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周前 (09-26)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月五仁威风凛凛,如同天神降临,恐怖的血气直接将破败的遗迹推平。

断壁残垣下,姜元和齐昊两人如同蝼蚁般被烟尘覆盖。

敕灵宫高手随之而来,将此地团团围住。

“嘿嘿,这两只小老鼠还真会钻,总算逮着了。”

“阴阳母皮这等宝物也是这种小鬼可以染指的吗?”

“夺得阴阳母皮便是大功一件,月师兄又要高升了。”

众人冷笑,看着被烟尘遮蔽的废墟也不急。

瓮中捉鳖,一切已成定局,自然可以气定神闲。

他们下意识地望向月五仁,目光炙热。

叶姓不败,他们都属于叶恒麾下。

一旦夺得【阴阳母皮】,献给叶恒,到时候月五仁便是头功一件,水涨船高,便是毫无争议的事实。

或许将来,就连【真境】都有他的一席之地。

想到这里,所有人都流露出了羡慕的神色。

“小老鼠,别躲了,蝇羽之身,染指重宝,这便是死罪,你以为还能逃得了吗?”

月五仁高高在上,漠然地望着漫天烟尘,无情地宣判着姜元的命运。

虽然眼前这小鬼乃是御妖司【天才训练营】的成员。

可是为了【阴阳母皮】,这个险值得冒。

那可是昔日【四凶】留下的至宝。

轰隆隆……

突然,一道璀璨的光芒从废墟之中贯通而出,窜向死角。

“走!”

姜元一声暴喝,将齐昊送了出去。

与此同时,他昂扬身姿,从废墟之中冲了出来,眉心处【涅法瞳】猛地裂开,赤芒如血,照亮着幽闭的空间。

“谁也逃不了。”月五仁冷笑。

这种事不能有半个活口,只要死无对证,御妖司可以追求他们欺凌小辈的罪责,却无法将杀死【天才训练营】成员的帽子扣在他们头上。

前者可以回旋扯皮,后者却是必死无疑的大罪。

毕竟,陨墟地底当年可是赫赫有名的【四凶迷宫】,连九变强者都有陨落的风险,死两个小家伙也很正常。

嗡……

月五仁屈指一弹,一缕血气好似坠落长空的流星,划过长长的尾巴,直接将齐昊镇压,骨肉碎裂,陷入废墟之中。

“齐昊……”

姜元龇牙欲裂,厉声吼道。

他的天赋的确惊艳,可是老天却没有给他足够的时间,将这样的天赋化为纵横世间的实力。

相比于月五仁开启六窍的境界,姜元太弱了,弱得如蝼蚁般,生死两难。

他并非败给了敕灵宫弟子,而是败给了岁月光阴。

十年,如果上天能给再给他十年的时间,或许今日的结局便会彻底不同。

然而命运洪流,滚滚而至,从来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

这世上最不可能的便是”如果“二字。

“这枚妖瞳也不错,放在你的身上太浪费了。”月五仁冷笑道。

他目光如剑,盯着姜元额头上的【涅法瞳】,已然将其当成了自己的战利品。

如此宝物,竟然被一个小鬼窃为己有,简直暴殄天物。

今日,他气运大盛,合该获得此等宝物。

“敕灵宫的杂碎,有种就来取吧。”

宝贝你说你逃了几次了 可乐2金银花露水

姜元纵身一跃,化为残影,向着废墟深处掠去。

“无谓的挣扎。”

月五仁冷笑,他轻轻挥手,浓烈的血气在身前浩荡聚合,竟然化为一张半人高的长弓,星芒闪烁,化为九道箭矢,破空之音刺痛耳膜,直接撕裂长空而去。

“九星破元箭!”

