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周前 (09-27)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安王很吃惊,“他梦到了?他梦到老三出事?”

“嗯!”

“什么时候梦到的?”

元卿凌疲惫至极,也顾不得深思,道:“就是晚上大概亥时的左右。”

安王问道:“晚

暗恋暖阳西西 啊好烫撑满了主人

上亥时?你们在江北府吗?晚上亥时梦到的,你子时过一点就到了。”

元卿凌微愣,才知自己无意说错,但也圆不过去了,因为就算说口误,是几天前梦到的,那老五也可以跟随一起过来,而不是她一人先来到。

安王却还是在看着她。

其实他知道皇后有些异能的,只是关于皇后的一切,总是犹抱琵琶半遮面,叫人雾里看花,却总不知道怎么回事。

此刻忧心着老三,他也没深究,其实深究也没意义,因为她再厉害,也不会害他。

要杀,早就杀了。

他只是感慨,老三出事,老五竟然会梦到,而且,一个梦他便如此重视,叫皇后先自己赶过来。

梦见或许不奇怪,因为兄弟之间,多少会有些感应。

但梦到之后还重视,甚至叫皇后大晚上的先行过来,这不是人人能做到。

他以前已经很佩服老五了,这一次,却不单单是佩服那么简单,他会去深思这份兄弟情。

元卿凌没跟他说话了,转身进了房间。

手术之后就给他上了氧气和挂药。

处理了大的伤口,脸上和手上一些细微的伤口还没处理,元卿凌取出生理盐水,慢慢地替他清洗。

脸上有多处的伤口,都是细碎的,手上尤其多,她以前也听过他在江北府是没有将帅的架子,和士兵们一起上山下田,这些细碎伤口有部分是那时候所伤的。

他只有一只手,其中一块手指骨肿起,有一个伤口,伤口有发炎,周边都发红了,且染了一些灰色泥尘,可见他往日并不在意这些小伤口,或者说,受点小伤对他来说,已经算不得什么。

她想起了一件事情,是去年的事。

老六在宫里摔了一跤,额

暗恋暖阳西西 啊好烫撑满了主人

头破了点皮,流了点血,容月紧张得大呼小叫,那阵仗大得让人觉得老六是把脑袋给摔掉了。

不是说老六娇生惯养,他们这些兄弟,除二哥贪吃点之外,都没有说娇生惯养的。

而是,同样是父皇的儿子,同样是亲王,老六受了一点伤,有媳妇紧张得不得了,而他,受伤的时候无人在旁无人心疼,他也只当闲事,甚至都不处理。

她不由得更加心酸。

以前对于他和静和的事,她总觉得两人没必要在一起了,甚至为此跟老五争论过。

但是,现在她改变了想法,第一次认为他们两人若能复合,彼此都有人心疼,也许是一件好事。

但她认为归她认为,她始终不能替他们做主的。

京城。

老三出事的这天晚上,静和一直都心神不宁。

梦里醒过几次,梦醒之后,不记得梦到了什么,但是却留住了那份心慌惊悸的感受。

她起身去看了孩子们,她养的这些孩子,并非全部都在身边,有几个已经长大,出门历练去了。

孩子们未必能有大本事,但是他们都很懂事,品行端正,这让她很欣慰。

看过孩子们,确定他们没事,静和才松了一口气回到了房中。

只是,那心慌的感觉却依旧挥不去。

总觉得是出事了,但她不知道谁出事了,是她在外的几个孩子吗?

还是说……

她觉得嗓子哑火得很,倒了一杯水,手指被弄湿,端起水杯的时候一滑,杯子哐当落地碎开了。

喜欢元后传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548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