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周前 (09-27)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长街上,庆桦与神代空

十部必看乱文经典乱文 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述相对无言。

神代空述的情绪明显有点失控了,她专程过来救自己的弟弟,结果弟弟却被别人买走了?

这个结果让她有点无法接受……

但这事其实也不怪庆桦。

庆氏影子麾下高手亲自出手演戏,演技、细节全都做到位了,甚至还拿了两个鹿岛极其重要的失踪人物做交换,谁能想到竟然会是个骗局?

所以,影子这一手直接给所有人都整不会了。

神代空述看着庆桦愤怒质问:“我弟弟到底去哪了?人总不能就这么没了吧!”

庆桦迟疑了一下:“你是代表神代家族吗,会不会是神代家族其他人来交易的,但你并不知道?”

神代空述愤怒道:“除我以外,神代家族没人会来参与这场交易!”

庆桦想了想:“那你稍等,我需要给我老板打个电话汇报一下。”

其实庆桦是不想打这个电话的,因为庆尘已经把事情交给他了,那他就应该妥妥当当的把事情办好,然后把最后的结果呈现在庆尘面前。

这才是最好的下属。

现在,他这事情办到一半,还得劳烦老板出面解决,这让他显得很无能。

但是他不打又不行,因为他敏锐的察觉,有人冒充神代来交易必然有大图谋。

既然他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那就老老实实的上报,起码得赶紧让老板知道这个事情。

电话拨出去之后,庆桦走到一边将事情原委给庆尘说了一遍。

庆尘首先是关心重点:“鹿岛的那两个人已经在我们手里了对吧?”

庆桦解释道:“是的,还有15分钟就能抵达秘密监狱,我刚才又确认了一下,兄弟们那边没有出任何状况,之前的那场交易是顺利的,只是现在……”

庆尘想了想说道:“对我们来说,只要拿到鹿岛的成员,这交易就算是成功了。至于神代空述那边……要不你问问她,还有没有想要交易的人,我们现在去帮她抓过来?”

庆桦目瞪口呆:“老板……”

在他看来,这操作跟有人冒充神代家族来交易神代京一一样诡异。

不过,还没等庆桦说什么,庆尘已经叹息起来:“好像不太合适,这神代空述是来救弟弟的,对其他事情应该不太关心……那就跑吧。”

“啊?”庆桦愣了一下。

“跑啊,管他到底是谁买走神代京一的呢,咱们不亏就行了,”庆尘说道:“快跑!”

下一刻,一头红发,一身朋克打扮的神代空述,忽然看见庆桦一边打电话,一边扭头看她。

紧接着,这位打电话的见习督查,竟突然转身狂奔起来,逃离了现场。

神代空述:“???”

神代空述都懵了,她没想到堂堂情报一处见习督查,竟然能干出来临阵逃跑这种事。

就这么跑了?

这是PCA高级官员应该做的事情吗?

神代空述觉得很憋屈,但她看着庆桦跑离的速度,又知道自己根本追不上。

这时,庆氏影子还坐在大厦的云端天台边缘。

就像是他那一天坐在青山绝壁的边缘一样,饶有兴致的俯瞰人间。

“竟然跑了哈哈哈,”影子笑了起来:“不过,有时候跑掉也算是处理问题的好办法。”

“老板,接下来怎么做?”矮小的中年人问道。

庆氏影子想了想:“去把神代京一送给神代空述,只有神代京一确确实实回到家里,神代家族才算正式入局。”

“放了神代京一?!”中年人好奇道:“老板,难道不留着这个神代京一审问一下吗?”

到了这时候,中年人忽然觉得老板这操作有点诡异了。

他们刚刚摆了那么大的阵仗,用两名鹿岛家族重要人物换来的神代京一,竟然要马上还给神代空述?

中年人诧异,但影子身后的年轻人反倒已经习以为常。

他是常常伴随在影子身边的人,所以知道老板的心思是不能以常理揣度的。

却见影子笑着摇摇头:“一个神代家的三代年轻人能挖出多少有用的东西来?这个时候,让他赶紧回家才能发挥他最大的价值。不对,准确说是让其他势力的人看到他回家,才能发挥他的最大价值。”

影子继续说道:“去吧。办完这件事情,你们参与交易的人都去荒野上,暂时不要在联邦露面了,等我彻底把神代与鹿岛的情报同盟给撕开再说。”

影子身后的中年人与年轻人明白了,只有别人看到神代京一回家,才算是坐实了神代与七组的交易事实,才能让鹿岛彻底记恨神代。

不然的话,交易完成了,交易对象神代京一却没有回到神代家族,那傻子都能看出来有问题。

“老板要在荒野上办什么事情?”年轻人低声问道。

影子想了想说道:“听说火塘那边有一位神女横空出世了,神子成年时要狩猎联邦的大人物,神女应该也需要,你们去看看这件事情是否有利用一下的空间。”

