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周前 (09-27)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放屁!”江烈一声怒吼吓的安德鲁一哆嗦“你敢谴责远东国?妈的,远东国是我华族的加盟国,那是我华族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谴责远东国就是谴责我华族,谴责华族就是谴责元首,谴责元首就是和我华族铁军过不去!”

“你不给我们面子,我这装甲列车也不是吃素的……调转炮口,对准英国人准备作战!”

安德鲁死活也没有想到这江烈的反应会如此的强烈,这是吃枪药了?点火就照,哪里有这样谈判的道理啊。

可是这大炮已经开始旋转了,安德鲁吓了一身的冷汗“请冷静,请冷静……我们之间一定是有误会的……谈判没有结束,我们可以仔细的商量!”

“呵呵……商量可以,但是把你身上的那股子洋鬼子傲慢都收起来,这里不是印度也不是非洲,你们不是高高在上的皇上!”

安德鲁脸都绿了,这洋鬼子就这样畏威而不怀德,你越厉害他越客气,看见江烈生冷不惧,软硬不吃的态度,他反而软了下来。

双方就在火车道边上讨价还价了起来,由于没有真正文官也就是外交官在场,所以双方并不能对昨夜的这场冲突定调。

所以说对错先搁置起来,先拿出解决问题的办法,最后的收尾工作还是要外交人员去慢慢磨合。

唇枪舌剑之中,在210口径大炮的威胁之下,天津卫的防务被一分为三!

首先约定三方都要停火停止战斗,天津老城区和外城郭除去铁道部分的所有城防都归载塗他们所有。

老城区南边靠着海河的部分就是租界区域,由这些使馆军队自己保护,而火车站还有精武英雄会包括铁道沿线,归华族和远东军管辖。

这样一来在地图上就可以清

汐奴 五个男人一起上我的经历

晰的看出来了,依托海河弯曲的水系,天津卫被分成了三个部分。

北面老城区给叛军鬼子六,南边租界区是洋人的,而海河东面则归华族所有,三方隔着海河相互角力。

载塗对这个结果非常不满,可是他没有任何的办法,装甲列车的出现就连英国人都没有法子解决他能解决什么?

还好通过谈判给他争取了老城区,也算是站稳了天津卫一半以上的区域,这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那就以后从谈判桌上得来吧。

上午九点谈判结束,三方拿着画好了黑线的地图回去各自布防,装甲列车拉着众人开始回到精武英雄会,火车上有军医已经开始抓紧给珲春将军进行手术。

载塗和荣禄伊思哈三人满心不甘的看着遍地的死士和伤兵,这一夜他们战死了小一万人,可以说是元气大伤。

但是不甘心又能怎样?你也打不过啊!

“该死的……就差一点点,我们要是早下手一点点,这天津卫就全是咱们的拉?不甘心啊!”载塗咬着牙说道。

伊思哈在一帮劝解“太子爷,咱们不管怎么说也拿到了三分之二的天津,洋人也站在咱们一边!”

“珲春重伤肯定是不能再打仗了,京师已经没有援兵了……万岁爷此刻没准儿已经攻破永定河防线了!”

“到时候陛下入了紫禁城,这天津早晚还是您的封地啊!”

有了伊思哈的劝解,载塗心情还算好了一些,但是看见荣禄一直一言不发也不说拍拍马屁,心里就更加有气。

昨夜荣禄擅自行动就已经让他很腻歪了,加上这一场血战不顺利,载塗这口气也就出不来了。

“呵呵……荣禄啊!您这贵人不开口,是不是有什么妙计要安天下啊?”

“接着想,你要是能把华族的装甲列车想没了,我给你磕头……”

“啊……不敢不敢……太子爷折煞我这把草料了……不过奴才我还真想了一个不对劲的点!”

“太子爷啊……您发现了没有,这谈判有点太顺利了!华族按理说都是逮住一只蛤蟆都要攥出把尿来的,怎么就这么放下了?”

“而且昨夜华族明明可以参战的,为什么耽误了一夜呢?罗火的铁道兵干什么去了?华族不对劲啊!”

哈哈哈……载塗笑了“你能想到这一点也算是聪明人了,附耳过来我告诉你们……这华族里面已经大乱了!”

三人在马背上咬了舌头之后,荣禄和伊思哈顿时惊的脸色惨白“啊!原来是这样……这这这……”

“哎哟……太子爷啊,咱们别在天津卫逗留了!这里留下三四千伤兵就行有英国使馆帮着不会出大问题

汐奴 五个男人一起上我的经历

的。”

“剩下所有精锐赶紧带走……过了杨村没准儿还能征调火车,咱们赶紧去打京师,抢功劳啊!”

“万岁爷入紫禁城的时候,太子您得在身边啊,身先士卒万岁爷才能记得住您!”

“没错……天津咱们打的不顺不要紧,咱们从京师找补回来……架!”

三匹快马冲过浮桥,天津卫的叛军又开始紧急调动了起来。

此刻装甲列车上,精武英雄会的这些人也没有领江烈他们的人情,而是一个个怒目而视围着江烈。

项朗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整整一夜啊!整整一夜……我们死了多少人,我们付出了多少代价?”

“你们怎么现在才来?罗火天王组建铁道兵的时候怎么说的?侵略如火!迅疾如风……你们这是如火如风吗?”

“天色刚刚傍黑的时候你们回了工业区,晚上九点我们求援的电报一封又一封给你们发啊……”

“怎么就才来?装甲列车不是常备的吗?不是战备状态阿玛?我千算万算啊……算你们子时也能来了!”

“呜呜呜……怎么就耽误这大半夜啊!怎么就耽误这大半夜啊……”

项朗想起死去的那么多人心疼的坐在弹药箱上双手捂着脸,呜呜的痛哭起来。

江烈和马回臊了一个大红脸,其余的铁道兵也都不敢和他们对视“哎……老项啊……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今晚太诡异了……太诡异了……我们兵棋推演之后发完电报,就接到了异常的回信,总部命令我们回工业区,这就不对劲!”

“按理说……我们几个应该驻守在这里,等待铁道兵的援兵啊!可是为什么要把我们叫回去呢?这不是脱裤子放屁吗?”

“但是等我们回到工业区后,更诧异的事情还多着呢!”

喜欢大清隐龙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5483.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