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周前 (09-29)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在迷濛的细雨中登上塬顶,陈子箫、萧燕菡看到徐怀穿着蓑衣坐在砦墙外的山崖,柳琼儿撑着一把素色油纸伞,身姿娉婷的站在徐怀身边,也不知道南面的山峡里有什么值得他们如此专注的看。

扈卫拦住陈子箫与萧燕菡的去路,示意他们将随身携带的兵刃交出来。

徐怀朝扈卫挥了挥手,说道:“我还没有摆这个谱的资格,莫要怠慢了客人。”

陈子箫、萧燕菡走近过来,才看到乌敕塬南面的山谷里,有数百人正在披着雨蓑劳作,打量片晌,这些人似乎在修饬往南延伸的峡道。

陈子箫看着眼前一幕,疑惑的问道:“赤扈人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攻陷辽阳府,还在辽阳收降数万渤海兵、汉军,现在差不多能断定赤扈人入秋后就会悍然南下,你大概没有长期盘据西山的打算吧?”

“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徐怀笑道。

乌敕氏包括蕃兵健锐在内,最终有七百人选择留下来,此时还有一千三百余俘虏,加上陆续从朔州城转移进山的胡族妇孺,规模已经不小了。

而此时距离马儿膘肥体壮的秋季已经没有几个月了,赤扈铁骑随时都有可能南下,徐怀不可能在乌敕塬附近组织开荒、种植粟谷,也不可能在附近寻找矿脉开炉炼铁,但这么多人单纯养起来,非但不会叫他们感恩戴德,反而会滋生诸多不必要的是非,甚至变得混乱起来。

等到需要大规模转移时,这些人就会变成极大的包袱与负担。

因此,乌敕砦及附近的栅寨随时都有可能会放弃掉,徐怀还是将所有人都编混到工辎营之中,在乌敕砦周边开山辟路、修造栅寨——这么做,不仅要让这么多人更严密的组织起来,让所有人都习惯于严格的管束、繁重而有规律的劳作,同时还有利于加强编入工辎营的年老桐柏山卒,与胡族妇孺、乌敕氏族人的联系、融合,甚至还能吸纳一些在原有部族挣扎在底层、饱受欺凌的俘虏。

也唯有如此,才能在必要时,这么大规模的人口才能跟着桐柏山主力转移,而不是拖累主力的步伐。

左右山石皆湿,而陈子箫、萧燕菡又是冒雨登塬,徐怀便邀他们直接进砦子说话。

四月中旬之前整个朔州就没有下几滴雨,却是这半个多月来连下几场大雨,天地青翠起来,不再灰蒙蒙一片。此时细雨迷濛,天气还没有炎热起来,就仿佛走在桐柏山中。

徐怀此时在陈子箫、萧燕菡面前,也不再掩饰他的一些打算。

“你要将这些人都迁往桐柏山?”萧燕菡有些不可思议的瞪大黑白分明的眼睛问道。

“这全赖陈爷在桐柏山做的好事啊。”徐怀淡然说道。

陈子箫知道徐怀是说桐柏山匪乱虽然持续时间并不算长,却对桐柏山造成难以弥补的重创。

陈子箫眼睛瞥望迷濛雨中,岔开话题问道:“你以为赤扈人一旦南下,战线极有可能会直接推到桐柏山前?”

萧燕菡疑惑的看向陈子箫,不知道他怎么就突然跳出这样的疑问,他从哪里看出徐怀就判断赤扈人南下之后会直接杀至桐柏山下?

徐怀这次给萧燕菡留了点面子,假装不知的问陈子萧:“陈爷为何有此一问?”

“南朝地广人稠,人丁是契丹的十数倍,要是战线不垮,河东、河北、京东南路、京东北路、京西南路、京西北路以及关中,都不缺能应募入营伍的丁壮,桐柏山里多三五千人,还是少三五千人,没有什么意义,”陈子箫说道,“不过,倘若南朝在淮河以北区域丝毫抵挡不住赤扈人的兵锋,所谓的防御毫无抵挡的、被摧枯拉朽般摧毁,桐柏山的战略地位就会骤然

看黄书的网站 浪荡受bl高肉

凸现出来,到时候桐柏山有没有相对充足的丁口进行及时的征募,则关系到南朝能不能江淮北部有效的组织一两次防御,迟滞赤扈人的攻势。也只有避免江淮、荆襄等地过早陷落,南朝才有可能获得喘息之机……”

“这是萧剌吏对未来中原战局的判断?”徐怀看向陈子箫问道。

陈子箫点点头。

徐怀怔怔看着如青纱一般的雨雾。

这大概是他迄今为此听到对未来局势发展最为准确的判断,可惜哪怕是像萧林石这样的人物,对即将到来的命运捉弄,也只能在晦暗、狭仄的犄角之中挣扎。

徐怀叹道:“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陈子箫少时也喜读诗文,但对徐怀这一句感慨却前所未闻,越琢磨越觉得苍凉悲切,几乎感到快喘不过气,近乎负气的说道:“契丹或难逃败亡,南朝有你在,未必没有机会!”

