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周前 (09-26)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对宏杰哥的感情就变了味儿,张莉莉刚开始只是觉得宏杰哥对小雨这个妹妹特别好,好到让她羡慕甚至可耻的嫉妒过。最后,最后就想着,要是他也能对自己那么好自己就满足了。

可惜之后当真实现的时候,莉莉又不满足起来了,为此,年幼的她曾经在夜里独自一人自我厌弃斥责,并下定决心命令自己不许再有这样的想法,可是每每再次面对宏杰哥,她的心又立马背弃了思想。

直到初二那一个周末的午后,张莉莉跟着小雨到了学校后就去找宏杰哥,因为宏杰哥初三周末上午

汐奴 早就想在饭桌要你了

补课半天,到的时候教室里已经没有其他人了,张莉莉跟李香雨走到宏杰哥教室门口的时候,刚好听见里面有人在跟宏杰哥说话,并且只言片语就能明白,里面有个女孩子在跟宏杰哥告白。李香雨急忙拉着张莉莉在教室外停了下来,明明小雨之后可以笑嘻嘻的调侃宏杰哥,张莉莉却发现自己心里难受得想要尖叫想要大哭,那一刻起,张莉莉就发现了,自己对宏杰哥的感情并不像小雨对她哥哥的情谊,而是,自己已经喜欢上了宏杰哥,想要结婚想要生孩子组建家庭那种喜欢!

那时候的张莉莉心中苦闷纠结,却又止不住的在每次见面就将目光落在宏杰哥身上,他今天对自己笑了,又摸了我的头,他参加奥数比赛了,他演讲比赛得奖了,他又排名全校前十了......

张莉莉每天都忍不住的小心翼翼的收集着所有关于宏杰哥的每一件事,再一边偷偷的在心里独自甜蜜,之后,又越发空虚寂寞。

啊,又有女生跟宏杰哥表白了,那个女生真漂亮,在元旦节上表演过孔雀舞的她就像一只高傲的孔雀,现在却对宏杰哥放下了矜持......

还好,宏杰哥拒绝了,可是,张莉莉心中高兴却有苦涩,今天不是她,明日也会有另一个她,终究最后会有一个人站在他的身边。张莉莉开始关心自己的容貌,关心自己的身材,可是在其他人眼中艳丽的长相,张莉莉却总忍不住捂在被子里哭,宏杰哥肯定会更喜欢小雨那样清雅的容貌!

这样纠纠缠缠,一年,两年,三年,四年......宏杰哥去大学了,终于飞到了张莉莉视线不可及的远方,那时候,她以为自己终于可以从这份苦涩的暗恋中挣脱了,却发现,这么多年下来,爱他,已然成了习惯,刻入骨髓,让她害怕,又让她安心。因为在她眼里,宏杰哥就是那个让她莫名安心的停泊港湾。

或许她的青春期特别持久,那样的小心翼翼的自卑的仰视着心里那个他,却从不敢幻想自己有一天能站在他的身边。每年只能见宏杰哥一面,暑假宏杰哥也开始不回家了,听说是在打工。或许,那里还有他放不下的那个她?

这份暗恋让张莉莉心性快速的成长了起来,她开始不再大大咧咧,不再跟异性太过随意,她开始关心生活,关心爸爸妈妈那个成人的圈子,开始变得,能够随意的遮掩自己想要遮掩的内心想法和情绪,开始学会心里难过得默默流泪脸上也能得体的微笑。

本来已经准备默默的报考宏杰哥同所城市的大学,送玉娇离开的那天,小雨说的那番话却点醒了沉湎与悲伤暗恋的张莉莉。

人生不过匆匆几十载,难道自己要这么看着深爱的他恋爱结婚生子?最后自己再随便寻个合适的男人,在合适的时间里结婚生子,最后带着这份苦涩的初恋长眠地下化作虚无?

为什么没有想过告诉宏杰哥自己的心意?无非是害怕被拒绝以后,连现在这样能时常看看他关注

汐奴 早就想在饭桌要你了

他的机会都被剥夺了。

看着波光粼粼的江面,耳边是小雨和玉娇低声的交谈,张莉莉觉得水里晃动的阳光有些刺眼,却照进了她晦暗了多年的内心,荒芜的心田不受控制的长出一颗颗名为希望期盼的小草。

在飞往宏杰哥同一所学校前,小雨居然对她说:“莉莉,加油,希望下次见面就可以提前叫你声嫂子了。”

原来她知道了,而且丝毫没有责怪她的意思。张莉莉心中欢愉,无论以后能不能真的当小雨的“嫂子”,张莉莉知道,自己永远会真心感激小雨这个好朋友,至少她给过自己宝贵的勇气与希望。

