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周前 (09-29)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尤道人正身归来后,便传了一个讯信出去,稍事片刻,便见一道金光从空落下,武廷执自里走了出来。

他打一个稽首,道:“武廷执有礼。”

武廷执还有一礼,道:“尤道友有礼,还要恭贺尤道友求全道法了。”

尤道人却是露出唏嘘感慨之色,虽然在此世之人看来只是过去了一瞬,可他却是于那一瞬间经历了许多。

武廷执道:“那三人可交由我来管束。”

尤道人笑道:“有武廷执看管,尤某也便放心了,正好可以放开手来,将余下来犯之人一并收拾了。”

他一挥袖,那一缕气机自里盘旋飞出,落到了武廷执面前,后者看了一眼,伸手一按,就将此牢牢摄定,收入自己袖中。

尤道人对武廷执点了点头,身外光华一闪,元神再次从身躯之中飞出,飞向了那些个余下飞舟。

这一回,他配合自身炼就的法器,继续重复之前擒捉蔡司议等人的举动。

如今两个摘取上乘功果之人已被擒下,余下不外是一些寄虚修道人和寻常修道人,威胁已然不大了,就算被发现了也是无碍。

元夏一方很快便发现了不对,毕竟蔡司议是上层,他不说话没人知道他在做什么,而下面都是老于战阵之人,彼此都是时不时交通联络的,所以一个人出现问题,几乎所有人都会在第一时间警觉。

并且正身一损,外身也是会跟着出问题的,他们亦有人负责察观战局,也不可能毫无所觉。余下之人数度联络蔡司议都是毫无回应,知晓不对,马上传讯元夏,请求支应。

尤道人见得自身暴露,也不在意,这次最为主要之人都是拿下来,余下之人能擒则擒,能灭则灭,除不掉也无碍。

元夏后方接应之人经过短暂争论之后,最后决定不再继续发动攻击,于是立刻赶来,掩护着残剩之人往后退却。

尤道人也没有去追击,因后面一定能有与他对抗的元夏修道人,再是追下去得不偿失了,今次能取得这般成果已是足够了。

美妇老师 穿越到兽世不停做免费阅读

着元夏飞舟逐个退走,消失在虚空通道的另一端,他也是元神一转,带着方才擒捉来的两名寄虚修道人重新归回了正身之上。

武廷执目睹了他所做的一切,道:“尤道友好手段,出入敌障如履平地,迫使元夏不得不就此退却。”

尤道人摇了摇头,道:“也只占个出其不意的便宜罢了,下一回可没那么简单,不定有法可以克制于我。”

武廷执理解他的说法。两个上层修士的交战,除了硬实力之外,每一次暴露出来的手段,下回再用就很可能遭人反制,所以他自身也必须加以改进。

而放大到两个大势力上同样也是如此,双方在战场上的优势是交替上升的,比如上一次天夏以天岁针算计了元夏一次,但是也因此暴露出来镇道之宝,元夏也就是提防和对付的方法。

从明面上看,哪一方能占据优势,那是看哪一方底蕴更为深厚了。元夏目前整体实力无疑大大凌驾在天夏之上的。

武廷执道:“我辈道法亦是讲究一个应机而变,在元夏下一回到来前,道友当还有时日调整。”

尤道人抚须一叹,道:“这般敌手,逼得我辈不得不变,抛开大敌这重身份,倒也是逼得我辈不得不往上走了。”

武廷执道:“变数机缘,从来一体。”

而另一边,元夏接应之人询问蔡司议等人的情况,余下之人却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从后来的情形推断,应当是被人突入到飞舟之内杀死或是擒捉了。

接应之人感觉事情重大,马上将此消息秘密传回了元上殿。

上殿诸司议在随后便得到了消息,得知此事后,诸人也是又惊又恼,蔡司议若是战亡了倒也罢了,可如今失踪,而且舟舱看不出任何斗战痕迹,那么极有可能是被天夏方面俘获了。

这是一个大损上殿颜面的事情。

段司议道:“蔡司议是怎么回事?他身上所携遁避阵器为何不曾动用?便是遭遇到求全道法的修道人突袭,他只要祭出此物,也是能够及时脱身的。”

每一位司议上得战争,可都是配有用于挪遁的阵器的,一旦遇到危险,只要祭了出来,就能勾连上贯通两界的镇道之宝,并将之带了回来,可蔡司议这般居然还能失陷于敌手,着实让诸司议感觉其无能。

