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周前 (09-21)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最快更新明尊 !

而且新天之后,他也并非全无跟脚,天商神朝便是他的后代所建,一朝的底蕴尽出,只怕天庭都要惊骇,此刻《玄鸟》彻响,天周在九幽的诸侯天子都毫无反应,便可见一斑。

不说其他,便是成汤出手,钱晨就多半要退避三舍了!

天商三十一帝,在九幽的实力甚至比天周更强……

唱诵之声,充满了悠远和苍茫,仿佛来自那个最古老的时代,同时带着一丝不甘的悲凉。

那是五色神庭陨灭时,人族倾覆的苍凉,是天商败亡,被元始道祖命广成道尊扶持宗周取代的不甘!

那尊服饰古朴的身影,徐徐从九幽走出,无数商人的残魂叩拜,列成了一条道路……

待到他踏上了阴河,诸多元神真仙才赫然色变,这尊身影并不高大,但气息却让人战栗颤抖,带着古老苍茫的旧天法则,让他们有一种被倾压而感觉,比近百万年来,中土所见过的任何一尊修士都要强大强横,甚至连徐福都无法与之相比。

黄金面具下的面孔沉凝如水……

这一尊旧天的道君,九幽的残魂,居然给他这样的道君,都带来了极为可怕的压力。

而且他甚至不敢抗衡,因为他一旦出手,这尊神祇背后的天商都不用倾压而下,成汤天帝便能轻而易举,将他镇压入九幽!

而元神真仙之下,其他修士都不明所以,看到这一幕,近乎战栗。

这尊应青铜神像呼唤而来的神祇究竟是谁?

只怕就算是天帝降临,也没有它这种恐怖的排场!

不少人看向那十二尊青铜神祇,想起了方才徐福,龙王他们说过的话,这十二尊青铜神祇都是旧日最顶尖的巫神,若是都是这般级数的存在,那么在此布局,从九幽之中接引残魂的人又是何等存在。

他布此大局,又是想做什么?

玉长生身躯颤抖,咬牙道:“天商想要做什么?阏伯早在太古就已经陨落,虽然是天商的先祖,但是天商全盛之际都没有办法复活他,只能册封他为火神,重新塑造了阏伯!”

“此番唤回商祖真灵,他们想干什么?要重兴天商吗?”

“死去的已经死去,便是成汤复生,也不过引来天地震怒而已!更勿论是旧天的残魂,如何能立于新天之下!”

他的声音颤抖,但却刺中了一个现实,太上合道之后天地法则已经变了!便是太古的神帝也无法复活,更何况一尊过去的帝君?

此番,一众元神有些信了这布置是出自两位魔祖的手笔。

因为接引十二位商祖这等大能,也唯有魔祖级数的存在,才有这般手段……

商祖的魔魂逆着九幽阴河而来,这一刻一众修士才知道,这座白骨渡口是为何等的存在所建,阴河之中,突然泛起白骨之浪,一尊尊巫神驾驱着麾下亿万白骨,朝着长桥涌来!

一具极为高大的尸骨,散发着凶残暴虐的气息,驱赶着亿万尸骨,手中长戈挥舞,遮蔽了日月。

他率领着无数天商神朝的士兵,驱赶着无以计数的奴隶。

那些被商人祭祀给巫神的奴隶,纵然在九幽之中也无法摆脱奴役,仔细看来,那些奴隶的修为强横,丝毫不逊于众人,其中不乏元神之辈!

甚至还有身披残破道袍的道门修士,还有佛门修成金身的金骨,有生着异象的天人,如龙的神鳄骨,披着彩羽的凤,但即便是真龙凤凰,也不过是这尊巫神饲养的兽。

巫神踏上了白骨长桥,麾下的士兵将奴隶驱赶上了桥,顿时化为无尽白骨散开。

只见无数尸骨突然哗啦啦飞起,纷纷融入到这座长桥之中,眨眼间数以万计的尸骨便统统被长桥吞噬,将此桥的威能强横了何止数倍。

小鱼仰望着这尊高大的巫神,喃喃道:“我可算知道,这白骨长桥的那么多骸骨,是如何来的了!”

老道也了脸色巨变,艰涩道:“若是每次召回一尊九幽魔神,便有无尽白骨将此桥铺设一遍,那么白骨渡口随着接引的魔神越来越多,便会越来越强大!”

“第一尊魔神最为艰难,而到了这商祖便轻易了许多。这样一来,接引九幽魔神的速度,岂不是会越来越快?”

“如此,只怕这一局完成的时间,会比我们想象的快上很多!“

“重要的不是这个!”小鱼语气中透着一股森寒之意,道:“重要的是,此桥已经接引了几尊魔神?”

“一尊,这是第二尊!”

突然,一个头戴黄金面具的怪人开口道,他似乎对

骑蛇难下(双) 金刚经全文诵读

小鱼颇有兴趣,指着十二尊青铜神像之中,屹立最前的两尊之一的目光睁瞑的神魔道:“那第一尊,我已经知道是谁了!此局布置的气魄太大了,只怕意图在百万年后改天换地,不过……新天之劫不好过!”