然儿现实却永远比不上想象。因为自己是建筑系的,而宏杰哥是商贸经济专业,可悲的,虽然名义上是同一所学校,却因为分了校区,一个在南一个在北,就算打的士路上毫不堵车,也要花费两个小时穿过整个城市。而没有了小雨在中间,张莉莉很难找到借口常常过去找宏杰哥。

在刚去学校的时候,因为人生地不熟,妈妈以及小雨都摆脱了宏杰哥来接她,但是一天忙活下来,等到宏杰哥帮她把床铺好后,用过迟到的午饭,宏杰哥就要忙着回去了,站在新学校门口,张莉莉几次三番想要说出口,却又每每又咽了下去。

“莉莉,你,有什么话对我说吗?”李宏杰单手操着裤兜,一手忍不住有些尴尬的挠着后脑勺,面上还有些窘迫,眼神也有些躲躲闪闪的。

张莉莉心中正酝酿着犹豫该不该现在就说出口,一听对方的话,心陡然一跳,还以为是小雨告诉了他自己对他的心思。看着一向成熟稳重的宏杰哥难得的面露为难【并不】,张莉莉心中一沉,他,自己对他的情谊果然让他为难了么?现在这样问是想让自己说出来然后好明明白白的告诉自己的痴心妄想?还是在暗示自己以后都不要说出这些让双方都尴尬的话?

张莉莉忍不住后退了一步,面容陡然就惨白了一片,本来丰润的唇抖了抖,嘴角勉强的扯出一个微微的弧度:“不,没,没有啊,哈。宏杰哥,你,你先回去吧?今天真的麻烦你了!”

李宏杰闻言,犹豫的垂头踢了踢脚尖,最后看着张莉莉苍白憔悴的面容,轻轻的叹了口气,“虽然或许现在说不太合适,但是我还是忍不住想说......”

“不,不,别说!我,呃,抱歉,我有点累了,想回去休息了。”张莉莉深怕对方说出那句话,不等对方说完,就语速极快的打断了对方的话,看着对方惊愕不可置信的表情,本来想转身就走,还是顿住了脚步,暗暗给自己鼓劲儿,想要坚强的面对对方明显的拒绝【错觉】,“宏杰哥,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可是,我,抱歉,唔,我还是先回去了!”实在说不下去的张莉莉勉强压制住开始酸涩发胀的眼眶,垂眸掩饰性的快速眨了眨,最后抬眸深深的看了一眼满脸为难【呆滞】的宏杰哥,转身,跑了。

张莉莉没有看见,她身后,李宏杰面色有瞬间的不可置信,最后苦涩,难受,眼神深深的注视着远去的倩影。“抱歉?这就是你所谓的对我的感情?呵!不过,我这么多年的感情,不可能就这么算了,既然当初招惹了我,就不要想再去找别的男人!”李宏杰眼神晦暗,心中翻腾得厉害,一时想算了就让她去找她的真爱吧,一时又反驳怎么可以算了?!就算她现在对自己没感情了,可是至少有过喜欢......有过...吗?可悲的过去式?!

之后张莉莉本来还沉浸在还没告白就被拒绝【大雾】了的悲哀里,还没来得及埋葬苦涩的初恋,就发现了一件怪事。宏杰哥开始频繁的往自己所在的校区跑,每次却并没有第一时间来找她,反而是她跟新交的朋友出校门偶然遇见了宏杰哥才知道对方来了。可是那次相见,对方只是眼光闪烁的深深望了自己一眼,就转身离开了。之后也听朋友说又碰见过宏杰哥几次-----因为那次一起见到过,朋友们知道了自己认识这个长相气质都很优秀的帅哥。

可是之后每次张莉莉忍不住在校外逗留偶然远远的见过对方,却都不等自己上前说话,对方就像没看见自己一样径直的离开了。

直到有一次她看见了一个长发披肩气质温和的女生在宏杰哥身边比肩而立,那一刻,张莉莉才明白,原来对方是来这边找这个女生的,这个女生她也知道,是上一届的学姐,学校有名的气质女神。之前那几个月刚泛起的旖旎立马被一盆冷水浇灭,张莉莉自嘲一笑,明明被那样拒绝了,还是忍不住的想,宏杰哥这半年每个月都来一次,是为了自己呢?却原来......

