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周前 (10-02)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宋雅皱眉道:“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任狂,你不是睚眦必报的么?我刺你一刀,又留你等死,你为什么不恨我?”

任狂哈哈大笑:“宋雅学姐,你这就有意思了,我还是第一次见有人求着我恨的。”

“你就这么想死?”

宋雅冷哼道:“这可是你自己主动

四个同一个房间交换 写作业错了就塞一个东西

放弃报仇,今后不得再提起。”

任狂保证道:“好,我保证,今后绝不提起这档事。”

宋雅一把抢过冰霜之剑:“看够没有,还给我。”

任狂微微一笑。

“放心,我不会要你的。”

“这把冰霜之剑,确实适合你。”

“不过,你知道怎么激活它么?”

宋雅吃惊的看着任狂:“激活?什么激活?”

任狂道:“很简单,将你的能量,注入这宝石之中,便能通过冰霜之剑增幅。”

宋雅道:“你怎么知道?”

任狂看着眼前的冰霜美女,心中却是有些火热。

“学姐可听过圣王和九大王妃的传说?”

宋雅磨了一下牙。

“没听过,不想知道。”

任狂道:“凤凰对这个传说可是坚信不疑的,竟然没告诉你?”

宋雅道:“任狂,我们之间两清了,从此以后,互不来往,你也别在我身上浪费精力了。“

任狂道:“那怎么能行?学姐,咱们的命运,早在20多年前就已经注定。”

“再说,卧龙山脉地下,我们也曾经共患难,岂能说忘就忘?”

宋雅咬牙道:“闭嘴,不许再提卧龙山脉。”

任狂正色道:“不提不行,我突然想起,在卧龙山脉,你对我有救命之恩。”

“这样吧,让我帮你治好伯母,咱们就两清,再也不提往事,如何?”

宋雅吃惊的道:“我救过你一命?”

任狂郑重其事的点头:“没有你,我早就死在地下了。”

“就让我报个恩,求个心安,好吗?”

宋雅想了想,道:“你真的能救我母亲?”

任狂道:“试试不就知道了。”

宋雅道:“好吧,我就给你个机会,不过,我母亲并不知道我的事,你别乱说。”

任狂道:“那是当然,我这个人一向守口如瓶。”

宋雅有些怀疑的上下打量了任狂几眼,似乎有些不信。

“你且说说,当时是怎么逃出生天的。”

让任狂感觉有些意外的是。

宋雅明明很讨厌自己,却又不急着走。

反倒是坐在沙发上,问起任狂来。

任狂呵呵一笑,也不隐瞒,将万城地下世界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宋雅似乎听得呆住。

好半响,才幽幽叹息了一声。

“任狂,你连这么重要的秘密都告诉我,就不怕我出卖你么?”

任狂道:“学姐之前甚至连性命都敢交给我,我又怎么会信不过学姐呢。”

“对了学姐,你的身体虽然好了一些,但恐还有一些隐患,能不能让我再帮你检查检查。”

宋雅警惕的道:“你想干什么?我可不是那些无知少女。”

任狂苦笑道:“学姐,你真的误会我了,我要是想占你便宜,在卧龙山脉地下时,不反抗就行了,何必多此一举?”

“说起来,当时学姐你真是太生猛了,我都差点被……。”

他没说完,便住口。

因为,宋雅杀人的目光,正死死看着他。

怒火,一触即发。

“任你花言巧语,休想叫我上当。”

宋雅吐出一口浊气。

任狂叫屈道:“学姐,你真的冤枉我了。”

他有些头疼。

宋雅这么大一个活宝贝在眼前,却只能看不能吃,那种感觉,简直就是煎熬。

九星牵魂花都馋得嗷嗷叫了。

气氛一时之间有些尴尬。

两人在黑夜之中,大眼瞪小眼。

终于,还是宋雅娇嗔:“你不是要帮我把脉的么?还傻等着干什么?”

任狂一怔。

刚才不是义正言辞的拒绝自己了吗?

现在反倒怪自己没行动?

他心花怒放,喜滋滋的跳下床。

却听宋雅惊呼一声:“你干什么?耍流氓啊!”

任狂连忙将睡衣拉了一下,讪笑道:“见笑了,我不是故意的。”

宋雅一怔:“没想到你还纹身,真不愧是大名鼎鼎的狂先生。”

任狂没有分辨,而是直接抓住了宋雅冰凉的小手。

宋雅娇躯颤抖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羞涩。

任狂的手,温热细腻。

掌心接触,冷热交替,更是带来不一样的触感。

四个同一个房间交换 写作业错了就塞一个东西

雅一颗古井不波的心,顿时泛起一丝涟漪。

却见任狂一本正经,目不斜视,似乎在思索什么。

宋雅忍不住道:“你这人诊脉真奇怪,为什么还要将能量输送到别人经脉?这不吃亏么?”

