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周前 (10-03)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离乐死了!

本身她的寿元就不多了,再加上之前木狼的最后摧残,哪怕不是用自己最后的生命来拯救任雪,也不能活多少时间,这点古争也知道,所以当时惊讶为何让放任对方抽取,当然现在知道了,他们不知道离乐的情况。

原本她就只有几万年的寿元,在这么折腾之下,恐怕谁来也无法救了她,因为她体内的魂魄都一同虚弱下去,死去的时候更是一同消散。

不过临死之前,用她蕴含一丝凤凰气息的最后能量,才能把任雪从死亡的边缘给拉过来。

而死后,一颗金色璀璨的石头遗留在原地,古争按照她最后的安排,直接提取出来给璃花蕊看,却没有想到竟然是对方最后的记忆,似乎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才能告诉其实她一直没有忘记她。

原来那个花心竟然曾经那个神秘男子赠与的红色珠子,和她已经融为一体。

“师傅...”

任雪也是满含泪水,来到璃花蕊旁边,却不知道如何安慰,心中也是很非常自责。

她从来没有从过璃花蕊谈起过离乐的事情,只是从一些不经意的话语当中,知道有这么一个师祖存在,不过自己追问之下,却闭口不谈,让她心中没有多少概念,可是现在她终于知道离乐的伟大。

过了好久,璃花蕊才勉强控制自己的情绪,站起来对着古争他们说道。

“有些失态了,最后师傅还给我留了一句话,让我帮你这位姑娘解除身上的那种侵蚀。”

“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我的事情不着急,如今要紧的是,找一个地方先休息一下。”梦真倒是站出来说道。

“是啊,师傅,这里的动静非常巨大,免不了惊动一些人,现在我们人人带伤,还是先离开这里,我在附近有一处隐蔽的地点,我们先去那边休息再说。”任雪此时也是无比虚弱,根本没有任何战斗力,不过这里附近是木狼的地盘,暂时还是比较安全。

只是空中的无数黑雾,一时半会看来无法消散,很有可能吸引过来一些人。

璃花蕊也知道此时的情况,和任雪一起离开这里,在不远处一个小山洞。

说是山洞,其实就是在高一点的小山坡挖出一个洞穴,外面有着大树在遮掩,非常隐蔽,而且里面空间宽敞,甚至还有一些简单的家具和花草种植,仿佛一个小院子一样,周围还有几个房间供人休息,并没有寻常的那种狭窄感觉。

“这是在外面临时休息的地方,比较隐蔽,不用担心有人会找到这里。”任雪开口对着古争他们说道。

“没事,大家还是休息一下为好,我去帮大家守在外面。”古争并不在意,摆手说道。

“不行,现在我们还处于秘法当中,一旦结束之后,恐怕就无力帮你驱逐。”璃花蕊的声音有些嘶哑,可是语气却非常的坚定。

“古争,师傅说得没错,如果真是错过这个机会,师傅真是很长时间无法出手。”任雪也是劝道。

“那好吧,需要我做什么?”古争犹豫一下开口说道。

“你就在这里等着,这位姑娘,你和我进去这边的房间。”璃花蕊站起来,冲着梦真说道。

梦真跟着璃花蕊走进侧面的小房间当中,外面顿时只剩下了古争和任雪。

“要不然你休息一下?”古争看着任雪疲倦的神色,开口说道。

“不要,这一点时间也做不了什么,我能询问一下,你和我师祖是怎么认识的吗?”

