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9-20)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过了几天,郭二郎面色凝重的来到了何家。

“二哥,怎么样?事情调查的怎样了?”

安康郡主看自家亲哥的脸色不太对,心都提了起来。

难道那个马明昌真的有问题?

而更麻烦的是,自己的夫君何曦跟马明昌真的勾结在了一起?

安康郡主真的不傻,何曦一个文臣,却巴巴的跟远在千里之外的一个武将有所联系。

他们到底欲意何为?

别告诉她是因为何曦和马明昌相互欣赏,然后只是在当年她的婚礼上见了一面,然后就、就成了忘年之交!

“今天早上,我刚刚收到父亲的飞鸽传书——”

郭二郎的心情非常复杂。

一方面,他想告诉妹妹实情,省得自己离开后,妹妹一个人留在京城会被人利用。

另一方面,他又怕妹妹伤心,毕竟妹妹跟那人的关系十分亲近。

被这样的亲人背叛,妹妹知道了真相,肯定特别伤心。

“二哥,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国语1 荷包网辣文

?告诉我吧,我、我能承受得住!”

安康柔弱又敏感,她看出自家二哥的为难、挣扎,忍着泪意,带着鼻音,试探的问了一句:“是何曦?他、他——”

真的勾结了父亲身边的副将,意图不轨?

何曦是自己的夫君,最近这些日子的表现也很不错。

夫妻俩,似乎又回到了新婚时的甜蜜与恩爱。

但,过去的五年,安康郡主不能自欺欺人的直接抹杀。

她内心深处非常清醒,丈夫并不爱自己,或者说,丈夫对于自己和儿女的感情,远远比不上他自己爱自己。

另外,安康很明白,丈夫是个有能力、有野心的人。

然而,因为他高攀了自己这个宗室贵女、威国公嫡女,那么不管他本身的能力有多么出众,别人都会怀疑他吃软饭。

何曦想要彻底摆脱安康郡主、郭家的影响,唯有把安康踩在脚底下,让郭家彻底消失。

过去,安康还不能理解何曦为什么会纵容婆婆欺凌自己。

但最近几天,她跟婆母的关系变得微妙又亲近,她在婆母的带动下,也开始试着站在极品的角度考虑问题。

慢慢的,安康似乎懂了。

何曦的这种心态,其实就跟曾经的恶婆婆一样。

他们想攀附权贵,可又怕被人笑话自己沾了人家的光。

为了证明自己无需依靠权贵,他们就一边享受贵女带来的好处,一边拼命打压人家。

说到底,还是内心的自卑、不强大造成的。

安康意识到这一点,她很痛苦。

但,此刻,她又有些庆幸,至少她看穿了何曦的真面部,不会因为他的花言巧语而害了自己的父亲和哥哥们。

“是何曦,他跟马副将勾结,这几年,一直都有书信来往。”

郭二郎沉声说道,“那些书信,父亲也从马副将那儿搜出来了。何曦这厮果然狼子野心!”

居然想要暗害自己的岳家,他这还没有过河呢,就整天惦记着拆桥。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国语1 荷包网辣文

不过,郭驸马将整件事调查清楚后,倒也能够明白何曦为何会这么做。

这小子太功利、太阴险,他是在拿整个郭家、整个威国公府当投名状呢。

因为——

犹豫再三,郭二郎还是把真相全都说了出来,“另外,父亲还查到,马副将其实是圣人的心腹!”

安康猛地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亲哥哥,“你、你说舅舅?”

那个亲手把她养大,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在她的生命中都扮演了父亲角色的人?

他、他居然安插了心腹在父亲身边?

“为什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父亲可是舅舅的姐夫啊,当年舅舅能够坐上那张龙椅,也是郭家军鼎力相助。

更不用说,她安康的亲娘,还是为了救驾而死。

不管是亲情还是恩情,舅舅都不该这般对郭家啊。

倾巢之下焉有完卵?