众人惊呼,眼中绽放异彩。

这可是敕灵宫的绝学,血气之中,蕴藏星辰之力,凝聚箭矢,百里杀人。

九箭齐发,寻常九变强者都难以抵挡。

月五仁威风霸道,对付一个小鬼也不留手,一切都是为了【阴阳母皮】。

轰隆隆……

这一刻,姜元的身后巨响动天,好似风雷激荡,裹挟着紧迫的毁灭之气。

就在此时,他猛地转身,一道流光冲天而起,在身前张开,竟然是一张皮毛。

那张皮毛大约有半人多大,上面呈现黑白二色,沾染着黯淡的血迹。

砰砰砰……

九星破元箭转瞬即至,生生撞在了那张黑白皮毛之上,恐怖的力量豁然爆开,竟然没有逸散出一分一毫。

“挡住了?那东西竟然挡住了月师兄的杀招?”

“阴阳母皮……不愧是阴阳母皮,昔日四凶蜕下的皮毛。”

“难怪叶恒师兄对此志在必得,传闻那头大熊力冠禁地,母皮蕴藏阴阳之力,可隔绝诸法。”

敕灵宫一众高手俱都动容,目光变得无比炙热。

区区小鬼,竟然能够凭借此物挡住月五仁的攻击,其逆天之处可想而知。

“哈哈哈,不愧是阴阳母皮!”

月五仁见此异象,不怒反喜,对于【阴阳母皮】的渴望越发炙盛。

轰隆隆……

他一步踏出,便出现在了姜元的身前。

大手落下,化血为印,便将【阴阳母皮】拿住,眼看就要从姜元手中夺来。

嗡……

就在此时,姜元眉心处的【涅法瞳】猛地张开,一道璀璨的白光轰然射出,好似剑光破空。

这一记瞳术凝聚了姜元全身的力量,如此近的距离,月五仁避无可避。

轰隆隆……

果然,那可怕的白光直接撞向了月五仁的胸膛,汹涌的余波好似涟漪扩散,激起火光万道。

”小老鼠,你的伎俩还真不少,可惜,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你所有的谋算都显得可笑。“

散乱的火光中,传来了月五仁讥诮的笑声,好似催命符般带走了姜元所有的希望。

月五仁高高在上,冷漠地看着姜元。

他们的实力相差太大了,纵然姜元机关算尽,对于结果也不可能有任何改变。

“到此为止了吗?”

姜元咬牙,他望着废墟中生死不知的齐昊,又回首看了看归途,那里有着他牵挂的身影。

山水有相逢,人无再聚时。

这一刻,便是终点。

“死吧!”

月五仁漠然,手掌缓缓落下,似如棺木盖亚,印证生死。

“今天,凡是敕灵宫弟子,全都要死。”

就在此时,一道冰冷的声音在虚空中炸裂,如火山喷薄,震动八方。

月五仁猛然变色,他的掌下空空无物,抬头望去,原本应该已经死在他手中的姜元已经出现在百丈之外。

姜元的身后站着一位青年,布衣猎猎,有着一只黑猫相随。

“周……周大哥……”

姜元回望,眼眸颤动,几乎不敢相信。

这一刻,他如坠梦中,在最绝望黑暗的时候见到了曙光。

那是他心中最为向往的身影,高山仰止,如大日高悬,光芒万丈。

“我在,谁也动不了你。”

周道目光冷冽,一步踏出,横挡在了姜元的

宝贝你说你逃了几次了 可乐2金银花露水

身前。

“阁下是什么人?”

月五仁目光微凝,露出忌惮之色。

身为开启六窍的高手,他竟然有些看不透眼前这个男人,这让他颇为不安。

“敕灵宫的胆子还真大,竟然敢对天才训练营的成员动手,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罪?”周道沉声道。

“你既然知道我们是敕灵宫的弟子,还敢多管闲事?”

就在此时,一名男子从敕灵宫一众高手走了出来。

他有恃无恐,沉声呵斥。

嗡……

话音未来,一道剑光骤闪,好似雷霆万钧,直接洞穿了那人的身躯,恐怖的力量吞灭残躯,于顷刻间化为灰烬。

变故来得太快,所有人都愣在原地。

谁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男人一言不合,便妄动杀伐,霸道得没有边际。

要知道,他杀的可是敕灵宫的弟子。

“他……杀人了!?”

