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周前 (10-01)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迦南多山,这里少有波澜壮阔的大江大海,雄浑山脉,却有着奇峰秀水,湖泊瀑布。

沈未白来迦南已经有一段时日,虽然不曾四处闲逛,但比起初到此地的风青暝来说,也要熟悉得多。

悄无声息的带着人离开沧江镇上,沈未白与风青暝独自来到了一处奇峰瀑布下。

四下无人,幽静隐蔽,也正好能让他们说会话。

只是,一路行来,风青暝内心都十分忐忑,他不知道沈未白会对他说什么。

“你的内功是怎么回事?”沈未白突然开口

在教室做啊好大用力 荒唐难以启齿的性事自述

风青暝在心中做过各种设想,却没想到沈未白开口的第一个问题,竟然是这个。

“是因为阳魂剑。”风青暝不会对沈未白有任何隐瞒。

但,沈未白的态度,却让他心里隐隐失落。

那个彼此都心知肚明的问题,会被提及吗?

“阳魂剑?”沈未白挑了挑眉,似乎也没有多意外。甚至,她好像看不见风青暝此时的不安。

沈未白并未追问下去,而是话锋一转,又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风青暝心中顿时一紧。

太淡定了!

眼前的女子,一如往常的平静,让他捉摸不透。就连他想要说的每一句话,都变得无比艰难起来。

太过在乎,就注定会变得犹豫起来。

风青暝无法断定,自己接下来的每一句话,会不会影响了他和沈未白的未来,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

“是公输诚告诉我的。”良久的沉默之后,风青暝最终还是选择了如实交代。

不用沈未白再去问什么,风青暝就主动交代了一切。

“阿姐交于我的事,在做完之后,我便去了明洞。没有等多久,就看到了返回明洞的船只,也见到了公输诚……”

他向公输诚言明了自己的身份。

大齐的齐王,对公输诚来说,并不代表什么。但,如果是在自己主公身边,被主公亲自认可的人的话,那公输诚自然不会隐瞒太多。

但是,公输诚也并未全部说出,只是在风青暝向他打听沈未白的下落时,告诉他,沈未白去了迦南,目前应该在沧江镇。

得到这个消息之后,风青暝便带着人匆匆赶了过来。

听完风青暝的解释之后,沈未白并未着急开口。

“我也是不久前才到了沧江镇,然后便听到有人谈及了扬家的事,知道外来的人与扬家发生了冲突,我不知道会不会是阿姐你,所以就过去看看了。”风青暝又解释了一下,自己出现在扬府的原因。

他也没想到,居然那么快就找到了沈未白。

在看到有人意图伤害沈未白的时候,他什么都没想,只是下意识的去保护。

“你对公输诚做了什么?”沈未白突然问。

风青暝眸光一凛,在沈未白的注视下,沉声道:“我用迷惑的手段,让他忘记我的出现。”

他只是怕,在他前往沧江镇的途中,公输诚会对沈未白汇报这件事,让她提前离开。

沈未白突然逼近他,直视着他那双茶色眼眸,“为什么要这样做?”

风青暝呼吸一窒。

他没有退步,浑身僵硬。心中隐藏在暗处的那些心思,在沈未白如此直白的眸光中都暴露无遗。

他知晓阿姐的厉害,也从未想过会瞒过她什么。

自己的那些妄想,贪恋,他也不准备隐藏一辈子。

“阿姐。”风青暝低声呢喃了一句,朝沈未白迈出了一步,将本就拉近的距离,拉得更近。

沈未白双眸微眯,小孩突然变得强势起来了!

忍住心中的笑意,还有心中曾被自己忽略得彻底的异样情绪,沈未白完美的演绎了什么叫面无表情。

“我……”风青暝声音有些哽咽。

在心中想过千遍万遍的话,此刻却变得难以启齿起来。

不是不敢说,而是他猜不透沈未白的态度。

这让他不知道,是该退一步紧守本分,还是上前一步,打破界线。

她如此面无表情的样子,让风青暝心底发慌,犹如冷风过境。

“你什么?”沈未白逼他。

“我想娶你为妻,从此以后爱你,护你,伴你生生世世。”风青暝在沈未白的凝视中,一字一句的说完这句话,心脏仿佛都要从胸腔跳出。

咚咚——!

