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周前 (09-29)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许尤见宁霁对新火炕的夸赞不感兴趣,是夸起宁家的七发连弩来。

“七发连弩当真好用,准头极佳,且只要按照先生所说的保养,连弩内的机栝就不会卡壳,比那些造了几十年的连弩还要好用,本侯几度不敢相信,七发连弩是先生空闲之时所设计,且是个刚做出来没两年的东西。”许尤是真心夸赞,觉得七发连弩极好。

可宁霁听得脸色一顿,端起酒樽,喝了一口酒,淡淡笑道:“宁家是做军械起家,宁家嫡子皆是从小学着如何做军械,某学了几十年,做出的连弩自然不会有卡壳的问题。”

上辈子的时候,这种七发连弩已经用了十几年,顾锦里还改良过十次以上,自然不可能再有什么机栝卡壳,弩箭无法发出或者失去准头的问题。

许尤看宁霁的脸色,怎么还是淡淡的?

难道宁霁当真是个世外高人,已经练出奇功再高也皆视为虚无的本领?

许尤见宁霁对自己夸他不感兴趣,是说起宁家大公子来:“先生与宁大公子已经有数年未见了吧,此次难得来一趟,要不本侯把宁大公子喊来,陪先生吃顿团圆饭?”

宁霁来了几天,可一直没见宁大公子,让许尤觉得很是奇怪。

宁霁拒绝了:“不了,此次前来是有正事儿,且大侄儿身上也有差事要办,就不必相见了,以后多得是机会。”

听到正事二字,许尤笑了……他刚收到消息,说宁霁这次过来其实是要借兵借粮。

呵,去年不是很狂吗,他们是一求再求,也没能见到人,今年就过来借兵借粮了,他许尤岂是这么容易就借的人?

等着吧,不把你的脊梁骨敲碎,跪下求饶,休想借到一粒粮食一个兵!

可论攻心计,宁霁比许尤厉害多了,并不求许尤,只说合作,最后还来一句:“我们知道侯爷这

在教学楼里和学长 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边也有难处,能借就借,实在不能借就算了。”

“算了?”许尤惊了:“要是无粮无兵,如何攻下东庆半数土地?”

宁霁纠正他:“侯爷错了,那些不是东庆的土地,是大周明盛公主的嫁妆,如今东庆跟戎人有勾连,害得西北差点丢了,咱们自然得把明盛公主的嫁妆要回来,总不能东庆背刺我们,我们还把自己肥沃的土地留给他们吧。”

这话说的,许尤都佩服了。

这个宁霁,不去礼部做主官真是可惜了。

不过……

“大银州等地,真是大周的?”许尤问道。

宁霁点头,面带淡笑的道:“自然是大周的,那时候是大银郡,因有银矿而得名,设有郡守管辖。”

心下却冷笑,暗骂:暴发户就是暴发户,连这点事儿都不知道,还想当皇帝,真是笑死人了!

宁霁为人清高,只服气自己敬佩的人,对于许尤,只是应付,没有任何真心的重视与忌惮。

只因他知道许家的结局,不过是一堆被人踩在脚下的烂肉罢了,蹦跶不了多久。

不过,今生有不少事情都不一样了,宁霁在惊恐过后,谨慎起来,在许尤没死,许家没倒之前,他还是会给许尤几分脸面。

因此他是夸了许尤、许六一番,还送了一把八发连弩给许六。

许尤看着箱子里的八发连弩,整个人都惊了……这连弩不但是八发,做得还很精巧,一个人就能架得起来。

他立马拿起连弩,扣动机栝。

嗖嗖嗖!

里面特质的小弩箭射出,打在青砖砌成的沙盘壁上,力道大得把青砖击穿。

“好好好,又是一大利器,宁先生真是太客气了。”许尤很高兴,大赞八发连弩。

宁霁很大方的道:“八发连弩并未进献给陛下,宁家也没有告诉过任何外人,侯爷若是喜欢,可给八发连弩冠上许家之名。”

“当真?”许尤兴奋极了,要是许家做出八发连弩的事儿传出去,定能赚来一波美名。

这成大业者,必须要有美名的,没有美名,如何吸引各方能人志士效命,如何拉拢人心?

可许尤不知道,有些美名不是给你,你就能接得住的。

宁霁偷顾锦里前世所做的军械,是因为宁家是做军械起家,做出任何利器来都不会有人质疑,可许家做过军械吗?,

没做过就敢拿着美名,也不怕最后丢脸!

“既如此,那本侯就多谢了。”许尤觉得宁霁送八发连弩是在求他给粮给人,是道:“粮兵之事儿,需要调度,还请宁先生不要太过着急。”

宁霁笑道:“不急,侯爷也不用太为难。”

而他实在不想应付许尤这等蠢货,是道:“这次中秋怕是不能留在大营跟侯爷过了,某要去找钟小公子。”

不等许尤问,他就自己解释道:“钟家大爷乃是陛下心腹,比之明琮在陛下心里的地位还要高,是要留着接管户部的,咱们把钟家拉拢过来,行事会方便很多。”

许尤听罢,自然是同意了。

不过他问了宁霁跟秦三郎的关系:“可是先生的人?”

宁霁摇头:“不是,与秦三郎相识是因为雷五爷,他们几家做出了调味香料,这买卖不错,在大戎与沙漠诸国那边很是赚钱,为了买卖,也就一直有来往了……至于更深一层的关系,比如某与侯爷这样的,秦三郎如今的地位,还不配。”

说完是在心里说了一声:三爷勿怪,属下这么说,也是要保护您。

许尤知道雷五爷跟田福县姜大虎是拜把兄弟,也知道秦顾罗田几家是靠着姜大虎才跟雷五爷搭上关系,做起买卖的,听了宁霁的话后,是没有丝毫怀疑,反而放心下来。

“宇哥儿在毒虫沟,哪里离戎贼近,不太安全,可要我把他叫回大营与先生见面?”许尤好心的道。

宁霁拒绝了:“不了,他打小就好武,想做将军建功立业,要是把他叫回来,戎贼中秋突袭,害他没了立功机会,可是要生气的。”

又道:“这等纨绔子弟,脾气最大,我辛苦一趟,免得惹怒他,坏了关系。”

许尤也就答应了,把宁霁送走,是把千山先生招来议事。

第二天,宁霁就骑马去了毒虫沟。

见到了钟宇,也见到了秦三郎。

这个见面地点是秦三郎选的。

秦三郎说,毒虫沟是姜万罡的地方,许家的死士很难进来,选在这里见面,安全。

钟宇跟秦三郎的关系好,又是秦三郎手底下的兵,宁霁过来找钟宇,跟秦三郎撞见说几句话,没人会怀疑。

不过宁霁再次看见秦三郎,心里的震动不少。

比起几年前,秦三郎高大了不少,脸庞刚毅了许多,身上的气势越发迫人。

喜欢重生农门小福妻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5534.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