站在最后的项天戈瞪大了眼睛,盯着周道,满脸的错愕。

他知道姜元的这位兄长实力很强。

他原以为,有高手突然闯入,敕灵宫会投鼠忌器,或许会就此退去。

可是项天戈做梦都没有想过,周道压根就不是过来要吓退敌人的。

“你……你疯了……你知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什么人!?”

一名敕灵宫弟子目光惊颤,失声低吼,有些难以置信。

敕灵宫高高在上,一言不合,便痛下杀手,这等行为简直无法无天,近乎妖魔。

嗡……

然而,他的话刚刚说话,又是一道剑光闪烁,破灭长空,带走了他的性命,身躯化为劫灰,连渣滓都未曾留下。

转眼间,两名敕灵宫弟子死在了这幽闭的地底世界,悄无声息。

那个男人却是一步都未曾挪动过。

“你竟敢杀我敕灵宫的弟子。”

月五仁暴怒,脸色犹如酱爆的猪肝般难看。

“许你草菅人命,就不许我杀人放火?”

周道冷笑,他一步踏出,直接出现在敕灵宫一众高手的中央。

冷冽的目光环伺左右,好似步入猪圈的屠夫在审视着嗷嗷待宰的猎物。

“接下来,我要杀人了。”

周道无情,宣告着众人的命运。

嗡……

他一手探出,直接洞穿了一名弟子的身躯,恐怖的血气轻轻震荡,直接将其碾得粉碎。

”嗯?勇气可嘉,竟然还敢逃。“

周道一抬手,剑光纵横,直接将三名转身的弟子吞没,杀伐之气肆虐咆哮,连劫灰都未曾留下。

“敕灵宫的绝学呢?不妨使出来瞧瞧,怎么?只能欺负小孩子玩吗?”

周道一转手,大手落下,直接将一名弟子的头颅捏得爆碎,散乱的血气弥漫开来,猩红夺目,刺痛所有人的眼球。

“真以为他家没大人了吗?”

周道的脚步并不停止,屈指一弹,一缕血气惊奇,跟串糖葫芦似的,直接带走了五名敕灵宫弟子的性命。

雄浑的血气在最后关头猛地爆开,将他们的身躯撕裂,连全尸都没有留下。

“太……太凶残了……这……这还是人吗?”

远处,项天戈看得目瞪口呆,小小的心灵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这个男人强大得宛若魔神,杀人之前,出言警告。

然而,那些曾经高高在上的敕灵宫弟子却依旧无力反抗,如同受惊的鸡仔,只能立在原地,任由宰割,可笑得让人觉得惊异。

“不……不要杀我,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就在此时,一名敕灵宫弟子终于心神失守,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等待死亡的那种绝望和无力。

面对周道发出的警告,却无人可以扭转那陨落的命运。

这里,简直就是炼狱。

“知错就改,善莫大焉,下辈子做个人吧。”

周道点头认可,大手落下,惊雷浩荡,直接将那名弟子的身体撕得粉碎。

“住……住手……你疯了,你疯了,你知不知道你杀的都是什么人?”

月五仁厉声嘶吼,看着那一个个倒下的同门,他的心神几乎失守。

纵观十年以来,胆敢明目张胆,斩杀敕灵宫弟子的,除了剑柱那位神秘弟子【炎君】之外,便只有那个叫做周道的男人。

他们无法无天,杀伐由心,早已上了敕灵宫通缉榜单之上。

月五仁做梦都没有想到,在这地底迷宫深处,自己回遇见除了那两人之外的第三个疯子。

眼前这个男人强大得让人窒息,剑光纵横,雷霆万钧。

这样的实力根本就不是他所能抗衡的。

此时此刻,月五仁除了绝望呼叫之外,根本什么也坐不了,就如同刚刚的姜元一般,面对强大,只能任由命运随波逐流,期待奇迹与恩赐。

“出来混说话算话,说一个不留,就一个不留。”