难道舅舅不知道,一旦郭家出了事,不只是便宜姐夫会死,就是他的两个嫡亲外甥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啊。

更不用说还有一个安康,夹在舅舅和父兄之间……

安康流着眼泪,喃喃自语。

她嘴上问着“为什么”,心里却很清楚舅舅这么做的原因。

无非就是永昌长公主去了,他与郭家之间似乎没有了强有力的纽带。

而郭家坐拥十万兵马,郭驸马又战功彪炳。

“功高盖主!军权旁落!圣人觉得不安心罢了!”郭二郎冷冷的说道。

他也是圣人的嫡亲外甥,但他姓郭,十岁起就跟着父兄在边关打磨。

郭家军、威国公府等在他心中的地位,远远超过一个血缘上的便宜舅舅。

但,郭二郎却明白,圣人对于妹子安康来说是非常特殊的。

抚养之恩,多年相处的情谊,无与伦比的恩宠与偏爱,或许,在安康看来,圣人这个舅舅更可亲可近。

之前,郭二郎犹豫着要不要把真相告诉安康。

除了怕安康知道后会伤心、会对人生产生质疑外,也是担心安康会偷偷跑去给圣人通风报信。

当然,郭家没有反心,更不会危害圣人。

只是,圣人已经明显对郭家有了戒心啊,万一圣人知道马副将露了跟脚,随后他定会有其他的图谋。

到时候,郭家军还要不要保家卫国了?

应付朝中的那些阴谋诡计、魑魅魍魉都来不及啊。

更有甚者,圣人若是一时激愤,直接撕破脸皮,强行下旨让郭驸马回京,郭家又该怎么办?

束手就擒?

甘为鱼肉?!

郭二郎本人肯定是不乐意的。

他相信,父亲和大哥应该也不会同意。

因为放弃郭家军,把兵权上交,受到影响的不只是郭家一家,而是背后的十万兵马,以及无数个与之相关的家庭。

“怎么会这样?”

安康还有些接受不能,她一边哭一边无意识的低喃:“阿舅糊涂啊,阿爹和威国公府素来忠心,绝不会做出谋逆的错事!”

更不用说,皇家和郭家之间还有三个孩子呢。

尤其是二哥,或许是应了“外甥肖舅”的那句俚语,他的长相跟父兄都不太一样,反而跟年轻时的圣人像了六七成。

不了解的人若是见了,兴许还会以为圣人和郭二郎才是嫡亲的父子俩。

“我们郭家确实不会谋逆,但架不住圣人多疑,且朝中总有一些文臣拿着郭家作筏子!”

文臣想要压过武将,那就要有个缘由。

而拥有十万郭家军,且威名赫赫、战功卓著的郭驸马变成了那群人的主要目标。

仿佛,只要把郭驸马拉下马,让郭家覆灭,就能证明武将不可靠。

收回兵权,甚至还要派不懂兵事的文臣、太监去军中做监军,强行给带兵将领的脖子上扣上好几道枷锁,朝堂上的文武之争也就有了定论。

“我、我——”

安康郡主心乱如麻,她好不容易将这些内容彻底消化完。

然后,她第一个反应就是跑进宫里去质问舅舅。

但,抬眼看到二哥复杂的眼神,她仿佛忽然被人兜头浇了一盆冷水。

她彻底冷静下来,她痛苦,她挣扎,她、她被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最终,她轻轻抹了把眼泪,坚定的说,“二哥,我知道了,阿爹有什么吩咐?”

她确实跟舅舅感情深,但她姓郭。

当舅舅跟郭家有了矛盾,她必须站在郭家的阵营里。

其实,舅舅也是一样啊,他确实疼爱自己这个外甥女儿。

但,这也并不妨碍他算计郭家。

感情归感情,利益归利益!

舅舅果然是个优秀的上位者,而她安康也不愧是郭家的女儿。

各为其主,各有不得已。

她理解舅舅,所以,舅舅应该也会体恤她,对吗?

再说了,安康郡主确信,父亲不会伤害舅舅,顶多就是想办法自保。

而舅舅呢,他是真的有可能对郭家、对威国公府痛下杀手。

两权相害取其轻,安康觉得,她只是做了一个相对而言对双方都好的选择。

听到安康这么说,而不是冲动的跑去质问皇帝,或是劝着郭家要对皇帝忠诚什么的,郭二郎便知道,妹妹还记得自己的身份。

那就好!

郭二郎满意的,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他就怕唯一的亲妹妹会偏向圣人那一边。

她不会帮着圣人算计郭家。

但她的这种偏向本身,就是对郭家的一种伤害。

“父亲还在考虑,不过,应该会主动交出兵权,然后把大哥留在西北!”

