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周前 (09-23)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王贵看了看办公室门前那个“总经理室”的标牌,脸上露出了浓浓的笑意。

建筑公司终于改制成功了,他这些年来的努力也没有白费。

王贵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读是省内的一所普通大学,所以并没有去大城市的机会,大学毕业后就被分配到青河市建筑公司。

当时是八十年代初,在青河这种小地方,大学生的含金量是相当之高的,王贵刚参加工作,起步就是中层领导。几年后,刚刚满三十岁的王贵,便进入到了建筑公司的领导班子,前途可谓是无可限量。

到了八十年代末,国内的建筑企业也开始出现了经理责任制,王贵抓住了时代的机遇,做成了好几个大项目,很快就爬到了建筑公司二把手的位置。

接下来的国企改革浪潮当中,建筑公司也开始进行企业改制。

建筑公司原本是建设局下属企业,建筑公司的一把手本身也是建设局的一位副职。

而在建筑公司进行股份制改革的过程中,那位一把手显然不愿意放弃建设局副职的身份,所以便辞去了建筑公司一把手的职位,安心回去当领导了。

所以改制后的青河建设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的职位,就落在王贵的头上。

王贵虽然如愿以偿的成为了青河建设公司的总经理,但是他也知道,自己肩上的担子可沉重的很,青河建设公司未来的道路,也充满了荆棘。

进入到九十年代以后,国内虽然大搞基建,但是真正蓬勃发展的,都是央企或者高官的建筑公司,一般地市级和县区级的建筑公司,日子却并不好过。

也有很多地方的国营建筑公司,倒闭或者被兼并。

看看未来国内建筑企业的五百强排行榜,中建、中铁建和中交建这三大“中字头”麾下的公司,就占据了一大半,余下的大部分是高官的工程企业,民营建筑企业则是屈指可数。

地级和县级的国营建筑公司,在规模、设计、施工规划、施工能力上,都远不如三大“中字头”央企,最终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落败,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至于民营建筑公司,在九十年代基本是以施工队的形式存在,只能接一些简单的外包工程,像样一点的的大工程,都落不到民营建筑公司的头上。

根本原因是,建筑是一个很特殊的行业,从事建筑行业的企业需要有一大堆的资质。

修路要有修路的资质,造桥要有造桥的资质,盖楼要求盖楼的资质,公路、铁路、港口、矿山、水电工程、通信工程等等,全都要有相应的资质。

可以说小到挖地基,大到造核电站,没有相关资质,企业就揽不到工程。

所以最终成为建筑企业五百强的,都是三大“中字头”央企的下属企业,正是因为三大“中字头”央企拥有建筑行业里的所有资质,在那个大力发展基建的年代,他们可以垄断大部分的工程,自然能够顺利的发展壮大。

而在当时,民营企业才刚刚开始发展,民营的建筑公司的技术和规模,根本就不可能弄到复杂建筑资质,也就没有办法去做大工程,企业就得不到发展。

原来的青河市建筑公司,作为国有企业,是有一些建筑资质的,虽然建不了核电站,但像是一般的高楼、普通的道路、市政工程、普通港口这样基本的基础建设工程,还是可以承接的。

改制成为青河建设股份有限公司以后,这些建筑资质依旧存在,这也是青河建设公司最大的一笔财富。

有了这些建筑资质,青河建设公司就可以去几个接大工程。至少在青河市,没有建筑企业能与之竞争,建设公司完全处于垄断地位。

在1996年,来自于三大“中字头”央企竞争压力还不是很大。

这时候中央企业管理委员会还没有成立,中建和中交建还带有部分行政属性,而中铁建也依旧属于铁道部管理。

所以在经营灵活性方面,地方上的建筑公司还是更胜一筹的,或者说这时候的地方建筑公司,还能有口饭吃。

等几年后,三大“中字头”央企进行了改革,地方建筑公司的苦日子就到来了。

比如中铁建,脱离了铁道部之后

疯狂家族 高H辣肉办公室

,一下子就分出了十几个工程局,各自成立公司。

后来工程局单独变成一个集团,工程局下属的施工单位又再次拆分出来,单独成立公司,于是便出现了中铁XX局集团第XX工程有限公司这样的单位。

一个中铁建,轻轻松松的搞出了二三百家下属企业,然后拉出去打群架,地方上那些没有规模的建筑公司哪里能吃得消,只能缴枪投降。

这些参与打群架的企业,打着打着就打成了建筑企业五百强,变成了一个个庞然大物,其他企业就更没法与之竞争。

所以王贵需要在群狼到来之前,利用自己在青河市的垄断地位,快速的将企业发展壮大。

“市人民医院要盖一栋新的大楼,会成为全市新的地标建筑;市气象局也要搬迁到山上,到时候也会重新建设新的气象大厦;另外市电视台也要建一栋高楼,还要搞什么卫星接收器;建国路的拓宽工程,也是明年全市的重点市政工程……“

王贵摆着手指头算了算,发觉接下来能接到的工程还真不少。如果能把这些工程都吃下来的话,那么青河建设公司至少能成长为地方上的土霸王。

正当王贵在思考企业未来发展方向的时候,他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王贵拿起手机,听筒里响起了丁友亮的声音:“王总,恭喜啊!建筑公司改制成功,今后你们青河建设,可要大展宏图了!”