周道立身跺地,恐怖的气势冲天而起,如大魔降世,覆灭众生。

霎时间,一片惨叫此起彼伏。

数十名敕灵宫弟子身躯接连爆碎,化为血雾浓浓,逸散在幽闭的空间内。

刚刚,这些人还高高在上,玩弄他人的生死,转眼之间,全都成为了这片废墟的土壤。

月五仁身躯颤动,双腿有些发软。

他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幕,简直如噩梦一般不真实。

“姜……姜元,你这位大哥到底是什么人?”项天戈瞪大了眼睛,愣愣出神。

眼前这一幕实在太过震撼,可以说是他有生以来,最惊悚的一幕。

数十名敕灵宫弟子,如同土鸡瓦狗一般,被人以近乎碾压般的实力虐杀。

这样骇人听闻的事实简直不可思议。

“还是老样子。”黑猫撇了撇嘴,妖瞳内却是泛起异彩,隐隐有些兴奋。

不得不说,周道的行事作风很符合它的胃口。

“轮到你了。”

冰冷的声音幽幽响起。

月五仁一抬头,便见到周道走来,他气息强大,虎啸龙吟,侵染血与杀。

“救……救我……”

月五仁惊恐地叫着,下意识地向后退去。

”叶师兄,救我!”

他的声音带着无限的恐惧,仿佛来自炼狱深处,透着绝望与无助。

这样的行为不过是猎物临死前的挣扎。

然而,奇异的事情出现了,黑暗深处,一阵脚步声幽幽响起,透着令人悸动的沉重。

“好胆,手上敢染敕灵宫的血。”

幽闭的空间深处,一个男人走来,身如苍岳,恒如不动,散发着诡异耸人的气场。

“叶……叶师兄……”

月五仁见到来人,大喜过望,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叶姓不败,眼前这个男人名叫叶恒,来自敕灵宫叶家。

仅此一点,他的命便算保住了。

“谁也保不住你!”

突然,周道的声音在耳畔响彻,月五仁身躯惊颤,猛地回头,便见到了那如死神般的身影。

“我在,你还敢出手?好胆魄。”

几乎同一时刻,叶恒出手了。

他身如鬼魅,出现在月五仁的身前,五指张开,浩荡惊雷骤起,泛着紫黑色的光芒,竟然与当日的叶流云如出一辙。

大雷神魔印!

“我要杀人,百无禁忌,你挡得住吗?”

周道右手探出,掌心震荡,泛起离合电光,好似星芒汇聚,淬炼苍穹异象。

“太乙雷法!?”叶恒微微动容。

当今世上,通宵这门术法的人可不多,更不用说将其修炼到这等地步。

轰隆隆……

大雷神魔印与太乙雷法碰撞在一起,雷霆震动,大地破碎,狂暴的余波将两道身影震退开来。

叶恒借势,拉着月五仁飞速远离,后者终于松了口气。

然而他余光瞥见,自己的胸口处却是多了一道奇异的符文,血气聚合,越演越烈,最终燃气熊熊真火。

“太乙火符!?”

叶恒瞳孔骤然收缩,心头咯噔一下。

太乙火法,于无声处,以气化符,偷天换日,这等手段分明是将这门术法练到了大成,竟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种在了月五仁的身上。

“救……救我……”

月五仁惊恐大叫,然而一切都来不及了,太乙火符何等报道,顷刻之间,真火骤起,将其吞噬。

冲天的火光猛地爆开,就连叶恒的身形都随之淹没。

“叶家的人……”黑猫神色凝重,看着冲天的火光。

轰隆隆……

果然,漫漫火海之中,叶恒走了出来,气吞山河,似乎刚刚的冲击对他并未造成任何伤害。

“好,很好,这么久以来,敢在我面前杀人的,你是第一个。”

叶恒轻语,脸上再也没有了任何情绪的波动,显示出无以伦比的心理素质。

“好胆,手上敢染敕灵宫的血。”

“杀人!?”周道冷笑:“敕灵宫的弟子也算人吗?别说这些小垃圾,就算是姓叶的我也杀过。”

说到这里,周道嘴角裂开,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这句话却如银钩铁剑,直刺叶恒的内心,终于,那古井不惊的眸子里涌起一丝怒火。

“你到底是谁?”

“我叫周道!是你爷爷!”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5469.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