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周前 (09-27)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提笔,蘸墨,在文书最后签上自己的姓名;

搁笔,再取过一旁的官印,正正地放在签名之旁,用力一按,再起时,巡抚大印已端端正正,清清晰晰地盖在了那儿。

闻铭的目光在这份文书上逗留片刻,眼中不禁流露出几许不舍,还有着几分不甘,但最终,他还是缓缓地合上文书,将之交到了一旁的下属手中,然后起身,迈步就朝外走去。

“大人……”跟前站立的一排官吏都在他往前走时叫出了声来,一个个脸上皆是不舍的情绪,只是挽留的话却是一句都说不出来——因为他们知道,自己说了也没用,这是朝廷的意思,是陛下的旨意。

闻铭停步,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来,然后突然弯腰拱手,深施一礼:“诸位,闻铭多谢你们这一年来助我处理诸多公务,更是在江南生出大乱时依旧肯听从我的号令行事,忍受我的一些独断之行,若往日曾有得罪处,还望各位多多见谅。”

“大人……”众巡抚衙门的官吏再度动容,呼啦一下,跪倒一片,“大人,您真要走了吗?卑职得舍不得,江南百姓更是不能没有您啊……”

“哈哈,天下无不散之宴席,迟早总有这一日的。至少现在我离开,还能留一个太平富饶的江南。你们不必如此,本官相信朝廷很快就会派一个有担当有才干的能吏来接这江南巡抚之职,你们今后也要跟之前一般,好好辅佐上司,为江南百姓多做实事,如此也不枉本官与你们共事一场。”

说话间,闻铭来到几名下属官员面前,弯腰又一一将他们搀扶起来:“好了,都是地方要员,莫做此惺惺之态,让下面的人看了,没的损了你等官威。本官已在此多留了两日,再不走,只怕就又要被朝廷怪罪了,你们总不是想凭此害我吧?”

众人一听,忙齐齐欠身:“下官等不敢,断无此等心思。”

“那就好。虽然我不再是你等上官,但大家都在朝为官,说不定什么时候又能同衙为官,所以既非永诀,何必伤怀。”说着,闻铭不再理会众人留恋的目光,微一摆手,便大踏步地向前走去,好像他真就对此江南巡抚之职没有半点留恋一般。

只是他的眼中,分明有点点水光闪过,却被他极力隐藏了下来。为官多年,别的本事或许不够,但这份城府与涵养,喜怒不形于色的本事还是足够的。

出了衙门二堂,两辆马车,五六名仆从已等候在前,看自家老爷出来,他们都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可最终没能出口。该说的话,私下里早提过了,反而换来老爷的申斥,所以此时此地,还是什么都不说为好。

“老爷,上车启程吧。”为首的亲信上前说着,还搀扶了明显脚步略有踉跄的闻铭一把。这一回,闻铭没有如以往那般推开他,而是就这么被他扶着上了车,叫一声:“走吧!”马车便缓缓行驶,朝着前方已敞开的大门处而去。

巡抚衙门的大门寻常时候自然是不开的,只有京城钦差高官到来,才会开中门迎候。但今日,这两扇中门却早早被人开启,高高的门槛也被人搬挪到了一旁,让马车能顺利通过。

而当马车过来时,守在两边的军卒也纷纷下拜:“大人,一路顺风啊。”

车内的闻铭没有什么反应,在钻入车中后,他就再遏制不住震荡的心神,两行浊泪滚滚而下。

终究还是未能达成自己的宏愿啊……

想他闻铭,二十七岁中举,三十一岁高中进士,二十年来,在官场沉浮,也算是有所作为,更是抱着为民做主,为国谋福的远大理想。

他自认为为官以来兢兢业业,从不敢有丝毫放松,无论是在地方当差,还是入京任职,都尽自己所能去办好每一桩差事。也因此,在几乎没有什么靠山的情况下,二十年间他一路披荆斩棘,直做到江南巡抚这

迷羊麻辣锅 新婚夜被别人开了苞

样的高位。

本以为自己能在如此高位上一展所长,一偿所愿,让这已逐渐沉沦的大越天下有玉宇澄清的时候,为此,他不惜夙兴夜寐,更不怕得罪官场上的诸多同僚,官场外的诸多势力。

本以为即便有所阻力,自己也可以用事实想朝廷,向陛下证明重修民册,再量田土可以给大越朝廷带来大量财税,如此,说不定就能将此推行全国,到那时,

迷羊麻辣锅 新婚夜被别人开了苞

大越必然会重新走向巅峰,远迈汉唐亦非一句空谈。

可到头来,那以为的终究只成一句空谈,短短几月间,自己一年的努力,多年的期望就全数被打破了。不光是想要达成的重修民册的大计未起便终,就连自己的巡抚之位也被剥夺,恐怕此去京城,前途堪忧啊。