“同喜同喜。”王贵随口应付了一句,今天他接到了太多类似恭喜的电话。

丁友亮则接着说道:“王总,今天晚上有时间么?一起吃个饭?我给你好好庆祝一下!”

“哎呀,最近两天实在是有些忙啊,公司改制刚刚成功,我这里是千头万绪的,很多事情都要我处理,要不咱们改天吧!”王贵开口拒绝道。

“那明天晚上怎么样?”丁友亮开口问。

“这个还真不好说!”王贵故意轻叹一句,再次推辞道:“万事开头难啊!现在公司还没有进入正轨,我这个当总经理的,也只能天天加班加点啊,毕竟全公司上上下下都指着我吃饭呢!”

“能理解。”丁友亮话音顿了顿,接着说道:“王总,我这次除了给你道喜之外,还打算跟你聊聊工程机械的事情。

据我了解,咱们青河市接下来的几个大的建设工程,肯定都是你们来承建的,到时候总是少不了要购买一些工程机械,希望王总可以多多照顾我们生意啊!”

王贵心中一琢磨,公司改制完成,这工程机械肯定是要买的,没有工程机械,还怎么开建筑公司,怎么去接工程!

而且未来建设公司要扩大经营,要承接更多的业务,自然也就需要更多的工程机械。

这么算起来的话,丁友亮的这个饭局,还真的参加!

想到这里,王贵开口说道;“丁总,我周末晚上有时间,要不然咱们就安排在那一天?”

“没问题啊!周末好啊,吃完饭顺便再找个地方,放松一下!”丁友亮长出一口气,他觉得这笔生意,已经谈成一半了!

……

下午两点多,李卫东的大奔才缓缓的驶入富康工程的院内。

李卫东前脚刚刚走进了办公室,张涛后脚就跟了过来。

“你怎么才来啊!我都等你一上午了!”张涛有些埋怨的说道。

“上午的时候,去了一趟技术学院,看了看那边的情况。”李卫东话音一转接着问道:“有事么?”

“还不是我电话里跟你说的,重型机械厂的丁友亮,已经跟王贵约好饭局了!”张涛有些焦急的说道。

“你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准确么?”李卫东笑着问。

“当然准确了!东方大酒店的经理亲自告诉我的,丁友亮定下了酒店里最豪华的包间,要了最贵的套菜,准备请王贵吃饭,时间就是在周末。”张涛开口答道。

“就算丁友亮定了最豪华的包间,东方大酒店的经理怎么知道丁友亮请的是王贵?”李卫东下意识的问道。

“人家自然是有法子啊,比如问一问有多少位客人,客人里有没有少数民族,客人有没有什么忌口,有没有对什么食物过敏,或者是客人有什么喜欢吃的东西。几句话就能把信息给套出来!”张涛开口答道。

“原来如此,那以后咱们要请客的时候可得注意,免得被人套走了商业机密!”李卫东笑着答道。

“都这时候了,你怎么还关注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张涛皱了皱眉头,开口说道:“现在丁友亮跟王贵约好了饭局,重型机械厂那边都已经抢先一步了!”

“不急,先让丁友亮去跟王贵谈,咱们过两天再去接触王贵。”李卫东一脸淡定的说道。

张涛急的跺了跺脚:“过两天,说不定黄花菜都凉了!咱们青河市,以前就只有市建筑公司有造桥、修路和盖高楼的资质。

如今市建筑公司改制成为青河建设公司,那以后咱们青河市的大工程,肯定都会被这个青河建设所垄断,其他建筑公司顶多是接一点小工程!

也就是说,青河建设公司会成为我们未来最大的客户,要是青河建设公司被重型机械厂给抢走的话,咱们在青河地面上,可就难以立足了!

而且我听说,明年咱们市会有几个大工程开建,像是人民医院的新大楼、气象局的搬迁、电视台要建新闻大厦,还有市区道路拓宽工程,这些加起来得花好几个亿!

建这么多的大楼,得用多少挖掘机和装载机!市区几十公里的路面拓宽工程,得用多少压路机啊!这少说也能凑出一个亿的销售额!”

李卫东呵呵一笑:“不光是你说的这些,咱们青河上游的水库要进行扩建,之后会在北边修建新的自来水厂。另外防洪和抗旱的需求,市里还打算修水坝呢。

水库和水坝,市里面已经开始进行实地调研了,明年年初开会的时候就会提出来,这两个工程,没有十几个亿也拿不下来!”