别看任雪带着离环回到这里,实际上她始终没有开口讲述自己在哪里困住了。

“好吧,其实也是非常凑巧。”古争这点也没有犹豫,在一旁对着任雪讲述起来。

“原来这样,也难怪师傅后来多次出去,都失望而归。”任雪听完古争的讲述,也是叹了一口气。

“你为什么会在那边,而且你保持那个姿态,应该是你传承的功法吧。”古争也是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当初自己可是阴错阳差之下,才把对方给救出来,不过对方也却是帮助自己不少,要不然也不会那么顺利。

“没错,说起来你都不信,我的遭遇和师祖差不多,同样是捡来,同样是受伤,不过我并没有受到太重的伤势,很快就被师傅给治疗好,而师傅也没有逃避追杀,而是在寻找师祖的路途当中。”任雪苦笑一声说道。

“你不要说,你也是等你师傅失踪才离开的吧。”小心地从。

“这个倒不是,因为师傅让我去游历,后来遇到了黑龙大人,再然后受到了蛊惑,随后一直就留在那里,等到从里面出来之后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随后我出来之后,按照联系办法找到师傅,却发现已经被魔神给抓住多年,不得已之下,才混入里面想要把师傅救出来,然后派出去任务的时候,遇见了你们。”任雪简短地说道。

“原来如此。”

古争大概知道对方遇到的事情,只是可惜了离乐,还是最后离开了,不过相比之下,离乐被困在凤凰秘境的那些人好多了,至少出来见到了自己徒弟和徒孙,至少没有遗憾。

这个时候,梦真和璃花蕊从旁边走了出来。

梦真的脸色好了许多,古争可以明显感知到对方体内的情况,而璃花蕊整个人更是摇摇欲坠,明显疲劳过度。

“师傅!”任雪连忙上去,小心搀扶着对方。

“我没有大碍,只是消耗过大,秘法即将过去。”璃花蕊摆手,不过并没有推开任雪。

“那也要注意一点,先坐在这里休息一下。”任雪小心把璃花蕊搀扶在旁边坐下。

“我体内只剩下最后一点残存,我自己就能把对方给压制住,只是还是不能把对方给彻底解决。”

梦真这边也来到古争身边,有些高兴地说道,虽然说还有一点点,但是已经不妨碍她。

“这样已经足够了,剩下我们就轻松许多,还是得多谢她们。”古争心中也是高兴。

“那是肯定。”梦真扭头看望旁边,却看到璃花蕊已经闭上了眼睛,整个人的气息更是跌倒低谷,连一个天仙都不如,惊讶道,“怎么了?”

“师傅的秘法结束了,至少几年之内是无法醒来。”任雪感受古争他们的视线,解释一下。

“真是多谢令师。”梦真有些惋惜地说道。

“我还要谢谢你们,要不是你们出手,恐怕我们三个人都会死去。”任雪站起来说道。

“都是自己人不要在互相道谢了,大家都是互相帮助,任雪你现在还是有些虚弱,我这边有一些丹药先服下调整一下,正好她也需要闭关稳固自身,我就在这里守着,只有这样你才能带着你师父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修养。”古争说着就递过去几枚丹药。

“也好。”

任雪知道古争说的是目前最为稳妥的办法,也没有拒绝,接过来之后,在把师傅轻轻放在一旁,她守着璃花蕊就开始恢复起来。

“你也抓紧时间吧。”

梦真很放心在一旁修整,再次只剩下古争一个人守在旁边。

转眼间一个月的时间转瞬就过去,其间没有任何意外发生,恢复差不多的任雪,带着自己依然昏迷的师傅,准备和古争他们就要分别。

“这一次别过,我们就要隐藏起来,估计很长时间不会在出现外面,我会记住这份恩情。”任雪背着璃花蕊,对着古争感激地说道。

“哈哈,都是朋友,换做是你,你也帮我。”古争故作豪迈地说道。

任雪深深看了古争一眼,随后;两个身影朝着远处飞去,很快就消失在古争他们视线当中。

“我们也走吧。”梦真在旁边说道。

“自然,不过接下来我们也有同伴相行。”古争微微笑道。

“你是说?”梦真看着古争拿出了云荒剑,顿时明白了什么。

“嗯,你猜得没错。”