萧燕菡睁大眼睛诧异的朝陈子箫看去,对他这么说心里有很大不满,但最终没有吭声说什么。

砦子里有一大群围着空场地在鼓捣着什么。

“前面在挖井?”陈子箫看到场地堆放上的工具,好奇的问道。

“嗯。”徐怀点点头。

“怎么可能?塬上要开井,岂非要挖下去三四十丈深才能取到水?”萧燕菡难以置信的问道。

“我听巴蜀开凿深井取盐卤,深井不仅能破开岩壁,还深逾百丈,但奈何一直都没有机会走去巴蜀,一睹盛况。”陈子箫感慨道。

在陈子箫看来,挖三四十丈深的水井不是绝无可能,只是草原上没有相应的技术罢了。

在黄土高原挖深井,很少会遇到岩层的问题,但如何保证十数丈、三四十丈深的井壁在开挖过程中不垮塌,却还是有点技术含量的。

在过去两个多月里,徐怀趁在曹师雄、曹师利兄弟打压异己、整编天雄军之际,通过燕小乙、沈镇恶等人,将之前打乱散编于禁厢军之中、五十多名流放之前就半辈子从事各类匠工的囚徒直接拉拢出来,编入工辎营里。

天雄军刚刚经历大败,上万散乱溃卒的兵册虽然在王番的手里重新梳理过一遍,但再次梳理时发现有七八十人、甚至三五百人不见了,有可能是这个期间发生小规模的逃军,也有可能下面的将吏之前就是虚报名额,但在这世道里都不是值得去认真追究的大事。

虽说可能过三五个月就会被迫放弃乌敕砦,但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

“我们前段日子找到一个挖井匠,说能开深井,还不知道成不成,”徐怀说道,“要是能成,我这边找几个俘虏跟着学

看黄书的网站 浪荡受bl高肉

开井技术,给你们送过去。”

草原部族逐水草而居,但在赤扈人强大的兵锋面前,很多时候不得不远离地势平易的水源地,进入易守难攻、却缺水源的丘山区。

这时候能否掌握快速开挖深井的技术,这对他们举族西迁太重要了。

陈子箫这时候也无意再试探什么,径直说道:

“时不待人,林石大人使我与郡主过来,是希望我们接下来能直接出兵接管朔州北部从榆树冲到参合口这一区域。萧辛瀚、李处林他们有待价而沽的想法,实际上他们已经将不多的嫡系兵马都收缩回到大同了。我们希望直接控制从应州、金城以及从朔州北部通往西山中北麓这一条大通道,同时还要在参合口一线建立防御,才有可能在形势崩坏之时,将十数万族人暂时先迁往西山之中。对朔州目前所做的一切,我们没有其他能回报的,一方面我们会尽量促成西山诸部拿马匹从你们手里赎回俘虏,另一方面大同战事结束之后,我们最终收俘的天雄军兵卒,仅有两千九百多人,其中有七百名桐柏山卒我们都还是善待的——要是你们有意接管这些俘兵,我们会尽快将他们安排到一座独寨里,方便你们劫持!”

“我们还是先接收七百名桐柏山卒以及囚徒兵吧——原天雄军及岚州厢军将卒,我们这时候还无法消化,还望你们能先善待他们。”徐怀说道。

原天雄军及岚州厢军俘兵,家小基本上都在岚、忻及太原等人,徐怀要是将他们接收过来却不放他们离开,非要闹出哗变不可;而放他们由曹师雄、曹师利接收,徐怀肯定也不能干。

唯有桐柏山卒以及原本就是作为囚徒流放到岚州来的囚徒兵,接管过来可以编入朔州兵马各序列之中。

当然,最为关键的一点,就是萧林石答应促成西山诸部拿马匹从他们这里赎回战俘,这将为他们提供极其宝贵的两三千匹良马,从而使桐柏山卒全部转为机动性要强得多的马步兵……

喜欢将军好凶猛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5547.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