“这商祖和第一尊神魔可不一样!虽然有天商之助,但想要度过新天之劫,却也是……”

黄金面具下传来一声轻笑。

“除非……放弃道果,重新来过!”钱晨在一旁幽幽叹息,这就是他给天商,给子卨开出的条件。

太上合道,天道剧变!法则更易之大,旧日这尊道君虽然在大道之路上走了很远,几乎快要摸到了神帝(道尊)境界。但天道更易,即便走了那么远,根基的改变也令其道果有缺,一旦复活,不说新天的碾压,便是他自己的道果也足以压垮他。

钱晨的如太上谕虽然能让他获得新天的承认,但这般大道之缺,却是无法。

所以,钱晨接引阏伯的条件便是让他放弃旧道果,重新来过,甚至不再是昔年的阏伯,商祖,子契。而彻底新生,成为“祝融”!

所以那呼唤真灵的一声——“子卨!”

实则蕴藏了道尘珠和昆仑镜、造化鼎、金人烛九阴的呼唤——祝融!

这不是夺舍重生,亦不是转世投胎,这是真正的放弃过去,化为一个全新的存在,因此成汤才会来送葬,天商的无数鬼神才会苍凉的唱诵《玄鸟》,他们在送这位先祖入葬一切,开启全新的生命。

这是成汤的默许和支持,也是天商对先祖的祝福!

那尊强大的鬼神

骑蛇难下(双) 金刚经全文诵读

,在祭献那些奴隶成桥之后,扫了桥上的他们一眼,突然挥戈道:“杀了他们!作为奴隶,祭献吾祖降临!”

“糟了!”

老道看到它低头看向自己等人,就不由一拍大腿道:“传说天商之时,巫神野蛮粗暴,好血祭!如今沉沦九幽,只怕更为暴虐!”

果然,他话音未落,鬼神便已经挥戈。

那一尊尊天商的鬼兵也和落在最后面的修士发生了激战,他们沉沦九幽百万载,早就消磨了神智,似鬼神那般能保留完整神智的,应该近乎魔君级数,因此众人没有一个想要回身战斗,俱都向前遁逃。

开玩笑,就算能敌得过这尊强大无匹的鬼神,后面还有天商神朝整朝相迎的火神阏伯呢!

这些天商的巫道鬼兵,出手的威力极大,往往一挥戈,便能扫出一道幽暗之光,打碎了众人迎战的神通,让那些堆积长桥的强横尸骨都为之颤抖。

北魏的几位供奉,似乎看不起这些明显只是天商士兵的存在,稍一迎战,便死了七七八八,那些青铜戈强大无比,铭刻着恐怖的巫咒,往往只是一挥,便斩下了元婴修士的头颅。

甚至有一位南晋的世家老者,有阳神级数,都被这些巫兵联手用长戈架起,将躯体割裂成几块,斩杀分尸!

谢安在后接应那些世家修士,只见他手中九韶定音剑挥舞,伴随着声声音韵,剑气凝结成音丝,割裂虚空,比钱晨自嵇家学来的音杀之术《聂政刺韩傀曲》还要强横。

方知谢安已经习得了聂政剑术的精髓,也融汇了嵇康所创的大神通《广陵散》,达到了更胜于昔年嵇康的境界。

谢安凭借一力对抗十几具巫兵,他的剑气纵横,融入音律犹如割裂虚空的丝线一般,挥舞间,便有无数音丝割裂空间,将几具巫兵身躯撕成粉碎,割裂成无数碎块。

但他却引来了那尊强横鬼神的注意,鬼神手持双戈,随手挥舞,便斩破了密密麻麻的音网。

鬼神扬臂重重一挥短戈,只见白骨长桥之上顿时雪白一片,戈刃划开了虚空,长达数百里,将落在后面的数十名修士一并斩杀,直逼谢安身前!

嗤!

谢安脸色惨变,勉力举剑挡在身前,随即被那尊鬼神连同整个人一并挥斩到了天上,短戈差点将他手中的长剑锁住,若非九韶定音剑形制特异,聚散无形,几乎一戈之下便要将他缴械。

纵然如此,谢安也被逼出了元神修为,才得以狼狈遁逃。

“咦?”

强横的鬼神微微挑眉,似乎对谢安能从他一戈之下逃生有些诧异。

此刻唯有谢安知道方才鬼神那随手一击的可怕,而此时带着黄金面具的徐福却没有出手,他凝视着那尊鬼神,似乎有一种深深的忌惮,甚至无关修为,而是……

“恶来!”

谢安凝重出声,喊出了那位鬼神的名讳……昔年天周代商一战之中,战死的鬼神恶来!

这尊神祇身前乃是纣皇麾下的几尊道君之一,死后亦有生前几分威严,但最为可怕的是,此人乃是仙秦嬴氏之祖,他忠于天商,即使沉沦九幽依旧在成汤麾下效命,不已仙秦之祖的身份自傲。

“走!”

徐福冷哼一声,招呼一众蓬莱弟子。

但此刻恶来已经注意到了他,看到蓬莱的星舰,他目中神色一异,投向带着黄金面具的徐福,突然开口道:“我记得你们,似乎是我那些不肖子孙惹下的麻烦。罢了!趁着商祖踏出九幽,我便为他们扫除一个麻烦吧!”

说罢,便挥舞双戈,斩断了阴河,横断了长桥。

交错,双戈朝着徐福而去……

此刻天商的鬼神巫兵,在数十尊巫神级数的存在的率领下,朝着众人杀来,这一刻,闯入归墟的一众修士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

那些巫神一个个相当于元神修为,统率那些可怕的巫兵,简直所向无敌!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533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