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周前 (09-29)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两只虎也抱着韩莞亲了一口,“娘亲新春快乐。”

来到厅屋,两只虎先给韩莞磕头拜年,下人们又来磕头拜年。韩莞给了两只虎红包,又给了下人红包,两只虎是各四颗银锞子,下人是各两颗银锞子。

饭后,二虎在谢祥和一个小厮的陪同下去双宜山庄、三羊村关系好的人家及方先生家拜年,郝叔父子则是代表星月山庄分别去县城和镇上一些熟悉的人家拜年。

雪停了,艳阳高照,阳光把堆积在房屋、树上、地上的雪照得格外刺眼。

星月山庄和双宜山庄是附近最热闹的两家。

不止附近的村人和佃户来家里拜年,县城和镇上的也有不少。

大虎在春大叔的陪同下,在外院接待客人。非常熟悉或是关系好的人,就会去正院跟韩莞说说话,比如封灿、小鼻涕、马旦等。

午时初,谢明珍和谢明来又来星月山庄拜年了。

采着这个点儿来,八成是想在这里吃晌饭了。

他们来过星月山庄几次,跟韩莞母子的关系尚可,大虎直接带他们去上房跟韩莞见面。

因为对谢三夫人感兴趣,韩莞对他们比以往热情,还主动留饭,这让谢明珍姐弟十分开心。

韩莞今天才注意到,谢明来长得非常漂亮。跟谢明承的漂亮不同,谢明承是俊美中带着英气,谢明来则是极其清秀,甚至比身为姑娘的谢明珍还要秀气。窄窄的脸蛋,尖尖的下巴,眼睛细长,脸色白的有些发青,还有些削肩,有一种雌雄莫辩的美。

这种长相跟谢家其他子弟差距比较大,是太像他的母亲吗?

他还是十二岁的少年,不知长大会不会有所改变。

不过,小少年性格挺爷们,比较豪气,还有些小傲娇,说高兴了笑声也很爽朗。

韩莞突然想到,这孩子那么小却没跟着父母去外地,是不是谢家长辈看出这孩子男生女相,怕谢三老爷和谢三夫人把他带歪,强留下了他?

谢明珍很会说话,夸着两只虎如何文武双全,长辈如何非常喜欢他们。还时不时拉拉韩莞的袖子,套套近乎撒撒娇。

韩莞这次不仅没有谦虚,相反十分高调。自夸道,“我家老虎不光文武双全,吹笛子也吹得极好呢。”

见谢明珍和谢明来都感兴趣,又对大虎道,“儿子,给他们吹一首‘玉兰花’。”

“玉兰花”,其实就是前世民歌“好一朵茉莉花”。

她很美很撩很婊[快穿] 4399日本高清完整版在线观看

自从韩莞开始教两只虎吹笛子开始,她几乎每天都会练习两刻钟以上。还要回想前世自己会唱的歌曲,哪些适合吹笛子,哪些适合这个时代的审美。找出了几首,其中就有“好一朵茉莉花”。

这首曲子吹笛子好听,这个时代的人也会喜欢。韩莞不愿意用原来的名字,就改成了“玉兰花”。

两只虎还没全学会,只会吹一小段。

韩莞有一种奢望,希望用不一样的曲子吸引谢三夫人注意。抛出一点诱饵,想办法让她露点马脚,摸摸她的底。总不能一直不知敌情,不知她是不是真的跟原主有过节,也不敢把所有的希望都押在谢府身上。

韩莞敢肯定,谢三夫人对音乐绝对是真爱。

用前世的曲子去吸引谢三夫人,当然是完全排除了她跟自己一样是来自现代。到目前为止,韩莞除了对明私老和尚有些怀疑,没有在这时代嗅出一点现代气息。三夫人弹得最好的“四面楚歌”也是这个历史上最著名的曲子之一,而不是前世历史上的“十面埋伏”“高山流水”之类。

大虎不知道娘亲今天怎么了,这么爱显摆。说道,“娘亲,儿子只会吹一小段,高音处还吹不好,让客人笑话。”

谢明珍笑道,“一小段我们也想听。我和明来都喜欢弹琴,以后你去了京城,我们弹给你听。”

下人已经把笛子取来,大虎拿着笛子吹起来。

异样的曲风迅速把谢明珍和谢明来吸引了,可惜只听了一下下就没了。而且气息有些不稳,影响了曲子的美感。

谢明来急得直跺脚,“下面的呢?还有,还有。”

基因强大,谢明来也这样喜欢音乐。

大虎十分不好意思,“我只会吹这么多。”

谢明珍又对韩莞道,“韩姐姐,你就吹给我们听一听吧。这首曲儿叫‘玉兰花’吧,我从来没听说过。”

谢明来急得给韩莞作了个长揖,“韩姐姐,算我求你了。”

韩莞“为难”极了,只得进侧屋把她的笛子取来。

当她开始吹笛子时,似乎时光都静止了,所有人都沉静在优美的笛子声中。

她吹完,把笛子从嘴边拿下,谢明来才反应过来。他双手击掌,“可惜了,我没把琴带过来。跟韩姐姐合奏一曲,才不枉此行。”

谢明珍也说道,“真好听,欢快,又不失韵味。不像番曲儿,可又跟大梁朝的曲风有异。具体怎么有异,我也说不出来……”

正说着,二虎回来了。

谢明来还想继续那个话题,韩莞已经把笛子放下,让丫头摆饭了。

谢明珍也喜欢听那首小曲儿,可当别人说到别的话题时,她的思维也就跟着走了。只有谢明来还沉浸其中,努力回想着那个调子。

吃完饭,谢家姐弟告辞回京。

在谢明珍跟两只虎说话时,谢明来悄声求韩莞道,“韩姐姐,能不能把那首曲儿的乐谱写给我?”

韩莞道,“我不会写乐谱。这首曲儿是我之前进山采药时,无意中听一个老樵夫吹的,我极是喜欢,给了他五钱银子请他教我。”

谢明来极是失望。

谢明珍见这个弟弟还在想那首曲子,有些不高兴。嗔道,“若是被祖父知道了,看你不挨顿好打。”

谢明来嘴硬道,“祖母说过,只要我课业好,就不管我学琴。这次国子监的岁考,我考了第三名,长辈们很高兴呢。”

谢明珍一噎,硬拉着他往门外走去。

两人上了马车,谢明来还在哼那首曲子。他记得不全,只哼出了几个相似的音调。

喜欢弃妻似锦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552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