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9-23)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城隍之间是有联系的,更别说是那位身在天子脚下的城隍。

魂飞魄散之间。

大乾境内无数城隍心中一怔,抬起头来看向了北方。

“魂飞魄散……”

“谁做的?”

要知晓,天顺府的那位城隍可是有大乾功德愿力之剑在手的,当初人道百仙都没能讨到什么便宜。

可不声不响之间,这位天顺府城隍却是魂飞魄散了。

月明星稀。

在那酒安坊长河桥面之上,老城隍双手负背望着那逐渐趋近于圆的明月。

他却忽地眉头一皱,扭头看向了北方。

“嘶……”

老城隍口中发出嘶声,挑眉道:“怎么就死了?”

不应该,太不应该了。

他为城隍这么多年,知晓得也多,每一任天顺府城隍上任的时间都极短,最久的也不过二百余年。

以一柄功德愿力之剑,可斩天下大妖。

能敌天顺府城隍之辈,在这大乾估计都还不存在。

“莫非是陈先生?”

老城隍摇了摇头很快便抛去了这个想法,但他又有些担心。

若真是陈先生的话…那恐怕是要出大麻烦了。

但愿不是。

老城隍迈开步子,回到了城隍庙宇。

这天下的事听不完的,鬼神自有归处,他只需做好自己的事情。

还有上次……

陈先生给了他那本《功德金身法》,说到底老城隍也没去尝试,他是个安稳的人,也没什么诉求。

他只是觉得在这酒安坊待着也很好,喝喝茶,吃吃面。

他一直都是个老头子啊。

就连陈先生都喊他老城隍。

三四百年都过来了,也不差这几十年几百年的。

.

.

天顺府城隍魂飞魄散。

这事可惊动了不少人,这些日来,整个天顺府暗里都有阴差巡游在巡查坊间。

为的便是找到那儒衣先生。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如今却是在酒馆里喝着茶水,听着小曲。

好不快活。

一旁坐着的瞎子先生抓耳挠腮,着急不已。

周易看了一眼陈九,见他还吃着香豆,目不转睛的看着台上唱小曲的戏子。

他气愤道:“你就真一点不着急?”

陈九抱着红狐,看着那台上唱曲

天堂中文在线 为什么老师会在这里

的戏子道:“这嗓子当真是厉害,戏更是传神,对了,你刚刚说什么?”

周易一时语塞,哑然道:“没什么。”

陈九便再没在意,伸出手来抓了把香豆往小狐狸口中送了几粒。

狐九吃的卡兹卡兹的,在先生怀里闹腾个不停。

白日的酒馆里人不算多,陈九也讨了个清净,还听了几场曲子。

一曲终闭,陈九也回了神来。

这戏着实不差,天顺府也不愧是繁华昌盛之地。

陈九问道:“你不是要护着三公主吗?”

周易摆手道:“宫里那位早就安排好了,当天就劫回来了,前些日子那位长武的使臣不是还在朝廷上大放言辞吗,你是不知道死的有多惨。”

“那她如今在何处?”陈九问道。

周易答道:“在宫里藏着呢,总归是个安全的地方,不然我也不会来这看你听曲。”

“这事非得问我?仙君的卜算之道可比小生厉害多了,就不能动动手指。”

“我懒啊。”陈九答道。

周易郁闷不已,早晓得他就不趟这昏睡了,搞不好冥府还有可能找上他来,这是遭的什么孽啊。

果然……

鹿仙君的因果真是一点都沾不得。

可是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天顺府的城隍已经魂飞魄散了,而他当时就在旁边。

“再说了,这样的城隍难道不该杀吗?”

陈九咽下口中的豆子,说道:“不管是坊间,还是皇宫里,妖气数都数不清了,这城隍真是一点作用都没有。”

“仙君慎言。”周易惊骇道。

陈九书店哦奥:“刚才那戏子不就是只狐狸变的吗?你难道看不出来?”

“这……”

周易倒是一愣,他方才可没注意这些。

不过他倒是知道,这天顺府里的妖怪,确实不少。

陈九轻哼一声,说道:“好在还算是一只懂事的野狐狸,并非什么大奸大恶之辈,不然方才她就得死在‘戏’里。”

“狐狸?”狐九眨眼问道。

陈九拍了拍它的额头,说道:“不是说你。”

“哦……”

狐九答应了一声,趴着继续睡觉。

周易没有再接话,他没有怀疑陈九说的话,如果是陈九愿意的话,说不定还真能让那狐妖死在戏里,这可不是隐喻什么,而是字面意思。

有些时候,一个念头便能斩妖。

“对了先生。”

狐九忽的抬起头来,说道:“狐九想去皇宫里玩。”

陈九敲了敲它的额头。

“唔……”狐九抱着脑袋,问道:“先生为什么又敲我。”

陈九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些天夜夜往皇宫里跑,是有什么好吃的,都舍不得回来了?”

“啊……”

狐九低声一叹,念叨道:“原来先生知道啊。”

这世上可没几件能瞒过陈九的事,更别说是它这只日夜跟在身旁的小狐狸。

狐九承认道:“就是之前跟先生说的那位大姐姐。”

大乾皇宫里的茹心槐。

狐九见先生没有说话,便接着说道:“那个姐姐还说想见见先生。”

陈九摸了摸它的脑袋,说道:“你笨不笨啊,这不是明摆着是有事相求吗。”

狐九摸了摸脖颈间的香囊,味道很是好闻,戴上之后就没舍得摘下来。

它犹豫了一下,抬起头说道:“先生帮帮她吧。”

陈九倒是有些意外,狐九可很少说出这样的话。

这反倒是让他好奇起了那个怂它香囊的女子。

周易眉梢微挑,看向那小狐狸脖子上的香包,说道:“这香囊中有些妖气,但却不是个坏玩意,说不定送你东西的还是个妖怪。”

陈九抬起手来掐指一算,心中明了。

只听他说道:“不过是只成了精的鸡妖。”

狐九闻言一顿,恍然道:“果然也是妖怪吗……”

它早就有所怀疑,但也没有害怕,大抵是这些日来相处的融洽。

应该也是个好妖怪。

周易也有些好奇,便问道:“除此之外呢?”

陈九抓豆子的手顿了一下,侧过头来说道:“说不定里面还有一桩旧事。”

他也说不太准。

宫里那妖物又得些许佛性,只凭一个香囊还算不出曾经来。

“去见见就好了。”

喜欢一切从鹿妖开始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5385.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