“十几个亿?这么多!真的假的?”张涛猛的一惊。

对于青河市这种小城市而言,拿十几个亿出来建公共工程,绝对是一笔巨额开支。

“我还能能骗你不成!”李卫东接着说道:“咱们这条青河,每隔几年就会发次水,以前我在运输公司的时候,夏天下雨的时候,我都没工夫回家,得一直待在调度室,等着参加抗洪抢险。

市里面早就想彻底的解决这个问题了!咱们市区地势本来就不算高,很容易就有河水倒灌。如果不解决水患的话,每年这么一涝一旱的,不光是农业会有损失,工业也发展不起来。”

北方有很多的沿河城市,夏天会有洪涝,冬天会有干旱,所以夏季抗洪、冬季抗旱,对于很多北方城市而言是一种常态。

应对这些自然灾害的最好方法,自然是兴修水利工程,见水库和大坝,可以储水和泄洪,可以避免洪灾,缓解旱灾。

水利方面的建设是耗钱的,历朝历代被水利工程掏空国库的例子经常出现。

但这也意味着兴修水利是一块大肥肉,很多行业都能从中饱餐一顿。

得知市里面要话十几亿兴修水利工程,张涛则更急了。

“董事长,你都知道有这么大的工程,怎么还不赶紧去联系王贵啊!咱们全省范围内,有资质修水利工程的企业只有那么四五家,王贵可就是其中之一啊!”张涛开口说道。

李卫东则一脸淡然的说道:“你放心,订单跑不了的!就凭丁友亮那点手段,还撬不走这么一大批订单。”

“这可难说。丁友亮在这行摸爬滚打那么多年,可有的是阴谋诡计!”张涛开口说道。

“听起来你像是吃过亏啊!快跟我说说,这丁友亮都有什么阴谋诡计?”李卫东笑着问。

张涛长叹一口气,开口说道;“这个丁友亮啊,可是很会送礼的。你还记得当年他从七五科技攻关计划里,拿到了一个攻关项目,等于是用国家的钱给自己做研发。”

“我记得,就是装载机的核心技术嘛!也是因为这个技术,重型机械厂的装载机才能跟其他企业拉开差距,成为国内领先的水平。”李卫东点了点头。

“丁友亮之所以能拿到这个项目,靠的就是送礼!听说他在京城待了两个多月,送礼送了一大圈,然后才拿下了这个科研攻关项目。”

张涛说着轻叹一口气,接着道;“当年我要是有这种送礼的本事,说不定这个攻关项目就是我的了,转载机厂也不会差点倒闭!”

听了这话,李卫东心中暗道:就你张涛那点本事,就算是会送礼,也没有那个眼光和魄力!

随后李卫东开口问道:“你是担心丁友亮给王贵送礼,然后拿走了订单?”

“以我对丁友亮的了解,他肯定准备了一份厚礼,说不定在饭局上就会送给王贵!到时候咱们的订单可就被抢走了!”张涛开口说。

“你多虑了!”李卫东长叹一口气,接着说道;“你虽然很了解丁友亮,但你并不了解王贵!他是一个真正的企业家。”

“企业家就不收礼?”张涛有些抬杠的问。

李卫东微微一笑,半开玩笑的说道:“真正的企业家不会因为一点儿蝇头小利而动心的,所以得加钱!”

……

饭局当中,酒过三巡,丁友亮笑盈盈的拿出了一个漂亮的木盒,递到了王贵的手上。

“王总,恭祝你大显身手,也祝愿你们青河建设的业务也蒸蒸日上!”丁友亮笑着说道。

王贵将盒子拿在手中,稍微一颠,发觉还挺沉,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是一只黄金打造的大公鸡,上面还刻着“金鸡报晓”四个字。

王贵心中一惊,如果这只鸡是纯金的话,就算是拿去按克卖,也是要值不少钱的。更何况这里面还有手工的花费,那就更值钱了。

丁友亮则接着说道;“王总,我知道你是属鸡的,所以特地准备了这件金鸡报晓,也希望贵公司在王总你的带领下,像雄鸡一般,百尺竿头,蒸蒸日上!”

望着盒子里的这只金鸡,王贵已然明白了丁友亮的意图。丁友亮送这么贵重的礼物,无非就是希望,日后建设公司可以从重型机械厂购买工程机械。

不得不说,丁友亮是很会送礼的,知道王贵是属鸡的,所以特意送了一只金鸡,不仅仅能显示出礼物的贵重,还能表现出这礼物是花费了心思准备的。

又值钱又费心思的礼物,诚意瞬间拉满!一般人送礼可到不了这种境界。

这一

疯狂家族 高H辣肉办公室

招,丁友亮也是屡试不爽,他曾经用这种方式,拿到过很多的订单。

然而王贵却将盒子盖上,然后很干脆的将礼物还给了丁友亮,一脸坚决的说道:

“丁总,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这礼物太贵重了,我可不能收!”

王贵这坚决的样子,显然不是假意推辞,他是真的不打算要这礼物。

丁友亮微微一愣,他没想到这么贵重而且有诚意的礼物,竟然入不得王贵的法眼!

“什么情况?这么一只黄金大公鸡都不满意么?难道是嫌送的太少了,得加钱?”

喜欢重生之实业大亨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539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