她感觉自己身体内的寒气,正在向任狂流去。

而随后,一股热量却从任狂手上传来。

任狂笑道:“学姐难道不知孤阴不涨,独阳不生么?只有阴阳调和,才能圆润如意。”

宋雅没来由脸色一红,娇嗔道:“胡说八道。”

任狂道:“是与不是,学姐你好好感受一下便知。”

宋雅红唇紧咬,不再做声。

谁也不知道她心中在想什么。

任狂真不是趁机占便宜,而是帮她梳理身体。

属性灵体面对他,根本就没有抵抗之力。

个中滋味,只有当事人才能领会。

这对任狂来说,也有很大好处。

现在的他,已经达到凝魂四段,二十万战力。

但,就算是同样的数值,其威力,也可以天差地别。

就像货币,日炎国的20万,自然无法和美刀欧元相比。

正常武者的能量如果是龙国币,任狂的属性之力加持,就相当于美刀和欧元。

同样的数值,威力大不同。

而经过交融后,虽然能量总值没变,可价值却变了。

宋雅本不怎么相信任狂的鬼话。

可此刻感觉到身体变化,不由露出吃惊的表情来。

难道,这小子说的是真的?

九大灵体和圣王的传说,她确实听凤凰提过。

不过,宋雅一直没放在心上。

堂堂新时代女性,如果和人分享老公,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可每次见到任狂,虽然有再多怨气,却也不乏亲近之意。

这让宋雅,万分纠结。

她狠狠看着任狂。

这个家伙,看起来是那么纯洁老实。

可谁知道,他到处沾花惹草。

不行!

就算此生孤身到老,也万万不能嫁给这样的花心大萝卜。

任狂对她嫌弃的眼神视而不见。

只要宋雅尝到甜头,今后自然会食髓知味。

“你今后要是感觉身体能量运行不畅,就来找我,我帮你调和。”

“放心,我不会觊觎你的美色。”

任狂又加了一句。

宋雅冷哼:“你敢,你要是敢对我无礼,大不了我杀了你再自杀。”

“或者,死在你手上。”

“除了这两个结果,不可能有第三个结果。”

她语气坚定,不容置疑。

任狂相信,这个刚烈的女子,一定说得出做得到。

就因为怀疑自己在卧龙山脉和她有过亲近之举,她便挥刀相向。

任狂道:“其实你真的误会了。”

“我们两人的体质,可以互补。”

“大家能在修为上合作就行,不必扯上男女关系。”

宋雅皱眉道:“你说的是真的?”

任狂收回手,满足的吐出一口气。

“是不是真的,学姐自己难道没有感觉么?”

宋雅道:“不过这件事只能你知我知,你要是敢出去乱说,坏我名节,我宁死也要出这口恶气。”

说完,她站起身便走。

任狂下意识的道:“夜深了,要不就在这里睡……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学姐别误会。”

宋雅道:“明天早上,我来接你。”

说完,她傲娇的扭头大步离去。

任狂看着她的背影,有些失神。

宋雅学姐这次虽然有些冷,但和以前,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她,肩负使命,在凤凰身边充当奸细,内心的压力一定很大。

任狂琢磨着,要不要和龙首达成协议,让宋雅回来。

第二天一大早,任狂便给风紫涵发了个信息,说有事要先耽误一下。

风紫涵情绪低落,没有追问。

反正过完年开学的时候,大家还会在一起。

有什么到时候再说不迟。

才七点,宋雅便亲自来酒店敲门。

今天的她,倒是恢复了正常打扮。

外面寒风呼啸,天气寒冷。

天气预报说的大雪,终于来临。

风紫涵不畏寒冷,穿得有些单薄,倒是凸显出美好身材。

她身材本就比较高大,皮肤又白皙。

加上长年累月养成的高冷,给人一种很没美很飒的感觉。

“走吧,车已经准备好了。”

宋雅见任狂眼睛发直,没来由的嘴角翘了翘。

任狂哦了一声,跟在她身后,气质上差了一大截,像个小跟班一样。

“我母亲的病,天下间只有一个人有把握治疗,你真的可以?”

任狂道:“凤凰能办到的事,我也能。”

宋雅道:“你很自信。”

“那是你不知道凤凰究竟有多强大。”

任狂得意道:“如果不是他运气好,上次就已经死在我手上了。”

宋雅一怔:“你曾经伤过他?”

任狂傲然道:“否则,凤凰为何听到我来,立马吓得抱头鼠窜?”

宋雅冷哼道:“凤凰根本就没受伤的样子,你别自欺欺人了。”

任狂道:“这不可能,我确定他已经被我所伤,只是在你们这些手下强作镇定罢了。”

宋雅微微皱眉:“你既然相信他的鬼话,为何还要伤他?”

任狂摇摇头:“我只相信一部分。”

宋雅道:“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凤凰所说,是真的呢?”

“我们觉醒者,都是另一个世界派来的奸细,是全人类的公敌。”

“到时候,你该如何抉择?”

任狂道:“我不知道,但我会跟着我的心走。”

这确实是个令人头疼的问题。

从壁画上看,这两个世界的人类,几乎一模一样。

双方曾经大战数千年,死伤无数。

要说种族仇恨,肯定深到骨子里。

喜欢狂龙弃少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5601.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