慕司议缓缓道:“也许是他来不及用,也或许是他用了也无用,蔡司议此人一直在世道之内静修,也从未带人攻伐过,有此失机,并不奇怪。”

无论什么法器,都要看具体的运用,蔡司议并没有多少斗战经验,尤道人方一入舟,他首先想的就是将来者拿下,故是第一个时间传讯,而不是从舟中走脱。

实际上经验丰富之人,特别负责统摄指挥之人,应该不让自己置于危险境地之下,让手下拖住,自己先是离开,那么无论结果怎么样都能从容布置。

可惜蔡司议立功赎罪心切,等发现传讯根本没能送出去的时候,想走已是来不及了。

黄司议道:“事到如今,又该如何处置此事?等舟队一旦回来,情形便会被下殿所得知,或许他们现在已经知道了。

美妇老师 穿越到兽世不停做免费阅读

诸司议神情沉郁,一位司议被擒捉,这可不是什么小事,司议可以战死,但绝不能被俘,尤其这还是上殿司议,绝对会被下殿抓着不放。

万道人这时出声道:“蔡司议,应当已是战亡了。”

诸位司议看了他一眼,随即都是点头。不管蔡司议是不是真的战亡,他都必须亡!

黄司议道:“可是下殿那里又如何说?”

蔡司议假设真被俘虏了,他们这番说辞可能瞒过底下之人,但是诸世道和下殿可瞒不过去,最终丢脸的还是他们。

万道人缓缓道:“只要是出发的时候蔡司议便不是司议了,那便没有问题了。

黄司议一想,点头道:“这也是个办法。”

如果被俘的根本不是司议,那么只是一次寻常的失败攻袭罢了,那么上殿还是有办法把这次事机的影响压下去的。反正他们之前就准备这么说了,现在补一个后手也没什么问题。

诸司议议定之后,立刻做了一番安排。如此一来,蔡司议在带领人手攻伐壑界之前,就已然被革除了司议之位,至少名义上是如此的,所以上殿只是让其戴罪立功,奈何蔡司议太过无能,没能做成此事,连自己也是生死不知。

商议过此事后,诸司议又讨论这一次失败因由。

“天夏此次出手之人是谁?”

兰司议道:“目前无法确定,但是从前两回的情形和方才传回得的消息看,极可能便是张正使口中那位主战派尤上真。”

段司议不悦道:“我们让张正使牵制天夏的力量,就是让他不让天夏有上层修道人下场,但是显然他没能做到,我们不能再信任他了。”

兰司议看了看他,没有说什么。

诸司议也是沉默下来,要是张御这条线走不通,那就意味着上殿从内部瓦解的路数宣告失败,下来必须要诉诸于全面武力了,不可避免的要分给下殿一部分权柄。

居中那位老道人道:“稍候召集下殿过来议事,让他们也不要在此回事机上面做文章了,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商量着做。”

这话就是向下殿稍作妥协了。

诸司议纵然不甘,可也没有办法,此回失败,再加上路数的转变,这便需渡让给下殿一些好处,才能执行下去了。所幸主导权还是在他们手里,他们还能接下来利用这等上游优势设法压制下殿。

黄司议道:“我这便前去与下殿沟通。”

那老道人道:“要快,尽快与下殿定下此事,还有,让前方之人也不必急着回来。”

在他这番交代之后,黄司议立刻去与下殿进行了一番沟通,总算与其等达成了约定。

而下殿那边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作为交换,这一次失机之事也是波澜不惊的压下去了,好似根本没有发生这么一件事,蔡司议死生如何,也没人关心。

这也是因为其人在上殿功行既不高,又没有根基,随时都能找一个人来代替,何况让上殿不得不妥协,自也没有人愿意再提及他。

在上下两殿达成一致之后,便正式开始讨论全面攻伐天夏之事。

数日过去,天夏这一边,清气长河之上磬钟悠悠,却是到了月中廷议之时。

诸位廷执定坐下来后,也是开始议讨元夏此回失败之后的后续反应。

张御道:“金执事那里传来的消息,元夏根本没有关于那位蔡司议被俘的消息传出,上下两殿之间也没有引发什么矛盾。这情形很不正常,以下殿以往之行事,是绝不会放过打击和奚落上殿的机会的。”

他抬头道:“唯有上殿、下殿达成了某种交换和妥协,下殿得到了想要的,这才做出让步。而让下殿能够满足的,那应该就是发动对我之攻势,让下殿与其一同分享终道之利。诸位,请做好准备,元夏真正攻势即将到来。”

……

……

喜欢玄浑道章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5541.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