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周前 (09-28)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听说了吗?江森那个家伙……”

“妈的别说了,老褚都快哭了,奥运名额没了。”

“老冯不也一样,这十几年过得……”

“我特么真是服了啊,十项全能三项没练过,九项加起来就八千三百多分……”

“还特么才练了一个星期,就是恢复性练一下。”

“他人呢?”

“又去尿检了吧?”

“这能不尿检吗?听起来都不像人。”

中午刚到饭点,国家队集训中心食堂里就已经到处流传起国家队的恐怖故事。大魔王江三木突然降世,一出场就把人类英雄联盟“天榜排行榜”上从第二名到第十名的选手干掉一半,剩下只有撑杆跳、跳远和110米跨栏项目因为有本命装备的保护,才暂时保住一线生机。大史坐下来后,心中仍有余悸,听着食堂里叽叽哇哇的议论声,内心相当复杂。

搞体育的人,最怕的其实不是前有古人,而是有来者。

随着年龄一天天的增长,每个运动员

一个男的日另一个男的 爱爱小说网

只要身体健康、无灾无病,坚持不懈地练下去,早晚都会迎来自己运动生涯的黄金期。在这段长则七八年、短则至少也能有两三年的时间里,有些机会一旦抓住,人生就能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并且很多时候,看着自己的成绩一点一点地接近世界顶尖选手,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悦和随之而来的信心,简直是无以言表的。

在这个跟世界顶尖水平差距不断缩小的过程中,你甚至会不由自主地膨胀,认为自己马上就能摸到人类物种的运动能力极限,甚至将这个极限再提高一丢丢。

然而就在这种昂扬的状态中,一些运动员的心理情绪,也会逐渐由亢奋转为焦躁。因为所谓“最黄金”的年龄,显然同时也就意味着运动生涯在达到最巅峰时,即将迎来无可避免的滑坡。那种爆炸的身体状态之下所隐藏的,其实是极为紧迫的必须马上出成绩的压力。

而且最主要的是,如果你认为自己已经到黄金期了,那么在你身后,必然就已经有了一茬崭新粉嫩的苗子,每一个都年轻有活力,未来充满无限可能,摩拳擦掌、磨刀霍霍,时刻准备从你身后赶超上来,踩着你的肩膀,奔向更快、更高、更强的远方。

甚至当他们超越你的那一瞬间,你或许连半点心理上的准备都还没有。

就是那么仓促,就是那么无情。

前一秒,你还在期待自己马上就要拳打世界冠军、脚踢世界纪录。

然而后一秒,在你的身后,可能忽然冷不丁地就会出现滚滚尘烟。

那些更年轻更强大的新生代,在从你身后跨越过去的时候,连招呼都不会跟你打一声。你明明什么都没做错,就陡然间被整个时代所抛弃了。

你为之奋斗一生的目标,他们一下子就变得离那个目标更近;你积攒一生力气,只为最后一搏的努力,突然变得无人问津,充其量只能当作一个背景板。

世界就这样,再也不围着你来转。

你的一切荣誉和过往,连交接的机会都没有,就被转移到了那些年轻人的手里,甚至他们得到的更多。再接着,你可能还会亲眼看到,曾经被自己奉若神明的目标,也被那些孩子踩在脚下。可能这个时候,你的黄金期仍未过去,但是你的职业生涯,却已经提前结束。

你奋斗一生所获得的成就,原来不过只是那些年轻人征服世界的最下限。

被前人所压制,不过追赶而已。

可被后来者击溃,心态崩了,就基本再也补不起来了。

在你黄金生涯最后的余晖中,你可能会收获一些礼貌性的补偿和问候。

但这些东西,其实已经不再重要。

你最终只能像个年迈的老头,坐在冬日的长椅上,看着孩子们在夕阳下精力无限的奔跑,你会羡慕他们身上花不完的力气和更牛逼的前途,但更多的,你只会怀念若干年前,另外一个无比生猛和张狂的身影,你知道,那是你失去的青春。

绝大多数运动员的人生,大抵也就是这样了。

“唉……”大史唉声叹气,心里也说不好,自己这辈子到底能练到什么程度。听说飞人师兄最近也越来越生猛,接下来的大阪田径世锦赛,世界冠军志在必得。

“大史。”苗教练忽然在他身前坐下来。

食堂里也随之微微声音一轻。

大史看到江森走进来,这个小伙子,一早上时间,就踩碎了好些人、好些个项目的青春。

造孽水平也算国际一流。

“嗯?”大史奇怪地望向苗教练。

老苗说道:“接下来这个星期,让江森跟着你练吧。”

大史顿时就紧张了,“有必要吗?他是全能项目啊,我这个训练量那么大……”

“没事。”老苗道,“我现在不盼他练多好,能短时间内跑进十五秒之内就行,主要是学一下栏间技术,他这个技术水平太拖后腿了。”

“那跳高和撑杆跳呢?”

“先一步步来吧。”老苗道,“他现在是八千三的水平,跨栏再提高三百分,跳高再提高三百分,就是国际顶尖了。剩下的撑杆跳只要能跳过去,世界冠军稳拿。”

大史微微点头,又鬼使神差地问了句:“他不会转跨栏吧?”

这几年随着刘飞人的享誉全球,国内110米栏项目热度简直爆表。

以江森的能力,大史确实有点担心,江森会来抢果子。

“放心。”老苗笑道,“跨栏有你们几个师兄弟了,再说他时间上也安排不过来,现在只求他能入个门就好,进一步攻坚克难的任务就不归他了。”

这话总算是给大史吃了颗定心丸。

大史转头看着江森,端着满满一托盘的午饭走过来,露出心情难以言说的笑脸,“但愿吧,这个家伙的底子,真要练起来,我看翔哥都要危险。”

“下午练什么?”江森端着餐盘,走到两个人身边坐下。

老苗看看他,心里忽地闪过一个念头。

要是江森真的把十项全能都练得全能了,田管中心接下来,又会怎么安排?

一个人报七八个项目?

那特么曲江省还不得乐疯了啊?

那其他省份还不得造反啊?

那特么美国人还不得把江森的尿都抽干了啊?

“怎么了?”江森问了句。

“啊,没什么,正说你呢。”老苗露出了笑脸,“接下来一个星期,你跟着大史一起练,去大阪之前,我们把跨栏和跳高的技术基本掌握一下,撑杆跳就暂时先放弃了。”

“嗯,行。”江森点点头,“给这个世界留点面子。”

说完低头就吃。

老苗看着眼前的年轻人狼吞虎咽,眼中的欢喜简直溢出。

一个男的日另一个男的 爱爱小说网

这块绝世的璞玉,即将在他手里,让整个世界都为之震惊。

————

好久没早起,状态微调中,今天两万字保证不跳票!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

喜欢重生就要对自己狠一点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5513.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