从那之后,宏杰哥开始光明正大的每个月来一次学校了,每次也开始来找自己说说话,偶尔还能陪着她绕着学校有名的情人路慢悠悠的走上一个小时。可是张莉莉再也没有其他想法,只是每次送走宏杰哥,都暗暗发誓,下次一定不能再不知趣的答应宏杰哥一起走走的提议了,人家明明只是客套话,自己却还是可耻的装作不知情的占据了对方来陪“女朋友”的时间。

占着“妹妹”的身份阻拦对方的恋情?张莉莉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可以这么可耻,却每每又忍不住的答应了对方的“客套话”。

纠纠缠缠直到大四开始实习,张莉莉看着眼前这个已经在本市最大公司开始上班快一年了的宏杰哥,如今的他越发沉稳,举手投足完全不是自己周围那群小男生能比的气质风华。可是,张莉莉心中沉闷,勉强的笑了笑。听说那位学姐毕业后一直留在本市工作呢,所以,宏杰哥,你就那么喜欢她吗?毕业之后毫不犹豫的就留在了这里?

明天就要开始实习了,张莉莉环顾有些空荡荡的宿舍,最后还是拿出了手机,在宏杰哥号码一栏迟疑了良久,还是放弃了直接通话,最后选择了发短信:“宏杰哥,我明天就要去公司实习啦( ̄ˇ ̄)v对了,宏杰哥,我以后就住了男朋友那里了,之前他追了我很久了,我今天答应他了,以后就暂时借住在他那里,不用担心我了。”

发过之后,张莉莉想直接关机,害怕收到对方的祝福,又忍不住抱有那么一点希望,希望对方能强烈的反对自己轻率的就要跟别的男人同居的事。其实这个追求她很久的人确实存在,不过恰恰相反,今天她又一次的彻底严肃认真的拒绝了对方的第N次表白,并且说了自己有喜欢了很多年的人了。当时对方一脸明白的说了句“难怪....虽然早就猜到了......”这样的话,不过当时张莉莉并没有听清,也并不关心。

好像过了很久,又或许只过了一会儿,桌上的手机嗡嗡的震动了两下,有短信来了。

张莉莉脑袋里还在想着要不要看,手上却迅速的点开了短信:“...知道了,明天我来接你,帮我买点女生会喜欢的用品!”

就这样?张莉莉心中钝痛,好在这么多年也习惯了,这样的钝痛反而让她有股诡异的安心感。买女生会用的...日用品?这是,要跟学姐同居了吗?

张莉莉知道宏杰哥早在工作开始,就租了套装修精致温馨的单身公寓,只有一个卧室的那种,到现在,张莉莉不可能还异想天开的想着宏杰哥会自己睡客厅把卧室让出来给他名正言顺的“女朋友”!

在饭桌上,张莉莉狠狠的灌了一口凉茶饮料,不知情的恐怕还以为她是在灌白酒。今天不是张莉莉第一次来宏杰哥租住的一室一厅单身公寓了,可是今天看着这房间里一样样粉色系的女生用品,曾经觉得莫名温馨的公寓如今却让张莉莉心头刺痛。

这是今天一大早就被宏杰哥拉着去商场购买的,若是几年前,或许张莉莉会觉得这是给她准备的,可是现在......

张莉莉苦涩的一笑。

端着最后一盘菜出了厨房的宏杰哥今天似乎特别性感,张莉莉忍不住又暗搓搓的偷瞧了一下因为绑着围裙而特别显眼的劲腰,想着朋友夜聊的时候说过的,拥有这种腰的男人持久力总是特别好,力量也会......

张莉莉偷偷的捂着半张脸颊,觉得自己明明没有喝酒,为什么今天就是觉得宏杰哥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诱人的荷尔蒙呢?难道其实是自己发/情/期到了?

心不在焉的用着饭,张莉莉没有发现今天的宏杰哥似乎话特别少,眼神幽深,从一开始见面,眼神就复杂难辨,似乎还在纠结犹豫着什么,行动上却有条不紊的引诱着猎物。

收拾碗筷的时候,李宏杰在厨房似乎才想起来的,喊着让张莉莉帮自己将卧室的被单换一下,换成对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准备好的淡粉色带着雅致小蓝花的床单被套,就连本来形单影只的枕头,也要求她帮忙重新装了一对放到双人床上,看着看起来就温馨的床,卧室一角,还摆放了一张今天才买的梳妆台,这是张莉莉心目中想象着自己的喜好买的,或许,自己这样太可耻了......

咔的一声,微不可察的房门反锁声,张莉莉因为沉浸在思绪中没有发现,直到身后传来宏杰哥莫名有些低沉压抑的声音,“你昨天交了男朋友?还要去跟他同居?”

张莉莉下意识的感到莫名的害怕,不过向来粗神经的她并不觉得宏杰哥需要害怕,只是此时却因为对方说的话有些心虚,眼神不敢与对方接触,这个表现看在李宏杰眼里,却是击得他心碎的默认。李宏杰眼神越发晦暗压抑,面部咬肌鼓动了几下,情绪剧烈翻涌之后,却是诡异的沉静了下来,甚至还轻轻的笑了一声:“也罢,看来我的莉莉终于长大了,既然如此......”

