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9-23)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身穿橘红色礼服的剧场经理面色苍白,在过道里艰难地挪动脚步。另一个带舞会面具的男人搭着他的肩膀,在经理低声的指示下朝着剧场的方向走去。

经理的行为在路人眼中多少有点奇怪,却也不是无法理解。都会剧院的方方面面有二十几位经理,但当下在盖卢厅里上演的剧目却是由他负责的《盖勒兹的薄暮》,忽然兴起想亲自去看看,也是人之常情。

有些熟络的员工上前询问是否需要帮助,并且观察他身边戴舞会面具的男人。凯恩自然地称呼每个人的名字,并且微笑着委婉拒绝。

异常已经悄然降临,只是这里没人察觉到。

蛇缠树联通了他的前世往生,所有记忆也随之合并。柯林扶着的人是来自林地的祭司凯恩,也的确还是那位在剧院工作的经理。他们就这么堂而皇之地进入了盖卢厅,林地剧目专用的舞台,或者说,树冠圣灵的祭坛。无知的侍者表现得格外贴心,甚至递上了贵客专用的手巾和精致的单筒望远镜。

柯林靠在柔软的天鹅绒座椅上,甚至闭上了眼睛,静心等待混乱的到来。

历代的公国安全部门为树冠圣灵设置了完美的十道限制,在五年前此事由温特主持,如今则是猛犸在负责。

此事为公国的最高机密,程度甚至高于刺杀埃德蒙德家族成员的“瓦努斯将军复活仪式”。但祭司凯恩,却不知从何处获知了其中的前六道。

第一道门阻挡所有生者。

第二道门阻挡所有死者。

第三道门阻挡所有雄性。

第四道门阻挡所有雌性。

第五道门,只有洞彻世事的老人能够看破。

第六道门,只有天性未失的孩童才会察觉。

这是世上最完美的限制,因为不可能有任何一个单独的灵魂能通过那些成对的门扉。除非它既是生者又是死者;即是雄性又是雌性;既是行将就木的老人,又是朝阳初升的孩童。

但拥有七重面具的凯恩,却已经了无痕迹地穿过了前六道门。

如今柯林才真正明白那具没有伤口的尸体的作用——他死于第一道死者之门。凯恩在触发咒杀后便以死者的身份通过,并且立刻复活,从而又经过了第二道生者之门。

然后,他成为女人。又接着成为老人,成为孩童,直到此刻。

守卫树冠圣灵的禁制,被凯恩的蛇缠树不疾不缓地破解了六层。原来他的侵入早已开始,轨迹就像一条蜿蜒的

云泥by青灯po 我独自升级漫画免费

蛇。在所有人的眼皮底下,他无声地攀向了被幽禁在树冠上的白鸽。

风笛和小竖琴的声音在舞台上平缓简单地回旋。是一支哀婉空灵的小调,没有什么技巧高超的装饰音,却虚幻而迷离,仿佛闭上眼睛就能看到林海大地的天低云暗,山寂水清。

在柯林他们进来的时候,《盖勒兹的薄暮》已经出演到一半,出乎意料的,这竟然是一个讲述林地人保卫故乡的故事。作者正是凯恩转生的剧场经理。他在此世是一个安赫人,从未去过林地的他,却异常同情盖勒兹人在一世纪的反抗。所以诉诸笔端在故事里将林地的男人,妇女,甚至孩子都塑造成了悲剧英雄,就仿佛亲身所见。

他写下的台词看似寻常,却萦绕着飘渺旷远的哀愁,以及哀戚之下,对安赫人深深的愤恨。

第二幕才刚刚开始,现场已经有不少观众被那诗意的情绪所感染,即使

云泥by青灯po 我独自升级漫画免费

他们都是受谴责的对象。柯林甚至还看到,不远处有人在偷偷地开始抹眼泪,仿佛这些情绪已经超越国别,唤起了人们内心深处最本真的善良。

然后,柯林看向自己身侧穿橘红色礼服的凯恩。他原以为,牺牲了同胞和七世人生才走到这里的凯恩,会对舞台上的英雄故事有着更多的共情和感慨,但没想到,凯恩却表现得比在场大多数人都更冷漠。

他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舞台,就仿佛那是一出不好笑的滑稽剧一样。

凯恩抱起双臂,往后靠坐在自己的椅背上:

“老实说,我没想到会在这里听见故乡的音乐。”他说:

“我已经在同盟本土呆了很多年,所以自己都有些记不清故乡的东西了。但听到这首曲子……我想起了自己和父亲一起在圣林里乘凉的年岁,那时会有一些诗人在演奏乐曲,真的,一模一样。”他说。

能在剧院里起到这种效果,恐怕是那位剧场经理不惜成本,从中陆西侧请来了真正的林地诗人。

他真的很想打动在场的安赫人,以此挽救遥远的盖卢林地,前世的故乡。

“那时候,我还不是什么祭司……”凯恩不自觉地追忆着说:“也想不到后来会到同盟本土,甚至钻研安赫人的魔法。”

“可是,你好像不太喜欢这首曲子。”柯林说道。祭司虽然被唤起了追忆,他的脸上却不见半分宽慰的神色。

“哪止是不喜欢。”凯恩说道。他的视线扫过身前和身边面容哀戚的观众:

“我恨这首曲子,更恨坐在这里安然地欣赏着这出剧目的人们。”

“你知道吗。”祭司压低了声音说道:

“当你弱小的时候,就连愤怒都只会显得很‘好看’,很可笑。”

“当你强大的时候,就连看别人愤怒,都只会觉得它很‘可爱’。”

为什么林地人的愤怒会成为审美对象。因为它无法为安赫人带来一丝一毫的威胁。

“我痛恨这种‘欣赏’。”凯恩说:

“他们只会在剧场里感动,流泪。但是看着吧,等他们收拾好情绪回到家里,根本什么都不会改变。他们会继续心安理得地喝我们的血,吃我们的肉。因为一旦在事实上触及到人们的利益,他们总能找得出为自己开解罪行的借口。”

那名剧场经理的努力,在凯恩眼中只是在取悦安赫人而已,这恰恰反而是对林地诸国最深的羞辱。

“我想在敌人脸上看到的不是同情,更不是愧疚。”他说道。

我想看到的是恐惧,甚至是丝毫不敢提及的忌惮。

在这时候,有两名坐在前排的观众在黑暗中悄然站起,开始向着舞台的方向走去。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5393.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