他倒不是为自己的前程感到伤怀,实在是因为壮志难酬,心中全是不甘啊。

“壮志未酬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杜工部对诸葛武侯之叹,今日方知其中之悲凉啊……”口中喃喃一叹,一抹苦涩的笑容爬上了闻铭的嘴角,最后更是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来。

直到这时,他才稍稍从自己的思绪中拔出神来,然后就听到了车外嘈杂的动静。本以为这是车行于街市之上,行人往来之故。可随即,他就听清了一些声音:“大人,此去京城可要照顾好自己啊……”

“大人,我等无以为报,只能在家中为您念佛祈祷,只盼菩萨能保佑您了。”

“大人,一路走好啊……”

这些动静,居然都是在向自己告别!

当闻铭稍稍掀起一角车帘,往外看去时,便瞧见车窗外头,无数百姓正排队站在那儿,满脸不舍地冲着自己挥手道别,还有人看着车来,更是跪倒在地,砰砰叩首,诉说着对他的尊敬之情。

这番举动,看得闻铭又是好一阵发愣,突然一个念头生出——公道自在人心。

是啊,公道自在人心!

虽然朝廷阻止了自己的志向,虽然那些士绅豪族将自己视为洪水猛兽,恨不能即刻打倒,但百姓们却并没有因此就受他们的影响,依旧感念自己做下的一些功绩,更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官。

所以,我其实并不算失败,至少江南百姓,金陵百姓都感念于我,愿意在今日前来相送。那我又何必如此伤怀呢?我事不成,总有后来者,我大越国中别的或许会少,唯独这忠诚敢为之士不会少了!

我失败了又如何?总有一日,会有人沿着我指明的方向,还这天下以朗朗乾坤,让那些蠹虫们知道什么才是人间正道!

这一刻,虽然面上泪痕还在,闻铭的双眼却亮了起来,旋即,嘴角再翘,一抹笑容已彻底绽放。不再是强颜欢笑,也不再是苦笑,而是发自内心的,因为喜悦和希望而生出的笑容。

不过闻铭终究没有主动露面,再与金陵百姓说些什么,以后的事情,就让后来者帮自己去说,去做吧。

直到马车穿过长长的城门洞,正式离开金陵,远离那些不断追随,却最终止步的百姓后,闻铭才从车窗里探出头来,抬眼深深地望着渐渐离远的金陵城,这一眼,他似乎是要将这里的一切印刻进自己的脑海。

此一去,山高水远,再无重来之日!

马儿并不能懂人的心思,所以往前的脚步依旧坚定,很快的,那扇高大的城门就已变得狭窄,再沿着官道往前跑上一阵后,一个拐弯,再探头回望的闻铭却是连那座城池都已看不到了,只留下了一声叹息。

……

闻巡抚离去一个多时辰后,几匹快马自官道飞奔而来,直冲入了金陵城中。因为为首者身着青色官服,虽纵马疾驰,城门守卒也不敢阻挠,任由他们一冲而过,直奔巡抚衙门。

而当勒马而停的李凌从巡抚衙门前恹恹的守卒口中得知闻铭居然早一步出城时,他便又是一声叹息:“还是迟了一步了啊……”虽然他这三日里已经尽快赶路了,可结果还是要比对方的速度慢上一拍。

不过他并没有懊恼太久,当即便一拨马头,问了一声:“闻巡抚是从哪边出的城?”在得到对方回答后,不再多言,再度一鞭子抽在马臀上,催促着胯下骏马再度全速奔驰起来,如离弦利箭般朝着另一边的城门跑去。

跟随他一路而来的李莫云等几人也不敢怠慢,赶紧也纷纷喝叫着,驱马紧追,五匹骏马,再度奔腾于金陵城中。

好在今日大家都因巡抚大人离去一事而提不起任何兴致,所以这番猛冲倒是没有给城中百姓带来多少困扰。只是当李凌他们一行匆匆离开后,还是有不少不知真相的百姓们开始议论纷纷,猜测着他们的身份与来意。

于是,过不多久,一些说法就传扬开来,是朝廷终于明白了自己的过错,才特意派人前来挽留闻巡抚的。至于为何闻巡抚最后也没有回来,自然是因为他为人高风亮节,不肯再与那些奸佞虚与委蛇了……

喜欢寒门巨子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5489.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