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周前 (09-27)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老妖婆这人有个毛病,欺软怕硬,被洋人打的跟孙子似的,却依然求和,如今她刚刚苏醒变为僵尸,便遇到如此厉害的强人,心中便立刻有了怯意。

当即就开口说道:“这位法师,只要你留下寒蝉宝珠和你身边这个孩子,我就放你离去如何?”

她眼瞅着苏任身后的小虾米,心里就起了心思。然而岂不知道,苏任要的就是这样。

只见苏任不屑的冷笑起了:“收起你那毫无威胁性且又高高在上的语气。留着给你这些狗奴才听吧!”

老妖婆的眼神中闪出了一丝丝的怒火,不过她还是压了下来:“是哀家的不对了,还请法师息怒,不知道法师对哀家的提议是否赞同呢?”

“我这一生中最瞧不起的,就是像你这样无能的废物。你应该被碾成齑粉!今天就是你的末日!”

苏任一边冷笑着,一边疯狂的朝着僵尸群冲了出去。有灵智,有感情那好办。只要你还具有感情,那就没有几个人是不怕死的。

慈禧闻言顿时大怒,她自认为是九五至尊之身,委曲求全之下竟然被对方冷嘲热讽,叫她如何不怒:“好,这可是你自找的!”

只见慈禧将手里的油灯晃了两晃,那油灯顿时点亮,就听慈禧喝到:“灯神,替哀家将此人除掉!”

她话音刚落,那油灯中白气一闪,一道身影瞬间出现,挡在慈禧身前。

这白影一身清朝时期的文人打扮,身后留着一条黝黑的辫子,手中拿着折扇。

只见这人,‘唰’的一声将折扇打开,用力扇了两下,表情很是臭屁的朝苏任开口说道:“本座就是大清顺治皇帝钦点的首任状元,冬隆查!”

苏任额上爆出了一丝丝的青筋。随后就是一剑横扫了过去。

“没有人告诉你。你很恶心吗?”

他生怕最恶心这种装模做样一副恶心死人不偿命的家伙。

他将折扇一合,随后就是一拍,只见出奇的,苏任这带有武道气血以及道术之法的一剑居然被他强行挡住了。

随后对方就一脸鄙夷的就冲着苏任摇头晃脑了起来。接着道:“才高胜八斗,学富满五车,死后蛰伏在灯,修成正道,是为灯神!”

“呕……”苏任做出一副想要呕吐的神情。

不过就在冬隆查摇头晃脑自我吹嘘的时候,苏任直接摸出一张五雷符就扔了过去。

而那冬隆查却依旧是嬉皮笑脸,语气略带嫌弃说道:“没用的,本座纯阳之体,已经得证神位,你的这些鬼画符对本座毫无用处!”

只见这家伙一边说着,随后直接用手一抓,直接将破煞符抓在手中直接震成粉末,果然符咒的破煞功效没有任何反应。

“画NM的头!”想他苏任画的那么好看的符咒这孙子居然敢说是鬼画符。

随后直接纵剑杀了过去。有对方在,自己怎么也无法做完事情。

冬隆查见到苏任不管不顾的朝着自己冲来。当即就微微一笑极其不屑的说道:“没用的,本座就像灯中之火一样,无形无体,你又怎么能伤到我呢!而且本座可以点石成金,点水成油。我的能力不是你这等凡夫俗子可以想象的!”

说完对方便一拳带着呼啸的风声便朝苏任轰去。

“少废话!”苏任冷哼一声,闪电奔雷拳同样也是一拳击出,与对方的拳头对轰在一起。

果然如冬隆查所说,他这一拳犹如铁石,不过苏任也不是善茬闪电奔雷拳之下绝对不能留任何活口!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有如此力量?能把五雷正法修炼到小有所成。这样吧。不如你留在墓中让我好好看看,我便饶你性命如何?”

冬隆查眼睛一亮。随后就是身形一闪,便来到了苏任面前,双手直接朝苏任的肩头抓来。

此刻他也能看出来,苏任虽然说是武道双修,不过他施展武艺的习性远在其道法之上。所以秉承着打人先拿肩的想法。他打算把苏任生擒好好的研究研究一下。

苏任冷哼了一声,眼瞅着对方朝着自己的双肩拿去。就知道了对方的想法。然而岂不知道,他同样也想要知道知道,区区一盏破灯。他同样也打算抓住冬隆查研究一下,没想到对方打的和他一样的主意!

那就看看谁手头更厉害了。

开了封的纯阳七星剑加上苏任此时此刻全力催动气血,至刚至阳的血气,甚至都让众多僵尸都不由的倒退了好几步。

不过眼瞅着苏任发威。冬隆查却是笑了起来。神情很显然显得越来越兴奋。说道:“好强大的气血,你在武学方面的造诣一定很高!不过本座都说了,这些手段对我无用,你这老朽偏偏不死心!”

苏任闻言不禁对冬隆查简直越来越有兴趣,想要生擒这个所谓的灯神好好的来做研究。

他可不信真修成什么灯神之类的鬼话!虽然‘神’的定义比道门金仙什么的差上不少,但却也不是白给的。

从继承石坚的记忆里来讲的话,如果是神灵的话,即使是最常见的土地神,威能也绝对要比面前这货强大的多。对方应该是不知道修炼了什么邪术,从而变成了犹如器灵一般的状态。

“呵呵。”苏任笑了一脸的冷笑:“被人卖了都还不知道。自以为是什么垃圾神!”

“其实你就是一个小把戏。”对方皱起了眉头呵斥了起来:“你这晚辈说些什么呢!”

虽然说平日里苏任表现的都极其阴险。甚至可以说是毫无底线。可是这个时候,随着交手几次之后,苏任一切都明白了。

当即他也不打算退了,直接撕了脸皮,顶着二十多岁小伙子内心中的怒气,抄起七星剑和对方对砍了起来。

之前说是打不过老妖婆墓中的怪物,甚

肉食市场 武汉翻译

至都不太愿意和对方正面交手的苏任,在撕了脸皮,以年轻人的心气和对方彻底对上之后,并没有像事情做准备那样表

肉食市场 武汉翻译

现的那么怂。平日里嘴里说的那样完全不是对手,可是发飙的时候甚至压着对方在打。

喜欢从陆小凤开始的武侠穿越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5487.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