郭二郎压低声音,几乎是凑在安康的耳边,轻轻说道。

安康眨眨眼睛,好半晌才明白二哥的意思——郭驸马可以不掌兵权,但郭家军必须在郭家人的手上。

当然,郭驸马跟郭大郎的分量不一样。

郭驸马在军中威望极高,而郭大郎只是个“少帅”,年纪轻、没有什么战功,很难服众。

让郭驸马回京“荣养”,把郭家军交给郭大郎,绝对是郭家的退让。

不管是圣人还是朝中的那些文臣,虽然不会太满意,却也能比较接受。

而且,把郭驸马扣在京里,郭大郎哪怕将来掌握了郭家军,他也不敢乱来。

妻儿可以舍弃,亲爹老子却不能不顾及,对也不对?!

这,应该是目前郭家能够想到的最好的两全之策——既保住了郭家军,也能最大限度的减轻皇帝对郭家的猜忌!

安康想明白了这些,终于绽开笑容,“好,还是这样好!”

两全其美,互不伤害!

夹在中间的她,也终于不必非要做出选择、割舍。

安康高兴的拿着帕子抹眼泪,却没有看到郭二郎眼中一闪而逝的寒光。

真正的大问题似乎得到了解决,郭二郎又想到了一个小人物,“何曦呢?你有什么打算?”

薄情寡义、自私凉薄,这样的小人,根本就配不上他家小妹。

“……他就是个自命不凡、野心勃勃的人,只要我认清了他的真面目,不被他的花言巧语所蒙蔽,他就掀不起大浪来!”

安康郡主听到何曦的名字,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

沉默良久,她才缓缓说道。

在确定何曦想要算计郭家的时候,安康郡主真是惊怒交加,恨不能直接跟这个狗男人一刀两断。

但,慢慢平息下怒气,理智的思考整件事,安康又觉得“事不至此”。

她不是舍不得这么一个人渣,而是、而是在顾忌两个孩子啊。

她可以跟何曦和离,也能靠着圣宠将两个孩子都抢过来。

但,父母反目,孩子被迫背叛宗族,对于儿女来说,并不是什么美好的经历。

她安康的儿子女儿,本该尊贵、幸福的长大,绝不能被人怜悯、嘲笑。

安康从小就没了母亲,周围的人,不管是出于善意还是源自恶意,都会用异样的目光来看她。

仿佛没了母亲,父亲又不在身边,她就是个悲戚戚的可怜虫。

那些人自以为掩饰的很好,他们却低估了一个孩子的敏感与细腻。

安康受够了那样的“怜悯”,她绝不想让自己的儿女也遭受这些。

“也行,不管怎样,你和他还有一双儿女。”郭二郎也没想把何曦怎样。

不过是个小角色,被圣人推到前头的小卒子。

郭家若是没有防备,安康还信任他,兴许他真能捣鼓出什么来。

但现在,一切都被郭家提前探知,安康也不会把他当成至亲看待,何曦就只是个小人物了。

“嗯,就当是给自己养个解闷儿的玩意儿吧,喜欢了就逗弄几下,若是不喜欢,那就丢一边。”

郭二郎随意的说道,简简单单的就决定了何曦的命运。

“二哥,我省得!”

安康笑着应了一句,嘴上这么说,但她心里也有分寸。

嗯嗯,确实无需把何曦放在心上了,但也不能把他踩得太低。

安康不在乎何曦,却要考虑两个孩子的体面。

“完了!完了!甜甜,你的便宜儿子当不成权臣了啊!”

升了级,能够开启上帝视角的小D同学,偷偷监控了郭家兄妹的谈话,然后急吼吼的跑来找何甜甜。

它详细的把郭二郎和安康的谈话内容告诉了何甜甜,重点强调了这对兄妹对于何曦的处置。

“这不挺好吗,至少他不会出卖国家、危害百姓了!”

何甜甜眼睛一亮,顿时觉得郭家给力。

但很快,何甜甜又似是想到了什么,缓缓摇头,“不,圣人不会轻易放弃何曦这枚棋子!”

只要何曦还是安康的夫君,那么他就是外人攻破郭家这个堡垒的一个弱点。

就算郭驸马回京,只要郭家军存在一天,圣人就永远不会彻底放心,他会继续想办法谋算郭家!

而何曦就有利用的价值!

喜欢女主拿了反派剧本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5302.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