咚咚——!

四周仿佛瞬间安静下来,瀑布也变得无声,风青暝只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他死死的盯着沈未白的脸,不愿错过她任何一个表情,却也忐忑不安极了。

两人近在咫尺,眼中倒映着彼此的身影,天地万物仿佛都在这一刻消失不见。

是一眼的情深,让人想起只羡鸳鸯不羡仙的佳话。

可实际上,风青暝却不知道眼前的一幕,是

在教室做啊好大用力 荒唐难以启齿的性事自述

不是他心中的幻象,当沈未白开口之际,他会不会迎来天地毁灭的声音。

“我……”

“先别说!”风青暝打断了沈未白的话,双臂将她拥入怀中,不让她看见自己眼底的慌乱及害怕。

咚咚咚咚……

沈未白安静的被风青暝抱在怀中,听着他过快的心跳。

“你在害怕?”沈未白无声而笑。

同样的,风青暝也看不见她此时的笑容,只听到了她平静无波的声音。

紧绷的身体,无法克制的轻颤起来,风青暝越发恐惧从沈未白口中得到他并不想听见的答案。

“是,我在害怕。”风青暝垂下双眸,承认了自己的软弱。

沈未白问他:“在害怕什么?”

风青暝双唇嗡动,“害怕……听到我不想听的话。”

“可是我什么都还没说。”沈未白下颌抵在风青暝的肩上,眼底已经铺满了笑意。

“是,可就是这样,我也害怕。”风青暝双臂又收紧了些。

他在心中对自己道:‘就纵容这一次吧,在被拒绝之前,再贪恋一次阿姐的温柔。’

风青暝轻垂的眼底,敛去了痛色。

他早就知道,怀中的女子是那么的与众不同,她不受拘束,自由于天地,任何人,任何事都休想将她束缚。

可明明知道这些,他还是忍不住生出了贪恋!

话已出口,便没有后悔的余地。

风青暝想要为自己争取一次,只不过,他依然不敢去看沈未白的眼睛,害怕从她眼中看到让他噤声的神色。

“阿姐……不知从何起,我对你的思念,就变成了贪恋。我贪得无厌的想要找到你,拥抱你,让你完完全全属于我,希望你眼里,心里只有我。我就像是一个藏在阴暗角落的卑鄙之徒,自私的想要侵占你的全部……”

低沉的声音中,带着几不可查的轻颤。

或许,就是因为越在乎,才会越害怕。

风青暝有想过告白的一天,但他想得更多的是,以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慢慢的,一步步的,偷偷的占据沈未白的心。

如今的坦诚,让他有些猝不及防,他下意识的用了些小心思,剖开自己阴暗的一面,妄图得到沈未白的宽恕,以及垂怜。

“阿炎,你是大齐的齐王。”沈未白任由他抱着自己,没有挣扎。

却说了句让人难明的话。

可是,风青暝却听懂了。

这句话,并未打击到他,反而让他心中更多了几分期盼。

“是有如何?”风青暝仿佛受到鼓励一般,缓缓松开双臂,直视了沈未白的双眼。

那双眼,清澈如镜,又似深幽如海渊。

“江山,美人,对于我来说,什么都不是。我至始至终,只想要阿姐一人。从阿姐将我从湖中救起的那一天起,我的命就是阿姐的了。在阿姐面前,我不是什么齐王,也不是焚野宫的少宫主,我只是阿炎。阿姐想看风花雪月,我便陪阿姐去看风花雪月,阿姐想要踏遍山河,我亦陪在阿姐身边,我心中万般所求,只有一件事,那便是能始终陪伴在阿姐身边,携子之手与子偕老。”

风青暝的温烫的双手,扶住了沈未白的双肩,茶色的眼眸中,宛若点缀了万千星河。

他终于,还是将心中的话说了出来,甚至早一步的看出了沈未白的顾虑。

两人相视着,好像什么都没有变,又好像有什么变了。

突然,沈未白轻笑出声。

风青暝眸底划过一道紧张之色。

沈未白笑道:“我果然是庸人自扰。”

风青暝不解。

沈未白却也并未多做解释。

其实,她只是想到了之前与柳茹的谈话。她并非现在才看出风青暝的心思,也早就察觉到自己对阿炎的不同。

只不过,她当初犹豫着,不想被一段感情束缚,更不想在两者间做选择。

她以为,会有这样的疑虑,可能是那种情爱还不够深。

柳茹曾告诉她,或许她所担忧的,其实并不会发生呢?