张莉莉没听明白对方的意思,但是听到宏杰哥低沉暗哑的嗓音仿佛含在嘴里的那句“我的莉莉”,直听得她忍不住双颊晕红,心脏也不争气的砰砰乱跳,早就应该彻底熄灭的爱情又不甘心的弱弱的升腾起一丝卑微的期盼。

张莉莉低垂着头紧张的抓着裙摆,有些被卧房内古怪的气氛压迫得浑身紧张,却又说不清道不明这般紧张的缘由,直到一个高大的身影携着让她目眩神迷的冷香将她紧紧的拥进怀抱,被她咬得微微发烫的双唇被一张更加火热滚烫的嘴唇含住包裹吮吸,这才迷迷糊糊的顺着接吻的姿势抬眼看了看近在咫尺的俊脸。

啊,这是,跟宏杰哥,吻上了吗?自己又在做梦吗?但是感觉好真实......

本来满腔怒火的李宏杰狠狠的吮吸咬噬着这个可恶的即将另投他怀的女人,可是垂眸看见对方因为自己的啃咬不适的皱起了眉头,又可恶的心软了下来,不由自主的放缓了力道,温柔缠绵的舔舐吮吸起来。双唇灼热的研磨啄吻,不满足的张唇含住女孩果冻般莹润软糯的双唇一阵吮吸舔舐,将双唇折磨得滚热红肿,这才不甘的放过它,转而顺着女孩微启的唇齿,大舌灵活的钻进了女孩的口腔。

李宏杰忍不住心中的激荡,双臂忍不住越发用力,想要将这个等待多年的女孩镶嵌进自己的身体里,永远不要分离,永远,只属于对方!

大舌一阵扫荡,终于抓住了女孩甜软的小舌,不熟练的勾缠吮吸,有好几次不小心钻进了女孩的喉咙深处引得女孩不适的皱眉抵触,李宏杰只得小心几分,努力转动自己早已经被浆糊塞满的脑袋,勉强回忆起了几个接吻的注意点,微微离开女孩的唇舌,变换了一□□位,又急切的再次钻进了女孩的口中。此时的李宏杰哪里还有半点沉稳?实实在在初尝情/欲的毛头小子。

本来沉浸其中的李宏杰皱了皱眉,最后还是艰难的停住了动作,眼眸深深凝视怀里双眸湿润两颊晕红的莉莉,“你,愿意吗?”

口上询问对方的意愿,行为上却不怎么君子风范,眼看着对方眼中有清明恢复的迹象,却是忍不住一次次啄吻,手上更是不曾撤离女孩的衣衫内部,此时的他双手已然钻进了女孩的衬衣内,一手研磨抚摸着女孩的背部,一手不曾停顿的一颗颗解着女孩的衬衫衣扣,还不时的抓揉。

张莉莉此时已然被突如其来的情谊砸得脑袋发晕,自然是不会拒绝的。她了解宏杰哥,正如她爱了他这么多年一样深刻,如今宏杰哥这般对待自己,当然是对自己有情谊的。虽然此时脑袋发晕的张莉莉不明白为什么,但是她现在只想紧紧的抓住宏杰哥,一辈子,再也不要放手。

张莉莉羞涩难忍,眼神湿润却坚定的抬首对上宏杰哥晦暗深邃的眼神,坚定的点了点头:“嗯,我,我愿意。”

李宏杰呼吸一滞,紧接着就是狂涌而来无法抑制的狂热情怀,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发泄,看着瘫软在自己怀里的女孩,双臂一个发力,就将女孩抱了起来,急切却温柔的放在了床上,刚刚铺好的粉底小蓝花,这个是女孩最喜欢的颜色。

李宏杰手上动作难掩毛头小子的急躁鲁莽,却竭力的克制自己汹涌的情怀,开着空调的卧室似乎一瞬间炙热难耐,让他饱满的额头布满汗珠。

看着心爱的女孩,不,从此以后她已经成长为女人了,成为了他的女人,因他而变成了女人!看着心爱的女人随着自己的动作满面迷醉,眼眸涣散,李宏杰腰眼一麻,忍不住将保留了二十几年的第一次全部交付,最后在相连处溢了出来。

看着身下同样到达了高处此时一脸迷蒙的可爱女人,李宏杰眼神幽深,还埋首在对方体内的物什又精神的挺立,在对方柔弱的惊呼声中再次勇猛攻击。

此夜,他是勇猛的战士,而她,就是他进攻占领的国土......

喜欢重生我的安然一生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546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