随着古争手中白芒一闪,在他们的旁边出现一人一马一笔。

那头白马看到古争的时候,明显非常小心地从着,随后来到古争的身边,低着头蹭了蹭,显得极为亲密。

而那杆毛笔则是左右晃荡一圈,这才慢悠悠地说道,“都过了那么长时间才解决对方,要是我在的话,早就结束了。”

“你还真是大言不惭,不知道是谁在战斗之前,就躲了起来。”梦真听到对方如此不要脸,忍不住说道。

“这你就不知道了,我那是感觉到雨飞娘娘情况,特意去安慰一下,等到战斗的时候再出来,谁知道古公子竟然没有把我放出来,真是可惜我一身的力气。”毛笔大言不惭地说道。

梦真此时瞪大了眼睛,没有想到对方还能睁着眼说瞎话,脸都不在红的,虽然对方没有脸,正想在反驳,颜雨飞开口了。

“好了,梦真小友,别和他一般见识,他以前就是这样,才会被留在那里。”颜雨飞在一旁看着这一幕轻笑着,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看,我就知道。”梦真快速说了一句。

毛笔刚想要反驳,看到颜雨飞的眼神看过来,顿时焉焉起来,整个身体直接落在雨飞娘娘的肩膀上不再说话。

他可不敢去反抗雨飞娘娘的命令。

因为颜雨飞说的就是事实,不过谁让他整天一个人只能待在那里,要不这样自己早就疯了。

“雨飞娘娘,你好漂亮。”梦真看着颜雨飞,情不自禁地说道。

她可没有说假话,虽然她本身是足够漂亮了,可是和对方一比,尤其对方那种宠辱不惊,处尊居显得气质,更是让人无法移开。

“呵呵,其实你也很美丽,不要叫我娘娘,叫我颜雨飞就好了。”颜雨飞冲着她一笑,同样夸赞道,随后心念一动,身上那股气势就从身上消失不见,再看过去,顶多绝对觉得对方有种贵重姿态,不像刚才那样,一眼看过去不能忘记。

在修仙当中,基本上不会有丑陋面貌的人,除非对方特意,要不然都会有一张不错的脸蛋和身材。

“嘿嘿,雨飞姐姐。”梦真直接开口喊道,顺势喊道。

旁边的毛笔抬起牵头,吃惊看了梦真一眼,总感觉自己有一种不好预感,似乎好像自己的地位又变低了一位,只比那头没有开启神智的灵马高一头。

“上一次还是多亏你了。”古争走过来,看到对方这一幕,微微一笑,也自然是知道为什么她要转变自己的气势,随后感谢道。

上一次虚灵的溃散又让她受了一点伤势,哪怕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只是不太影响自己,如果真要养好,恐怕很长时间都不会出来,还不如先出来散散心,反正也不需要她来战斗,况且没有虚灵她也没有多大战斗力。

“不用谢,毕竟都是我们共同的敌人,只不过现在虚灵已经无法凝聚,灵卫也没有承受对方的压力溃散,至少要修养千年虚灵才能恢复,不过实力也是大跌。”颜雨飞莹莹笑道。

旁边的梦真看到,心中无比的羡慕,对方的姿态比长老还有气派,一看就让人如沐春风,心神好感。

“现在我们需要去南海那边,一路上顺便找一些高人,来帮梦真祛除体内最后的隐患,一路上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不如和我们一起,看看外面发生什么样子的变化。”古争直接开口说道。

这里离着那边还有一些距离,哪怕全力赶路也不会,显然不是短时间能够过去,没有必要拼命过去。

既然二长老已经拼命要保护黑塔,显然是为了自己,再加上此时对方情况,不容易被对方发现,自己现在过去也不可能直接抢去。

“我已经很久没有出来,不过我这个样子会不会给你添麻烦?”颜雨飞心动了,可是一想到自己的情况,还是有些犹豫。

作为一个特殊灵体,而且修为还无比强大却没有多少自保之力,不知道会引来多少妖魔鬼怪,甚至一些不怀好意的人都会打她的注意。

主要把她抓住炼化,不管做什么都事半功倍,尤其在一些特殊要求上,更是可遇不可求。

“放心吧,有着古争保护你,谁敢过来放肆,就让放古争打他。”梦真一听,立马大声地说道,对于她来说,没有古争解决不了的事情,这个念头也已经小心地从她的脑海,并且深信不疑。