或许,她根本不用面临选择呢?

直到今天,风青暝的一番话,才让沈未白真正明白,原来一切不过是自己自寻烦恼罢了。

能让她动了心的阿炎,又怎么会将她双翅束缚,困在深宅里成为笼中雀,又怎舍得违背她的心意,使她陷入风云诡谲的争霸之中?

想通这一切,沈未白笑得更轻快起来。

“阿姐?”她的久久不语,她的突然发笑,让风青暝愕然而忐忑。

沈未白抬眸看向他,突然问道:“阿炎,你今年多少岁了?”

风青暝不知她为何这么问,却还是如实回答,“虚岁十九。”

沈未白眨了眨眼。

按照这个时代的年龄算法,她如今也有二十一岁了。但是,按照她前世的习惯来算,阿炎还是个未满十八岁的少年,而她也才十九岁而已。

“还没到法定结婚年龄啊!”沈未白两世为人,某些底线,还停留在前世之中。

“什么?”风青暝没听懂沈未白的嘀咕。

“没什么。”沈未白并不打算解释。

哪怕在这个男女十五六岁就开始议亲,成婚的时代,以她和阿炎的年龄来说,已经算是大龄晚婚了,但对沈未白来说,实在是过不了心底那道坎。

若要让她现在就和阿炎成亲,她会有一种拐带未成年,老牛吃嫩草的感觉。

沈未白盯着风青暝那张昳丽妖俊的脸,十分的赏心悦目,也秀色可餐。但,她真的下不了口。

“阿炎,若两年后,你心意未变,我便如你所愿。”沈未白用平静如常的语气说出了自己的承诺。

并非她不信任阿炎的感情,只是她担心孩子还小,万一没有意识到什么是真正的情爱呢?

误会了对她的感觉呢?

沈未白下意识的觉得自己身为年长的一方,就要承担起引导的责任。

“阿姐,我不会后悔!”超出预料的答案,让风青暝大喜过望。

“阿炎,先如此好吗?”沈未白竖起手指,落在风青暝的唇上,阻止了他后面的话。

唇上的微凉,让风青暝冷静下来,‘这已经是阿姐的让步,已经比我所想的要好更多,我不该再得寸进尺逼迫阿姐。’

他将心底那蠢蠢欲动的念头逼了回去。

“阿姐……”风青暝抓住了沈未白的手,手指挤入指缝中与她缠绕,“是你给予我的机会,我便不会再放手了。”

阿炎灼热的眸光,直白的话语,还有两人之间捅破的窗户纸,让沈未白脸颊微微发烫,耳廓也跟着泛起氤氲绯色。

好在她向来喜怒不形于色,哪怕心中的异样再浓,她还是维持住了表情不变,轻声‘嗯’了一声。

……

沧江镇后续的事,自有房孟章接手,不用沈未白再露面。

所以,当扬家那三个矿山易主,玄黄商号的旌旗在沧江镇的街面上挂起来时,泽阿奇和齐澄见到的人,只有房孟章。

泽音的毒已经在解,每日只需按时服药,就能恢复如初。

沈未白自然也没有继续在泽府住下去,而是带着柳茹,星鸾回到了之前包下的客栈。

玄黄商号接手了扬家的产业,房孟章也变得异常忙碌。

客栈里,也就只有天水他们,还有就是风青暝几人。

那日在瀑布溪边说的事,两人达成默契的没有多外多言。沈未白见过天水他们后,就迎来了登门送礼的泽阿奇。

“这些,是为了感谢沈姑娘救了我阿妹。”

客栈的竹楼上,堆了许多礼品,泽阿奇坐在沈未白对面,真诚的道。

与沈未白一起见他的,还有风青暝。

这也让泽阿奇多看了几眼,不仅是因为风青暝的容貌,更是因为他自带的不凡气度。

喜欢医妃她是满级大佬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557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