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周前 (09-28)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袁家人一直偷偷瞧着这边的情况,听到这话,惊得不轻,想要冲过来,却见袁姑娘突然一笑,问道:“大人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只是感激大人的救命之恩,所以想把护身符赠给大人,要是大人不喜,我就不赠了,以后再找机会报答大人。”

袁老娘听罢,匆匆跑过来道:“是啊大人,金娘心思最是纯正,没有任何非分之想,还请大人不要多想,莫要因着误会就把我们送走。”

他们可是打听过了,长梁卫是这边最富裕的卫所,有个遇热呈相瓷的生意,这可是世家勋贵都抢着买的神瓷,最高可卖到万两银子一个瓷器,他们家死都要死在长梁卫,绝对不走!

秦三郎原本不想跟袁家人废话,可袁金娘母女却反咬他一口,说他自己心思不纯,误会了袁金娘。

“敲锣,把所有新兵、新亲眷都叫过来。”秦三郎吩咐着丛文山。

“是。”丛文山立马照办,让麾下将士敲锣集合人。

铛铛铛!

“千户大人令,所有人,集结!”

新来的将士跟亲眷们早就看见这边的情况,听到喊话,立马纷纷聚拢过来,按照先前学的规矩,排队站好。

秦三郎道:“卫所规定第九条,所有人,念一遍。”

有记忆力好的人是立马念出来:“卫所男女混杂,为保各自清白,无论男女都不得做出损害别人名声的事儿,也不许做出故意让人误会的事儿,更不许故意陷害、故意勾引别人,违者男女皆要重罚!”

丛文山还加了一句:“大楚刑律上也有明示,不得故意陷害、勾引、坏人清白。若犯者,受害的人家可告官,把恶人送入大牢!”

袁家人听到这话,脸色白了。

袁金娘是低低抽泣起来,说着:“大人,对不起,我不知道您会误会……我只是感激您,又见您是掌兵的,老是要去打仗,所以想把护身符送给您,求您平安,真没有别的意思。”

袁老娘道:“大人,您真的误会了,我们家金娘可是有未婚夫婿的,只是失散了,等找到人了,我家金娘就会嫁过去,不会纠缠谁,还请大人不要误会,免得伤了我家金娘的名声!”

又加上一句:“卫所规定上可是写了的。”

言下之意,秦三郎身为卫所千户,也不能触犯规定。

卫所里的老兵听罢,都在心里默默说一句:敢反咬千户大人一口,你们可真够勇的!

秦三郎听得冷笑,没有看袁家母女,只问在场所有人:“整个大楚,有哪家姑娘会给一个外男送自己戴了十几年的护身符?”

一句话,把所有人都给问倒了。

这等大姑娘的贴身东西,即使是亲爹都不好要的,只会送给自家的女性长辈、晚辈,以及同龄姐妹。

要是送给男人,那定是送给自己的相公,再不济也是自己的未婚夫婿。

送给外男,这就有点那啥了。

而长梁卫很重规矩,在牧县集合地的时候,就跟他们说过规矩,进卫所前,又特地说了一遍规矩,且大家伙都知道,秦千户是成了亲的,就这袁金娘还要送什么自己戴过的护身符,简直是不要脸。

不过,也不怪袁金娘会这么做,这种世道,多的是为了自家能过上好日子,姑娘去纠缠有钱有势男人的事儿。

只是袁金娘这回栽了。

秦三郎看向袁家母女,道:“你们的伎俩对别人用去,敢在长梁卫用这等下三滥的手段,下场只有两个,要么死,要么滚!”

言罢,不再给袁家人说话的机会,一挥手,丛文山立马带兵,先把袁家母女敲晕,再喊来两个妇人:“把这对母女捆了,搬马车上。”

“是。”两个妇人应着,拿绳子把袁家母女给捆了。

袁家三个男人是哭喊求饶,最后都无济于事。

丛文山说:“早知如此,见你女儿单独过来找大人的时候,为何不阻拦?那时候不拦着,想靠女儿巴结千户大人过好日子,事败了才过来求饶,还有用吗?!”

袁家男人们还想狡辩,可很快就被麻布团塞住嘴巴,扔到马车里,一家子被送回牧县集合地,交给傅将军重新安排。

丛文山特地交代送人的小旗长,要把事情的原委说清楚,免得袁家人再污蔑秦千户。

麾下的小旗长遵命办了。

而经过袁家人的事儿,新来的人是知道秦三郎是个言出必行的狠人,全都老实起来,不敢再做触犯军法军规的事儿,长梁卫因此很是安宁,没有因为新兵、新亲眷的到来闹出什么事儿。

秦三郎解决袁家人后,策马回宅子看顾锦里,依然是把自己冲洗一遍,换上干净衣服后,才进屋看顾锦里。

见她正摸着肚子,跟肚子里的孩子说话,是愉悦的笑了起来,喊道:“小鱼。”

顾锦里看向他,见他站在门口右侧,八月炽热的阳光正斜照在他身上,让他看起来颇为耀眼:“忙完了,快进来。”

“嗯,都安置妥当了,刺头也被送走了,小鱼不用担心。”秦三郎朝着她走来,把她轻轻抱住,道:“这段时日可还好?小家伙有没有闹你?”

顾锦里笑:“当然没有,这个月份,小家伙还闹不起来,得等到七个月上头,会踢人了才能闹。”

秦三郎听得皱眉,他问过吴老大夫、木通叔他们关于女子怀孕的事儿,知道胎儿是会踢人的,听说还很疼。

他很心疼,却知道他帮不了她什么,只能道:“小鱼辛苦了,等孩子生下来,我来带,我来教,一定让孩子好好孝顺小鱼。”

顾锦里听罢,笑了,窝在他怀里,轻缓的呼出一口气,道:“真舒服……你累不累,咱们来睡个觉吧。”

这话说得,外人听见一定会误会,可秦三郎知道,她只是因为怀孕导致嗜睡。

“好,我陪小鱼睡午

岳潮湿的肥厚李雪梅 感受到了吗它想要你

觉。”秦三郎把她抱起,进了里屋,把两扇窗子都打开,让外头的风吹进来,让她能睡得舒服点。

许是下午的风太舒爽,没多久秦三郎也睡着了。

等醒来后,已经天黑,顾锦里正在吃着山上的野果:“醒了,快过来吃饭,还有新鲜的野浆果吃。这个月份,山上到处都是浆果,卫所里的娃娃们都高兴疯了,天天找借口上山找浆果吃。”

顾锦里跟秦三郎说着卫所里的趣事,秦三郎边吃边听着。

听完后,跟她说起阿霁的事儿。

“他来

岳潮湿的肥厚李雪梅 感受到了吗它想要你

西北了,已经在刀口沟大营,会找机会跟我见一面,有事儿要说,目前还不知道是何事儿。”

喜欢重生农门小福妻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551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