“噗嗤”

颜雨飞一听梦真的话,也有些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么比如怎么感觉和放狗咬人没有多大的区别。

“现在外面应该还算太平,不行你在躲进来,我带你逃跑。”古争也是摇头苦笑着,随后说道。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现在是巫族和妖族最后的决战时刻,双方都是聚集实力,准备一决胜负,随后就会有一场惨烈的事情发生。

可是他却不能问,因为正是因为这件事情,才彻底引燃了人族心中的爆发力,只有自己强大起来,才能真正不受到欺负,这是一场必然要发生的事情,自己没有那么大的实力去改变。

庆幸的是,他知道那场大劫并没有损失人族多大,就已经彻底结束。

“怎么了?是不是之前受的伤又发作了。”

古争眼前突然出现梦真的双手,不断地摇晃着,同时大大的眼睛看着古争,不知道为何古争会失神。

“我没事,只是想到一些事情。”古争拨开梦真的手,解释了一下。

这事情自然不可能跟任何人说,这个时候,恐怕所有人都不会知道,那不远要发生的事情。

“你想的事情肯定不是一般事情。”颜雨飞也没有追问,直接答应下来,“那我就有幸在外面躲看看,说实话还真是有些怀念曾经的日子。”

“我都不怀念以前,现在我感觉特别好,我要把我的族人都带上来,让他们也享受这一切。”梦真再次把脑袋伸过来,抢戏地说道。

“那也要等以后再说,我们这就准备走吧,在路上我给你们说说以往发生的事情,还有一些注意事情,要不然我们只好跑路了。”古争小心地从,直接朝着前面走去。

“我自然知道。”梦真不以为意,直接跟了上去。

颜雨飞也是笑笑了,招呼旁边的白马跟着一起离开这里。

古争一路上花费了七天的时间,在能够告诉他们的事情都说完之后,他们也从这个庞大的森林当中走了出来。

那个古树在之前就已经彻底消失不见,也没有引来任何好奇的人,只有即将快要消散的黑雾,证明着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战斗。

“好了,接下来就辛苦白马了。”

来到外面稍微算是一条大道上,古争拍了拍白马的头部,这几天白马到没有跟着他们,而是在四周撒欢一样乱跑,狠狠过了一把瘾,听到古争的话之后老实的走上前,停在那里。

玩闹时间过了,也该要工作。

很快在白马的身后,一辆外观不错的车厢凭空出现,里面非常宽敞,自己肯定不会亏大自己,前面仅有两根黑色绳索套在白马的身上。

“我们走吧,这个时候还是有许多隐士高人,希望还能找到他们。”

古争率先走了上去,梦真和颜雨飞紧随其后,一同做了上去。

白马不用吩咐,前蹄一样,随后凌空踏起,四肢下面一朵白色云朵,朝着天空之上跑了上去,很快就停留在不高的天空之上,开启隐蔽阵法之后,拉着后面快速奔跑起来。

“嘿嘿,看你那么嘚瑟不理我,到头来还不是要拉着我。”侧面的帘子掀起,一杆笔露出一个头,看着前面埋头拉车的白马,心中无比的惬意。

“你就是劳累的命,而我大多数都是在休息,哪怕也在工作。”

毛笔小心地从,同时观察着附近的情况,这可是他的任务,一来寻找一些隐蔽有灵气的地点,那种地方多少会有高人存在,二来寻找比较繁华的城市,然后下去从对方口中打探一下周围的消息。

喜欢餮仙传人在都市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5647.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