对于影子来说,他很少做特别费力的事情。

以他的习惯而言,借力才是最聪明的做法。

就像今晚,其实他只是找了个最恰当的时机出手而已,但也正是他这一手,才帮庆尘打开了局面。

要知道,神代京一对于那位议员当然很重要,但还不足以让那位议员违背家族意愿,撕开神代与鹿岛的情报同盟。

神代家族甚至在昨天专门告知神代京一的父亲:禁止营救神代京一,此事关系到神代与鹿岛的同盟,神代京一的价值远没有同盟高。

所以,今晚神代空述其实是偷偷来的。

这位红发女孩手里也没有鹿岛家族的人,她只是担心自己的弟弟,想要用一些情报换回弟弟。

这个行为,连她父亲都不知情。

所以,如果今晚影子不出手,庆尘的计划很可能落空。

那么庆尘就必须继续抓人,直到他抓到真正的重要人物,才有撕开神代、鹿岛情报同盟的可能。

现在,影子的出现,玩着玩着直接帮他把局面打开了。

但庆氏影子也不是为了帮庆尘,而是这个机会很难得,也很有意思,他有兴趣陪庆尘玩一把。

而且,这件事情本身还有更加深远的意义。

庆氏影子要通过这件事情,接一个人回家。

此时,神代空述还茫然的站在长街上不知所措。

下一刻,一名矮小的中年人提着巨大的旅行袋从她身边经过,然后将旅行袋扔到了她的脚边。

神代空述先是一愣,然后赶忙蹲下身子将旅行袋打开,里面赫然是她正熟睡的弟弟神代京一。

神代空述喜极而泣,她给父亲打电话过去:“爸爸,我找到弟弟了!”

然而令她没想到的是,她父亲并不高兴,反而第一时间大发雷霆:“谁让你去找他的?我都说了不要救他,这是庆氏想要撕裂神代与鹿岛同盟的计谋!你是蠢货吗?”

神代空述被父亲一骂,眼眶有点红了。

她搂着昏迷不醒的弟弟说道:“可这是我弟弟啊,是你的亲儿子!而且,他的事情如果被曝光,你的议员身份也保不住了!父亲你放心,我没有跟对方交换任何利益,是好心人将弟弟救下来了装在旅行袋里丢在我脚边!”

“这世界哪有什么好心人,都是想要算计我们的人!你真以为会有好心人救下那个蠢货吗,”她父亲已然明白,他们此时已经被人算计的明明白白,可他竟然还没法知道算计他们的人是谁:“议员身份没了就没了,现在家族如果问责,我的性命能不能保住都不一定,把神代京一扔在那里,你自己给我滚回来!”

年轻的神代空述不能理解,为何救下自己弟弟反而做错了?

影子孤身一人坐在天台边缘看着这一切,自言自语的笑着说道:“什么时候人们才会真的明白,这一刻姐姐救弟弟的心情才是人世间最宝贵的东西?都被这浮华遮住眼睛了啊。”

说着说着,他望着远方天际出神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给庆尘拨去电话:“庆桦交易鹿岛成员、神代空述接到弟弟的照片都给你发过去了,给我散播出去。如果鹿岛的人来找你做交易,一定点名要‘神代靖边’这个人,我很确定这个失踪人口就在鹿岛手里。”

庆尘坐在情报一处三楼空荡荡的办公室里,顿时明白原来今晚这一切,都是影子先生布局与谋划。

他好奇问道:“神代靖边是谁,对您很重要吗?”

影子说道:“不是对我很重要,而是对神代家族很重要。鹿岛关押他7年时间,该榨的都榨出来了,没有价值了,所以应该愿意跟你换那个代号‘济州’的鹿岛成员。”

庆尘问道:“然后呢?”

十部必看乱文经典乱文 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庆氏影子说道:“拿到神代靖边之后,你去找神代的人说,我们可以把神代靖边给他们,条件是放庆牧回家。不然,我们就把神代靖边给关到猪圈里,猪吃什么,神代靖边就吃什么。”

“庆牧又是谁?”庆尘疑惑不解。

他感觉,怎么突然间,一下子跑出来这么多他都没听过的人。

影子想了想说道:“庆牧是我们曾经在北方的情报负责人,19年前被神代秘密抓捕,然后一直被神代家族囚禁在北方军事基地的猪圈里,给联邦第三集团军喂猪。”

联邦第三集团军是神代掌控的军队。

庆尘想不通,神代抓住庆牧之后,为什么会安排他去喂猪?

影子解释:“庆牧是庆氏曾经最傲气的情报人员,他被抓捕后经受了1030天的审讯,但还是没有出卖过庆氏任何一个人。神代让他喂猪19年,给他带上电子脚铐,就是要让他终日住在臭气熏天的猪圈里,折磨他,羞辱他,摧毁他的意志。”

庆尘又问:“那您为何要换他回来,他为庆氏做过哪些重要贡献吗?”

按照庆尘对影子的了解,这位影子眼中只有利益,就算对方在玩,也是有目的的玩。

如李长青所说,对方玩着玩着就把事情办了。

这种人,怎么会意气用事?

怎么会用神代靖边这么重要的人物,换一个不重要的人物回来?所以庆牧一定非常重要吧。

庆氏影子在电话中平静说道:“他被圈禁在猪圈19年能有什么贡献?如果真要说贡献的话,那就是他从来没有向神代妥协过。庆牧曾是庆氏情报系统的负责人之一,他很清楚,一旦他妥协了、投降了,那让其他庆氏被捕的情报人员怎么办?其他情报人员何德何能与庆牧相比,连庆牧都扛不住,他们凭什么可以扛住?”

庆尘明白了,神代囚禁庆牧19年,就是想用这一个点,来打垮庆氏情报系统的精气神。

而庆牧在猪圈19年毫不妥协、从不投降,也只是想要为庆氏情报系统守住这精气神罢了。

喜欢夜的命名术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5492.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