品修为。

“这……这怎么可能?”有蛮帅吃惊道,“难道是蛮王家的子嗣?”

“不可能!蛮王子嗣跑来打蛮擂,是闲得慌吗?我觉得应该是天赋奇才!”

“也有可能是觉醒了祖上血脉!”

“嘘,蛮侯大人来了!”

此时一道血光落在擂台一侧,血光散去,是一位独眼蛮族。

“这位阿摩,本侯阿索莱,乃是拓古城镇城蛮侯,你若能在罗罗尔手上支撑三十个提叹,本侯愿意以蛮帅的规制邀请你。”

提叹是蛮族的一个时间单位,一个提叹大约是三秒,三十个提叹就是一分半的时间。

“哼,阿索莱,你太小看这位阿摩了。”此时有一道血光落下,胖胖的蒙合力蛮侯赶到,他望着陈洛;“阿摩,本侯蒙合力,你若能支持三十个提叹,我负责你晋升到蛮帅的所有开销。”

阿索莱想了想,没和蒙合力去争。毕竟他也要考虑擂台上罗罗尔的心情。况且蒙合力目前求贤若渴,自己贸然争夺,最后只会陷入无休止的加价里。

还是看看情况再做定夺。

紧接着又有两位蛮侯赶来,不过他们并没有出口招揽陈洛,而是静静看着。

陈洛心中则是大喜,在他的计划里最棒的场面出现了。

他先是朝蒙合力行了个一礼,又向另外两名后来的蛮侯行礼,最后肉眼可见地犹豫了片刻,才朝阿索莱行礼。

阿索莱微微皱眉。

这是不满我开的条件吗?

而蒙合力见到陈洛的表现,心中大喜,对陈洛更加满意。

罗罗尔此时见到陈洛冷落自家主君,也是大怒,浑身气血澎湃。

“稍后我不杀你,但是要按着你给我家大人认错!”

说完,罗罗尔扑向陈洛。

陈洛连忙打起精神,挥动手中的骨棒迎了上去。

……

“当当当当当……”陈洛的骨棒敲打在罗罗尔的身上,此时罗罗尔身上泛起一层血气铠甲,将他的全身都包括起来,陈洛的骨棒打在那血气铠甲上,对罗罗尔并不能造成什么威胁,反而是陈洛硬生生地承受了罗罗尔的两拳,差点吐血。

蛮术·血甲!

……

“完全没办法啊!这攻击打不透血甲啊!”

“对付血甲,要么是震荡之法,要么就是蛮力击破!这个年轻人不具备这样的攻击里啊!”

“那小子先前冷落阿索莱蛮侯,看来是被罗罗尔记恨上了。”

“可惜了,是个提叹怕是撑不过去了!”

“你们注意到没有,这个小子,一直在有身侧的两只手攻击,背后两只手完全没用!”

“这个时候,他还要保存实力吗?”

……

陈洛一个翻滚,躲开罗罗尔的攻击。

“这样不行!”陈洛心中暗道,“没有红尘气附着的打狗棍,根本打不透那层血甲!”

“还有什么武学是可以使用的?”

“独孤九剑不用内力,但是也没有‘破甲式’啊!”

“要破血甲,只有重击或者集中攻击。”

“还不能依赖内功!”

“空明拳?不行,攻击力不够!”

“该死,该早一点写出《倚天屠龙记》,掌握太极拳或者龙爪手的!”

陈洛再次躲避开罗罗尔的攻击,就在他侧身躲避的时候,突然间脑中一道灵光闪过。

“嗯?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门功夫!”

“这可是我的童子功啊!”

“不能用红尘气,不就是相当

bt最佳磁力搜索引擎吧 蜜芽最新进入方法

于没有内力吗?”

“就它了!”

……

此时,台下众人就看到陈洛从擂台上爬起来,摆了一个古怪的姿势。一手在前,一手在后,放在了胸前正中。

罗罗尔转身:“小子,这次不会让你躲开了。”

陈洛淡淡一笑。

宁在一思进,莫在一思停。

中路,强攻!

陈洛快步欺身而上,罗罗尔微微诧异,但眼中闪过嗜血的光芒,一拳打向陈洛,陈洛黏手、听桥、让位,闪开了罗罗尔的攻击。

此时距离正好,日字冲拳重重打在罗罗尔的心脏处,罗罗尔感觉一股巨力袭来,不由得后退了几步。

就是这几步,让台下瞬间雅雀无声。

陈洛再度恢复之前的起手式。

咏春!

当年《叶问》热播,陈洛年纪还小,隔壁楼正好有个教咏春的师父,陈洛就跟着学了一个暑假,没想到穿越到这个世界,居然还能用起来。

果然那句话说的不错: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此时咏春在陈洛的手上,配合他的肉身力量,发挥出了超乎想象的威力。

罗罗尔似乎感觉到自己被羞辱,但是又觉得自己只是一时大意而已,于是打起了精神,再次冲向陈洛。

陈洛也迎面而上,双手以几乎肉眼看不清的速度将罗罗尔的攻击卸力,在众人耳中一顿噼里啪啦之后,找到一个空档,直接单手托在罗罗尔的下颌上,罗罗尔瞬间重心不稳,要向后倒去,只见他背后的两只手撑住身体,就要翻身而起,陈洛突然挑起,双腿狠狠夹住罗罗尔的颈部。

咏春·二字钳羊马!

陈洛双拳如同落雨一般快速落下。

很快,那血甲出现了裂纹。

紧接着,血甲破碎。

陈洛的每一拳都扎扎实实落在了罗罗尔的脸上。

……

望着在擂台上被陈洛暴打的罗罗尔,几位蛮帅都失声了。

片刻,才有一个蛮帅喃喃说道:“他,只用了两只手啊!”

“他还保存了一半的实力啊!”

……

陈洛收住拳头,看着被自己打成一团模糊的那张

bt最佳磁力搜索引擎吧 蜜芽最新进入方法

丑脸,这才退后一步,望着此时已经昏迷的罗罗尔,陈洛长吐了一口气,淡淡说道——

“咏春,窦尔敦!”

喜欢我用闲书成圣人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530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